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灯灯《我想和你谈谈》诗歌15首

2013-04-04 10:09:12 本文行家:苍劲

灯灯,出生于江西上饶,现居浙江嘉兴。曾在《人民文学》、《诗刊》等各大刊物发表作品,获得了《诗选刊》2006年度中国先锋诗歌奖、第四届叶红全球女性诗歌奖、2010年华文青年诗人奖入围,出版了个人诗集《我说嗯》,是嘉兴地区先锋派诗人的代表之一。 灯灯《我想和你谈谈》诗歌15首灯灯,出生于江西上饶,现居浙江嘉兴。曾在《人民文学》、《诗刊》等各大刊物发表作品,获得了《诗选刊》2006年度中国先锋诗歌奖、第

 灯灯,出生于江西上饶,现居浙江嘉兴。曾在《人民文学》、《诗刊》等各大刊物发表作品,获得了《诗选刊》2006年度中国先锋诗歌奖、第四届叶红全球女性诗歌奖、2010年华文青年诗人奖入围,出版了个人诗集《我说嗯》,是嘉兴地区先锋派诗人的代表之一。 灯灯,出生于江西上饶,现居浙江嘉兴。曾在《人民文学》、《诗刊》等各大刊物发表作品,获得了《诗选刊》2006年度中国先锋诗歌奖、第四届叶红全球女性诗歌奖、2010年华文青年诗人奖入围,出版了个人诗集《我说嗯》,是嘉兴地区先锋派诗人的代表之一。

 

                                 灯灯《我想和你谈谈》诗歌15

 

    灯灯,出生于江西上饶,现居浙江嘉兴。曾在《人民文学》、《诗刊》等各大刊物发表作品,获得了《诗选刊》2006年度中国先锋诗歌奖、第四届叶红全球女性诗歌奖、2010年华文青年诗人奖入围,出版了个人诗集《我说嗯》,是嘉兴地区先锋派诗人的代表之一。

《野草丛》

 

花开万里,蝴蝶东南飞。

春风中,我可以动念无数,也可以溪水一样

千回百转

栖息在石头上,直到迫不得已

降下白云

这面大旗,在此之前

我承认,我从未打败自己,就像眼前这片野草

枯了,黄了

却离火焰那么近

离火焰那么近的枯草,又相约

第二年重生

这多么像我,一次次生,一次次死

现在——

夕光下的这些草,金色的身子

邀请我坐下——

我和我在一起。

我和你。

四周多么寂静——

如果我有什么话说,如果我什么话

都说不出来:

群山如黛,微微涌动。

 

《多年后回乡》

 

水塘聚满了下午的云。炸鱼的少年

把炮仗扔进水中,多数时

并没有响动声,只有水纹慢慢扩大

圈住蹲在地上

二伯的身影,他猛抽着烟

有时望着山上

我的祖父,祖母,大伯,和我的父亲

他猛抽着烟

想不起从何说起——

 

整个下午真安静

停栖在水塘里的云

真安静——

光线经过刻碑人的手指。

 

《余音》

 

乐曲离开它的乐器。余音里有溪流

有险峻。溪流清澈

悬崖陡峭,迎客松上的落日,鸡蛋一样

揣在谁的怀里

一个人要在天黑前卸下容颜,一个人

要在余音里,完成未竞之事——

再爱一次,痛一次

颤动一次

一个人要在余音里

向低音致敬,带着苍茫上路的人,听见了

余音未了

多么悲伤:乐曲离开它的乐器。

 

《破坏之美》

 

海风阔大。延绵的海岸线一直望不到边。

鸥鸟不问来客,就让整个海

迎上来——

浪花里住着过往,一笑一靥,花开花落

不问聚散,也不问我身边的鸟雀

今夕是何年

在命运面前,我们渺小如沙石,如草木

但这不是我想说,我想说的

是大海,在杯中荡漾,整个夜晚在荡漾

大海破碎成水

多么美的一滴水,游走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游走在酒杯

和酒杯之间:

我也有破坏之心,我也向往

残缺之美——

我悲伤:而全部的悲伤,来自喜悦——

看见你时的喜悦。

 

《空心之美》

 

