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夏明精选故乡诗八首

2013-10-06 15:46:10 本文行家:有所依归

夏明简介,曾用笔名,有所依归,无伤。山东济宁人。曾与著名诗人马启代一起创办过《地平线》《季风》等诗刊。诗观:诗即自然,等你发现。故乡·胎记1那些年幼的磷火黑夜,长出晃晃的青苗在岗上,温暖地自生自灭2那些无神的眼睛突然,飞出很多神鸟黑黑地,亮亮地羽毛春天,打落一地绿叶3一阵子咳呀吭唷,吭唷,几声壮年地吆喝抛出几根绳索,飞舞女人的发梢二月,夯,结结实实地落入日落而息的炕窝4“锔缸了”,“锔锅了”二婶远

夏明简介,曾用笔名,有所依归,无伤。山东济宁人。曾与著名诗人马启代一起创办过《地平线》《季风》等诗刊。诗观:诗即自然,等你发现。夏明简介,曾用笔名,有所依归,无伤。山东济宁人。曾与著名诗人马启代一起创办过《地平线》《季风》等诗刊。诗观:诗即自然,等你发现。

故乡·胎记
 
        1

那些年幼的磷火
黑夜,长出晃晃的青苗
在岗上,温暖地自生自灭

   2

那些无神的眼睛
突然,飞出很多神鸟
黑黑地,亮亮地羽毛
春天,打落一地绿叶

   3

一阵子咳呀
吭唷,吭唷,几声壮年地吆喝
抛出几根绳索,飞舞女人的发梢
二月,夯,结结实实地落入
日落而息的炕窝

   4

“锔缸了”,“锔锅了”
二婶远远地听见,喊声
越来越近,唇开始干渴
掬一捧井水,捋一把发髻
大哥,喝口水,歇歇
从此,二婶的后半生,常做这个梦

   5

长长的胡须,端座在供桌
除夕,长长的子孙
香火,翻开最后一页
繁衍的支脉,几条墨香的虚线
连着一个名字
是我

   6

鸡叫了,月牙咬着枯枝
风震得鸟窝,哆嗦
一声喇叭,声嘶力竭地喊出
一首关于太阳的歌
一人一根绳索,套上肩
帮牲口干活,老牛望了望
栏中的一双儿女
有点不舍

   7

小时候,二叔常常光着膀子
炫耀肩背上,那块闪光的胎记
在门前,一口老井,井口
闪着青石板的颜色
擦亮我童年的记忆
井水枯了,青石板成了文物
二叔慢慢老去,那快胎记倦缩
一粒瘦瘦的黑痔,在二叔成殓时
我见过
 

乡恋

我是你遗弃的那缕饮烟

沿途都是城市

我意马神驰地栖落

一扇窗下,闪了闪,半个影子

 

跌倒了,是因为离开了你

碎在繁华的心,再没有人捧起

颤栗的悲欢,谁再给梳理

任阴晴圆缺,我顶礼谛听归期

 

你给我的甜蜜,仍挂着嘴边蔓延

梦境里咀嚼着,手指上跳动的暖意

拥衾在城市的边缘,你的双手

轻轻地拂过无眠,睡去

 

不是无根的叶,不是无边的风

你是我心目中雕刻的花期

宝石红的果实压满篱墙,屋檐下

透明的葡萄串起,青草上的天真

泥土的记忆,我曾是你

不可挽回的孩子

 

能看见你,相隔十万十万的遥远

凭着一节一节熟悉的竹杆

摸到你雪亮的怀里

负疚而归,枝头上一颗孤独的果子

我宁肯坠地

  

关于乡思

 

别说,寄托愁绪的邮票

别说,埋着祖先的桑梓

那滴着血水的胎衣

才是红骨髓的乡思,每一粒细胞

都融入血液的化石

 

别说,牵梦的饮烟

别说,寒心的唢呐

那形如箩筐的襁褓

才是母乳般的乡思,每一声吮吸

都是凝固的喘息

 

别说,打捞光阴的井绳

别说,汲取日月的辘轳

那储存冬天的地窖

才是埋葬记忆的乡思,每一次升沉

延伸着奄奄一息的呼吸

 

那些伤感惆怅的游子

诉说着无数美丽的乡愁诗

是那么的委蛇,那么的呻吟

病恹恹的,象感冒吐出的几声喷嚏

一股甘草的气息

 

对你就应该直抒胸臆,真实的象我的心脏

流淌的血液,苦苦的,咸咸的

一种褥湿的记忆

 

