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夭夭诗歌十首

2013-04-04 10:24:08 本文行家:苍劲

夭夭,女,70年代生于安徽明光,获安徽省2007—2008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滁州市文学奖一等奖,参加第28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炼巫术》、《时光站台》,现居安徽滁州。夭夭诗歌十首【诗人简介】夭夭,女,70年代生于安徽明光,有作品发表于《诗刊》、《《作品》、《青年文学》等刊物。获安徽省2007—2008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滁州市文学奖一等奖,参加第28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炼巫术》、《时光

夭夭,女,70年代生于安徽明光,获安徽省2007—2008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滁州市文学奖一等奖,参加第28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炼巫术》、《时光站台》,现居安徽滁州。夭夭,女,70年代生于安徽明光,获安徽省2007—2008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滁州市文学奖一等奖,参加第28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炼巫术》、《时光站台》,现居安徽滁州。

                                                             夭夭诗歌十首

    

【诗人简介】夭夭,女,70年代生于安徽明光,有作品发表于《诗刊》、《《作品》、《青年文学》等刊物。获安徽省2007—2008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滁州市文学奖一等奖,参加第28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炼巫术》、《时光站台》,现居安徽滁州。

 

 

 u旧照片

 

像风声停在树影间

那是多年前 我翻过心中的矮墙和暴政

而冬天是一个不懂风月的小孩

初雪中 我坐在焚烧过的稻田里

承受着那远古的苍凉

如同承受着一件凶器的残忍和善良

 

我如此不忍让时间吹熄一个人的寻找

那么远的爱和飘泊

那么远的北风和唇齿间的天涯陌路

在夜里 我醒着

像醒在一座村庄的痛苦里

 

一张照片被尘封的太久

我翻开它 仿佛惊醒一头沉睡的小兽

它清凉的兽性里长满忧郁的庄稼

年年月月 等着有人来照料 来收割

 

 

u墓地

 

草一直很安静

它们中间有隔着生死的荒凉

雪迎来了心中微凉的欢喜

被搁置的太久了

在某个黄昏 一座墓地被理解为遗忘

那故去的人隐在某年某月的悼念里

 

仿佛要牵扯出未亡人心中辽阔的悲伤

那立在冬天里的雪人带着背叛世界的骄傲和苦楚

他的冷 他思想的刀锋曾扑向最险恶的生活

 

而落叶翻卷的声音让一切变得更加安静

人烟越来越稀薄了

要不了多久 这里将会被夷为平地

会有高耸的楼宇来镇压这些动荡的魂魄

 

 

u是风沙迷住了眼睛

 

眼泪是悬崖边就要粉身碎骨的悲伤

在冬天的凶猛间

我更懂得沉默的意义

只是 一直没有人说出

这残忍的沉睡离生活还有多远

那些突起的孤独从未被理解

如同弃儿 在无尽的荒野里含着遗世之恨

含着未被斩断的恩仇

 

我不相信眼泪 如同不相信爱情

一间空房曾经接纳过什么

当我深陷其中 并过于迷失

当世间有了轻颤的命运

当一张纸为自身的空茫而呐喊

那呐喊里的街道和星空都是令人心聋目盲的向往

如同我敬仰雪 雪却留给我不能融化的伤

如同现在 我被眼底的汹涌深深的掩埋

但没有人哭

也许 是世界的心被淋湿了

也许 只是风沙迷住了眼睛

 

 

u

 

或许 只有绿才能镇压它起伏的不安

远远望去 它的朦胧大于美

但事实我们无法把握

它内部的构造有最柔软的相遇

灌木披散着 枝条上沉溺过夕阳和苦难的兽

另一侧 有泉眼流出深重的被磨损过的宁静

 

走进去 有不知名的树突然折断

声音薄而苍凉

多少月光在它们身上逝去

多少车水马龙被挡在遥远的天边

雾悬在树梢 似未滴落的阴霾

雨丝的柔韧里藏着一只冰凉的小手

仿佛前世里有撕心裂肺的约定

更深处 鸟鸣声伴着枯叶

在山的低泣里不断地相互伤害又相互原谅

 

u望明月

 

仿佛回到很久以前 我站在斑驳的树影下

一些碎了的月光早就沉默了

四处再也没有妥协和沉甸甸的春秋

只有树 它们立在那里

自顾自的悲欢 它们像一块褪色的绿头巾

裹在村庄的头上

 

这奔涌的月光

天黑之前 它仍停留在昨天的唇齿间

这奔涌的时刻 草木多么安宁

旧人就要从隆起的悲伤里走出来

……我认得 这深藏在我夺眶而出的泪水里的灵魂

这散落一地的生和死

 

什么都在 檐下的张狂成了一张落满灰尘的纸

屋后的冬天仍然在下雪

月光下 一座城市和村庄隔着最苍凉的距离

四处都是年少的惊慌 四处都是凉下来的歌唱

我站在这里 满眼都是月光

满眼都是月光抬起来的朝飞暮卷

 

u是风

 

是风 在世人心底一遍遍鼓荡着

那扬起的声响突然就紧了

那扬起的相遇那么轻 那么沧海桑田

 这乱世里的父亲

他一定用瘦长的身影和绵绵的爱恨

掠过了他的万千儿女

 

我真的就是那个最茂盛的孩子?

