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路 也:兰花草 ——谒胡适墓

2013-03-16 11:51:01 本文行家:苍劲

路也(1969—),山东济南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现执教于济南大学文学院。曾获《诗刊》第三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齐鲁文学奖散文奖等、《诗刊》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2011年荣获“茅台杯”人民文学奖优秀诗兰花草——谒胡适墓路也路也(1969—),山东济南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现执教于济南大学文学院。著有诗集《我的子虚之镇乌有之乡》、《风生来说没有家》、《心是一架风车》,散文集《我的城堡》、小说集《

路也(1969—),山东济南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现执教于济南大学文学院。曾获《诗刊》第三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齐鲁文学奖散文奖等、《诗刊》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2011年荣获“茅台杯”人民文学奖优秀诗路也(1969—),山东济南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现执教于济南大学文学院。曾获《诗刊》第三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齐鲁文学奖散文奖等、《诗刊》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2011年荣获“茅台杯”人民文学奖优秀诗

               兰花草   

                  ——谒胡适墓

 

                     路也

 

路也(1969—),山东济南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现执教于济南大学文学院。著有诗集《我的子虚之镇乌有之乡》、《风生来说没有家》、《心是一架风车》,散文集《我的城堡》、小说集《我是你的芳邻》,以及长篇小说《幸福是有的》《别哭》《亲爱的茑萝》《冰樱桃》等多部。曾获《诗刊》第三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齐鲁文学奖散文奖等、《诗刊》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2011年荣获“茅台杯”人民文学奖优秀诗歌奖。

 

 

1.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多年来,我一直想捧一簇兰花草

竹形叶片托举着蝴蝶状蓝色花瓣

——放在你的墓前

 

“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

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

 

 

2.

雾霾绑架了京城,戒严了华北

一个民族自我折腾到须戴防毒面具

在冒青烟的朦胧国土上,白的变黑,黑的染白

十字路口抢道的车辆

像揭竿而起的陈胜吴广

山河从来没像如今这样破碎过

再无你喜欢的空山月圆之时

 

我用你的肖像做了电脑桌面

你微笑着,分明一副少年中国的模样

你的白话文式的笑容

可以驱散世人胸中的寒凉

我用你的全集——四十四本、两千万字——砌成了围墙

日以继夜地守候着掩蔽着         

以抵挡外面的厄运

那把末日当盛世的狂妄和喧嚣!

希望如此渺茫,哪还有采自西山的等待开花的兰花草

今冬的雾霾会不会将兰花草的胚芽

毒死在大地的腹腔?

 

 

3.

这是你在1948年12月15日

仓促诀别的帝京

此去万水千山,此去直到永远

我刚刚在赶往机场的途中,路过东厂胡同1号

一座大白楼占据了你的故居,成为要塞

花木掩映着的青砖红柱,像你的一百零二箱藏书那样

烟消云散了

 

初定“国航”机票,后改成“华航”

Air China变成 China Airlines

英文译法,无论怎样刻意区分,总还是相同

凤凰标志换成了梅花标志

无论怎样更换,都还是同族的图腾

那朵梅花盛开在机尾

它温柔的花瓣穿透雾霾和风雪,让人想哭

 

我疑心飞机在用萤火虫导航

从沪上东拐,从海上一直南飞,直抵台北

海峡无须越过,只须绕过——柏林墙未倒之时,想必亦如此

我就这样以一架波音747的速度

跨过了1949

那个凛洌的年份

 

 

4.

据说这城是金陵布局,又据说是一国版图之微缩

阳明山上摇曳的芒草

可会默念首阳山上的薇和采薇的人?

那些繁体汉字,我一个也写不出

在汉字的故土,成了中文系出身的文盲

我来到的可是我的祖国?

 

大巴车行驶在淡水河畔

这边唱《义勇军进行曲》,金属铿锵

那边则哼起《三民主义歌》,曲调柔弱又哀伤

——如同在暗夜的零星灯火里,在十字架前守着自己的心灵

两相对比,怎能不叫人顿生悲凉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5.

第二天,从午餐桌上逃走,我要去郊外看你

在从淡水开往南港的捷运上

“博爱座”是“老弱病残孕专席”的另一个名字

列车飞驶,三人行,必有我师

在人群中找到喜欢谈论你的人,是幸福的

将至终点,始发现竟坐反了方向,哦,无比快乐的歧途

已拖延许多年,就不必在乎再拖延半小时

我去南港,想向你献上一簇兰花草

亲耳听你讲:自由中国

 

 

6.

