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夏雨诗歌15首

2013-03-24 09:05:01 本文行家:苍劲

夏雨,女,满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辽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出版有诗集《夏之书》《平衡术》《去春天》等。诗集《平衡术》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作品夏雨诗歌15首夏雨,女,满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辽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2002年开始诗歌创作,迄今已在《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诗歌月刊》《星星》《诗选刊》《山花》《飞天》《草原》等

夏雨,女,满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辽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出版有诗集《夏之书》《平衡术》《去春天》等。诗集《平衡术》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作品夏雨,女,满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辽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出版有诗集《夏之书》《平衡术》《去春天》等。诗集《平衡术》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作品

                 夏雨诗歌15首

 

夏雨,女,满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辽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2002年开始诗歌创作,迄今已在《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诗歌月刊》《星星》《诗选刊》《山花》《飞天》《草原》等刊物发表大量作品。出版有诗集《夏之书》《平衡术》《去春天》等。诗集《平衡术》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作品。

 

在小镇(五首)

 

微小的电波

 

我在发电厂见不到电波,流畅的

微小的电波

仿佛神灵隐匿于人世

我只看到若大的厂房、高大的烟囱

曲线优美的凉水塔

以及穿着蓝色工装的工友们

发电厂座落在山坡上,它日夜的轰鸣

是小镇最大的安宁

我在发电厂,经常忽略这种微小的电波

它看不见,摸不着

无法让人在汗水、粉尘混杂的时刻

用于明亮的抒情和表达

伴着它的韵律,去追寻春天的花开

夏天的雨水

去寻找秋天的果实及冬天的温暖

我常常停驻在翻腾的机组旁

闭上眼,微小的电波

穿透每一寸空气

拂过周身

仿佛正是它们推动血液流动

并照亮生活的缝隙

及远方

 

 

上夜班的人

 

有时——譬如月亮躲在幕后不出来

星星不见了踪影

万家灯火也渐趋熄灭

上夜班的人被闹铃狠命叫醒

打个哈欠,睡眼惺忪。穿得厚一些

再厚一些

如水的凉夜,似冰的寒夜

我知道他拥有火,紧闭的嘴唇和温柔的内心

在他人均已进入梦乡的时刻

上夜班的人,听着自己的脚步声

嚓嚓嚓,被空寂淹没

凝重的发电厂,被夜色笼罩得更凝重

高大的输线塔也放下了高傲

显得心事重重

——有时天空高远明净

有云彩一朵推着另一朵

上夜班的人,掩藏着责任与热情

嚓嚓嚓,向前走着

真的,人世有太多的冷漠与沉默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对万家灯火表达赞美

却忽略了点亮它们的人

 

 

 

退休工人

 

我看到他们时常聚在一起

聊简单的事

朝着不断升腾的烟霭指指点点

时而争论电厂扩建或儿孙的事

那时,轻风环绕

世界又美又安宁

 

现在我开始理解了

他们对老电厂的热爱

那些热爱啊,点亮了过去岁月里

谦卑朴素的灯盏

我虽无法亲近,但一直被满满地照亮

 

 

发电厂的生活

 

发电厂的生活多么简单、温暖

机器轰响,槐树花开

尚阳湖岸

柳枝垂地,大片大片的青草独自葱郁

我在发电厂上班

拧紧调皮的螺钉

调好偷懒儿的温度表

扬手清扫磨煤机上的灰尘

埋头整理一截裸露了线体的电缆

休息时说说天气

或静坐,翻看《东北电力报》副刊

雨水自天空落下

它的抵达总与紫丁香的花期一致

风沿着电厂路吹过,有阳光

洒在厂区空地

偶尔会有电话

从远方传来,我便开始想念一些人

窗外的山里红树上

几只不知名的鸟,数着枝条跳舞

又一个下午过去了

发电厂纯净的生活,像这个春天

暗合着绵延的呼吸

和起伏的爱

随着以后的岁月向前走去……

 

 

 

在小镇

 

小镇。下午。天空有两三朵白云

还有阳光,很亮

大烟囱吐出的轻烟抚摸着云朵

凉水塔漾出的水汽

象素色花,隐隐现出花瓣

若大的厂房,一半在光亮里

一半在它自己的影子里

纵横的电线架在高高的铁塔上

铁塔在坚实的黑土地上

一丛丛紫丁香在身旁,任性地开放

而我在山坡上

小镇所有的安宁都在我脸上、身上

突然而至的泪水,让我

承认:是的,生活

你的悲喜带来的所有一切

于我都是恩赐和光明

 

 

 清河的黄昏(5首)

 

 

比白更白的雪飘满了天空

山顶已看不见了

树梢穿过雪雾,已经染上了一些颜色

风也穿上了洁白的外衣

整个大地都在漂白,天使

张开了翅膀

我走在月亮的小镇上

看着云朵的梧桐轻轻哼着歌谣

我转身看到晨光

从后面追赶着我

正朝着无限圣洁的颜色里翻山越岭

向高远而去

我左侧是白光飞舞

右侧是白光飞舞

我夹在中间,不知不觉

走过中年

 

 

 

槐花

 

我反复想到你,想到你居住的小镇

有一条叫清河的清清的河

你在它岸边的山坡上

我想到你脚下的黑土

你头顶的晴空

你是站着的一棵树

向着我开花

向我吐露芬芳

似乎要包围我

又要去包围不知名的远方

清河幽静,槐花淡雅

我也有了槐花的气息

每次轻碰都会轻呼

每次想念都会泪流

到清河去

清河六月的风

吹拂着身上的槐香

清河六月的雨    

刹那间,搅动了整条河的感动

 

