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鹰之长诗《昨夜我没在家,在唐朝》

2013-03-31 13:46:18 本文行家:苍劲

鹰之,(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企业负责人。长诗《昨夜我没在家,在唐朝》作者:鹰之昨夜我没在家,在唐朝任凭大风像一个狂暴的债主刮歪窗扇,卸掉了门闩把门口那棵千年古槐的头拧了去任凭雾霾像一只千变万化的九尾狐从那些破洞不规则涌进,摸上我的床我仍然没在家,我的鼾声如一柄金灿灿的轩辕剑从黑暗中探了出去我是从购买三包奶粉判刑的被告席上逃走的我是从千万枚三聚氰胺的结石颗粒上逃走的我是从12000

鹰之,(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企业负责人。鹰之,(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企业负责人。
        长诗《昨夜我没在家,在唐朝》

 

                          作者:鹰之

 

昨夜我没在家,在唐朝

任凭大风像一个狂暴的债主

刮歪窗扇,卸掉了门闩

把门口那棵千年古槐的头拧了去

任凭雾霾像一只千变万化的九尾狐

从那些破洞不规则涌进,摸上我的床

我仍然没在家,我的鼾声

如一柄金灿灿的轩辕剑从黑暗中探了出去

我是从购买三包奶粉判刑的被告席上逃走的

我是从千万枚三聚氰胺的结石颗粒上逃走的

我是从12000头江猪的打捞现场逃走的

我是从抹过避孕药的黄瓜地里逃走的

我是从被动物基因频繁强暴的水稻田逃走的

我是从乒乓爆炸的西瓜地里逃走的

我是从地沟油一统江湖的餐桌上逃走的

我是从出口转内销的哄抢人群中逃走的

我是从专长瘦肉不长肥肉的苗条猪场逃走的

我是从专下红心蛋长六只翅膀的养鸡场逃走的

我是从专吃激素化肥就能茁壮成长的鱼塘逃走的

我是从河面上花花绿绿的毒胶囊缝隙中逃走的

我是从包治百病的保健品检测报告中逃走的

我是从无缘无故性早熟的婴儿病床逃走的

我是从莫名其妙不孕不育的“无性夫妇”中逃走的

我是从稀里糊涂的傻子村、癌症村逃走的

……

就像钟声逃离了被撞击不止的钟身

便感觉不到疼,我逃走了

就远离了一具肉身的污浊、腌臜与腥膻

就当这一切不曾发生从未显现

唐朝多好呀,山是青的,水是绿的

云彩是白的,更重要的

我吃的草莓比杏子小

山楂比樱桃大

鸡长的没猪快

鱼儿长的比莲藕慢

李白来了,我杀猪宰羊

保准跟皇帝家的味道是一样的

杜甫到了,我杀鸡宰鸭

保准比县长慰劳他的味道香……

 

