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清明节”诗歌征稿集锦(第五集)

2013-04-06 14:34:37 本文行家:苍劲

“清明节”诗歌征稿集锦(第五集)作者:梓里山樊树岗云淡淡老帽迎客松蒲丛王国清冯艳华杨俊富卿羽李文斌姜华清明文/梓里山清明,我无法举起这一枚节令我的思念醒来了我的泪依旧跪进泥土里清明,我听见父亲叫唤我的乳名我的额头,膝盖,掌心在冢上,记忆中,封印了爱的尺寸清明,压不住悲鸣你的声音,时常在我梦里影子,在匣子里是完整的清明樊树岗清明 是一个有磁性的节气把千里之外的人吸引到故乡一条乡间小路上布满青草味的土

“清明节”诗歌征稿集锦(第五集)“清明节”诗歌征稿集锦(第五集)
                      作者:梓里山  樊树岗  云淡淡  老帽  迎客松  蒲丛  王国清  冯艳华  杨俊富  

                                    卿羽  李文斌   姜华

 

 

 

清   明

 

文/ 梓里山

 

清明,我无法举起这一枚节令

我的思念醒来了

我的泪依旧跪进泥土里

 

清明,我听见父亲叫唤我的乳名

我的额头,膝盖,掌心

在冢上,记忆中,封印了爱的尺寸

 

清明,压不住悲鸣

你的声音,时常在我梦里

影子,在匣子里是完整的

 

 

清明

 

樊树岗

 

清明   是一个有磁性的节气

把千里之外的人

吸引到故乡   一条乡间小路上

布满青草味的土地上

我们明明知道   这里空空如也

还是一个个相继走来

那个隆起的坟头   象一个闸盒

可以轻易地打开记忆之门

唐诗里的那场雨

滋润了清明节一千年的气息

草尖上   晾晒着闪闪烁烁的思念

湿漉漉的清明   那个老人那里去去了

在春天  我感到

温暖的阳光象一个人拥抱的胳膊

那种紧紧的    姿势   

搂得我落下泪来

 

 

墓碑

 

云淡淡

 

沉默的骨头

于风声雨声天地间禅定

矗立的剑

开合生与死的纹理

大山的脉络成就你

挺拔坚韧正直

直指苍穹

浮世的虚妄流水的唱白

用静寂

消减尘世的喧嚣

天地的锐气

超度今生来世

 

 

《四月的追忆》

 

云淡淡

 

我不敢抬头望

漫天的风沙跋涉

雨落给泥泞的土地

淋湿了一颗心

 

低洼处是你

我的先人

你用孤独对抗泪水

任凭滂沱洗不清晰你

 

就买些花香烛黄纸

在呜咽的风中追忆吧

放下庄重抛开矜持

用麻木的痛灼伤烟尘

叩拜遥祭

 

 

给父亲上坟

 

老帽

 

       1

即使行程再远

所有的脚步也会不由自主地

停下来

四月是一个驿站

每每触及我一生中

最隐秘的伤痛

 

扛起白色的旗幡

走去亲近我久违的亲人

给他点上一支烟

给他敬上一杯酒

给他燃上一拄香

任泪滴洞穿我的每一根骨头

 

       2

你从来没有当面说过你爱我

但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爱我

你的墓碑上有我的

名字

名字刻得很深

又恰到好处

这辈子都会不离不弃

我想这就是一种

爱的象征

 

       3

一杯离别的酒

唤醒多雨的内心

敞开的喉咙

发不出一丝声响

怕惊醒你沉睡多年的梦境

 

如今我来到你的墓前

心思已是两鬓斑白

可以找到的一些

温柔的细节

排列成一行行不太平仄的诗行

 

丢失多年的记忆

再苦也是甜的

 

       4

时常在心里呼唤

今生的痛苦和幸福

都会与你不离不弃

即使长再大

即使走再远

在你的墓前

都得把腿跪下来

把头低下来

把心静下来

 

对我来说

多少年过去了

你一直都未走远

我每走一步

你都会形影相随

并不断地调整

我做人的方向

 

 

纸上清明

 

文/ 迎客松

 

千里之外,我只能在纸上

写下清明,写下一些人的名字

就像当年我在黑色大理石上

用行楷,从右向左

写下你们的姓氏,详或者不详

的生卒年月日。然后用刻刀

一笔一划錾出来

每一笔向中间凹下去

容许我的泪水,和清明的雨

汇聚成一条条小河。每年

把你们的姓氏擦拭一遍

 

 

清明诗

文/蒲丛

 

天晴,风大

清明的雨还在路上

我有比风湿更恼人的骨疼

折过的纸钱

从他们裤管上沾着的黄土和灰烬

又在脑海里模拟过一遍

都好吧?

