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李桐《经年》十首

2013-04-09 13:11:55 本文行家:苍劲

李桐,女,本名李文艳,1969年生于吉林榆树,2012年9月参加了河北省第五届青年诗人诗会。李桐《经年》十首【诗人简介】李桐,女,本名李文艳,1969年生于吉林榆树,现居河北秦皇岛市,从事个体服装店经营。2011后半年开始接触并试着写诗,作品刊发《星星诗刊》《中国诗歌》《文学港》《凤凰》《诗选刊》《香稻诗报》《巫山》等,2012年9月参加了河北省第五届青年诗人诗会。经年(10首) 李桐(秦皇岛)《

 李桐,女,本名李文艳,1969年生于吉林榆树,2012年9月参加了河北省第五届青年诗人诗会。 李桐,女,本名李文艳,1969年生于吉林榆树,2012年9月参加了河北省第五届青年诗人诗会。
                                                   李桐《经年》十首

【诗人简介】李桐,女,本名李文艳,1969年生于吉林榆树,现居河北秦皇岛市,从事个体服装店经营。2011后半年开始接触并试着写诗,作品刊发《星星诗刊》《中国诗歌》《文学港》《凤凰》《诗选刊》《香稻诗报》《巫山》等,2012年9月参加了河北省第五届青年诗人诗会。

 

经  年(10首)

 

 

    李桐(秦皇岛)

 

《我的姓氏》

  
女孩子嫁人,终究要改姓的  
我原来姓李,嫁人后还姓李  
生死早有定数  
“我活在旧词、新欢、隐痛和表达的阴影里”  
每一片叶子的纹络都是巨大的  
霜气加重,避免谈论生死。我没有  
其他姓氏需要炫耀  
这么多年,我坚持冷抒情、醒悟、不屑一顾  
挑着鸡蛋里的石头  
打自己的歪主意  
手上的旧手指,捻着四月的万花筒  
给每只路过的喜鹊编号、封王  
甚至攀亲戚  
现在,我要好好清洗一下  
我的姓氏,从秦皇岛搬回延吉  
以足够的耐心等你训斥、批斗和一场柔软的战争

 

《吻合》

  
这样的午后不多见  
许多顾客被一场骤雨堵截在店里  
我强行关闭窗户  
雨点急促地敲打着玻璃  
衣架上悬挂的衣服飘来荡去  
明亮和阴暗很分明  
几个躲雨的顾客不厌其烦  
一件又一件地换试着  
并无掏钱的打算  
隔壁三个男老板在谈论女人  
我读着一个叫白玛措木的诗人  
她的绿叶蔬菜、一亩三分薄地  
她大喘气也跑不过的兔子  
强行闯了进来  
试衣镜哗啦一声碎了  
霎时,地上有了几百个兔子,如此  
吻合了这个午后的迷离、跳跃。却不见  
兔子有丝毫挣扎 

 
《低潮》 

 
没有人在这里,也没有人和你说话  
你孤独的土壤里  
长出很多熟知的植物  
你歪着身体,像个生病的小孩子  
你有太多的理由,一点点退缩  
在想念一个人的路上  
一点点退缩  
发不出任何声响的屋子,越发空旷  
你不敢靠香烛太近  
散落的灰烬会弄疼你的心  
那些没燃尽的鞭炮  
小心地避让着  
或许不久,你要从这间屋子离开  
一个从未点过爆竹的人  
想快一点,把响声交给夜色  
 
《比如》

  
在我最熟悉的服装批发市场  
也会产生一种错觉  
比如,拎着大包小包的人  
走散了就走散了  
他们去了左边或右边  
我停留原地  
有人会喊我一声李姐姐  
比如,我不喜欢  
挤在人群里看别人生动的脸  
走过黑暗的人  
“会有很多力量和尖叫”  
比如,我说不出一件衣服的名字  
穿在冰冷的模特身上  
好像没有人去注意  
或许它根本就不想引起注意  
除了灰尘  
比如,我的鞋子走丢了  
但并不急于  
找到它。也许陷在某个角落的缝隙里  
而我只想任性一次。故意  
不急于找到它。故意  
装得无动于衷  
哪怕,空脚而归 