 

泡桐

 

现在,我站在它的下面

光秃秃的树枝,像一张纷乱交错的网

将我与天空隔开

 

这是冬天,但它并不比冬天更寒冷

我也并没比寒风更颤抖

天空依然铺满了茂盛的阳光

 

它挥舞着风,和阳光

它的枝条,就是风和阳光静止的样子

我开始想像气温在暖慢回升

 

风,发了芽

阳光,慢慢打开了叶瓣儿

并遮住了天空的一角

 

我仍然站在树下

豆荚一样的果实一簇簇垂下来

是凝固的泪,蓄满一生的感动

 

而在我和它的背后

大地一年年,不语

小镇一年年,保持沉默

 

 

 

丁香

 

人们在小镇生活,一簇丁香

在山坡上生长,它和春天

的约会,那么芬芳

 

丁香发芽了,风也发芽了

丁香开花了,风也开花了

开出一瓣儿,生活就打开了一个方向

再开出一瓣儿,又打开另一个方向

 

忽闪忽闪地,丁香一口气开出五瓣儿

像是生活,被从五个方向来的

同一种爱,团团抱住……

 

这时的小镇啊,紧拽着春天的衣角儿

不敢动一下——

 一个声音,幸福得

快要喊出来了

 

 

清河黄昏

 

清河的黄昏,与别处

没有不同

都是从一颗太阳的成熟开始

都有着同一样的慢

和沉,或轻

 

都有跟在黄昏后面的一辆老火车

载着收工的人们

归巢的鸟雀

卸下装扮的树与小草

天空镶了金边的云彩

贴着地面回旋的风

 

那些俗世里有的

在黄昏,显得更加宁静

那在其他地方有的

在清河,有了更和谐的气质

 

在这里,我宁愿自己也是一个

小小的黄昏

经过了一个饱满的白日

有一颗迎接下一轮朝阳的心

 

 

清河,雪(5首)

 

黄昏

 

在众多场景中,我只钟情黄昏

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

楼房、街道、泡桐

和收工的人们,都在小镇

迎接我归来

而我是如此沉迷,在渐渐

暗下来的天光里

关注炊烟

和渐次亮起来的灯火

我知道亲人们的手,梳理生活的纹理

如同破译生命的密码

万物趋于平静,夕阳的余晖

正在掩埋天空下的事物

在这迷蒙的世界上

谁与谁相遇,都是不小的奇迹

而我只是万物的一种,在路口

撞上欲望的尾灯

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风刮了一夜

 

攒了一冬天的力气,用一夜的时间

释放——

风,隐匿在空气中……

我听见星星

在黑暗里散开的脚步声

听见云朵悄悄集会的窸嗦声

仿佛钟表指针上的信使

在传达某种不经意的信息

 

雨水,自天而降

隐秘,喘息,挣扎

与现实的风同处一世

缠绵交融

用力表达一种愿望

 

当世界被重新梳理、清洗

黑暗里满是祈祷的钟声

此时,雨水在缓慢流动

我侧起身体

感受内心的震颤

直抵心灵

 

 

清河,雪

 

大雪纷纷,我只爱清河的雪

我愿意回到那里

回到逸龙小区

回到那个独属于自己的房间

擦干净地板和窗台,打开粉色印花窗帘

让大雪将夜晚映得发亮

 

而我坐在窗前

回想流水一样的日子,其实

都曾在路口

一一与我握手言别

而我有些固执和绝情

与过去的一些人和事断得清清楚楚

 

置身远方的岁月

天空后面的人和事

引领我走向命运的深处

在那里,有连接故乡最短的路

有不用相识就已熟悉的人

 

在那里,我天天写信

给上帝,给异乡,给山坡,给白雪

我写:在众多的雪中,我只爱清河的雪

它来自异乡

落在山坡上

它吻过上帝的额头

正映照着我的生活……

 

 

夜行

 

一颗挤着另一颗

星星们,对向苍穹的声音

感染着我——

到那边的天空去

古老的月亮用干净的光

发出信号

 

此刻,走在零下二十度的大街上

被风清扫的小镇

还有一颗叫做路灯的星星引领

还有一颗叫家的星球在召唤

到那边的天空去,日子将在

鲜花环绕的湖边开始

 

呼出的哈气弥漫开来,与

楼群漏出来的光

让人温暖

那跟随我们的小路,把我们带远

嚓嚓的脚步声

也许并非鞋子和路的本意

 

到远方去,一颗挤着另一颗的

星星和我们

由远而近……

是多少凝重的愿望

沉向生活的缄默

 

 

 

路,浮在大地上

大小车辆与行人,已成为它的一部分

麻雀和风,四季和光阴

也有了奔跑的意志,和蒙着面纱的思想

 

一辆挂京城牌照的汽车

由远而近,轰响着从一个人的心底

从北方小镇的一侧

驰骋,而去……

 

每天,我按时回家,或去远方

都经过这里

路边的田野、耕牛和炊烟,是我

想要的田园生活

 

日夜流淌的光阴的车轮

饱含爱的香气。它代替命运告诉我:

这是一条贵族之旅

它要抵达的地方叫人生,也叫完美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