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母亲节”现代诗征稿集锦(第十四集)

2013-05-18 11:44:24 本文行家:苍劲

“母亲节”现代诗征稿集锦(第十四集)作者:制造光明其然moonlight格子衬衫Huturingga瑚图灵阿何治杰大海姜华艾文华《中年》制造光明今天又是5月12日刚好是天下母亲的节日五年前的今天四川山崩地裂十年前的今天我困在隔离区最近雅安地震,东海南海风波让人深深感到一个词语:离乱五年前四十二岁当时一连几天都在编辑抗震救灾的稿件连同自己的诗歌印制成专刊然后邮寄给受苦受难人的手里在电话里听到同胞们感

“母亲节”现代诗征稿集锦(第十四集)“母亲节”现代诗征稿集锦(第十四集)

                                作者:制造光明  其然  moonlight  格子衬衫  Huturingga

                                   瑚图灵阿  何治杰  大海  姜华  艾文华

 

 

《中年》

 

制造光明

 

 

今天又是512

刚好是天下母亲的节日

五年前的今天四川山崩地裂

十年前的今天我困在隔离区

最近雅安地震,东海南海风波

让人深深感到一个词语:离乱

 

五年前四十二岁

当时一连几天都在编辑

抗震救灾的稿件

连同自己的诗歌印制成专刊

然后邮寄给受苦受难人的手里

在电话里听到同胞们感动的恸哭

 

十年前三十七岁

从几百公里外的家具厂返回故里

画地为牢。与工作人员吵架

然后一起喝酒,偶尔看A

后来披着长长的头发办起

众志成城抗击非典的板报

 

此刻我踯躅在异乡的大街

想大声喊出祝福给母亲

可是她已长眠于故土之下

我只好欲求献出自己的血

可是却被人家婉言拒绝

她们不要心脏病人的血

 

十年,是一条河流

母亲在对岸呼唤自己的孩子

五年,是一座高山

游子在心底哀嚎不再的温暖

雄阔浩远,山海之间

行走着我的病弱之躯啊

脚下已是那魂牵梦绕的平原

 

 

明天是母亲节

 

其然

 

母亲已经很老

但她的爱不会老

每次出门

她的唠叨仍然会塞满我的行囊

 

很多次想为母亲写首诗

总是扶不稳颤颤巍巍的一笔一划

我怕太多的点点滴滴

咬住我的笔尖

 

几十年来

我对不同的女人都曾说过“爱”字

惟有对你那份爱

我始终没说出口

 

记忆走得真快,妈妈

当年你被冠以新中国第一代的名义的英姿

被时光做旧了

再也扛不起彤红诱人的猎猎长旗

 

路灯都早已休息。妈妈

为何你还床前缝补

家里或者社区的那些

小事

 

五月的阳光很暖

网上的诗人们都在过着外国人的节日

母亲不知道母亲节

我也不知道,我只想

如果时间还原

我祈求:一个温暖的拥抱

 

 

《我的心回到从前》

 

moonlight

 

我的心房的门

突然像儿时老屋的门,吱呀呀地开了

家人都挤了进来,笑着闹着

就像当年

一家几口在门里挤成一堆

母亲给了足够的空间,让三个伢的童心

欢快地奔跑

 

我的影子,回到四十年前

投在单薄的土墙上

土墙上有母亲的身影

母亲站成一堵坚实的墙,让孩儿的梦想

安然入睡

 

我走进黄昏的深处,眼前

飘忽着那盏煤油灯

那微弱的光

比城里耀眼的光还要亮

母亲点燃了那盏灯,点亮了一屋子家常话

点亮了儿郎读书的时光

 

时光倒流四十年,我的灵魂

开成江汉平原上的油菜花

躺在江汉平原一样广袤的母爱里

 

那一天骄阳似火,屋前苦楝树的花纷纷震落

母亲融进了泥土

我灵魂的宅子里,苦竹疯狂地生长

 

 

