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夏汉2013年诗歌11首

2013-03-18 09:04:46 本文行家:苍劲

夏汉,1960年3月,出生于河南省夏邑县一个偏僻的乡村。现主要致力于诗歌写作,兼诗歌评论。辑有诗集两册:《花园》、《冬日的恩典》;诗歌评论《在场》一册。夏汉2013年诗歌11首夏汉,1960年3月,出生于河南省夏邑县一个偏僻的乡村。少年学诗;现主要致力于诗歌写作,兼诗歌评论。辑有诗集两册:《花园》、《冬日的恩典》;诗歌评论《在场》一册。《给罗羽》(三首)对弈(一)你傍晚的影子,责怪酒的渎职;在雾霾

  

 夏汉,1960年3月,出生于河南省夏邑县一个偏僻的乡村。现主要致力于诗歌写作,兼诗歌评论。辑有诗集两册:《花园》、《冬日的恩典》;诗歌评论《在场》一册。 夏汉,1960年3月,出生于河南省夏邑县一个偏僻的乡村。现主要致力于诗歌写作,兼诗歌评论。辑有诗集两册:《花园》、《冬日的恩典》;诗歌评论《在场》一册。

                                                   夏汉2013年诗歌11首

 

 夏汉,1960年3月,出生于河南省夏邑县一个偏僻的乡村。少年学诗;现主要致力于诗歌写作,兼诗歌评论。辑有诗集两册:《花园》、《冬日的恩典》;诗歌评论《在场》一册。

 

 

《给罗羽》(三首)

 

对弈(一)

 

你傍晚的影子,责怪酒的渎职;

在雾霾的鸟翼下做占卜梦。“雾霾后,这里

下着一场小雪”,牵着手,你消极地做了一回玫瑰夜的父亲。

 

“专制者黑到了深夜”。哦——

“把怯懦送给河流的鱼群”,那里,

27个村子,鱼卵网已做了癌症的药筛子。

 

“嘿,多么及时,就在这一刻

我又看到莎伦在摸索前婚的喜酒”。

 

糟了!喜酒的前婚是爱的前夫;是一枝清明节的柳条。

 

对时代的躲闪,在杀猪场

的确是一场玩水。而她的水和粉渍

的确溅到了时代……

 

谁的喜鹊的胸腔装下了世界最小的床?

你在神七的腹腔找到了遗言——他们坦白:

 

来往是往来的亲戚。一天,雪,为你的脸颊留下了旧声音。

——给罗羽。2013.2.25.晚.兰石轩

 

 

出城之后

 

上车前,你讨要出城的理由。

我说,为了雾霾,为了友谊。你偏说我绑架了你。

 

出城后你偏要讨化妆师的欢心——

她沦为摄影师的一条绳子。小乔说着乡村的空气真甜……

 

酒杯的背后,你说天与地都是你的。

你放飞一只披了道袍的蜘蛛侠。

 

昨日,你还说他穿了诗歌的烂套袖,

今晚你就在一条大河里做爱——

三百条龙虾触电身亡,在深夜做了你的萤火虫。

 

水雾里,你要修你的蓝指甲,

有人甩给你一条浸泡过的绿袜子。

 

远处的沙尘里:“呼叫的用户比较忙”;

再拨,她就给你撩迷彩裙的拉链……

 

旅馆之后,平躺之后,闲聊之后

你说,真庸俗。我送你:“睡去吧,过个时代的平安夜。”

 

——给罗羽。2013.3.4.夜.沁阳

 

 

酒。情场。以及虚妄症

 

活在别人的语调里,你算是一个有福的人。

 

酒精的河道,你独自撑船

向远处去。远处,新筑一座大殿。

此刻,你的头颅只装着你。

 

你说,你破坏了我的老姻缘,而我的新的来了。

 

我的化妆师啊,明天——

回城的大巴,又多了一双醉眼,

你偷笑着:我终于坐上了一把桃木椅子。

 

前天的夜晚,你在电线那头咆哮——

我愤怒!你说

让它溜进时代吧,决不让它闯入我的诗!

 

我在喝酒,你来吗?陪我喝到天亮。

 

哦,你的初遇权交给了金门高粱,

烈酒燃烧的情场让大师插足了,那么

你的化妆师还回来吗?

 

一切都是虚妄的——

向种子讨自由吧,寻找一位借歌的人。

酒后,你说:期待革命的到来。

 

现在,你的傍晚该去测定一滴泪的重量。

 

——给罗羽。2013.3.12.午后.兰石轩

 

梦二首:《走来,走去》《一则旧梦》

 

走来,走去

 

此刻,我是一挺重机枪退任的管家。

在水泥的斜坡,最高处——窥视的山野

犹如台风寄存的遗骨。

 

一切不该到来的

来了,就是我陀螺弹穿越的猎物。

 

工业局长的罗圈腿,挽着偷渡的情人躲进弹坑。

她要的怀孕正吻合了走近的骗局。

 

或许,有两根肉色的髌骨

作为补偿?那两只铜钱腿依然走着……

 

不见有人走来。戏子,或妓女远去

像褪色的马大褂。天空挪用了

 

我的弹坑,霞光划一道婚前的

裂痕。太阳过来了,不能去粘合就去拆穿。

2013.1.27.傍晚.兰石轩

 

 

一则旧梦    

  

一条招商的旧梦,在深夜盘蜷于床头,

直到黎明不愿离去——

捧着一块地兑换茂慈哥的酸演讲,

在东小院等候画押。酒醉的县长

涂抹一幅碳墨的语录:“按既定方针办!”

