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李之平2012部分诗歌21首

2013-04-04 10:21:01 本文行家:苍劲

李之平,网名aodaly,诗人,评论家。 李之平2012部分诗歌21首李之平,网名aodaly,诗人,评论家。69年出生山西,新疆长大,现居广东。八十年代末开始写诗,九十年代中期中断,2003年借助网络恢复诗歌创作。作品陆续在国家级刊物发表并收入多种选本。另有评论、随笔和翻译见诸多家报刊、民刊。夜听李斯特《第三号安慰曲》仿佛天神敲打着水泥墙体和地面都是金属的音符大脑空白唯用头颅补充生命里的段段空无

李之平,网名aodaly,诗人,评论家。李之平,网名aodaly,诗人,评论家。

 

                                         李之平2012部分诗歌21

 

李之平,网名aodaly,诗人,评论家。69年出生山西,新疆长大,现居广东。八十年代末开始写诗,九十年代中期中断,2003年借助网络恢复诗歌创作。作品陆续在国家级刊物发表并收入多种选本。另有评论、随笔和翻译见诸多家报刊、民刊。

 

夜听李斯特《第三号安慰曲》

 

仿佛天神敲打着水泥

墙体和地面都是金属的音符

 

大脑空白

唯用头颅补充

生命里的段段空无

 

泥泞的路上

一滴泪难撑序幕

和音似乎不远了

白杨树也颤巍巍地发着光

 

春天又是这么好

忧郁的人,请下树来

我们已经张开双臂

等待一场永恒的聚会

224凌晨

 

 

等木棉

 

四月的粤西小城

温润舒适

所有人的心情

似乎都是平和散淡的

 

广场上很多人守在木棉树下

深红色的硕大花朵砸在地面

立即留下浓重的油渍

 

一次次地,仿佛在

郑重宣告美丽的终结

投身大地

 

作为药用,此花

煲汤或茶饮

在粤人的厨房里

延续它们的存在意义

 

木棉刚落地

被树下仰望的人抢走

因抢不到而脸红

因这样的行为而自嘲

 

那天,我们坐在广场石阶

看着小孩,少妇,老太太,老头子们

集体向木棉花奔去

 

我们也一直等到黄昏已临

争抢的喜悦

随天光褪去

随童年的记忆

散去了

2.29

 

 

河边的小路通往冬夏

 

树影与阳光

修饰着河边小径

它安静地躺在

西北边陲大地

 

没有人群和嘈杂的欢呼

干净的河滩

跟二十年前几无二致

 

此刻的河水将消失在西方,向

哈萨克斯坦境内流去

家乡,从东到西

是他们的宿命

 

哦,五个月后,我们又来到你身边

喀什河,冰雪凝固,却不能凝却整个河面

厚厚的冻层里冒着热气

依旧清澈的河水冲向西方。

 

小路,没有言语,躺在河边。

承受巨大的气温落差以及人间的悲欢极限

唯在赞颂这世界的丰饶,

那永不变的蔚蓝之心

 

2012.3.7

 

 

再见,茶陵的蛙声

 

粤西这座城如此安静

水边居住也听不到动静

突然想念茶陵住处外

每天夜里十点之后的大合唱

 

春天开始。它们夜半的尖叫让我不能入眠

只有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

猜测它们的情感和言说

 

它们的狂热的对话或难以压抑的唱和

在我离开茶陵的那天结束了

它们对人类的控制时光暂时消失

 

那种混音的巨响突然高大起来

我在握紧它们的一刻突然放手

本该是有趣的时光

我从未给予真切的注视

57凌晨2:23

 

 

贵阳记忆

 

十年前,为了一份爱

我跑到贵州高原

 

城市不大

紫外线很快让皮肤变红

领着我在高原跳跃的光芒

是赤裸的激情

 

激情引领我

留下青春尾声的一份纪念

一个无法忽略的记忆

现在依旧刺激我的心脏

 

