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南鸥诗歌10首

2013-03-18 09:36:33 本文行家:苍劲

南鸥,原名王军。诗人、批评家。《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主编,【当代汉诗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学术委员。南鸥诗歌10首南鸥,原名王军。诗人、批评家。《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主编,【当代汉诗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学术委员。百年新诗大型纪念专题《世纪访谈》《肖像的光芒》策划、主持、总撰稿。出版诗集《火浴》《春天的裂缝》和长篇报告文学《阻击黑暗》(合著)。著有自传体长篇

南鸥,原名王军。诗人、批评家。《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主编,【当代汉诗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学术委员。南鸥,原名王军。诗人、批评家。《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主编,【当代汉诗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学术委员。
                                                 南鸥诗歌10

 

          南鸥,原名王军。诗人、批评家。《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主编,【当代汉诗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学术委员。百年新诗大型纪念专题《世纪访谈》《肖像的光芒》策划、主持、总撰稿。出版诗集《火浴》《春天的裂缝》和长篇报告文学《阻击黑暗》(合著)。著有自传体长篇小说《服从心灵》、诗学文论集《倾斜的屋宇》和随笔《诗学梦语》《坐在伤口的旁边渴望桃花》。诗歌《烈士陵园》被央视拍成专题片展播。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文介绍到欧美。入选《中国当代诗歌奖(2000—2010)获奖者作品集》《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中国诗典1978—2008》《百年中国长诗经典》《中国新诗年鉴》《中国当代诗歌导读》《大诗歌》等重要选本。主编《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06—2009)四卷。参与国家课题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的编创整理。先后获贵州第二届“乌江文学奖”、贵州改革开放三十年“十大影响力诗人”奖和“中国当代诗歌奖(2000—2010)”十年大奖。

 

 

《午夜,我停在一把手术刀上》

       

 

    动物已睡去,石头和树木已睡去

    午夜,被一张病入膏肓的脸反复描写

    夜空泛着一片抒情的背景

    我被迫停在一把手术刀上

 

    这是我一生的姿势,仿佛是宿命

    光影四射,谁要剥开我最后一个夜晚

    手术刀穿过了时间早已高悬

    惊心动魄的手术,从我开始

 

    午夜的手术刀至高无上

    如一位国王。手术刀的指法才华横溢

    从我的骨络从我的筋脉之间

    精确划过,无限抒情的划过

 

    无声无息,手术刀轻轻一晃进入

    肢体。我已一千次被解剖,而满身是血

    却找不到伤口,直至死去

    我依然不知道,伤在哪里

 

           1990年1月于贵阳

 

 

    谁孤独到最后

        ——和诗人太阿《春雪:大事件后的小事件》

 

        一次又一次覆盖

        一次又一次褪尽

        直到露出心脏和骨头

 

        谁守在时间的旁边

        谁孤独到最后

        谁就是结绳记忆的人

 

       2012年3月18日于贵阳

 

 

     哑  巴

 

        一粒饱满的种子植入土地

        金黄的果实,突然在枝头停止歌唱

        历史,在一匹马背上断裂

        午夜寂寞成白色的太平间

 

        我的双眼,已经闭上

        就让魔鬼穿一夜天使的衣裳

        我的双腿,已经分开

        从我的身上爬过去吧

   

        所有的黄昏注入瞳孔

        所有的死亡经过舌尖

        一位国王在他疆土的边缘流亡

        河床下,潜流啃着沙滩

 

         1990年3月于贵阳第一看守所102室

         原载《火浴》(1993年),选载《春天的裂缝》(2006年版)

 

 

     伤口与鲜花

 

        鲜花把伤口掩藏

        蛆虫在伤口生长

        承受是一种千古的美德

        如果,撕开伤口

        只能让疼痛更加锋利

        只能让鲜花一生

        不敢开放

   

         2004年6月于贵阳

        选自诗集《春天的裂缝》(2006年版)

 

 

□春天被两只天鹅打开
——与神为邻(9)

