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清梦无痕诗歌十首

2013-03-28 08:48:47 本文行家:苍劲

清梦无痕,原名王亚宁,70后,河北保定顺平人,清梦无痕诗歌十首选稿编辑:谢虹清梦无痕,原名王亚宁,70后,河北保定顺平人,2012年开始学写新诗,有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河北科技报》、《保定晚报》、《荷花淀》、《辽宁青年》、《德州晚报》等。【这个三月的傍晚】我从来没说过一句爱他——这个越来越老的男人此时,我们并肩坐在三月的田埂看苹果树用一千个手指摁住慢慢滑落的夕阳交出一大段岁月、交出荣耀和果实蒲公英

清梦无痕,原名王亚宁,70后,河北保定顺平人,清梦无痕,原名王亚宁,70后,河北保定顺平人,
                                             清梦无痕诗歌十首

                                                  选稿编辑:谢虹

清梦无痕,原名王亚宁,70后,河北保定顺平人,2012年开始学写新诗,有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河北科技报》、《保定晚报》、《荷花淀》、《辽宁青年》、《德州晚报》等。

 

【这个三月的傍晚】

 

我从来没说过一句爱他

——这个越来越老的男人

此时,我们并肩坐在三月的田埂

看苹果树用一千个手指

摁住慢慢滑落的夕阳

 

交出一大段岁月、交出荣耀和果实

蒲公英放飞自己的孩子

却把孤单深深扎进泥土

 

除了藏在我心中的爱

他只剩裸露在手背的青筋,和

风霜犁开的沟壑里

几畦花白的时光

 

这个三月的傍晚,父亲
过滤掉一些戚忧,一遍遍打捞
与满足有关的话语——

他温润的眼神,盛满了今年的

第一场杏花春雨

 

【失去春天的白杨树】

 

我已无法辨认,这些躺下来的白杨树

哪一具是哪一具的血脉

哪一具是哪一具的近邻


它们停止了歌唱、交谈、爱抚

领地空旷,而它们
也停止了吵闹与分争。

 

我常常带着心来这里做客

当它们还能站立、当它们组合的名字

还叫树林 ——


吹一曲走调的笛哨

有葱绿的手为我鼓掌;

踩着溅了一地的鸟鸣,却总追不上
那群隐匿者的行踪;

匍匐在枝稍的阳光正眯着眼打盹

我轻轻一摇

就掉在脸上

这些躺下来的白杨树,还没来得及

在迟到的雨水中丰满
生命就在斧锯的凛光中慢慢隐退

我看见它们最后的时光

在千万只眼睛里定格——

每一只里面,都坐着一个

睡眼惺忪的春天

 

【月。夜】

 

月色匍匐前进,以无限放大的气场

碾过远山,碾过田野,碾过屋顶、枝梢

抵住夜的身躯

 

夜矮下去,步步撤回角落。它不得不交出

骨骼里沉积的灯盏、异动

以及一件缀满星光的氅

 

缝在后背的一枚落日,和

一匹冒了小芽的种子,是暗藏的底牌

等疲惫的月色渐渐松懈,它会慢慢抽出

一个转身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含一朵莲花,沿着风降临人间

 

季节掠走了树木的葱茏

大地被荒芜占领

麦苗褪色的绿衣裙,需要一次覆盖和还原

发烧、咳嗽。我和更多的人一起

历练烟尘种下的罪

 

这两天的新闻,又卷走多少孩子的笑

我翻出春天的衣服,轻轻抚过

上面的折痕

 

你一定会来,绝无意料

冷却。包容。安抚。与万物软语温存

胸襟里揣着十万场慈悲

做法。用一场浩大的花事

填补世间

越来越多的破绽

 

【把你种在土里】

 

把你种在土里,以一种

无比庄严的方式

挖坑、安放、掩埋,用一族的泪水浇灌
然后,不死心地等

你长出来

 

不想把日子做比喻,譬如流水

譬如离弦的箭。太单薄的意象

不足以承载一些恐惧

 

我始终不敢错过,大地分娩的季节
用时间,写下你周围的景物
从绿到黄,从黄到白
原野越来越瘦。我空举着一把思念的镰刀
却怎么也找不到
那株属于我的成熟的庄稼

 

【没有比你更疼的词】

 

每一年,我只有四个日子与你相见

靠近或者走远,你都是我

从此不敢大声喊出的称呼。多年前

你没有睡醒的那个早晨

我的喉咙灌满了血,对一个词

失音

 

我被一种爱遗弃,这个句子

是现在进行时

十年、二十年、五十年------

或许更长 


蒙了灰的旧光阴吱吱呀呀

拥挤在老屋里。我在找什么?转过来转过去

最后盯着一张照片发怔

蓝褂子方口布鞋,微笑的嘴角
弯成一把镰刀,勾住我眼里一滴泪
妈妈,我至今想不出一个

比你更疼的词

 

【不说出来】

 

不说出来    今夜

我把一个动词

临摹了千遍 万遍

三分秋色黄掺进二两月光白

颜色恰到好处

一盏薄酒兑了几滴清愁

滋味刚刚好

 

可我终没忍住

抓一把旧时光  抓一把青春梦

加进去   它丰满了一圈又一圈

压得我

开始啜泣起来

 

一只蟋蟀  忽然停止了歌唱

对着窗棂里的我

发呆

 

【大雪】

 

一个节气隐退,另一个节气高出日子

大雪塞满季节的喉咙

微小的生命,正行走在凛冽的刀锋

死亡开始点名

 

悲伤在天空飘落的内容里叠加

尘世背负的一场又一场白

穿透大地的胸骨

 

最后总要跟着它,去该去的地方。

奶奶说完这句话不见了

插上羽毛的忧伤纷纷扬扬,覆盖了消息

再没有一个词语为我传递

 

从此,习惯了搬排日历上的小数字

看它们在我手指划过的温度里

驻足、前进或者后退

这个时候,我大多沉默

把一些皱褶的念想,阻拦在声音之内

守着郁郁寡欢的舌尖

  

【那些花儿】

 

亲爱的,我想要你陪着我

等一场过路的雪

 

拿出剪刀,花篮,和动人的词句

守在十二月的身旁

 

你替我竖起衣领,把冬天掖在门外

我在一个动词的涟漪里

打转。一只手紧握着春天

 

然后,仰起脸

等蜂拥而至的花儿,用细小的怒放

轻轻说出

一年中全部的情爱

 

【天说黑就黑了】

 

天说黑就黑了

我们还来不及整理好您的花包袱
大红的嫁衣,三寸的金莲鞋子
那张男人的照片

它们都在——爷爷年轻的时候有点胖

天边涌起一大团云

相信有天堂或者地狱

我比任何时候都虔诚

 

天说黑就黑了

十四的月亮在哪里绊住了脚

迟迟不肯爬上来

挑亮灯芯 ,三叔在大碗里加了满满的油

您最近眼花得厉害,记住
跟着这盏长明灯

才能看清前面的路

 

把发髻解开行不行?

这样就不会硌得生疼。好吧,我承认

您那支老式的发簪,我仍不会用
奶奶,放宽心
我没忘了把它搁进花包袱

那您能不能,笑着再骂我一次

笨丫头

 

天说黑就黑了

廊檐下的家雀还没有飞回来

也好,它们叽叽喳喳地总是吵

您的小重孙今天很懂事

他没有翻箱倒柜找您藏起来的糖。只是

夜怎么变得空荡荡?

只剩下我一颗紧缩的心


忽然,一场风夹杂着雪花

破门而入

期盼有天堂或者地狱

我比任何时候都虔诚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文学 现代诗选粹 诗歌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