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施施然诗歌选读十二首

2013-04-13 10:07:33 本文行家:苍劲

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签约画家。获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等,美术设计专业毕业,2012年进修于广州美院国画系高研班。施施然诗歌选读十二首施施然简介: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签约画家。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国际国内画展并被收藏,出版诗画集《走在民国的街道上》(台湾版)、诗集《杮子树》,诗作见《诗刊》《澳洲新报》《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中国诗歌年代大展》等海内

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签约画家。获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等,美术设计专业毕业,2012年进修于广州美院国画系高研班。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签约画家。获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等,美术设计专业毕业,2012年进修于广州美院国画系高研班。

                                                        施施然诗歌选读十二首

 

施施然简介:

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签约画家。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国际国内画展并被收藏,出版诗画集《走在民国的街道上》(台湾版)、诗集《杮子树》,诗作见《诗刊》《澳洲新报》《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中国诗歌年代大展》等海内外百余家刊物与年度精选,获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等,美术设计专业毕业,2012年进修于广州美院国画系高研班。

 

《带上我的名字去轮回》

 

我要在你心上盖个戳。这个戳

以骨头做材料,以爱做刻笔

上面工工整整篆写着我的名字

再蘸取生命的颜料,就是那

吻痕一样的红蓓蕾,重重地印在你的胸前

还要釉上赫卡忒的咒语,作为最后一道工序

这样,就算轮回到来生,并且

喝了孟婆汤,你的胸口也依然烙着我的痕迹

你会在时间的玫瑰里,不停地找啊

找啊,像为你的左心房

寻找挚爱的右心室。倘若不小心

你被别家的小姐爱上了,只要

给她看看你前世带来的施了咒语的名字

告诉她,你终要找到我,结为连理

她就会退还不属于她的爱情

 

《我常常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我常常走在民国的街道上,步履轻盈

而优雅。当当作响的电车,从默片里开出来

灰色长衫和月白旗袍礼让着上下

 

不远处的钟楼,是夕阳中的诗人。一群

洁白的鸽子,把闪亮的诗行写在彩虹的脸上

 

两条有风骨的弧线,向身着灰装的

不老建筑的文艺复兴里延伸。那里有我们

窗明几净的家,和一双晶莹的儿女……

 

就像插上了时间的翅膀,我常常就这样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步履轻盈而优雅。四月天的

花香很近,没有愤世嫉俗,只有儿女情长

 

《流水冲不走的民国》

 

长在时间之外的孩子,很难被

锋利的岁月所伤。心里藏着一方明净

和琴声,任白驹驮着光阴的装备

穿过月光的丛林,呼啸而过。惊散

银河两岸一对对遥远的烛火

 

假若所有的烛火都灭了,她的世界

也绝不黯淡。山野间闪烁的水光,林间

流淌的月色,甚至拔出的剑气

都是阔大的婚床,浩大的钻石之光

和一首疾风刮不走的乐曲之下

充溢天地间的欢爱

 

只要你还在,流水就冲不走我的民国

我的民国是船,踩着万顷碧波

 

远古太远,未来很长

一条无形的河流从祖先的血管里奔涌而来

 

《预谋一场两千年后的私奔》

 

想你之前,我要点一炉香

你可以管它叫沉香屑,或者熏衣草

紫色香雾是你延伸来的藤蔓。我的

思念,是藤蔓里盛开的百合

 

古时候的书生,沐浴熏香后读书

而今的我,在香气氤氲里想你

 

不要以为,我只会像崔莺莺焚香许愿

我身上流淌的,其实是林道静的血液

红色棉布格裙就是凡士林布学生装的承袭

一起承袭的还有她的精神,比如此时

在香气缭绕里,预谋一场两千年后的私奔

 

《贺兰山没有迟暮》

    

这回我要郑重地写到马,如同

写到疾风和闪电

以及冷兵器——穿梭在历史的沿途

我的姿势一直向上……西风

在两肋间冲撞。请允许我

以酒取暖,在这枣红色的马背上

 

有一支腊梅开了,而落雪的日子

还迟迟未来

 

我潜入梅花,倾听八百年前的嘶杀

在英雄凭栏处,用一根绣花针,刺开

头顶的乌云。一滴黑血

落进当局者的眼睛。夜哗啦一下

就沉了

 

在奔涌的马匹

消隐之前,膜拜之火燃烧在白桦林之前

请允许我,以一次低低的呐喊

唤起远处正在惊醒的啸鸣……

 

《那晚的喀什斟满了我的酒杯》

   

那一晚我醉了酒。当粗粝的月光

攀在喀什上空。苹果园里

塔吉克姑娘跳起异族的舞。当蜜蜂在耳边

复述分别。流放的箭矢

自喧闹中浮出,白的、黄的

透明液体,在玻璃的撞击声里

交错出同一张脸庞

当我的流放地,在祖国的大酒杯里

一晃再晃。当我回头

夜色里,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我必须如实记下这个梦》

 

这个国家最新颁布的律令:为了轻装

上阵,精良装备,只允许存在固定数目的居民

多出来的人们

必须死去一批

 