两袖生风,云朵之上,还是云朵。

流水没有对远方的疑问,就直接

进入山谷——

狭长的地带,野花,青草,石子

度过它们简单的一生。它们不张扬,不抱怨

接受阳光抚慰,接受落叶更替——

有时,光线中的马,带动万物向前

我离黄昏更近了,不可能

藏有一个月光宝盒,不可能重新活一次,

悲哀成就了夜晚

相对于满

我更理解空,如同此刻

雪下得到处都是,它们放下身躯

在我手心融化——

我有愧

但见青竹摇曳,在窗前,有空心之美。

 

《空寂》

 

树的纹理有河流涌动。蜘蛛在织布。

山中,空寂形成。

如果我往前走,就能遇到野兔在草丛前一晃而过的背影,遇到野花,红的,紫的,白的.....红色摇曳着紫色。白色,抚摸红色。

微风不止。

如果我再往前走,植物们会停下来,其中的一棵,会用叶子,递上一滴水。

一滴水。

生之水。

为此,我知道你就在这里。

为此。我准备好盛大的春天。准备花香齐放。百鸟歌唱。

我穿上羽毛。调好琴弦。

为此。

我今日美貌。对应所有的昨日。

等你来。

抽刀断水。

河流在树里,更激烈的流动。树在风里,突然不动。

山中。

更大的空寂形成。

 

《风吹着过去》

 

事实上我未曾上山,未曾上山

就不能和你一样,领略草木占据天空

是和天空近了

脚在下沉,是和土地亲了

你把身子归还山林

溪流把身躯交给大地

没有形体的溪流,有时,又有着无数的身影

一条鱼,或是一只鸟

它们正以不同的方式在天地之间

万物消融

万物,亦在生长

事实上我从未这样欣慰,风吹着过去

逝去的永不再来——       

我所受到的痛苦,已不是

痛苦——

它正轻轻,将未来原谅。

 

《送姥姥进山》

 

你一说话就会有叶子飞。

你说不出话。你不说话,仍有那么多的

叶子在飞。

山上大雨,山下大雾

人间有大慈悲

砍倒的树木,像你终究无法违背天意

要重新回到土里

今天喜鹊披麻,乌鸦带孝

方圆百里

河流要为你痛哭一次

天地要为你摇晃一次

我撒白花,撒红花

姥姥啊——

从此以后,青山就是你的家

从此以后,你就是一棵没有牵挂的树

没有牵挂就不会有心碎

心碎如石头,一路走,一路裂开

心碎像这场雨——

一边下,一边露出茫茫的人世。

 

《哀牢山下的石头》                       

 

猛兽出山,倦鸟归来。

为了同时拥有这两种身份,我请草木让道

请夕阳更美些,更壮烈些

以至于更像一个笼子——

一个和自己对峙多年的人       

不忍说出黄昏的秘密,不忍说出

哀牢山上,石头滚落,为什么还拼命红?

这些丢失四肢的石头,血性的石头

在山下

它们睁着血红的眼睛

望着整个哀牢山

一片肃静——

风又一次吻过碑文的额头。

 

《沉船》

 

被拖上岸的沉船,显然还有救

裂开的心脏

正好可以住进落日。关于水,说话的人

得到了禁言。这艘母性的船

已经想不起

水天一色的日子,鱼在船板上

跳动的日子

这艘老迈的船,现在更像

一个精神病人,同情和责难,涂抹它的全身

它呆滞,一言不发

故乡是回不去了,快要黑下来的天空

鸟自顾自在飞。

 

《祖父》

 

我还能记起你的什么,是记得我们短暂拥有过

同一个亲人,你的儿子

我的父亲,记得六岁时, 夜里白花花的豆浆

从石磨的嘴唇流下来,一直流到

我的恐惧,石磨上面,有你未睡醒的呵欠,没来得及

消散的酒气,还有你的咒骂

我漆黑的童年

 

我还能记起你的什么,祖父,当我像行李一样

被你领回来,又随便堆放在屋内的角落

因为我的到来,那个叫做清水的闭塞小村庄

多了喧哗,因为我的到来

你赶走了豆腐房外面观看的乡亲,你的怒气借着酒意

上升,而我在下降——

没有父亲的孩子,脸上刻着字

 

我还能记起你的什么,祖父,你对我

从未慈祥,也没有养育

死亡消除了我们之间最后的敌意

现在,你也变成白花花的豆浆,作为剩余无用的部分

流进了土壤

现在你终于不用整日住在酒瓶里,想起中年丧子

老年失妻,现在你终于可以在地底               

睁大眼睛

看白花花的豆浆,从石磨的嘴唇——

流出来。

 