南港的空气是清幽的

栽着榕树、桉树和大王椰子,流淌着四分溪

溪旁生长水黄皮,溪中有睡莲和逆游之鱼,鹭鸶飞绕

溪水穿“中研院”而过,流经家门

溪上的桥,以你的名字命名

 

天上飘着微雨

夹杂了些许油菜花的清香

你那颗自由主义的心脏,跳到第七十一年终至爆裂的那一天

据说这南港也是飘着雨的                                                      

你扑倒在地,一个时代的身影隆重倒地

那一瞬,关于言论自由的演说还在大厅回荡

生命至此,跟遥远的父亲的理想,跟婴幼年的自己

在这个小岛上画了一个圆

那一天南港是飘着雨的

那雨隔着海峡,跟那片大陆并不相连

 

 

7.

如今我携带着整整一个大陆的悲怆和向往

来看你

这可不是徽州老宅的马头墙小青瓦

中美混合式平房,藤蔓缠绕木架回廊,白墙映蓝窗

门前草丛里,忽然飞出一只紫啸鸫

墙头上溜过一只狸猫

它们全都有着遗民的神情

而我,生得太晚,遗民遗不得,流亡流不得

连仰望星空的机会也没有

只好把自己囚禁于书斋,封锁进你的文集

像丧家犬找到了家

 

门前标牌显示今天不是开放时间,只能隔窗而望

似乎看见了卡其布沙发、红色书柜、老式藤椅

民国50年的报纸,喝剩的半瓶酒

甚至瞥见了你的早餐:橘子汁、烤面包片加果酱、咸菜稀饭

这个食谱暗喻你的理想

把黄河长江跟多瑙河密西西比河连接起来

让它们脉管相通

 

房前荷池映天光,可有两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房前道路名曰:适之路

哦,我走在适之路上

我们走在适之路上

我祈愿一个民族走在适之路上

这路,像你的签名,“之”字的一捺,是流线型的温润的悠长

 

 

8.

中研院对面,一片山坡起伏和缓

满山植被都是你的灵魂

从侧面沿阶而上,竹柏高大笔直,栾木婆娑

朵那李和凤仙用各自花朵表达感慨

从崖边的一丛丛鸟巢蕨上,吹过线装的古风

你穿博士服的半身石雕像等候中途,平视前方和远方

紧挨塑像后面,一大株九芎直指天空

叶尽,皮褪,光秃,棕色枝干锃亮,像你写书法:“不苟且”

 

 

9.

继续前行,离你越近,越似乎到了魏晋

黄昏是怀人的最佳时辰

我想念你,我想念那时光景,我想念故国,我想念上世纪的天籁

心心相印的云和天,我也想念

拐一个弯,苔痕渐少,甬路尝试由文言变白话

身体里的日头滚落,地平线打开——

 

像从未有人来过,空气秘而不宣

台阶是短促的、洁净的

围栏里的字迹是金色与黑色在相爱

白色廊亭环绕,草坡倾斜,鹅卵石铺地

斗形盆栽茂盛,墙壁蔼然

碎青石拼成长方形底座,上面覆筑灰白大理石,以倾仰之姿

 

 

10.

“这里是胡适先生的墓,生于中华民国纪元前二十一年,卒于中华民国五十一年。这个为学术和文化的进步,为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为民族的尊荣,为人类的幸福而苦心焦虑、敝精劳神以致身死的人,现在在这里安息了。我们相信,形骸要化灰,陵谷也会变异,但现在墓中这位哲人所给予世界的光明,将永远存在。”

 

 

11.

我深深地鞠躬,姿势低过青山,低过草木,低过风

胸中含着一朵雨云

不是膜拜,是相见恨晚

把顺手采来的野花献上,一株咸丰草一枚乍酱草

跟拱斗形大花盆里的黄花海棠放置在一起

佯装它们是兰花草

请收下吧

 

 

12.