我很想说的是

那次跟他在过缆绳时

我失控了

看着我在空中乱舞

他几近崩溃

 

在撞到气垫上时

他紧紧抱住我

长时间发不出声

他那苍白的脸

被高原的阳光

折射出异样的色彩

 

仿佛轰然一声

他一定提早经受了

爱情灭失的空无

 

 

江南的重返

 

三年,那些存在都成为隐喻

三年,没有停止的呼唤一直在心底

 

不变的江南

证明着我与它的因缘,

回应不可知觉的念叨与穿行。

 

也许你可以看得清:无锡运河桥头的灯笼

明灭的石狮子的眼睛

苏州山塘的古桥流水,木船灯影

都是等你来揭晓一段序幕?

 

距离的对立统一

留下了不可解析的真实

一些细节真的还很专一

 

正如我那日路过你的城市

告诉你我的行踪

你如寻常过客那般

淡淡地告知你的情况

 

我晓得了,江南,它不在这里

不在我梦幻与虚空的回眸处

不在我已离开的一个记忆里

12.11.18凌晨

 

 

路过

 

在我们路过对方时

就如路过一个城市

很多空中的,地下的

心里的,身体的一切都将路过

 

我们的命运已经相连

并且渗透对方

我的意思是所有的情爱

都是一种路过

 

今天,我看到你陷入无明的暗夜

却无法帮助你回来

正如在无名的世界

我们无法认得清一朵花的形态

 

我只是路过你的心啊

你知道,只有永恒的绽放

将心里的蔚蓝和眼里的空明

一点点收容

 

这个,相信你会看得明白

1211.18

 

 

无语之词

 

这些词语在冬夜弥漫

如屋外的雪纷纷落。

 

无声的喧嚣

我知道我在跟一个对象说着话。

 

酒醉之后,

不可知的一切变得清晰。

 

寒冷的初冬日

我有数个我在讨要

此刻之前的亏欠,遗憾和失灭……

 

面对三十年前的同学

隔断的时间貌似被连接

我看到很多的空无组成的线索

 

酒精助推

要看明,谁还等在时间的十字口

谁在荒原中独自发光

 

飞来的红嘴鸭,腹泻一月的山羊,坏脾气的土狗

刚刚得病死去的母鸡,

它们的魂魄在我家院子里无声走动

 

仿佛一个个充满空无的零

排队向前。

 

我在晕眩无知的日子里

空无地过了两个多月

明天,我再次踏上旅程

无知之书在无声书写

115凌晨

 

 

《独坐西部家中院前的河边》

 

这是秋末的上午

阳光刺过黄叶,树冠

以及这奔腾的河水。

 

三十年后

再次亲临它身边

 

游历多年

我累了

坐在阳光下看水流

黄色大地,树木和蒿草

连绵的大山在南边。

 

它们张嘴诉说

却无言流转,四处是披散的深苍之光

景深随着变幻——

 

童年的小脚丫淌进这河里

与鸭子和野天鹅一起扑腾的这条河啊

我独自过河给地里做活的父亲送饭的河道

那里,曾经有不良男子对我发出阴险信号

 

河北边,与弟弟拔猪草的沼泽地

已成为别人家的院落

或被树木占领。

 

此刻,时间空了

几十年的断层之外

我似想不起

就在两小时前

我还为我那被后母欺辱,

公公蹂躏而早逝的姑姑哭泣。

121031日夜

 

-

于深夜打坐

 

深夜,光在窗外依稀闪动

那是星星的光

未灭的灯火的光

 

我微闭的眼眸里,芜杂繁乱

充满了茅屋或宫殿

人影与尘烟

 

很远处的狗吠声

变得清晰

在我的周围来回缠绕

 

但这是安静的声音

是身体的远方

世界尽头的呻吟

 

曾经,很多声音

那么繁密地向我索债

不断扯乱我,勾引我,压迫我

我乐在其中,

也纵性暴怒。

 

