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空因诗歌《后现代人》(25首)

2013-03-18 08:59:28 本文行家:苍劲

空因Kongyin,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曾任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助教。现在加拿大某校任教。空因诗歌《后现代人》(25首)空因Kongyin,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曾任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助教。现在加拿大某校任教。多年来热爱并从事诗歌、小说、戏剧创作,试图通过创作来追寻生命的意义。已出版:长篇小说《太阳草》(中英文)、《顾彼和梦游人》(英文),中英双语诗集《提灯的人》、《今天是一条路》、中法英三语

空因 Kongyin,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曾任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助教。现在加拿大某校任教。空因 Kongyin,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曾任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助教。现在加拿大某校任教。
                                      空因诗歌《后现代人》(25首)


       空因 Kongyin,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曾任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助教。现在加拿大某校任教。多年来热爱并从事诗歌、小说、戏剧创作,试图通过创作来追寻生命的意义。已出版:长篇小说《太阳草》(中英文)、《顾彼和梦游人》(英文),中英双语诗集《提灯的人》、《今天是一条路》、中法英三语诗集《登山者之歌》、《简单心》。

 

 

后现代人(一共25首)

文/空因

 

 

他们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礼品盒

他们用电脑

替自己筑了一座城堡

他们在旋转、干杯中制造着辉煌

他们的欢乐像自来水一样哗哗流淌

 

 

偶然

他们会忧伤啜泣

有时还会低声咒骂

因为

他们的电脑坏了

或者他们梦见

一支铅笔

正被越削越短

被一把看不见的刀

 

善之舞

文/空因

 

 

善,一个长发赤足的女人

站在宇宙之巅轻盈独舞

她旋转的娇躯带动了一阵风

风跳起舞来

地球边上几个忧郁的人

被卷进风的漩涡里

也跟着跳起舞来

然后

更多的人被卷进

这个舞蹈中来

 

越来越多的人跟着旋转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带动越来越多的人

加入了一个女人发动的善之舞

无视硝烟

无视轻蔑

 

思想

文/空因

 

 

我的一思一想

并非像那些陌生的雪花一样

飘走了就飘走了

 

它们不过是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藏匿起来了-

欢乐的思想藏在了海洋里

伤痛的思想藏在了沙漠里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思想

乱七八糟地藏在了草丛里

 

静静的夜晚

暴风雨刚刚过去

它们会悄悄地来到我的床边

一言不发地

充满怜悯地看着

我被岁月摧残的脸

 

想象力

文/空因

 

 

想象力,我知道

月儿已经西沉

路上荆棘密布

 

可是我请求你

不要停下脚步

因为歇息对我们来说

就意味着死亡

 

走吧,牵着我的手继续往前走

要知道没有你的引导

我就像瞎子一样——

一片阴暗的树叶

就可以将我摔倒

就可以挡住我整个世界的光

 

走吧,再往前走一些

让我们走过这些肮脏喧哗的街道

走过那些充满眼泪、痛苦和平庸的路人

也走过昨天、今天和明天

 

再往前一点点

你会看到一道彩虹一样瑰丽的光  -

那是一条神秘的时空之线

我们所有的幸福

已经在那里实现

她正张开双臂

迎向我们

 

我们

文/空因

 

 

我们

是两只蜗牛

爬在无人的森林小径

那里松鼠、啄木鸟和猫头鹰

霸占了整一条道

我们牵手

从结着红果子的灌木那边绕过

 

太阳出来时

我们坐在金色的草地上

看寂静像雨一样落下来

我的头发落在了你卷曲的胡须上

你捧着一杯咖啡喝着,微闭着眼

仿佛一个已经丰收过的葡萄园

 

夜雾漫上来了

我们回到小巢里

在噼啪作响的壁炉边相拥着躺下

你忽然又披衣坐起

去阳台上点亮一盏小灯

为了那只可能迷途的蜂鸟

 

我愿意

文/空因

 

 

我愿意陪你去那屋顶上看一看

你说那上面有十一只戴金冠的野天鹅

它们顶爱看星星和月亮

 

我愿意陪你去那树林里走一走

你说那边有被大野狼吃掉又活过来的

外婆和小红帽

 

我愿意陪你去那暗洞里探探险

你说汤姆索亚的宝贝

都藏在那里头了

 

我愿意陪你去那山路上爬一爬

你说那又长又细的台阶尽头

有通往爱丽丝仙境的秘密洞口

 

我愿意陪你去那边转一转

你说那边有一个叫阿拉丁的人

会提着神灯祝福

我们的爱情永远不老

 

我要变

文/空因

 

 

我要变

变成一只原野上的蝴蝶

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也不再巴望什么时候放假

 

我要变

变成一只小道上的虫子

不想说话时就一声不吭

谁也休想我陪着他们胡诌

 

我要变

变成一只林中的小鸟

我想唱什么歌就唱什么歌

看也不看身后那张开的鸟笼

 