《头发》

/格子衬衫

 

我第一次察觉

我的罪孽深重

居然不满意头发本来的颜色

染成红的,黄的

模仿一杯酒的摇晃

每每,在深夜中忘记自己

安然入睡

 

我第一次察觉,她老了

而上一个记忆

居然还停留在,十多年前的某天

我叫她妈妈

那时候,她还没有太多皱纹

甚至全然不觉

那一抹,年轻乌黑的发

 

 

母亲节:母亲

 

 Huturingga

 

1

 

母亲节  雨声淅沥  很平常

母亲默默干活  很平常

 

嗡嗡的声音  潮湿  低沉

专心的整个上午  母亲

从缠绕的老纺车上  抽出

心中朴素的愿望

 

这劳动的结果

是我们无数的鞋子么

 

 

2

 

母亲  我不想

离去  我好想变小  变小

重新藏进你的鞋里

就象儿时  你哄我的那样

 

嗡嗡的声音  潮湿  低沉

犹如大段大段神圣的诵唱

 

昨夜  金碧辉煌的飞天马车

停在烟囱旁  从那里接走

我的亲人……我飞啊,追

追到天亮

 

我合十祈祷

母亲啊,你无边无沿  没有终点

 

 

3

 

母亲  停下旋转  两颗纽扣

缝回我的上衣

一颗在上  一颗在下

当中的胸口  是家

 

母亲  你缝的是两枚耳朵

时时听我心跳中细微的疾病

时时听我内心的冷暖

 

薄薄的一块塑布  做我

打不湿的翅翼  你拿话松开

我回首,回首说着

 

雨滴  隔开我和你

 

 

我在我的思念里刺上你的针

                   

 作者:瑚图灵阿

 

母亲  你拿针线

将春天缀连

那些小小的针脚

都是你温柔的心跳

 

太阳靠近你  取暖

你用针线量着

我的年纪

和越来越远的路途

穿越万水千山

 

每一天的日出日落

都是你的呼唤

每一天的鞋子

都是我的起点和终点

都是我终生也离不开的家园

 

  母亲  还为什么

将我长大的脚板撑破的

鞋子  保存这么多年

是否担心  道路嚼烂

而没有新的  等在前面

 

母亲  你的针

在故乡的黄昏里

孤独  明亮

高过袅袅的炊烟

眺望

 

我幻见:那细弱的线  断了

针化成老蟋蟀  在墙角

叫声凄凉

不再飘拂的花发  垂入西山

映出半天的星光

照我回去的路

 

不要!不要!……母亲

我在我的思念里刺上你的针

要分分秒秒返乡

同你团聚

 

         问候母亲

                            

作者:何治杰/重庆

 

        五月的康乃馨姹紫嫣红

        我采摘一束和着我的思念牵挂与祝福

        邮寄给白发苍苍的母亲

        并深深的问候:母亲您还好吗?!

        您的牙疼之魔是不是被您的坚韧撵走

        您为我们挤尽甘泉的弱不禁风的身体

        可否在岁月的风霜雪雨里

        一天天变得伟岸高大不屈硬朗

      

        母亲

        您付出心血种的庄稼

        在土地上绿了一茬又一茬

        金色的果实香满天下

        您含辛茹苦栽种的树苗

        而今已高大挺拔绿遍天涯

        母亲敬爱的母亲

        在您节日之际

        真挚的祝福您:身心安康容华永驻

 

 

那些年的母亲

-- 献给母亲节

 

大海

 

你总是紧着发条

让咱家古董式的钟表

从零点走到零点

你总是背着儿子

让天边不太亮的太阳

从东山走到西山

 

 

多少个日子

你挥舞起姥姥给你的双手

一把盐一勺酱

把锅碗瓢盆的日子

煮熟  调香

你把油灯从日落点到日出

又把白昼一并浸进你的花镜

让爱在你的手下

一针一线

缝出咱家的大门外

 

