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泥夫诗作十首

2013-04-06 14:26:35 本文行家:苍劲

泥夫,本名刘凤春。1963年生。系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通化市作家协会理事。泥夫诗作十首泥夫,本名刘凤春。1963年生。系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通化市作家协会理事。先后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探索》《诗人》《杯水》诗刊等官方、民间诗刊上发表诗歌若干。出版了《待放的合欢花》《心空的雪》诗集两部。一条鱼死在了水里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一条鱼会死在了水里,而不是岸上,一条鱼,死在了它不该死的地方这让我很是

 泥夫,本名刘凤春。1963年生。系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通化市作家协会理事。 泥夫,本名刘凤春。1963年生。系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通化市作家协会理事。
                               泥夫诗作十首

 

    泥夫,本名刘凤春。1963年生。系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通化市作家协会理事。先后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探索》《诗人》《杯水》诗刊等官方、民间诗刊上发表诗歌若干。出版了《待放的合欢花》《心空的雪》诗集两部。

一条鱼死在了水里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一条鱼会死在了水里,而不是

岸上,一条鱼,死在了它不该死的地方

这让我很是困顿,和费解

这让一条鱼,挣扎了又挣扎

直到死,也没能闭上眼睛

 

那是一只多么好,多么漂亮的鱼缸啊

它一以贯之盛满水,也装着鱼

很长一段日子,水在鱼中,鱼在水里

确也相安无事,你看那条鱼多么舒畅

欢快的样子多么像一个美人

这让一只鱼缸也感觉到了,一条鱼

已经是,如鱼得水

 

后来的情况是,水渐渐地

被鱼给搅浑了,我没去管它

我误信了“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

这样的后果是,过了没有多少天

一条鱼死在了水里,可我始终也想不通

即然水,养了这条鱼

为什么到后来,还要把它杀死在水里

 

2013-3-29

 

风在提着一片叶子奔跑

 

 

象是得到了一把好刀

风将一片叶子,提在手上

风在奔跑

 

风轻,叶子也轻,轻与轻

总是能达成某种默契

这让风,俨然把自己

比作一名刀客,这让一片叶子

像是一只鸟,抖动了那么几下翅膀

便从一棵树上悄然飞走

 

浪迹天涯,没有谁说得清

那名死去的刀客,拥有过哪些寂寞

也没有谁会想到,泊满山谷的落叶

守候着,怎样的孤独

 

2013-3-27

 

春天的座次

 

 

似乎已约定俗成,早在

冬天还没有撤退之前,春天

作为一个季节的王,便暗自

颁布了指令,让哪支花先开,哪棵草

先发,哪缕风把暖,先吹送到哪里

已然做出了安排,于是我们经常看到

在北方,当厚厚的积雪一点点腿尽

便有杨柳的枝条,泛出微微的绿意

便有一条条小蛇,从洞口处抬起头来

这样的时候,似乎已向人们

宣告着春天的到来,只是我还不急于

脱去身上的棉衣,我知道自己

年老体虚,也知道春天里

偶尔也会飘下几场冬天里的小雪

我早已擦亮了农具,备好了种子

可我还须等待时日,清明不来

我不能随意将一颗种子埋入泥土

因为我还不能确定,这个春天

会不会发生一场倒春寒

 

2013-3-28

 

静止

 

 

一杯水,放在桌上

暂且,我不去动它,暂且

让它静止那么一会,暂且

让安静在我与一杯水之间

达成某种默契

 

一个写诗的人,又在写诗了

他举起字词的石子,一次次

朝生活的水面掷去,他喜欢看到

那小小的石子,在水面上接连地跳动

然后,悄然地沉入水底

 

其实,一杯水哪里会静止下来

一杯水在静止的同时,已然

耗掉了身体里的热量

其实,一个站在水边的诗人

是多么的百无聊赖,他翻弄

手上的那些石子,就好象翻弄

他一生的等待,思念,和爱

 

2013-4-1

 

需要

 

 

原因很简单,象在沙漠里

需要一杯水;象在寒冬里

需要一件棉衣,在如此缓慢的深夜

一个单身多年的女人,需要

有一张唇,向她贴近

 

在此之前,她试着

将爱又温习了一遍,她反反复复

把身体打开了又合上,合上了

又打开,她知道她和别的百合不同

她习惯了自己,独自开在夜晚

 

