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离离《因为我爱你》诗歌13首

2013-03-24 09:12:24 本文行家:苍劲

离离,女,七十年代末出生于甘肃通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获甘肃省第七届敦煌文艺奖,第三届黄河文学奖,定西市第二、三届马家窑文艺奖,参加第八、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入选首批“甘肃诗歌八骏”。离离《因为我爱你》诗歌13首离离,女,七十年代末出生于甘肃通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飞天》《青年文学》《诗潮》等几十家国内外纯文学刊物,并入选多种选本。获甘肃省第七届敦煌文艺奖,

离 离,女,七十年代末出生于甘肃通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获甘肃省第七届敦煌文艺奖,第三届黄河文学奖,定西市第二、三届马家窑文艺奖,参加第八、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入选首批“甘肃诗歌八骏”。离 离,女,七十年代末出生于甘肃通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获甘肃省第七届敦煌文艺奖,第三届黄河文学奖,定西市第二、三届马家窑文艺奖,参加第八、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入选首批“甘肃诗歌八骏”。

                                       离离《因为我爱你》诗歌13首

 

离 离,女,七十年代末出生于甘肃通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飞天》《青年文学》《诗潮》等几十家国内外纯文学刊物,并入选多种选本。获甘肃省第七届敦煌文艺奖,第三届黄河文学奖,定西市第二、三届马家窑文艺奖,参加第八、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入选首批“甘肃诗歌八骏”。出版诗集《旧时的天空》(2011年出版),《蓝》(2013年待出版)。

 

 

因为我爱你

 

我重复了别人的话

因为我爱你,这世上仅此一种

天亮了,露水打湿了

玫瑰,我爱你

在玫瑰盛开的千万倾香气中

唯一颤抖的那一瞬

我藏在别人的阴影里

体内的鸟儿陆续飞走

我把飞翔仰望过了,天空

低下来,我爱你

除了细小的空气

 

除了心中那些缝隙

获得重生的蚯蚓

还在土里

我把泥土又亲吻了一遍

因为爱你

 

 

坦白

 

和生活妥协的时候

我想到了井,低陷,顺从

也想到水,流到哪里

哪里都有爱情和

怀念。但想到井水

我的身子就绝望般

颤栗

 

曾经从井里取水

随着绳索,桶下去

水被提上来,

桶被提上来,低头间

自己的影子

在水里晃来晃去

再一低头,就感到眼底的潮湿

 

就感到一只手

从我的身体里取水

每次一到井边,我就恐慌

怕一低头

就忍不住,什么都没有了

 

 

童年记事

 

我发誓,那时候天更蓝

我们坐在樱桃树下,小如樱桃

小琪的鞋子

破了个洞,我们就往里面塞石子

黄昏里,妈妈们喊吃饭

我们就在偌大的黄昏里

像动物

逃窜。那些时光多么好

豌豆花刚开过一半

我们相约

摘豆角,翻山

挖甘草黄芩,遇见的蛇

并不伤害我们

月光轻柔的晚上

我们几个挤在

小琪家的土炕上

一条旧被子

裹住几颗幻想成熟的

小月亮

我发誓,那些幽蓝的光

至今让我怀念

 

 

 

此时想念雪

是件很意外的事,一秒钟之前

我没有这个想法

一秒钟之后

我眼前的黑暗

白茫茫一片,我想那就是了

 

即使白得不够

即使它薄如蝉翼

 

我依然想念

那些落在雪地里的脚印

被掩埋时刚刚冒出尖的

荒草。真是要命

我还想念草上细碎的

风声

 

 

夜晚的河流最深

 

那么我想你,低处的河流

一直想漫过沙滩,漫过你

我是这么想的,那些河水也是

每年冬天结过冰之后,越来越像

一个女人,妊娠反应,生育,最后绝经

是我恐惧的。但是我想你

在这样一个雨后的夜晚

广场上跳舞的人越来越多

灯光和音乐下

浪花一般涌来荡去的

那么多脸中

我怕认不出你来,后来又有人开始放电影

一定是恐怖片,人们月光一样尖叫

月色漫过他们的脸

我在南边的廊下,听一首老歌

……继续想你

河水已流过我的眼,你在哪里

 