现在,他们离我那么远

所有的有仿佛是一瞬间散去的

他们围聚,再一层层损灭

 

2012.10.22上午尼勒克家中

 

 

无声

 

本以为满世界的心黑着

回头发现只有你那颗亮着

 

夜深了

谁都在沉睡

不知道还有怎样的期待

等你入梦

 

无声的大地

一定有一阵呻吟,一声呼噜

在地下滚动

 

在真假莫辨

心地光洁的时候

所有的声音都静默

所有的喧嚣

都面临解散的命运

 

你在阴影处

算好了出发的日子和过路的银两

从早晨到黑夜

守着无声

便是握住天下了

23日凌晨

 

 

深秋落在黄叶后

 

西部九月,

满院子的黄叶

急匆匆地飞舞和堆积

 

每每启程

漫天飞舞的叶片

只是在演示

它们追赶云的速度

 

在寄生前

泥土无法给出归宿的密码

只有面向远方的飞翔和

沉落的坚定

 

如此安逸。

此刻,方确定

自己是多么缺乏爱的能力——

这些静默明丽的事物啊。

 

秋天没有思虑更多

它看到的死亡比生快乐,简洁

它走在黄叶后

跟随预言家进入所去之处。

24日凌晨

 

 

我站在镜中

 

我很快想起那个同样的镜头——

我在镜子里端详自己

 

对女伴说,我有时觉得自己很好看

有时觉得难看

她说她几时都觉得自己是好看的

 

二十多年后

我完全看不到当年那个镜中的自己

我看到另一个人,却是我与她在一起——

坚定中叛逆,逃跑中回归

我被她架空还是她将我隐藏?

 

今天,我很想对十九岁的我和女伴说

我大概能看到世界明亮的部分

感到混沌过后的自由

 

但我无法说出理由

这是几十年苦寻无门的结果

也不能说,这仅仅是一个虚妄

13.1.23凌晨

 

 

Rainman

 

——看电影《雨人》后

 

因为被谈起它一个其妙的细节,

那种灵异之人的超常反应。

 

它想告诉我们的是

我们自认为正常的人

并非都是一个真的,有灵的人

在常人眼里的精神病

 

超凡的魅力

神秘的直觉

作为强大的武器

在你被淹没前

他可以引领你进入生命的源路

 

正如我们茫然行走的路上

身体里有个声音呼喊你

你能听得到

 

你最需要什么

电影给了答案

 

13.1.23凌晨245

 

 

冬日的无题

 

冬天是最让人麻痹的

三九天时

已不再留意寒冷的存在

 

热水里泡脚

也只是与心的短暂沟通——

它离心脏那么远

只有这时,它是体贴的

 

我不能简单地回忆

那陷在黄叶里的

土堆废屑里的泪滴和欢歌

都沉寂了

哪怕是空洞的屏幕

望上一眼

 

将历史砍断

将时间谱写

将永不能回去的过往遗弃

……

冬天也能暖和的

在冷清的光照下

一个人看北斗星

七个成员的永恒勾连

不靠近,不远去

 

恒定的温度和不变的爱

那一定是美满的永恒示范吧

如此,我走了,我也一直都在

 

唱歌的树叶不发声

也一直陪你

在寂静中歌唱

元月11日凌晨

 

 

院落的繁盛和空明

 

秋天,这院子有些喧嚣。

蜜蜂和鸟雀

奔着果树和瓜菜

奔着重归天上的寥落

 

苹果不能落下。

远道而来的捕食者

主宰了它们的命运

 

它们献出甜蜜的味道以及

果脯里的香气

以及生命的最后

 

在阳光灿烂的时节

那些完好的果子

选择最合适的环境死去

被人们拾摘

剁成果脯,作为冬天羊们的食物。

 

灿烂了一个夏天

最后能与高入云霄的白云在一起

不回望空空空如也的大地

不再关心宗教的纠葛和战争

没有岛屿主权的强烈较量

 