有人幸得了活着的指标

有人榜上无名

为了社会环境井然有序,我看见一些人

自发地协助相关部门

劝说另一些,从这世界消失

 

在暗绿的楼梯转角

他们的话语像水中温柔的游鱼:

一切以国家的利益为重。而另一些人

不情愿

但也无言以对

 

作为旁观者我惊诧得难以置信

我想呐喊。或者逃跑

当我挣扎着弄响了大门上的铁锁,那些蜡具般的脸

齐刷刷地转过来——

 

《金兰记》

 

那时候我们效法古人。七双

白球鞋,像一群莽撞的鸽子,扑啦啦地

从学校西侧的向阳副食店飞过,看

沥青马路的尽头,落日

杏子般鲜艳、多汁、欲露还休

我们嚼话梅糖。旁若无人地嘲笑

人间蛛网般令人生厌的秩序。又

大声谈论,从未曾谋面的《少女之心》*

我们谈到死亡。坚贞。和十年一次的约会

谈到此生,要和天空这要了命的蓝共进退

和鸽眼中哔哔剥剥的火星儿,共进退

随着夜晚降临。年复一年地

降临。一些尖厉的事物,慢慢被抹平

向阳副食店换上了洗浴中心的招牌。而曾经

不知死活的鸽群,迁徙在岁月的枝桠上

各自栖息,日渐沉默,终于不知所终

 

《模特记》

 

挺胸,收臀,翘起白天鹅的下巴

把仙鹤的身躯迈成猫的步伐

光鲜亮丽登场的背后管它紧绕着命运这甩不掉的毒蛇

此时她是女王

 

丁字位亮相,转身,180度留头

重金属,T台,闪光灯仿佛一个虚拟的道场

去死吧,地下室

去死吧,房租,色鬼经纪人

你们,全都踩在我脚下

 

她没有笑容

但此刻美貌异常。她眼神迷离

如女神降临。噢上帝

请收下她出离的灵魂

 

《替母亲走进故宫》

 

1、

这些日子持续高温。置身在

已度过无数个雨季的故宫,感觉到

时间的移动。它在转向

过去,还是未来?

我是否正抬脚,迈进这沉重的朱红色历史?

还是在膝下聆听母亲的教诲

当我初生的野性暴露之前?

 

为了与这个时代平行,融进每一个

黎明,或者黄昏

母亲试图折断

身上所有的犄角。连同我的

 

我或许还能背诵:《弟子规》《百家姓》

还记得“女孩儿不能仰脸睡觉”

在大雪封门的北方早晨

她点燃古老的炉火,取出

我和哥哥上学穿用的棉衣,抖开

仔细烤暖

那炉火炙热如夏,如此时

这故宫中用旧的日光。

 

2、

然而母亲一生

从未踏近她礼教的源头

甚而,不能成为一个活着

讲述她微弱的一生经历的人

 

故宫朱红的大门

敞开着

乾清宫、太和殿、御花园

那些阴谋

和血腥,布满在每一道雕栏玉砌里

和“庄严”相互混淆

 

这是否,符合她最初的想象?

 

3、

当我说出:来临!

它的意义,已经消解

当我退回记忆,某种东西

抑止我,或是指引

 

昏暗的殿堂中隆隆的轰响

巨大古树,颤动的微息

新世纪的强光

遮蔽着黑暗的部分

它行走,窃窃私语。不动声色

和我对峙

它在质疑:意义!意义!

 

我看见,历史冷硬的脸庞

在天空摇晃,不发一语。

 

4、

但我终将返回人世之爱

返回,这汹涌川流的过客之旅

 

琉璃瓦、青铜器、汉白玉栏杆

斑驳的红墙下,小男孩

切入我的镜头,奔跑在成长的途中

 

我要叙述和赞颂的,正是这人类

的微小的故事,不介意

追随母亲,死去一次,让虚无的光阴再生。 

 

《暗火》

 

用什么方法可以阻止

心中正在滋生的暗疾?

一株梅花,零落成泥。另一株

迎着时间的刀锋颤动

不是所有的妥协,都能够得到合理地安放

蔚蓝的夜里,一声蝉鸣

刺穿荒芜,腥甜的痛扑簌簌

砸下来,落满大地

 

是起程的时候了,就让一切

假定的情节,重新回到假定

不要试图探究我转身之后的风向

当我写下第一行

被秋雨浸湿的文字,心里

有一团火,随马蹄远去

 

《翅膀展开之处》

 

我的诗歌的翅膀展开之处,你将

不可能触到,那火烈鸟的飞翔

在乌云之上,蔚蓝的穹宇

是自由飘荡的原乡

 

不需要把酒问青天

明月,就嵌在我的睫毛下

我呵护那跳动的火焰——

繁星、云朵、木栅和绿野,还有

翻滚的羊群,放牧一坡清风

在抑扬之间的世界,靠它

恢复原有的敞亮

 

终有一天,我会消失在那里

但转瞬,又将失而复得

当你打开这些诗句,仿佛有凤来仪

 

选稿编辑:沙叶儿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