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魔头贝贝诗作十首

2013-04-13 10:36:48 本文行家:苍劲

魔头贝贝:男,本名钱大全。1973年农历5月12生于南阳卧龙岗;祖籍安徽安庆地区枞阳县义山乡,现在河南南阳油田。2003年至2005年,连续三年获“柔刚诗歌奖”入围奖。曾获“爱琴海杯”诗歌大赛一等奖,魔头贝贝诗作十首魔头贝贝:男,本名钱大全。1973年农历5月12生于南阳卧龙岗;祖籍安徽安庆地区枞阳县义山乡,现在河南南阳油田。1988年开始写诗。中间辍笔。2001年触网后重新开始。2003年至20

魔头贝贝:男,本名钱大全。1973年农历5月12生于南阳卧龙岗;祖籍安徽安庆地区枞阳县义山乡,现在河南南阳油田。2003年至2005年,连续三年获“柔刚诗歌奖”入围奖。曾获“爱琴海杯”诗歌大赛一等奖,魔头贝贝:男,本名钱大全。1973年农历5月12生于南阳卧龙岗;祖籍安徽安庆地区枞阳县义山乡,现在河南南阳油田。2003年至2005年,连续三年获“柔刚诗歌奖”入围奖。曾获“爱琴海杯”诗歌大赛一等奖,

                 魔头贝贝诗作十首

 

魔头贝贝:男,本名钱大全。1973年农历5月12生于南阳卧龙岗;祖籍安徽安庆地区枞阳县义山乡,现在河南南阳油田。1988年开始写诗。中间辍笔。2001年触网后重新开始。2003年至2005年,连续三年获“柔刚诗歌奖”入围奖。曾获“爱琴海杯”诗歌大赛一等奖,首届“黄河口杯”征文大赛诗歌组优秀奖,2007年第二届“不解诗歌奖”探索奖,2009年第二届“中国诗歌突围年度奖”,2009年第二届紫月“诗酒趁年华”短诗奖冠军,2010年“深圳原创诗歌大赛”优秀奖,第四届奔腾诗歌论坛年终比赛冠军等。

 

《昼夜之间》

 

微风中油菜花开到极端。

寂寞美好,轻轻荡漾,欲言又止。

白天快黑了。

当我忍不住回头。金黄的暮年

扑面而来。

 

丰富的晚餐。简洁的诗句。

我不用纯蓝而用碳素不是我能选择的。单位

六个月就发两瓶。我不用形容词尽量不。

我选择名词和动词。身体和行为

由一只手操纵。

 

有时我觉得我是我的邻居

在隔壁走动、沉醉。

我觉得我缠满了绷带

被拴在亲人旁边。在死刑

执行之前。

 

 

《在古老的肉体中》

 

饭碗里米面

还没成为粪便。筷子被磨损。

在磨损

之前,婴儿含着乳房。

 

东半球。河南省官庄镇。雨后

蜗牛在举行婚礼——

它们的柔弱,导致沉默的外壳。

雨点曾经打击蔷薇——摧残着,哺育着。

 

一把张开的剪刀。

静夜的恐惧、湿润的炸药。

我喜欢你每天

给你短信。正如火葬场,日日飘着青烟。

 

 

《在爱恋中》

 

穿裙子的猫咪。

我们遇见那是

很久以前。

 

点头、微笑。

独奏用

对方的弦。

 

外面明亮。

我们不知道的事像

白骨在棺材里

 

像桃花粉红,夜晚黝黑

山顶四月

飘着细细的雪。

 

 

《在美妙的天空下》

 

中午我否定片刻。

鸡蛋汤,灰喜鹊,牢骚话,由你

带来的微微的蓝色。

 

蛇的扭曲的事实。

我不接受。扶着栏杆以免

往下跳。

 

你知道我喜欢你

有时。有时我

被切开。它们让你害怕。

 

从西半球到东半球落了无数次雨。

复杂的烹饪。简单的盐粒。

从南到北,愈合是看不见的。

 

《在到处都是的不是中》

 

一点五六米。我不再反抗

我的局限。它和我的

遥远有关。一个包裹,被再次包裹。

 

棉花和匕首。很难跟你说清

之间的分界。十五年前,中医

课本扉页,我写下魔头,然后贝贝。

 

很难让你看见带着

血腥的风。却带来了后来止不住的

映照。二十年。其中有惊讶、光线。

 

丢失的小鹿偶尔仍在你

胸口轻轻顶撞。我猜。喝了

这么些年酒,却仍不会猜枚、遗忘。

 

那些我曾认为

知道的事已经

面目全非。一点五六米。低于棺木。

 

 

《冬日鲁山县上汤镇游记》

 

河滩。椭圆的石块,有我们的经历。

我不用眼也能看到了。我用耳朵

触碰喜鹊上面的浮云、下面的利益。

 

蓝天的肚量中你的肚量无中生有。

小黄梨。它们是被刨光

的小黄鹂。鸣叫在咀嚼的嘴巴里。

 

他们又在母亲脸上造砖头坟因为

领导觉得泥土坟太老土——

因为死者在公正廉洁、替民做主。

 

白酒瓶敲着半夜的黎明却怎么也敲不开。

因为我们的到来,几条狗敲开了

附近的桃树、李树。要摸着黑才能闻到。

 

《翻供者》

 

殡仪馆里外的

相知与不相知。

翅膀迎着春风。被猛地斩断。

静夜散发精液气味。手枪针对茫茫。

 

温度骤降的脚步践踏

迟迟未产的孕妇。

一只甲虫投进蛛网。练习上吊。

从瀑布到破布。最后是抹布。

 

麻木。敏捷

的蜂鸟被关入冰箱。收音机

收到起重机

喑哑的消息。

 

当时你坐在前排,长发乌黑。

像监狱灯火通明,衬出的天

那么黑。

坏男孩云收雾散,加入悔恨的行列。

 

《浮世》

 

香烛的气息。尘世熏黑了菩萨。

邻居送来五条命。五只风干鸡。

大街上购置年货者与寒冷为伴。

 

女孩子露着长筒袜。像几封

寄给春天的粉红的信。蝶恋花。

勿忘我摇曳在那儿。俱往矣。

 

小幽暗独饮大星空。潸然

泪下。在省略号后面。

没有谁被治愈。在地球医院。

 

一首孕育中的诗像未出生的

胎儿憋着狠狠的哭。

冰的痰,梗着倾诉的嗓子。

 

四季周而复始。

我们踏步在笑过、亮过的原地。

一个个青春,一个一个斑白。

 

《履霜经》

 

前途里乌云被洗过。

田野。一茬茬

割掉的头颅,刨出的内脏。

 

在结局中醒了又睡。笑了

又神伤。在妹妹

坐飞机从广州抱着我

外甥在父母家

喂奶时。

 

像讣告上的黑字,人在天下。

你们不

停地扭动。像白纸上的蝌蚪。

 

《指鹿经》

 

没了。空气

眨都不眨。

你是消散

的故事。荡漾在种子周围。

 

软语里斧头波光粼粼。

斑斓妊辰纹下,死胎

像被摁住的风暴。

被藏着掖着,漩涡和獠牙。

 

一股好闻

的血腥。像碾碎茉莉花。

以净化之名,掩耳盗铃

的举措,把坟墓心跳铲平。

画饼的手描绘天堑变通途。

 

飘着太多风筝,那时我。太

五颜六色。

细雨的买卖中,屠夫

对儿女微微笑。转身隔开喉咙。

 

 

选稿编辑:天正蓝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