让我从何说起

你为把眼晕熬成红丝

你为把头发熬成白线

你为把皱纹熬成沟渠

你为把日子熬成蜜汁

猴年未到你就钻进鸡年的林子里

点缀来年的丰收和喜悦

 

多少次多少次的日子里

我偷偷藏了针藏了线

藏了你饱经风霜的花镜

可你总是找东屋找西屋

然后欣喜如狂的拉着我的手泪流满面

 

那些年的母亲

岁月染湿了你的衣襟

日月折断了你的腰肢

风雨吹散了你的白发

 

而今你已魂归故里

我徘徊在在老家的房前屋后

寻思你佝偻的身躯和蹒跚的步态

只有默默的发呆  发呆。。

 5.12

 

                                            

 大海

 

真的无法描绘柔情似水的母亲即使有太多太多的诗句

 

真的无法弹奏古老的千年万年呼唤的主题

真的真的我无法选择什么样的日子什么样的季节

什么样饱经风霜的日出什么样风雨无阻的日落真的

我无法用我的热情和激烈用我的嚎叫和呼唤

还有我的男子汉的胸怀和满腔热血叙述你

 

妈妈我真的落笔不知从什么地方写起你出世入世

我没有这种经验这种胆识这种勇气这种豪情

尽管你的形象在我的眼里滚烫了烧烁了千回万回

可是我只能在黎明或者黄昏在长长的暗夜一遍又一遍的打湿梦境

 

妈妈我知道我的生命对你只是淡淡的泡沫

你把生命交给我就是交给了我一个滚打摸爬的通行证

我知道人生这条路就像是垂直落下的一片枯叶

即使在风平浪静的季节里它也不是笔直的落进尘埃里

 

这就是我们摇曳不定的世界妈妈

我记着你最后的这些个珍贵的箴言

无论风里来雨里去还是面对挫折失败失落谎言

我都会暗藏着对你的片片深情妈妈真的真的

 

即便有千言万语我还是无法描述无法描述对母亲的思念

 

 

  五月空

          姜华

 

母亲走的那年  田里的麦子

正在变黄  一片乌云

笼罩在一个10岁少年头顶

一穗麦子  还来不及成熟

母亲倒在麦田里  婴儿一样睡去

而五月  还没有学会哭泣

 

正在出头的野菜  睁大了眼睛

它们真实地见证了疼痛  和死亡

而在我年幼的眼睛里

见证了空

父亲独坐地头

一夜之间  被旱烟染白了头发

 

只要有雨水  种子  和耕耘

麦子明年还会长出来

而我苦难的母亲

只能在另一个世界结霜

 

 

鞋,千层的底啊

文:艾文华

 

我醒了,妈妈还在油灯之下

一手持着针线,一手持着鞋底

翻过来,又穿出去

我睡了又醒,妈妈仍在油灯下

穿出去,又翻回来

在鞋底的两面

今天给爸爸纳一双

明天给我纳一双

再给弟弟、妹妹纳

妈妈,我的夜多么地漫长

对您来说,却又见它短暂

妈妈,我穿着它

那千层儿的底,走到哪儿

我都放心,即使上刀山

下火海,它都结实着呢

妈妈,我穿着它

那千层儿的爱,走到哪儿

都不孤寂,它面印着您

手掌上深深勒痕,和血印▼

妈妈,请恕孩儿的罪

我已不记得您纳了多少双

我也不记得穿过了多少双

妈妈,孩儿有些憎恨您

憎恨您没有给自己纳一双

就那么一双,像样的鞋

古人说:儿行千里母担忧

妈妈,我穿上它

那千层儿的底,像脚下的鞋印

莲花般一朵接着一朵绽放

我却隔您越来越远,脚步

也越来越重,却不能

依偎的是您的身旁

妈妈,我穿上它

那千层儿的爱,日行百里

夜行八十,终回到您怀抱

免您的一次又一次的担忧

 

 

现代诗选粹.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qshwlwk

 

 

编辑: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