与云结伴而来,我展开双翼
暧昧的春天被打开,被两只天鹅打开
天空浩渺千里,翅膀滑动的弧线
琴声四溢。嘴唇卷动天空
意象纷飞。原来天空藏着
神的诗篇

春天被打开,风的手势开始
从冰河下的火焰,从草尖上的蝴蝶开始
休止的音符,在琴弦上醒来
原来追逐的蝴蝶模仿天鹅的飞姿
原来那些飘飞的音符
是天鹅之舞

追逐、撕咬、吞噬、穿越
绵延千里的声音,被大风一次次举起
原来舌尖藏着玫瑰的暴力
神秘的胸脯展开古往今来的疆土
原来,天空是神赐的宫殿
是千年的婚床

□谁在坟墓的外面敲击时间
——纪念

20多年,谁压弯了地平线
太阳从此被天空流亡,而那些星星
从此在子宫游荡。20多年,时间
只穿过白色的太平间。恶梦打开新年
方向中断,一张死者的脸
写满天空的语言

20多年,一块巨石压着日月
压着所有的记忆,只有一截喉管伸向天空
20
多年,血液流遍了村庄和城市
每一年的今天,那些腐烂的记忆
又纷纷被翻晒出来,我又在巨石
之上刻下诗句
 
20
多年,我反复练习死亡
死去一次我学会一个汉字,一千次死亡
我写下一首短诗。在诗歌中倾听
死亡,在死亡中刻下古老的姓氏
诗歌敲击巨石,高贵的身姿
与死亡对峙

20多年,谁在坟墓的外面敲击时间
谁让时间昼夜枯萎,让一张脸反复变形
20
多年,魔鬼与天使公开同居
谁在昼夜虚构时间的方向。20多年
我从哑巴变成了疯子,又从疯子
变成了死人

□从死中觉醒

一位孩子在春天的皱褶死去
与我一样:他在没有权利的时候受孕
在自己的家乡没有自己的家
自己的姓氏里找不到自己的名字
就像病毒从体内剔除,胚胎
无端地脱落

他无辜地走了,走得那么匆忙
走得那么安静。没有睁开眼睛没有哭声
只留下一点点血迹。一千个死结
抛向了人群,一滴泪水永远停在
不眠的时空

其实他是觉醒者,他是先知
他用死守住清白,用清白漂洗黑夜
他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他干净
只能用血迹擦洗。他是幸福的
他已从死中觉醒

□谁是谁的艳遇

告诉我,谁是谁的艳遇
谁在失忆的天空,打开隔世的阳光
又一柄风花雪月的宝剑
谁在暗恋,梦想用今生回报前世
谁让一道亮光穿越古今
前世的剑今夜狂舞 

一剑穿心的姿势,惊艳午夜
啼血的歌唱,原来是千年一回的祈盼
如果今夜注定是一生的盛典
我愿交出所有的夜晚,就像天使
交出翅膀,就像蝴蝶
沿着锋刃,梦魇翻飞
 
□爱无痕

没有风的妖娆,更不是病毒
但我体无完肤,活生生地被你卷走
迷失是一种最奢侈的幸福
我只能用一片天空,重合
另一片天空,用一滴泪水
接住,另一滴泪水

但它们不是垂直地坠落
它们是天空中一条条牵动落日的弧线
那些天鹅的翅膀,画出的弧线
从古代的夜晚画到今夜
我追寻泪痕,甚至折回
它们的初夜

像透明的蝉翼,像一部天书
相爱的人都在昼夜翻阅,但谁也无法读懂
昏黄的壁灯打开一个暧昧的动词
谁在黑白的琴键演奏舒伯特的夜曲
蜷缩黑白之间,一生酣睡
又彻夜难眠

□谁与我同醉

炮竹的声音远远近近
此起彼伏,是在闹春还是为谁送葬
公主坟的火焰是谁的磷火
是不是大马士革,飞溅的火焰
今夜的葡萄酒烟波浩渺
谁与我同醉

吴英的脸正在打扮这个春天
不是在一首诗歌道听途说,断章取义
我依然在喝酒,但我没有醉
这些汉字也没有醉,是阿拉伯的火焰
烧红我的脸,是死者的磷火
在开口说话

从乌坎村到苍南的泮河村
我们正在一笔一划索回自己的姓氏
正在取下自己身上的肋骨
支撑破旧的黄昏。如果姓氏和尊严
命定用肋骨抒写,请取下
我最后一根肋骨

谁与我同醉,为夜晚注射吗啡
谁用倾斜的天空,打扮孩子们的童话
那些倒立的人群用死者的姿势
写下真相与谎言。时间窃窃私语
每一张脸暧昧如黄昏的街灯
谁与我同醉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igz7.html
[2] 南鸥—长篇小说《醉里红》 http://blog.sina.com.cn/nanou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