风吹柳,吹绿你荒芜庭院的杂草

也吹拂你地下那道门

唯吹不醒你一场接一场的瞌睡

我坐在你笑容里开始慢慢变老

轮回的事你在经历

但口风严谨

只所以知道的少是因为

你不想我不快乐吧?

听说明天有雨,气温逐降

捎去的纸钱别忘了买副护膝

门槛高的地方尽量绕开

2013.3.31

 

 

父亲说,火葬最干净

 

◎王国清(彝族)

 

父亲说,火葬最干净

干净地来,干净地去

不知父亲,在赶往祖地的路上

一路是否清明而干净

思念,总是将岁月拉长

 

今夜,我怀揣一颗干净的心

点燃一支干净的烟

重新把父亲干净地想了一遍

我触摸烟的手指

干净,却有一份忧伤

 

 

清明,与母亲书

文/冯艳华

 

 

像省略一根草,一盏灯

妈妈,你省略了我

 

我多想看见你的身子,还有

你不穿胸罩的乳房。现在

它们都在土里。上面长着草

夜晚和风,在草上呼呼奔跑

好在,现在是春风

 

妈妈,等我把香点上

你就出来

喊我一声:二丫

妈妈,我的泪和声音都憋不回去了

憋不回去的,还有河流

 

妈妈,十九年我已长成了妈妈

但我不愿意长成你

——像忽略幸福一样忽略自己的孩子

 

妈妈你看,我叠了这么多元宝

都是给你的,等我把它烧完

你就回到土里,给掌管权柄的小鬼

分点。这样,你坟上的草籽

飘到哪,都敢落地生根

 

 

站住父亲墓前

 

杨俊富

 

爸,我为你点亮了一对红烛

希望你能看清楚我的脚印

一直在沿着你叮嘱的方向行走

我还为你敬上了一柱香火

这是儿子燃烧的思念和敬意

你就像吧叶子烟一样慢慢品尝吧

 

我为你带来了天地银行发行的

大面额钞票,每张一千万

你就尽情开销。买别墅、宝马......

都可以的,千万别像生前

为供我和弟妹长大成人

勒紧你的胃,以至成了胃癌

成为我们终身的痛

 

爸,你就在这老柏树下等我吧

再过几十年,等我我把这世上的劳累债还清

我就像鸟儿一样

轻松地飞到你身旁,孝敬你

那时,老柏树依然青翠

它身上的鸟鸣,干净而响亮

如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清明,一垛野草》

 

 

  文、卿羽

 

湿漉了晨思,凝望

窗铃风谣,一垛野草的返归

乡俗敲响的山岭

 

焚香蛊惑,清明放飞的叶缘

孤零了山雀,吟蹙的鹅黄烟色

一轩割裂的谷香,透过

坟草的皈依。缘自山谷

 

一滴殇情,掏取一吊清明灯烛

铺展的帘幕上,托起了

光阴漏泄的野草垛

 

刮落的心魂,一捧缘于

镂空背影后的风雨

系念着一栈圈划的楼榭

 

在一行墨韵里,临摹春风

在一抷黄土里,婆娑了

凋落野草畔的旧眸

 

 

《清  明》

文/李文斌

 

燕子,划破牧童的笛音

蝴蝶,伏在有雨的路上不言

不语

起飞和溅落暗合杏花村酒旗

飘动的影像

 

随风而舞的纸钱。牵动亲情的抛物线

将一个日子绷的支离破碎

雨水、记忆、泪珠、思念

在一杯酒中反复沸腾途径的河流

 

清明一座虚无的空房子

四壁布满隔世的痛

血脉逆流,无法推开一扇虚掩的门

在一块石碑前

虚拟的阳光和我躬身的目光一起

转向   天堂

 

 

又到四月(组诗)

 

姜华

 

在父亲坟前

 