这样的夜晚,她把自己

反锁在屋子里,可她知道不能

连同自己的心也锁起来,她承认

自己不是善于等待的人

 

夜很深了,外面的街道早已静了下来

对面楼里,别人家的灯都熄了

她走到窗前,朝外面看了一眼

随手,拉上了自己的窗帘

 

2013-3-30

 

花眼

 

 

上了年纪,渐渐地花了眼

渐渐地,眼前的东西

总是,模糊成一片

 

是不是,应该看清的

早在昨天就该看清,到了这把年纪

不是眼睛,是一颗苍老的心

所突显出的颓势,模糊了

一些美,和一些美身后所掩饰的丑陋

 

白纸黑字,俨然成了一只只蚂蚁

这些蚂蚁,似乎再也不想与我对话

不想让我看清,它们走路的姿势

这样的时候,让我常常怀想故乡

想念故乡夜晚的蝉鸣,一缕缕

飘散的炊烟

 

远处还算清楚,看来

我也只能选择由近及远了,远远地

回到周、汉,回到唐朝,或者

向往从现在开始冬眠,三千年后

做一条惊蛰时分,爬出洞口的小蛇

 

可我怎么才能绕过眼前的模糊呢

可我怎么才能寻到一块透视模糊的玻璃

 

2013-4-2

 

请允许我做一块石头吧

 

 

不是在前世,也不是在来生

最好是现在,就从现在开始

让允许我,做一块石头吧

 

从现在开始,请允许我

收回散失已久的信仰,流离失所的尊严

待价而沽的情爱,被积雪掩埋掉

被雨水冲刷掉,也被疯狂的季节风

所挟持,烛尖上,那点微弱的声音

请允许我收回铁,钙,硫磺……乃至

阳光下,闪烁的每一粒粉尘

 

从现在开始,请允许我

像一块石头一样,面对谎言和虚伪

保持近距离的沉默,我要守住

身体里的每一样物件,不让任何一滴水滴穿

不被任意一缕风所风化,也不留一盯点缝隙

让一枚小小的针尖插入

 

我真的,好想做一回石头

但不想躺在河里,任人去摸

也不想立在路上,被人踢掉

或者,将别人拌倒,我还是想回到山里

依偎在大山的近旁,学着大山的样子

远远地看去,多么像

一个人,攥紧了一只拳头

 

2013-3-25

 

借用风

 

 

在风经过的地方,一架风车

选好了位置,风一吹来

它便呼拉拉旋转了起来

 

于是便跟来众多的效仿,便有

早春的枝条,借用暖风的吹佛

一夜之间,绿满了大江两岸

便有湖水,借用风之纤手

弹响了内心的波澜,便有

一只只小小的蚂蚁,顺着风向

小心翼翼地,抱紧了大地

 

而我,一个落魄的写诗人

逆着风,站在这个春天的边沿

多么想,吟诵一首自己的诗篇

只是未及开口,迎面扑来的风

早已刮得我泪流满面

 

2013-2-21

 

盛宴

 

 

季节交替,在三月

在冬与春握手言和的当口

一场雪,一场空中飘舞的雪花

俨然,成为了一场盛宴

 

相同的一方领地,被不同的

两个王者相继把持,共邀一场雪

在大地的杯盏之上,舞醉

九万里河山

 

这时的天空,似乎已被管制

我看到了一只只鸟,收拢起翅膀

正守在一棵枯树上,仰天观看

看那些不生翅膀的雪花,都怎样

一片片跌落

 

而我,此时正忙于破译

春风的密码,我知道已往的春天里

整个三月,总是

咋暖还寒

 

2013-3-18

 

湮没

 

 

你要收藏的一片雪花

也许就在一场降落的大雪中

那夹杂在众多雪花中的一片

漫天飞舞

漫无边际

 

你要找到的一棵小草

也许就藏身在一片草地里

那草地好大,通常我们称它为草原

风吹草低

一望无际

 

你要见到的那个人

也许就在街上的人流里

这些年来,你一直希望与她邂逅

人海茫茫,当你再一次回头

你似乎明白了,你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就是从前的自己

 

2013-3-12

 


 

选稿编辑:天正蓝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