墙上刻“智德兼隆”,几乎说你是三好生

此处丢了一个“趣”字

忘了提及那著名的笑容,容忍大于自由的笑容

砸碎枷锁并照彻一个时代的笑容

 

江冬秀女士与你生同床死同穴,我喜欢这个喜剧女人

性格天生五四,精神未曾缠足

——我对她自有一番异于众人的个人化解读

长子和次子归葬旁侧

跟你生日相同的次子,空有碑文

天寒风紧无枝可栖之时,他在彼岸做了孤魂野鬼

而早夭的小女素斐,只在梦中来过

 

此处近邻有董作宾吴大猷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又及,你的好友志摩留一缕幽魂于济南西郊山上

从我的校园,抬头即可遥望

 

或许还该提及,曹佩声于故乡绩溪上庄的村路旁

痴等着你回去

韦莲司同样卧于一个小岛,那里是加勒比海

你们可否通过大洋暖流,继续传情达意?

 

 

13.

在这里你并不寂寞,因这里所有人拥有共同的寂寞

每座坟墓都朝向一个方向:西北

望中犹记,山河变幻,忍住心头苍凉

渐渐地,又在周围交替的繁茂和凋落中

爱上洋流和季风

 

 

14.

这是台北南港,附近的旧庄国民小学书声琅琅

能否让你忆起祖宅青石板路尽头的

上庄小学?

梅溪学堂、中国公学,枕书而眠的时光够辽阔

康乃尔、哥伦比亚,美利坚的阳光把你照耀得多么健康

而北大,校庆日与你的生日同一天

真够巧合,巧合是宿命的另一称呼吧

里面暗含了家国的命运的苍穹

你用民主和科学两种西药

来治疗一个民族的晕厥

 

 

15.

这矮矮的墓,必高过101大楼

它才是岛内的地标

中国现代思想史,就在大理石的方寸之中

半卷或许比整卷更加好看

一座楼的光荣和骄傲是有限的,可轻易被超越

在这世上,能够摩天的

一定不会是有形的,一定不会是GPS可以测定的

 

 

16.

在墓前捡起三块鹅卵石,留作纪念

一块将置于我的书桌,当座右铭

它因你的魂魄而尽显巍峨

一块送给好友,她每学期都给学生讲《文学改良刍议》

还有一块,待我去上海虹口,放到另一个人的墓前

让两个人物以这种奇特方式相聚

一个下诊断书,一个开药方

旧病添新愁,再不能以人血馒头为药了

 

在没有了你们的国度,每一寸土地都盖了朝中大印

穷乡僻壤也套上红头文件

上半身和下半身都不够健康的人,进驻大学

蛤蟆单凭有着一副仕途面相,就硬当上主流

寄居蟹偏说来自民间,寒号鸟不服气,就表演苦难

优伶们如鬼魅穿梭客串,为活人招魂

而颜回和子路在歧路彷徨

卖油翁和秦罗敷,不知归属

还有人把白昼独坐成黑夜,泪眼模糊

 

铁笼变铁屋,绳索勒痕一边淤血一边结痂

但我不想革命,革掉别人的命并不能换来自己的自由

南风和北风也没必要互相审判

而应该做的是:脸上始终挂着你那样的微笑,独立秋风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连做梦都不会梦见龙,那暴君的尊容

 

 

17.

穿越大半个世纪的风雪来看你

我来看过你,遗憾没能采摘一束兰花草

迢遥地带给你

帝国的兰花草依然苞也无一个,尚开在梦中

 

兰花草,兰花草,要怎么收获,先那么栽

从山中移到小园,再移至盆中

如今,也许,总算是

悄然开放了吧,孱弱而艰难地开出花来了吧

在这太平洋中飘摇的孤岛上,这曾被唱成亚细亚孤儿的岛

 

 

18.

当飞机再次起飞,从海上向北

我在座位上打开一盒凤梨酥

包装盒图案是一个卡通娃娃,穿京剧戏装

伸出双臂紧紧搂着小岛,生怕小岛被地震和台风带走

 

空中俯瞰,水墨勾画的岛,水葫芦般漂浮的岛

怀揣指南针,从海中望天,朝云缝中的星宿祷告

而我去过的南港,还在细雨里葱茏着

那里的长眠之人曾是翩翩少年郎

 

三个小时之后

飞机将于狼烟四起的雾霾之中

降落在一个庞大天朝帝国的巨无霸首都

 

 2013.1—2013.2.台北—济南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