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韩簌簌15行内短诗10首

2013-03-18 10:28:09 本文行家:苍劲

韩簌簌,曾用笔名湘妃竹林,山东东营人,教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韩簌簌15行内短诗10首韩簌簌,曾用笔名湘妃竹林,山东东营人,教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作品多以组诗形式见于《星星》诗刊、《诗刊》、《绿风》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山花》、《人民文学》、《当代小说》、《山东文学》等刊物以

韩簌簌,曾用笔名湘妃竹林,山东东营人,教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韩簌簌,曾用笔名湘妃竹林,山东东营人,教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

                                               韩簌簌15行内短诗10

      韩簌簌,曾用笔名湘妃竹林,山东东营人,教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作品多以组诗形式见于《星星》诗刊、《诗刊》、《绿风》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林》、《山花》、《人民文学》、《当代小说》、《山东文学》等刊物以及其它多种诗歌选本,获全国级诗歌大赛奖多次,近获平顶山“三苏杯”全国诗歌大赛特等奖、第二届“黄河口文艺奖”诗歌组首奖、“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一等奖。已出版个人诗集《为一条河流命名》。

 

◎槐花:信使

 

是一束风信子

鼓起春风的白玉喇叭,告诉你:

桃花开过的消息

麦子灌浆的消息

布谷春归的消息

 

是成梯队的玉蝴蝶,甩着长长的辫子伏在春风里

醉了,自举白玉的杯盏

盛春天的老酒和盘托出

对雪藏了一个冬天的心事

却绝口不提

 

◎柚子

 

你把我打开,无非就是为了印证

肉体的仓库除去化作一江春水

还有多少值得摧毁的部分

亲人,流水那么多,年轮那么多。

你将看到里面有更惊慌的叶子,被诋毁白白拉下。

一览无余的,你只是看见那些贴近真空的部分。

暗处的火,触到流水,一直有着拧紧的瓶口。

我只能说,亲人,我只是一只另类的柚子

避开凛冽的一刀,只是为了

将一个更完整的你,封存

 

◎淘        

 

这些年来,她一直羞于长高

秋风拉下了她那么多叶子,也未能

改变年轮的走向。喜欢靠左行走

左脚的纹理总是年长于右脚。总喜欢

在一所方形的园子里,固执地栽种杜鹃

但不希望听见她们哭出声来。只是常常

舀一碗自母亲那里,流来的河水

并偶尔抬起头,看一看这里

距离下游,还有多远  

 

◎在一个盒子里看见宋朝的春天

 

被打包的王朝

有折叠的翅膀与笔墨熏香的背景

小女子委身于一阙宋词的后面

细数梧桐细雨声

王侯将相们醉心于丹青有术

满以为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满以为只在琵琶弦上才翻塞外声

满以为一群细软走下彩虹桥

还会把小船摇入藕花深处

咿呀的橹声还会羡煞岸边的驴骡脚夫

和轿子里飞逝的

那一点红      

 

◎进山记

 

呦呦鹿鸣,山间草色绿到封面之外

在河之洲,你私藏桃花,走清风湖

扮关关雎鸠,直到青色的果子泄了密。

 

宝贝,你在为谁守满山的木棉,漫天的雪?

进山的路口,已被风堵住

那五棵柳树就是五支柳笛

乌鹊落巢但不是笼子。

亲人

我也是一位晋时的渔人,手握莲花

并不时带来方外的明火

 

◎不语

 

这多么不合时宜

她有心熄灭这易逝的韶华

怎奈,满山的鹿角树

都亮出了自己的火把

举棋还是收子?

唯松下童子无声,棋盘无声

山间清风把光影打过去再送回来

山下溪流

无声

 

◎墓碑记

——那座新坟,无碑,无棺木,亦无人。

 

策兰说:“是时候了。”

 

必须要换上旌旗

必须兵临城下

我的马群,必须绕行于你虚设的界碑

之后,沿着那条古老的丝路

往西,再往西!

我是这样与镜子里的爱人背道而驰

但这是命定的程序

 

带着满面的血痂归来啊,

那只迁徙大漠的,来自北温带的燕子

有着天赐的黄喙、血色爪子

以及无人知晓的——丧衣

 

◎桃符篇

 

谁把大雁的呢喃,打成一篇朴素的文稿

越过风的耳朵,练习唢呐声声。

千门万户,张开五颜六色的眼睑,等春天落满瞳孔

一种新春的畿语,被罩住

铺天盖地,成一炉远古的神祗

先民们在神龛上握手打拱,种子深埋

在肋骨的缝隙。等头颅上结满风化的夹果。

天亮之前,一束亚热带的季风

拜会另一束风声。窗外,涌进来自春天方向的钟鸣

谁双手合十

风乍起……

 

◎听《布列瑟侬》

 

提到流水,已经是后来的事。

如果马修•连恩不是面对着旷野

哀歌,是朝着北方的河流的。

 

可你依然在海边

我的狼也是朝向河流的,背部

有一座锥形的塔。

人来来往往,神来来往往

是谁,在北方的大片旷野,在路旁

竖起那么多敦厚的白杨?

 

风吹来,那些叶子在心壁上擂鼓。

让浮云上升,让水位上涨。

你在对面山岩上,迅速沉入低音区

而此时,按键器开始失控  

 

◎关于一棵枯萎的槐树

 

是枣强县来的那一棵吗

 

在黄河故道

你的目光越过杨的工笔和柳的写意

把大片的墨泼在海河交汇处

皴、擦,大片墨绿是暗影

点、染,小片嫩黄是花朵

愣是把一片荒滩挥洒成树的大海汪洋

 

也曾有火一样的恋情

也曾将叶相拥在云里,让根紧握在地下

直到两鬓霜白头顶荒芜

在相同的年轮相约走进夕阳里

并言传身教

把与盐碱地的拉锯战

当做后世子孙唯一的事业

 

编辑: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