昨夜我又没在家,在唐朝

任凭歌星、影星、舞星、脱星在我门外

搭起八万平米的戏台

任凭球星、跑星、跳星、游泳、航天星

为我开一场陆、海、空的奥运会

我仍然不在家,我的鼾声

如一柄乌油油的霸王枪从黑暗中探了出去

我是从钢琴手的激情刀下逃走的

我是从教授剥母的手术刀下逃走的

我是从切腹放水的农妇菜刀下逃走的

我是从小悦悦被反复碾压的车轮下逃走的

我是从把20个幼童推向死神的超载校车旁逃走的

我是从“儿童禁止入内”的垃圾箱中逃走的

我是从俩月婴儿项间的紫痕逃走的

我是从“第一个不算轮奸”的辩护词中逃走的

我是从贩卖“轮奸”的明星策划案中逃走的

我是从下身激凸上身跑光的娱乐头条逃走的

我是从十万首诗换不起一支流行歌曲的市场逃走的

我是从“同样一百万,夜女不能上荧屏”的抗议声中逃走的

我是从“很傻很天真”的忏悔书中逃走的

我是从因独占146朵花而夺魁的“冠军奖杯”旁逃走的

我是从22朵花争奇斗艳的“群芳宴”旁逃走的

我是从236份阴毛标本的陈列馆逃走的

我是从95本云雨日记的档案室逃走的

……

就像光逃离了噼叭作响的燃烧

便感觉不到痉挛

我逃走了,就远离了一堆脑组织的纠结与叛乱

就当这烟消云散重新归零

唐朝多好呀

最美丽的风景要用诗去命名

最美丽的女人要用诗去论证

最真挚的情怀、最豪迈的志向

要用诗歌去讴歌去吟诵

更有趣的,高力士那么牛x的人,要给诗人脱靴

杨力士那么牛x的人,要给诗人研磨

那不是诗人的王冠压制了他

而是他们懂得,再霸道的权力也要给真善美让路

而一旦夜间独行遇到盗贼

只需大喝一声,我不是歌星、影星,我是诗人

那贼便放下一锭元宝讪讪退了去……

 

昨夜我还是没在家,在唐朝

任凭美国人把夏威夷海滩搬到了楼下

英国人运来他们的湖区

德国人送来了他们的新天鹅堡

我仍然没在家,我的鼾声

如一柄冷森森的青龙刀从黑暗中探了出去

我是从哀鸣不止的“三个汽油火球”家中逃走的

我是从被推土机履带绞得血肉模糊的抗拆者身旁逃走的

我是从身上着火还让开路“让领导先走”的孩子队伍中逃走的

我是从“不结算不准走”的熊熊火窟中逃走的

我是从汶川豆腐渣工程下的6.9万生灵中逃走的

我是从埋着40条生命的“彩虹桥”下逃走的

我是从“多等一天都不行”的“济众桥”下逃走的

我是从月消费六千元的五星级豪华监狱逃走的

我是从被精神病、被裸体的上访队伍中逃走的

我是从村长手表微录机的摄像头中逃走的

我是从“提税收,降房价”的黑体字中逃走的

我是从北漂客的蛋形屋逃走的

我是从4个户口41套房产的北京房姐家逃走的

我是从双重身份192套房产的广东房爷家逃走的

……

就像水蒸气离开了下水道

便脱离了不透明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我逃走了,那曾看到的、听到的、触摸到的时间

便都格式化了无效了

唐朝多好呀,房子高矮跟人的个子差不多

没有那么高的海拔落差

房子多少跟人的姓名差不多

不用争不用抢人人有份

户口不用绑在房子上,也丢不了

更重要的,那时候石灰与石头团结

泥土与砖头团结

石头、泥土、石灰跟草木团结

建了房子不倒,筑了桥不塌

为了看一眼断裂的桥究竟啥模样

他们只得建了一座看起来像断了的桥

并强制命名它“断桥”……

 

“昨夜不在家”,

“昨夜又不在家”,

“昨夜还不在家”

……

每年春天,我都在这些幸福的口头禅中酣睡

就像一个自转的小陀螺弹开了地球的大陀螺

但随着我不在场的证据夜夜增多

我身下那张床便成了会撒谎的印刷厂

每天印着“开天窗”的报纸

写满了“今夜无话可说”

这种投机的“幸福”还将持续多久?

我想快了,只需500年

我的房子会变成一间不许空气自由出入的玻璃屋

一个狡猾的梦也别想溜出去

那时候,房子也就只剩下三种了

总统、总理、议员、秘书住最大号的玻璃屋

外面有毒的阳光、空气进不来,黑风、酸雨也进不来

转过N次基因的庄稼在室内玩命疯长

温驯的猫科动物、爬行动物在庄稼丛中流连忘返

仿佛那些稻谷、棉花就是它们的妻子儿女

灭菌灯下的鲜花和墙上的国画一起争奇斗艳

它们已学会用意念生长,不看天地脸色,不慕日月星辰之光

省长、州长、县长住在中号的玻璃屋里

地下室的暗道通向各个采购点

一旦他们出行,会把玻璃房子开动起来

隔着玻璃向人群招手,情景绝对逼真……

最小的玻璃房子是一只玻璃罩

那些外出者身上穿着防护服,头上戴着这种玻璃头盔

走到哪都不怕雪雨冰雹,走到哪都是家……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ke7r.html
[2] 浮生百年,呼之欲出时最美 http://blog.sina.com.cn/yingzhiz1969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