我用力藏起了每一个多情的夜晚

听吧 听吧

我弹奏的曲子里有闪耀的追问

窗棂上还留着隔夜的张望

旧时光抬走了额上的烈日

旧时光抬走了在心底放牧的人群

 

风疾驰着 在这个温存的时日

屋檐下没有闪电

灯下也没有抽劣质香烟的老人

风停在我薄薄的忧伤上

此刻 只有黄天厚土

此刻 只有我和风站在一起

成为野生的缄默

 

u如果我爱你    

 

如果此时天未央 夜未白

而风霜已压住了最心爱的日月

旧海棠没有哭

我指间就要散去的光阴也没有哭

月光渐渐蒙上了我的不安

月光渐渐飞奔成我错过的情人

 

你看 世事终究无常

沧桑竟然如此张狂

在落下的杏花里 在我怨过的深巷边

如果此时我念你 像念着白纸上的黑字

如果我们站在树影下

那些斑驳的情缘便会碎在身旁

成为叹息 成为日渐泛黄的慌张

 

如果我爱你

一定跟这个湍急的乱世没有关系

一定是的

这么多暗流 这么多悲伤的剑……

爱你多么不易

我捂住伤口 站在大地的唇边

为你和这世界的黑与白日渐焦灼 神伤

 

u因果     

 

没有人能挡得住这汹涌的生生灭灭      

我眼底藏了太多破旧的悲欢

红尘寂寂无声

红尘是凉下去的山崩地裂

而我只是一行忧郁的诗

每一个字 每一个词都要讨万物的欢心

我走在因果的断肠处

这倒下去的爱恨

这日夜在我心头厮杀的千军万马

都成了陷在离离合合里的刀光剑影

 

世事多料峭

这褪色的恩恩怨怨里没有灯盏

也没有断了魂的人在悄悄哭泣

多么温婉的时日

天地间只剩下光阴在任性的流淌

而我的双手仍停留在最初的劳作里

 

因和果多么相爱

岁月额上的慌乱阻挡不了

门前柳树上那野生的摇曳也阻挡不了

他们沿着坍塌的年代和容颜往前走

你看 早迟一天我将成为年迈的风景

被世界的眼睛颤巍巍的望着                                              

你看 我只是因果里头一个远去的背景

鲜艳 又沧桑

      

u又是清明

 

那旧了的名字 那落在青草间的叹息

那匍匐在我们心底的光洁的灵魂都醒了

为了活着 我们说点什么吧

时光悠长 而悬在空中的哭声温暖又潮湿

多年后 我站在这里

眼底盛满了春天的肃穆

暮色多沉重 它也将成为怀念

消失于生活的静默里

起风了 风声疲倦

像一双手突然狠狠地攥紧昨天

 

那曾经的人早已睡了

在怀念与怀念之间 有隐秘的暗流

有一大片无法替代的空寂

一些凉透了的话语就此搁下吧

花正好 哭泣不深也不浅

就把过往放在这里 随着暮色归去

随着风声缓慢又柔软的消失

 

那断肠人停在一阵颤抖里

促膝交谈的夜晚再也不会醒来

原谅我 把自己贴在陈旧的伤口边

原谅我,无法拦截这悲伤的弓弦……

这清明的雨 这小路和黄昏

他们如何懂得将这哀伤埋葬

 

u若只如初见

 

 只如初见

我仍是晨钟暮鼓里的少年

那些藏起的辛酸依然那么美

骄傲的原野上

果实依然丰盈

一棵旧年月的草正敞开野生的怀想

我捍卫过的风雨 河山仍在奔忙的路上

 

 只如初见 我将用一千年的泪水

去洗尽浮世的尘埃

是的 太伤感了 一些话哽在心底

一些人隐在光阴的后头

那么多欢喜与悲凉从深处醒来

你看 前世的藤今生的蔓就是两朵

温顺的焰火啊

它们耗尽了晨昏又耗尽了灵魂……

这一切多么让人怀念

你看 我是被时间流走的情人

多年后 我依然心怀朴素

像一座用静默垒起的大山

 

多少个日暮时分

我穿过低矮的生活

月色渐渐轻薄 大地呜咽着

 苍天在上 原谅我这样满怀惆怅

我早已动用了所有的白天和黑夜

把自己深深地陷进尘世的牢里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