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南方狐《破坏之美》诗歌9首

2013-03-17 16:59:45 本文行家:苍劲

南方狐(南方),原名胡翠南,福建著名诗人。2004年出版个人诗集《重蹈覆辙》。曾获第二届“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2009)南方狐《破坏之美》诗歌9首南方狐(南方),原名胡翠南,福建著名诗人。1989年开始写诗并加入《三明诗群》,同年停笔。2002年8月重写诗歌,2004年出版个人诗集《重蹈覆辙》。曾获第二届“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2009)《夜晚的豹子》雨后云蒸雾绕整个人似被灌满气体我有可能飘

南方狐(南方),原名胡翠南,福建著名诗人。2004年出版个人诗集《重蹈覆辙》。曾获第二届“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2009)南方狐(南方),原名胡翠南,福建著名诗人。2004年出版个人诗集《重蹈覆辙》。曾获第二届“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2009)
                                                 南方狐《破坏之美》诗歌9首

 

南方狐(南方),原名胡翠南,福建著名诗人。1989年开始写诗并加入《三明诗群》,同年停笔。2002年8月重写诗歌,2004年出版个人诗集《重蹈覆辙》。曾获第二届“张坚诗歌奖”年度诗人奖(2009)

 

《夜晚的豹子》

 

雨后云蒸雾绕

整个人似被灌满气体

我有可能飘起来

甚或迅捷而逝

但是谁知道呢

世间这样混沌

众人散乱

我独自站在路口张望

那沉默的豹子

身体突突地向上飞离

我的脚却本能地

死死抓住大地

 

2013-2-27

 

《时光》

 

再次写到湖水

沉静的面庞

和深处涌起的荡漾

 

那湖水暗涨

几乎将我埋葬

 

2013-2-27

 

 

《破坏之美》

 

怎么说呢

废弃有废弃的好处

我说的是那条乡村公路

像一个女人在风霜之年

一个人掌灯

铺好被褥

一个人静静躺在木床上

 

有时候我散步到此

路面坑坑洼洼

两边是稻田,溪流

三两户农家

往前一直走

几棵老树虬枝

撑着哑默的天空

 

一个人静静躺在那里

不会再有巨轮碾压过去

有时你未必度量

比如一具空空荡荡的身体

怎么说呢

它走的时候要比来时痛快得多

 

我喜欢在黄昏到那里

每次只走那么一小段

同样的路程

好像永远也不会走完

有一天你会忽然觉得

这远远胜过奇迹

 

2013-1-23

 

《礼物》

 

每次都是在鸡鸣中醒来

我想再睡回去

窗外的响动却越来越多

人声狗吠

还有几头成年的水牛打着响鼻

 

不论怎样

我能拒绝的时候太少

我总是在接受

试着消化

竟至有了快感

 

窗外溪水喧哗

间或夹杂着塑料、纸屑、瓶罐......

那满是我们与命运的互赠之物

即使溪水已经不再清澈

它依旧哗哗响

 

这些都将照单全收

像一件旧衣被反复熨烫

每次浆洗后晾在阳台

它已经那样轻薄与苍白

它的骨头哗哗响

 

2013-1-25

 

 

《活着》

 

1.

每一个日子有什么用呢

北方大雪

南方温暖

冬至

与世界末日

你喜欢哪一个

 

2.

但我头痛欲裂

想死的只是欲望

想活的无非欲望

无非借死放走灵魂

献出身体

 

3.

亲爱的

用语言证明活着

总是于事无补

就像满屋子时光

一无所用

但活着

仍是件好事情

因为活着

能说我爱你

虽然仅仅是

我爱你

 

4.

每次梦中醒来

仿佛失去

天空虚无

映照着孤单的地球

门前松柏苍翠

女孩儿跳绳

男孩子在玩陀螺

 

2012-12-21

 

《在废弃的乡间公路》

 

在废弃的乡间公路散步

有时一个人,有时两个人

 

有时候天空阴沉,压抑着沉默的路面

我不说话,没有人说话

 

一只青蛙从脚边跃起

用它的哨音召唤,要我加入前方集合的队伍

 

有时看见夕阳滚烫,独自落在金色稻田

我以为疼痛,伸出手去抚摸

 

空空荡荡的,从未迎合也不曾抵抗

它就在那里,温软无物

 

我这样一个人,或两个人

在乡间走着,也从未曾听到旷野的回音

 

就像早已约定的,这时候一只乌鸦也展翅疾飞

一下子弹进天空,这貌似巨大的虚无

 

2012-12-26

 

《热爱》

 

清晨

我打开窗户

冷一下子灌进衣领

干脆全敞开

让心跳配合冷的速度

渐进

有力

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当你全然打开

像猛烈敲打一面

年代久远的羊皮鼓

积蓄已久的痛

蔓延开来

多么舒展啊

配合着冷

热烈的鼓点

仿佛瞬间就能点燃

藏在血中的火

 

2012-12-26

 

《桉树》

 

以前曾经痛哭过,整个人掏空了肺腑,一下子放空了血

之后变得干净,沉默,像路边的一株桉树。

 

就像现在

即使桉树在痛哭,也依然不会被你看到

它挺直了身体,脚下堆满褪落的树皮,如果你蹲下来

如果你的耳朵足够柔软,才能听到窸窣的声响

有时候有风,有时候没有风

有时候你会以为听到了笑声。

 

2012-12-26

 

《雪》

 

每次听到远方下雪的消息,我便要把头朝向窗外,望一望

雪白的颜色,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每次我都下意识把手搓一搓,抱紧,呵口热气

我闭上眼睛

在雪地里打滚,嬉闹,团成雪球,扮成树或者一只鸟

我还不能完全读懂雪,仅仅亲近那透骨的冰凉与清白

美到极致

真是又悲又伤,像宿命,越无望越向往。

 

2012-12-27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