我还想再等一等

文/空因

 

 

篮子准备好了

帽子戴好了

蓝莓成熟了

那灌木都长得比我还高了

我只要一伸手

挂着露水的一串果子

就会落在我的掌心上

 

可是

我还想在这绿色的池塘边坐一会儿

我还想看一看那正吃着浆果的鱼

我还想听一听风中有没有你的笑声

你喜欢吃蓝莓,不用说,新鲜的蓝莓

 

蓝莓成熟了

它们正低着头看着我

跟树上的鸟儿一样

可是,不忙

我还想再等一等

 

敌人

文/空因

 

 

我刚跨上马

他就下了追杀令

我用童心来加鞭策马

他就让我中忧伤的箭

 

我迷路的时候

他将我围堵在我最不愿意呆的地方——

那里有一群驯服的绵羊吃草

它们既没有声音

也没有思想

 

我坠入情网的时候

他也要横插一档

让我在欲与情之间

徘徊不休

 

我用我所有的武器来抵挡他——

我的梦想、青春和善良

他也用他的常规武器来反击我——

金钱、名利和享乐

 

我用诗歌挡住胸

他就用奚落踢我的脚

 

最后我使出我的王牌——微笑

他也使出他的杀手锏——疾病

 

在我生命的蜡烛熄灭的那一刹那

我跟他之间

这场野蛮血腥的战争

才终于

宣告结束

 

旅游

文/空因

 

 

护照,机票,行李箱

悉尼、巴黎、纽约、莫斯科

去旅游,去旅游

全世界的人

被飞机、轮船和火车

从一个地方

搬到另一个地方

 

灵魂蹲在荒芜的山坡上

嘴里咬着一根干草

看着主人远去的背影苦笑 -

这个离我最近的人

一次也没来旅游过

 

文/空因

 

 

啊,人们!

我已经听到你们的切切呼唤了

金币、醇酒、美女、宝剑……

你们用不同的爱称呼唤着我

其实“欢娱”

才是我的正式学名

 

不用踮脚朝我招手

不用举杯远远敬我

我已经朝你们走来

 

只是

可怜的人啊

为了迎接我的到来

你们得先造一座桥

——一座供两人并肩同行的桥

因为跟我携手同来的

还有一位朋友

“不幸”是他的尊姓大名

 

此时此刻

文/空因

 

 

此时此刻

有一年轻的母亲在亲吻刚出生的宝贝

有一白发的老妇坐在新坟边哭泣

 

有一个人在麦田里忙得满身大汗

有一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

 

有一个人拖着一条腿乞食

有一个人用子弹瞄准了另一个人

 

有一个人在黑夜的掩护下偷窃

有一个人半夜爬起来倾听那远古的钟

 

有一个人躲在房子里数钱

有一个人躺在沙滩上数星星

 

有一个人在筑一座高楼

有一个人从高楼上纵身跳下

 

有一个人在看一场喧哗的足球赛

有一个人在抚慰一朵被风吹落的雏菊

 

此时此刻

有一只秃鹰飞走了

有一只鸽子飞回来了

 

武器

文/空因

 

 

有些花开过了就再也不会开了

有些鸟飞走了就再也不会飞回了

有些树好好的会突然半夜躺在地上

有些角落里就是永远见不到阳光

 

有些好人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失足

有些坏人过得像神仙一样逍遥快活

 

我们都曾被世界骗过一两次

我们都曾在深夜流过泪,跟蜡烛一样

 

只是我们用不同的武器

来对付着这个世界

  我用我的诗歌   

他们,用他们的玩世不恭

 

深夜相会

文/空因

 

 

穿上你的拖鞋

带着你的小狗

端上你的烛台

请你,到楼下来

 

楼下有我

在敲你深夜的门

 

当你向门外张望时

如果门外只有

苍茫的夜色

请不要疑惑,更不要关门

 

是我,你曾经最亲密的人

站在你的烛光前

穿着你喜欢的那条白裙

留着垂腰的黑发

就像我们最初相遇的那夜

在栀子花盛开的桥畔边

 

你现在看不到我

这没有什么关系

你的蜡烛看到了

我们的小狗看到了

还有与我同来的栀子花香

它会无意间放逐

你藏了好多年的眼泪

并让你把我的名字

轻轻地,轻轻地

叫了又叫

 

玫瑰   玫瑰

文/空因

 

 

玫瑰   玫瑰

我园中仅有的一朵玫瑰

已经注视我好久了

从春天,到夏天,到秋天

她关切的目光尾随着我

好像我是她种植的一朵玫瑰一样

 

玫瑰   玫瑰

我园中仅有的一朵玫瑰

冷冷的秋风吹过

她血红的花瓣落在我的脚旁

她柔弱的身子倒在我的身上

“亲爱的,秋风袭击了我。

可是你呢,是什么侵袭了你,

让你一天天跟我一样凋零、变瘦?”