《和母亲说说话》

 

 1

在深山会遇见黑暗。一些树倒下了,在相同的地方

会长出相似的另一棵。你从前不相信轮回

这一次你信了,当龙龙,你的小孙子

长出了父亲的叶子,父亲的枝干,甚至风吹过

发出的声音,也一模一样

你开始相信飞进树林的鸟,不是乌鸦

而是喜鹊

星星一定是从另一个星球,赶来

照亮你的晚年,你伸出手

就有露水滴下来,你坐过的石头,没有被风吹凉

相反,有了跳动的温度,这一切

让你感觉,父亲还在,就连草叶上走动的月光

灯影,你也固执地认为

是父亲,担心你怕黑

 

2

你沉溺的样子,这么多年,我们看在眼里

记在心里。一根针

还藏着你的旧脾气,冰凉,尖锐。你的老花镜

跌落在地上,一定是空气中的手

替你拾起

旧衣服也忘记了针的疼痛,你看不见龙龙

会突然心慌,拍他的背

像安抚一个逝去的梦。屋子一下子静下来

灰尘静下来,也有了记忆的符号:

我坐在童年的小椅子上,窗外,雪下大了

猫头鹰的叫声,比平时,更加诡异

山上的路灯,突然熄灭后来又亮了

那一夜,父亲没有归来

 

3

现在,你对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心思

像一棵被时间放倒的枯树,老了,树根的部分

黑了,枯了,没有盼望

也没有企求。因为龙龙,春天并没有完全消失

有几片叶子,几阵鸟鸣

回到了你的树上,你恍惚父亲还在

你和死神争夺父亲,和时间争夺春天,你都败了

山上的杜鹃,和你一样

输得一败涂地,连河流也拐着弯,不和你较量

最后,你把精力

孤注一掷:放在龙龙身上。我想和你说点什么,门关上

我们母女,像换了个位置,你更像一个

年过半百的孩子,紧张,不安,窗帘在动,沙发上的抱枕

回到了原位

仿佛父亲刚刚来过

我和你说些什么好呢,母亲,我说什么

都是错的

我站在你面前,像一个罪人。

 

《在春天用尽之前》

 

一个人代替我活到现在。

一个人脸孔鲜艳而

姓氏苍白

一个人把头埋在

微风中

寂寞的绿。

 

一个人五官混淆于春色

红一阵

白一阵

蓝天阔大

在春天用尽之前

我能感觉到

 

石碑上冒汗的雨滴。

一个人在痛哭

一个人在流涕

一个人夸张一个人悲悯

在春天用尽之前

她们形成了我现在的镇定——

 

日落西山,我和青烟中的父亲

相互搀扶

看见流水

在两个村庄之间

静静地流。

 

《桃树林》

 

穿着桃花的桃树。微风中

蜜蜂的幻影蝴蝶的幻影你的幻影。

 

我的身上你的土。

 

我就这样站着。

在山坡上站着。

我就这样一边开花一边落叶

不谈爱情

不谈生死

 

我和我的身影一起站着

站成一片桃树林

 

和它的寂静。

 

《我想和你谈谈》

 

 1

雪下了三天,穿皮袄的熊走进树洞。

树枝伸出手

它们知道雪花也会疲惫,会寒冷

也需要一双手

接住天上的泪

松鼠在树上张望,雪越下越大

大过我的白天

消失在牌背面的人,豹纹脸

长出时光的皱褶

我期待的怒吼声,没有出现,而在那一刻

孩子们的笑声

多么晴朗

 

2

我雪一样的,落在了昨天。

山上星辰闪烁,一块松动的石头

讲述我的过去

水在波纹里荡漾,那些光芒

倒映在天花板上,它使椅子不空,椅子上

坐进窈窕的昨天

我好象桃枝灼灼,又仿佛含苞欲放

 

3

我很想你。

 

4

钟声顺着石阶走来。尾随而来的

黄昏,落叶

雪越下越大,光线在门前

取消了道路

我在室内读书,一个词长成高山

长成海洋

一个词让我奔跑,一个词让我

和你

隔着茫茫的雪花

 

5

我想和你说的,就是这场雪

就是这场雪——

风过之后,所有的雪花

都会找到去处,而带着雪花行走的人

在夜里,看到星辰漫卷

像劝告——

像抚慰。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