深秋来了,

我看着白鸽和乌鸦以及灰雀与鸟群

那些无需名字的鸟啊

它们深知,自由并非触手可及

 

 

月光路上的西部

 

记不得何时的月光仍这么清澈

也不记得何时骑车走在月光下

 

清亮的马路

水银色被白羊树梢和

远处高高的屋顶覆盖

 

我踏车走在大地

没有前路的等待

没有催逼的焦灼

仿佛车子不在地面

我不在车上

 

我随清亮的月河

升腾起来了

天下的月河啊

过去走的四十年的路

都在盲目和黑暗中

 

我在向东方走

月亮也挂在东边

只有在西部

我们都是向着东面

 

看太阳和月亮

那升起的光明和热爱

9.2.2320

 

 

在西部:秋光吟

 

天光突然升的很高

干燥的空气

碱性和矿物质严重的水

让手脚很快干燥起皮

 

一万里的清冽气流穿越身体

被净化过的太阳光线

照射出单纯的生活

 

大地,原生的大地

在秋天的盛景中

暂不能自行圆满。

 

我一个人坐在树下

苹果树下成熟的果子伴着我

直射的光在树荫外

 

回到少女时代

与闺蜜们一起

坐在树荫下

与未来进行秘密的对话

 

此刻,我的附近

只有公鸡偶尔的打鸣和

盯着我想吃东西的两只家狗

 

他们热切的眼神

直勾勾地看着你

除了与它们对视

这世外的生活

大抵被一点点分解了

12.8.31凌晨

 

 

跑在公交车后的人

 

车轮滚动

尘土随之颠簸

夏日午后的太阳

将大地都晒白了

一切向后退的事物、心情和形影

 

没有注意到

那个奔跑在车轮边的男人

他脚步一刻不停

追赶那辆驶出站台的车

 

任凭无助感,受虐感抑或愤怒焦虑

都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他跑着

汗水冲过眼睛和脸颊

冲过脖颈和胸膛并落在地面

 

然后接受金灿灿的太阳的集中灼烤

他跑着,快跑不动了

这时,车停,门开

他大步迈了上去

留下一个欲跌倒的背影

12.8.29

 

 

喂羊记

 

四只绵羊

并非著名的新疆细毛羊

是哈萨克山羊与细毛羊的结合

两只白的,两只黑的

白的大,黑的小。

 

深冬,从山上蒙古牧人处回来

只能圈养在院中的羊圈内

由弟弟喂养。

 

元月初回来,它们成为我时常接触的对象

给他们喂水,扔草,令它们见到我就咩咩地叫。

我把手伸在它们嘴底,任其舔食

温热的舌头穿过,令我神经震颤。

我报以抚摸,拥抱。

 

悲哀的事情难以阻挡。

一只小黑羊

特意买来,春节时供大家饕餮之用

主要是为远道而来的我老公。

 

每回喂食时,它生分地站在一边

是不合群,还是早知自己的命运?

悲哀日日吞噬它的肌体吧。

 

在它被宰杀的那一日

我没愿出来看它的死刑。

在屋内,我没听到它一声哀嚎

在场的先生和兄弟们也说,

它死得很安静,一声没吭

2.23凌晨零点

 

 

雪,定有一滴化进我心

 

边陲的雪,一下就是两三天

直到将大地再次完整地覆盖

直到走在路上,如入深谷

雪中,不感到冷

没有人会打把伞冲进雪幕

却甘愿披身雪

一步步走在几十公分的雪路上

仿佛披一身棉被

绵软而踏实

这路上的人

也会伸出手来,像我一样

握住一把雪?

这雪慢慢融化

我相信只有一滴,至少一滴

与我的体温融合,并与我的情绪相遇,

最后它快乐地化了,快乐地进入我的身体

顺着血管,走进我的心

2.22

 

 

 

 

编辑: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