 

于是,看中英街富婆藏垢的灰指甲,

男秘书与女司机在纸杯里面

逗烟蒂蛐;皮凳的油泥粘你的冷屁股,

诱你在板台做沙画。哦,

县长助理的劳力士死在回家途中……

 

推介会券塞进哲学博士的猫耳朵,

迷惑了的哥去湖州的方向盘。签约会上

企业主瞪着假合同的真数字犯嘀咕:

“哦,我不能签!这要违约的!”

 

于是,偷来海宁板山皮的边角料,

打捞太湖的鳃草,拼贴工业园——

在市长惊呆了的眯眯眼里邀功。

现在好了,你去空楼壳子里纳凉,

去荒草丛睡美容觉,捡意外的

孕味,或者去逮一只傍晚迷途的灰兔。

2013.1.31.午.兰石轩

 

 

隔岸的火

 

从发际的雷电到风暴袭来有15厘米的空地,

你的灵魂碎裂了,傍晚的风赶去扑救。

周身的洪水是一次欲望的经期——

再一次的迸裂等来夏夜的白海豚。

 

驴友走偏了山脊,坠崖了,才晓得

是一条不能回头的单行道。驾照吊销了,

面对血渍,山神纠结于追悔的措辞。

 

在马达加斯加,拉塔那蛇追来,它的嘴里

有三个蛋卵,吞下蜥蜴的子孙……

 

你说,舞女的裙褶蹭了你的人性,

还是在那里,你多撒了一次飞翔的谎?

老妇人的纵横泪,夸了台湾岛域的海口,

老外的母语拥抱了一回方块字。

 

老虎凳是给恶人坐的,你老爹坐了

老娘就要配送二年的劳教。

别哭了:爹的死勉强给月光

对一回铜镜。看你打着葫芦丝的绑腿,

是要叫阵?懵懂,谁懵懂谁就吃懵懂的亏!

2013.1.24.午.兰石轩

 

 

 扶胯

 

砍下了一条绿蛙腿,进超市;那里会有更多的

扶胯让你插足。黑鲨飞碟了,就省了猪脑子。

 

捉一只爆乳,又一只爆乳,用你的薄纱挂她的薄纱——

谁裸露了,谁就是时代的主角。

 

那仅剩的一点留给你做诗眼,

唱着大海啊,大海,掩饰你的湿。

 

你的手术刀像樽盖。都一样了,世上还嘲笑

单睾吗?有编制,你就去做大巨头家

让世界害怕。

 

你的自信里有了更新,你的新荷包注目

他的旧烟袋——现在,他更注目一条游街的绳子。

2013.1.25.晚.兰石轩

 

 

新年断章

 

这冰雪的午后似乎要给我带来些什么——

街道赐来寂静,无声的风刮得清冷;

杜普雷的大提琴送来了眼泪。

 

我远离的那个所在,远离的那些人和那些来电

依然撕破午后的梦。

我看到更多苦难的背后,

看到了黑暗和那个黑暗背后的狡兔窟……

 

此刻,我只与语言独处。

 

六点钟,欲等待一个知音的降临——

而那个人没有来,直到深夜。

现在,我去看镜框的风景,

不想再去俗世里,做人性破落的窥阴癖。

2013.1.4.午后.兰石轩

 

 

窦美人

 

你的一对美人脚(还是床上的酱瓣脚?)

扭你妆扮的轻盈,

给你的老同事看鹿皮拖。

超短的裙裾囧于遮盖肥硕的趵突泉。

小狐眼洞察老上司的眼卧蚕,

胖了,瘦了:都是你的一道芽子菜。

 

尿糖老公的大刀片子,耍得

县太爷缩脖子,死了呗——

哦,真死了,你天天出演绝版的新娘。

 

谩骂的国度里,飘渺了你的舞台。

你驼背走来,幽蓝包袱里有你的理想国。

 

上面有人,就有一切,

常委会可以另设一个非党席位。

填表了,就可以不宣誓,

从一个区到一个区,都有红色鸡毛信,

拆开,嗲声飞出像一个飞吻——

你做了封疆大吏,我就做沸城区的区长。

2013.1.15.午.兰石轩

 

 

白公馆

 

飘落的红石雨,湿了你的身,于是

你的虬龙堤溃塌了——

接下来你就成了耗子。

花两万吧!花钱就能出来是时代的真理。

 

偏有好事者不看你的脸子,

不看你的票子。他看你半个指甲

挖过的腮沟是否还淌着血……

 

卧龙岗人做了人架子

挂你的貂皮大衣,你依然冷。

冷就是酒的渎职——

酒后,茶是你训诫的后台老板

直到三更天。受戒人在回家的路上

剃渡,说要诀别你的白公馆。

却有多事者堵你的门肇事,

让你的茅台倒地,

让茶杯洗了酒精澡再为你献身。

 

蹲就蹲吧!我跟他耗——

元日的高速路:有雪,护送你回省城。

2013.1.11.午.兰石轩

 

 

蓝宵夜

 

你萤蓝的金钱步,踩踏龙湖的黄金叶。

一耳光的疼,小姐卖给了派出所——

老公安陪你凌晨两点的冷笑,

——走了。路虎沉默着,不送行。

 

要洗头了,就那家吧。吹了软中华的发型,

出去指点卖菜小妹的店面经。

 

喜力啤浇灌你小海湾的自信。

你的啦啦队目测了两米外的鹦鹉眼,

小山峡里埋下你的避雷针。

歌手走调了,就烧你的人民币,

你高兴,就跳霹雳舞——

直跳得她们、他们的哈欠扭打在一起……

 

好了,银联卡捅开了自动门——

他练他床上的太极拳,你练地摊;

两条水蛇给你的虎啸穿了刺。

翌日,宽腰带遗落的双人床

算侵权?褥缝的安全套就是提前下岗!

2013.1.11.午后.兰石轩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jhv3.html
[2]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http://blog.sina.com.cn/hz77895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