 
《我是一个心事过重的人》 


这是个有缺口的季节  
“说起疼,四野都会哭起来”  
事实上,我是一个心事过重的人  
看见许多人,手捂胸口的  
头缠绷带的,割腕自杀的  
会忍不住在身体上摸索一阵  
仿佛某个部位,也有了缺口  
不是不愿将自己交出  
我已不年轻,粗糙的躯体和一张苍白的脸  
不会说谎。骨骼里深埋的不安  
也不会说谎。天忽冷忽热  
我决定,跟随一株绿色的植物  
健康成长。用尽所有力气  
不再无谓耗损,阳光、空气、水

  

《局外》

  
几个陌生人,晚我一步  
占据临窗座位  
酒局被暗自撩绕  

她们说起去年的事情  
说小雪之后的大雪。这局面生动并  
储满太多水分  

一个扛相机的男人  
对一副礁石的图片狂拍不止  
似乎有潮水漫到身上 

 
我悄悄收回敬慕的眼神  
局面之外  
一个几年前的名字,被人不经意提起 

她眼帘抬起、垂下  
几乎同时,我们伸手  
端起,桌上逐渐冷去的酒杯 

 

《亲爱的,娶我吧》

 
很傻,着布衣,中着雪小禅、张爱玲的毒  
我个子很高,腿也修长  
皮肤白皙、举止优雅,水一样的性格 

 
能挣回足够的口粮,能喂饱一只相思的猫  
不敌意、不做作,能分得出真假朋友 

 
能及时清理心中的杂草,并允许  
你暂时从内心出走。除了爱你,还是爱你 

 
——“亲爱的,娶我吧  
相当于养一只兔子的生活成本”

  
我想活两次。一次为自己  
这一次只为你,把我的今天给你  
明天也给你。让你成为,我以后的孩子 

 

  《第一桶金》

  

 

 

“出租外兑”。白纸黑字  
粘着,再没人揭开过  
商户们说,这间铺面不吉利  
四个字,将眼巴巴  
枯死。好多人在这里只赔不赚  
最后的业主和顾客吵架,心脏病突发  
死在医院里  
每次路过,我都要  
主动站一会儿,看一会儿  
帮它们擦掉灰尘。好像有很多积怨  
需释放——  
其实谁也不知道,十八年前  
这间铺面,曾让我挖到了,第一桶金  

 

《1969年中秋》 

 
她吃力地跪在灶前,一把一把续着柴禾 
母亲自己动手,烧一锅开水。预备 
一把剪刀和一块打着补丁的花棉布 
碗里,一把黑乎乎的红糖 
掺着不太粘稠的玉米糊糊 
母亲不能说出,一块月饼的味道 
不停地念叨着一个男孩的名字 
在一盆清水里,养着几条黑黑的泥鳅 
指望几条鱼,能送来大好的消息 
这是她的第二次生育 
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阵痛 
自顾自地一声声呼喊着 
这时的父亲 
还在几里外的玉米地里。三岁的姐姐被 
安置在邻居家。我像一尾鱼,一阵紧似一阵地 
在母亲体内游来游去 
母亲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她的又一个女儿终于大声哭出来 

 

 《安慰》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 
在菜市场争吵 
它填补需要安慰的无法丈量的间隙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看见 
刀、碎屑、案板、韭菜、篮筐 
搅起一泓浑浊的漩涡 
空着,并等待安慰 

 
如果那个满脸胡茬的中年男人 
麻利的动作再笨拙些 
恍惚间,我真想走过去 

 
澄清浑浊的漩涡中,看似某种 
极需要安慰的却已发生的事情 
一样样,充盈着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