那辛酸的土地,皱巴巴的

粗糙而砾硬的印花

裹着生命的瑟瑟单衣

奶奶的小脚象腾挪的蟑螂

风折的杨柳,恢复的疤痂

象二叔脸上灰灰的胎记

榆木疙瘩流着黄黄的鼻涕

灶王爷身上爬满黑黑的蚂蚁

邻居的姑娘嫁给了活泼泼的二傻子

 

那些冒着黄泥瓣子味的乡音

那些含着中药渣滓的词语

那些见面就问“吃了没”的招呼

那些走东家串西家借米借面借盐的习俗

不孝顺的孝子对娘家舅要小心伺候

婚宴上四碟八碗十二盘的流水席

还在庭院里摆着

 

我只能忠实于我的记忆

那些行走在琴弦上的诗歌

浅吟低唱着一种没落

不要歌唱苦难的乡怨

羊肠小道飞起父亲长长的大脚

浑浊的小河流出母亲两行长长的清泪

看着你,望着我

那血液的原色

 

老屋

 

你的影子,飘在到天上

四月,风水摇晃

伛偻的海市蜃楼,好似你的模样

我痴痴地,眼抚摸在滴泪的门框

 

那些日子,有些泛黄

青黄不接,槐花也心慌

鸟刁来一条鱼醒,你望了望

等到晚上

 

一根竹长,横挂东墙

光阴,蓝蓝的,青青的印花

云噙含几滴冰凉,你慌了慌

明天早上

 

一条几案,贴进脊梁

小小的正堂,站着一尊神像

灯盏里,熬着那洼清水

芯稔燃着几缕青苗,你挑了挑

针,掉在远方

 

几株日月草,黄了又黃

在倾斜的檐阙上,几片青衣的瓦当

垂在西墙,一身斑驳的苔藓

好似我的模样

 

 草帽

 

似苍穹,覆盖着我的童年

躲藏风雨,太阳捋着红红的虎须

一笑,我就躲进去

 

在额头,常常晃动宽大的身躯

我看见株株水草游来,无数

光明的鱼

 

也有喜悦的日子,麦子

洁白的体香,为你置办了一身新衣

滑滑地,亮亮的,在阳光下

象母亲解开怀抱的气息

 

长大了,就是游子

在江湖,起一个侠义的名字

斗笠,竹篾是碧血剑,闯荡

风雨,凯旋归来,象一把油纸伞

遮望女人的希冀

 

一生阳光,一生风雨

被刻在墙壁,有一种瞻仰

叫装饰

 

 

蓑衣

 

何蓑何笠,生死兄弟

斜风细雨,一曲笛声明月卧

半生黄昏起烟雨

 

棕片似鳞甲,蓑草似裙衣

驰疆土行侠仗义,为君郎宽带解衣

 

三月东风起,躬耕于南阳

九月秋风寒,助威于赤壁

 

风尘里闭花羞月

风雨里沉鱼落雁

 

向隅而泣,叹命运

孤寂老屋,唤斗笠

 

运河谣

 

心之忧矣,我歌且谣—题记

 

自古流来,你的名字

就是一声吆喝

三月,唤来雀儿喳喳的歌谣

啄起声声青黄的怅然

一阵风,一片无字的歌

扬起五月,纷纷的颗粒

滴落,运河哟

 

在堤上在岸边在波涛的渡口

你的土地,摇响桨声

濯濯的古道,溢满苦涩的传说

一棵水草,搭救一个弱水者

纤夫,运河哟

 

秋天的黄昏,夕阳浑裂

祖先的橹声沉寂了,再唱爷爷的歌

步步回头,陷入干涸的漩涡

啃一口风干的腌菜,踏一程破碎的浪

飘泊,运河哟

 

一阵涟漪,一声吆喝

北方复归冰封的歌谣

唯黄昏时分

能听见一种声音

很重很重,象秤砣

运河哟,一声炸裂

 

 无猜

北方,不懂青梅,也不知竹马
只有光哗哗地泥巴,和花脸的泥沙
一座座土屋,堆在塬上
象黄昏摇晃的庄稼
倦鸟归巢了,月亮蹲在树下
东墙歪倒西墙,一起捉迷藏
过家家

我总是做牛郎和牛郎的那头牛
夕阳牵着我,回到西墙
月亮的小屋,二蛋是哥,妹叫小花
你象七仙女,喂了牛,再喂儿娃
把游戏操持的,很象那个神话的家

一天天长大,村庄长成一群高楼
记忆挂在老街门檐上,那些散落的青瓦
牛郎变牛鬼,远走他乡
生儿育女的那双兄妹,早已享用了唢呐
只有你还人生在世,西墙下晒太阳
等那个月亮,再来过家家

分享:
标签: 故乡 乡恋 乡思 运河 老屋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