十八年了  你的容颜亦然清晰

坟前当年栽下的松柏  已经成林

身后的青龙山上  绿意正浓

你住的地方根基牢靠

一条汉江  从你的门前流过

那些活泛的水  多少记忆被反复指认

 

你在高处  儿孙们守在低处

一眼就能望见  但隔着一层土  一重霜

父亲  我要告诉你 

我们都很健康  衣食已无忧 

再远一点  就是你生活了77年的县城 

楼房越盖越高  会遮挡你的视线

 

六家巷还在  西城门也还在

东门外那棵老药树  已经作古

你当年带我们去游泳  担水的小河

那里的水现在不能吃了

父亲  现在路修宽了  人心却窄了

我文章中的病还等着把脉

 

 

一个人的对话

 

你去世时  我迷失在欲望的江湖

多少年  遗憾一直在折磨着我

父亲  今天是清明  我专程赶回来

陪你说说话  你再给我补补古汉语里 

文章的骨头怎样穿过丘壑  你知道

我中文的底子一直很差

 

父亲  我知道清末民初你是县上

十里八乡有名的中文先生

你的学生里  有高官也有商贾

可你的光景一生都没有逆转

多少次  你看到我们欲言又止

却把眼睛移向了窗外

 

崖头上长着一窝楠竹  父亲

这些年来  我们像竹子一样抱紧

自己的气节生活 

不管江湖上刮来多大的风

我们的身子都是直的

就像你  一生都不曾弯腰

 

 

父亲种下的树正在挂果

 

你一生都爱植树父亲 

记得那年你把我们兄妹领到山上 

去植树你耐心地给我们示范讲解 

一棵树从种植到开花结果的疼 

最后你扶正一棵树苗说 

再过三年它们就可以挂果了 

 

又是一年春天到了 

父亲当年种植的果树花红叶茂 

那些花开得让人心醉又心酸 

父亲今天我给你送来一束花 

告诉你我们兄妹 

也到了盛果期 

 

父亲呵一棵生长了77年的老树 

历经的风雨 

我们还来不及细数 

就错过了花期 

而你亲手栽下的那些果树 

已纷纷在你的身后开花 

 

 

你的邻居都是些厚道的人

 

多少年了  你过得可好

父亲  你是个爱热闹的人

现在你的世界一点都不寂寞

紧挨在你的身旁  住着我们的母亲

你的老伴  那可是李家嘴子

当年的人尖尖

 

你的邻居  都是些厚道的人

左边住着沙老伯

你们在一起  品了半辈子茶

右边的鲁家老太  是你的铁杆牌友

你一生爱喝点小酒

你喜欢的小舅就住在坎下

 

再远几步  都是些老街坊

有的生前虽有些小磕绊

前世的事都别再计较  住在附近

还有几个你的学生  他们性子有点急

现在好了  父亲

你的生活  还是原来的样子

 

 

送些纸钱你慢慢用吧

 

坐在父亲坟前  头顶阳光明亮而柔和

风在高处  追赶着几片闲云

满山的草木  又比往年高出一头

一些怀念和疼痛  在春天萌发

我和父亲  隔土相望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我焚化着纸钱  看灰色蝴蝶飞舞 

许多年缺失父爱的心酸  让我难言

父亲  这些钱你拿去用吧

不要太节俭  用完了  我再送来

我知道  父亲一生拖累太多

他寻找的幸福  一年比一年消瘦

 

纸钱在一张一张的焚化

我的心也在一点一点地柔软

曾经巨大的悲伤  纷纷

在移动的光阴中止步  直至麻木

这时  一股温暖的风伸过来

像父亲的手  轻轻抱住了我

 

 

家族的血脉

 

父亲走的那年  老家的房子南墙

破了一个洞  经常进风

二哥想请人修一下

被母亲拦住了  母亲说

留着吧  补了

你父亲回家  就找不着道了

 

前些年  母亲领着我们兄妹

和几个孙子去上坟

在坟前  母亲一遍遍给父亲介绍

这个是老四家的媳妇  那个是

老三的儿子  就像一个部下

给首长汇报成绩

 

最后  我们一群儿孙

一齐在坟前跪下来  喊

父亲  或爷爷  母亲让我们

一遍遍地喊

直到周围的群山

有了回声

 

编辑: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