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非斐《阵亡的河流》诗7首

2013-03-20 17:52:42 本文行家:苍劲

非斐,本名张翔,刘半农乡里(江苏省江阴市人)。2001年开始在纸刊发表诗歌非斐《阵亡的河流》诗7首非斐,本名张翔,刘半农乡里(江苏省江阴市人)。2001年开始在纸刊发表诗歌。81年生,喜烹爱情诗,肉食主义者。阵亡的河流在与人类的对峙中,你败下阵来从营养过剩,到小便不通肾衰的沼泽,脓疮的溃破闻一多在九十年前将你命名:死水,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如今,浮臭的藻类占领了你的胸脯泡面盒、酒瓶成为耸立的双峰好一

非斐,本名张翔,刘半农乡里(江苏省江阴市人)。2001年开始在纸刊发表诗歌非斐,本名张翔,刘半农乡里(江苏省江阴市人)。2001年开始在纸刊发表诗歌

                                              非斐《阵亡的河流》诗7首

 

非斐,本名张翔,刘半农乡里(江苏省江阴市人)。2001年开始在纸刊发表诗歌。81年生,喜烹爱情诗,肉食主义者。

 

阵亡的河流

 

在与人类的对峙中,你败下阵来

从营养过剩,到小便不通

肾衰的沼泽,脓疮的溃破

闻一多在九十年前将你命名:

死水,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如今,浮臭的藻类占领了你的胸脯

泡面盒、酒瓶成为耸立的双峰

好一片一望难收,大地上瞎掉的眼睛

它们将忠诚的存在,反射日光

招揽蚊蝇,在暖风中日益和谐

 

数十年前,乡民将你开凿

数十年后,你在盛年迎来了死亡

年轻的新生活啊,只是排泄、排泄

母亲河,你消化不了的口粮

将成粪便,成为蛆的浓香

 

与自然的一战,人类速胜

河流隐匿,退回到乡民的肋膈之间

那里,感知肺腑疼痛

 

2013年3月16日下午,于江阴长寿

 

 

蚕豆花开

 

花是开不完的,看到

蚕豆花开,我依然被一丝喜悦击中

一个生命,对春天的喜悦

一个乡民,对庄稼的喜悦

 

蚕豆花开黑良心,她开

黑白相间的花,像春天的眼睛

在三月睁开,天地间的美

人丛中的善,她都注视

 

她没有香,有也是朴素的香

这不妨碍蝶儿爱她,蜂儿绕她

连风儿也吹她,小雨也润她

太阳也舍不得晒她,三月的温阳呵

 

我于是锄她,脚边的小草

在露水蒸干的午后,偷偷跑到

自留地看她,手机拍她

她那么美,我带着一个农民的感情这么夸她

 

2013年3月15日夜,于江阴长寿

 

 

沧海,请择细流

 

白云,不是蓝天的附庸

小草,春天的每一个细胞

爱情,让三月荼靡,花开正好

而也有什么,难说美丽

 

譬如你,我血液中的毒

大地上的刺,城市中的瘤

譬如你,青草上疼痛的灰

山峰的秃疤,是世界的负数

 

沧海,请择细流

莫让浊水,染黑你的肺

让每一个毛细血管,充盈鲜美

成其大,也全其久

 

2013年3月14日下午,于江阴长寿

 

 

还给我,净水蓝天(组诗)

 

★在春天,我抚摸秋意

 

抚摸额发,春在消逝

我无法尽享呼吸,郊外的春草沾满黑尘

这个春天被秋意占领

 

小草忍痛,继续绿着江南

小鸟说我先走一步,嗓音因异物而沙哑

鱼儿已经甩不动尾鳍,看不清回溯的道路

 

春天啊你已深罹疾患

黑障模糊了,你曾经清晰的视线

中毒的血液,快要停止新陈代谢

 

春天的扼杀者,你是山河蒙难的元凶

 

站在城市的中央,站在被占领的原野

我要:掐断呕吐的管道,排泄的黑炉

还以干净的河流,故国的蓝天

 

山河那么无辜,多少次呼喊

才能触开春蕾

 

2013年3月12日植树节,于江阴长寿

 

 

★剩水之灾

 

 

当代的羊群缺少走动,离草原日远

离峡谷和溪流日远,那些净水之地

住格式化的笼舍,吃标榜高精的饲料

哦,我的羊群,你失去了田园和午后时光

我用注射,助你囤养不洁的脂肪

 

我失去羊群的时光已远,后来我失去爷爷

他曾在春天收割绿色,绿色的植物曾落满鸟粪

后来爷爷交出了黑色的肺页,陷入永睡

后来飞鸟惊慌的逃离,它们迸出的泪液

被尾气和尘霾污染

 

净水之地已不复存在,犹如山峰的牙齿已经掉光

漏风的嘴吐不出一个完整的氧气

人群挤满了漓江的竹筏,占满了华山的栈道

口水令山岩腐蚀,我爱的江河漂满化学元素

 

我爱的山河,已是残山剩水,快要不能哺养人类

贴上鲜艳的真钞,它也不能,复活的更美好

 

2013年3月11日下午,于江阴长寿

 

 

★我为若干年后养一个瘤子

 

 

干净的水,我们嫌它没有鱼

绿色的山峰,我们嫌它盖住了石头

那么就养鱼,一本万利

那么就把绿色掀开,掏出石头

 

养鱼你也养在上游,不然它可能畸形

认不出同类,长黑色的腮

掏石头的你长点眼,一场雨季你会

砸到自己的脚

 

人太多了,我们快被自己产生的

气味熏死

赶快吧,趁年轻挣点钱

好在若干年后,在掏山建成的大厦里

养自己的瘤子

 

2013年3月8日下午,于江阴长寿

 

 

★外婆的长江

 

 

 

外婆,在江水另一边唤我

于是急备行囊,催奔车驾

疾进中乘一叶渡轮跨越长江,满耳风鸣

那时候,江水是清的

 

有时还有白鸥飞舞

它们的羽毛是干净的,喙是光泽的

面对微风下三尺白浪,白鸥觅鱼

十五分钟的江上,亦有江豚逐戏

 

二十多年前,父亲脚踏老坦克

让四口之家在车轮上飞翔

江南到江北,为扑入那一条澄澈

颠簸曲折数十里乡路,也是值得

 

 

二十多年后,在江那边唤我的,变成了舅舅

再临长江,浊浪代替了清流

白鸥远去,江豚隐匿

茫茫江水上,涛音依旧,我丢了清风诗意

 

父亲老了,再不能驾车飞驰

而外婆的长江,你是否也垂垂老矣?

 

 

2013年3月13日中午,于江阴长寿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