 

苹果

 

苹果花开了,苹果熟了

苹果就是新的悲伤,每一次走进果园

我就离悲伤

更近一步,现在具备的这些

深夜里突然而至的

即使看不见新的苹果树

我也像果子一样

一会儿酸

一会儿甜,总捉摸不透自己

夜里我想把苍老的果树抱紧

可醒来时发现只抱着

树叶上的自己

我想说出什么

内心深处的秘密或阴谋,却像苹果

刹那间就熟落了

 

 

植物的幻想

 

以我喜欢的方式

让它们足够绿,把它们放在阳台或客厅

每个清晨,我都希望自己是那样的

或这样的,多一点点绿

和生机。没有蜜蜂或蝴蝶

是一种缺陷

没有花,只有植物和植物之间的秘密

是另一种缺陷

月色朦胧的晚上

月光透过窗户照着

月光透过墙壁照着

那些植物旁边的我

就到此为止吧

月光再也不要

把这个房间的秘密说出去

 

 

身体的动词

 

整个假期,我不知道怎么过

必要的幻想

甚至臆想,都是可能的

如果秋天来了,树下站着熟人

众多人的脸中,你浮现

我就爱落叶深处的悲凉,也爱你

 

可离秋天还有一段距离

树还绿着,上面落满了鸟儿

它们的翅膀张开,拍在我身上

我不喜欢作为植物的自己,亲爱的

我的身上落满了鸟

可我总感觉到失落

 

 

沉默的事物

 

对一切厌倦的时候

想说爱

都已经晚了

月光白花花撒满一地

照到窗台上的干花

 

我对它说过什么

我早已经忘记,那时候黄昏低矮

我在花园的中央

究竟说过什么

那些可以作证的植物

都去了哪里

 

那个可以信赖的小镇

还在,山顶的树木,他们都已长高

十多年过去了

一闪而过的岁月

像光一样

依然沉默

 

 

母亲

 

我的母亲,背已经弯下来

脸上落满了褶子

她想脱下那身旧衣服

丢掉这一生的束缚,她撇下父亲

想一个人占有旧房子里的孤单,哦

我多么难过,她是这样一个人

带着假牙过街,想念我们共同的亲人

很多次,她怀里揣着几根黄瓜

从外面回来,她说喂——

朝着我的卧室咕哝

我的母亲,春风从她两鬓抽出白发,她的手

一年中有季节性的颤抖,秋天里

她悄悄撕碎几张化验单,我的母亲

她刚刚走出医院,就挺着身子

她白天叫我女儿,晚上睡在我孩子的摇篮里

她就成了一个

一丝不挂的婴儿

 

 

蝴蝶

 

我这只蝴蝶,就是为了你

开的,就是为了

 

一生再也不会出现的

少女时代开的

 

我和花朵拼命

挤在一起

就是为了你能看见花

也能看见我

 

 

我和一棵树之间

 

我们注定不会发生什么

我看它时,中间有空气阻隔

一阵风吹过,风又成为我们的阻力

但我希望它是男性的

健康的,懂得世间风情的

幻想之地,那么我爱它

雨使它明亮

使它成为一个经历丰富的人

所以我爱它

雨替它说出一切

远方的雾气正在升起

我就爱它的树尖和欲望

它也许在夜晚开花

橘黄的,浅蓝的,或者

成为一个悲伤的影子,我就爱它

被时间伤害的裂纹

 

 

缺失的部分

 

早上看见的麻雀

瘦小,在地上跳来跳去

觅食,寻伴,多像在它面前

停住的我

后来它飞走了

新的一天又这样开始了

我发现自己

缺少了很多东西

很难再找回了

要是没发现多好

我可以继续,把貌似完整的生活

过下去,就不会

遗憾,在这漫漫的夕阳里

苍茫而落,然而

我跟谁去说呢

这些无法弥补的

部分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时代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