我听到她倒下来时

在我的鬓角耳语了最后一句话

 

文/空因

 

 

时时刻刻在看着这个世界

时时刻刻被这个世界看着

 

太多彩色的气球

太多梦的碎片

在天上飞

 

现在沉默下来

闭上眼睛吧

在田野里躺一会儿

看雾

慢慢从身上退走

 

等车

文/空因

 

 

清晨

在荒野的一个车站里我在等车

等了很久车还没有来

于是,我开始留意车亭边一朵黄色的小花

她安安静静,一点也不着急要去哪里的样子

她实在够小的

却抱着一滴很大的露珠

一只蜘蛛从她的脚上爬过去

她也不皱一下眉

阳光照过来的时候

我打赌我看到

她眨了眨眼睛

我还听到她的呼吸

均匀得像沙滩上的那只乌龟一样

 

“看这朵小花。”

我把她介绍跟我一同等车的人

 

“又一个神经病!”

他警惕地瞪了我一眼

然后掏出他的I-pad

转过身去玩起了游戏

 

胡闹的蜂鸟

文/空因

 

 

啊,蜂鸟,你又在胡闹了

吱吱地扇着你的翅膀

也不看我忙不忙

 

啊,你老在我身边绕老绕去干什么?

莫非你也像我一样惹祸了?

是不是你的考试没有考好,

或者偷吃弟弟的姜饼了?

妈妈骂你了吧?

要不怎会跑到我这里来告状?

 

啊,亲爱的蜂鸟

不要再愁眉苦脸了

到我的肩膀上来吧

我们去小道上找那迷途的罗宾鸟

 

你妈来找你的时候

我们就像树桩一样

蹲在地上不说话

然后冷不防

丢给她一朵野玫瑰

吓她一大跳!

 

文/空因

 

 

我是一片桑叶

被一只蚕轻轻咬着

我不但不觉得疼痛

还感到有些惬意

转瞬间我发现自己

只剩下了一根叶茎

 

我的丝呢?我的丝在哪里?

慌乱中我质问我的吞噬者

它却高傲地别过头去

拒绝回答我的提问

 

转交

文/空因

 

 

我忧伤的时候

一个幽灵朝我走来

他一声不吭,脚步轻轻

唇上含着怜悯的笑

眼睛里却露着可怕的光

 

他的背上背着一个大包

里面好像有不少给我的礼物

 

但我知道

那包里装的是更多的忧伤——

全世界的忧伤

他想把它们全部

转交到我的背上

 

这只是暂时的

文/空因

 

 

影子拉着我的手,带我在黑暗里跌撞着

这只是暂时的

 

地球押着我一起旋转着,不管我愿不愿意

这只是暂时的

 

独裁者锁住了我的喉咙,使我不能哼出一声

这只是暂时的

 

左脸被人打了一个耳光,我微笑着送过右脸

这只是暂时的

 

那一盏灯被打碎了,智慧被人踩在脚下

这只是暂时的

 

翅膀被人偷走了,我寄居在一个陌生的国度

这只是暂时的

 

那些乌鸦哪儿去了?

文/空因

 

 

那些乌鸦哪儿去了?

那排枯树上至少有十来只

不可能一下子都走光了

 

它们曾傲视着芸芸众生那呆滞的面孔

好像它们通晓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一样

 

它们曾吵得我们睡不成懒觉

好像在鄙视人类如何打发时光

 

如果它们都去某个地方开会了

我怀疑那对人类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否则它们不会走得这么鬼鬼祟祟

青天白日之下也不会静得这么可怕

 

那条河

文/空因

 

 

那条河是从哪里来的

它带来了怎样美丽或丑陋的浪花

它迂回曲转了多少年头多少地方

我且不去管它

 

那条河要去哪里

有多少亲爱的人会在那上面撒下花瓣

又有多少不怀好意的人想弄黑那片淡蓝

我且不去管它

 

那条河来了就来了,去了就去了

我且不去管它

我只想坐在那高高的岸堤上

看着它卷了我所有的烦恼、痴念与妄想

滚滚而去,一语不发

 

饥饿

文/空因

 

 

兔子在吃青草

狐狸在吃兔子

狼在吃狐狸

 

饱餐一顿后的狼

问坐在树荫下发呆的人:

你想吃什么呀?

 

人羡慕地看着狼舔着油光发亮的嘴:

我什么都吃过了

心里还是饿得慌

 

奴隶和主人

文/空因

 

 

有一个奴隶

他像影子一样

紧紧跟随着你

你端坐在宝座之上发号施令

他俯首贴耳恭恭敬敬

你为有这样忠实的仆人而洋洋得意

你却不知道

多年前的一个夜晚

你不在家的时候

你的仆人趁虚而入

他撬开了你的抽屉

篡改了你的文件

窃取了你的印章

表面上

他是你的奴隶

实际上他早成了你的主人

你走到哪里

他的印章就盖到哪里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