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雷平阳:波兰诗篇9首

2013-03-16 11:15:19 本文行家:苍劲

雷平阳,著名作家,诗人,1966年生于云南昭通。现居昆明,任职于云南省文联。2004年5月获第二届华文青年诗歌奖、2005年11月获第三届"茅台杯"人民文学诗歌奖雷平阳:波兰诗篇9首雷平阳,著名作家,诗人,1966年生于云南昭通。现居昆明,任职于云南省文联。2004年5月获第二届华文青年诗歌奖、2005年11月获第三届"茅台杯"人民文学诗歌奖、2006年获中国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2006年年

雷平阳,著名作家,诗人,1966年生于云南昭通。现居昆明,任职于云南省文联。2004年5月获第二届华文青年诗歌奖、2005年11月获第三届雷平阳,著名作家,诗人,1966年生于云南昭通。现居昆明,任职于云南省文联。2004年5月获第二届华文青年诗歌奖、2005年11月获第三届"茅台杯"人民文学诗歌奖

               雷平阳:波兰诗篇9首

 

雷平阳,著名作家,诗人,1966年生于云南昭通。现居昆明,任职于云南省文联。2004年5月获第二届华文青年诗歌奖、2005年11月获第三届"茅台杯"人民文学诗歌奖、2006年获中国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2006年年度青年作家奖、2010年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2007—2009)。

 

 

寂  静

 

圣约翰大街上谈起寂静时

我们正好走进了

一家琥珀店。教堂里的寂静是一种

昆虫在琥珀中感受到的

是另一种。还有没有更多的寂静?我们

在相同的货色前,表情不一

欲望,该死的欲望,每个人都有很多

华沙街头到处都是的祭坛

也伸着一双双只剩下骨头的手

暴力带来的死亡,任何地方都发生过

一再重复过,关键是当一颗颗炸弹

松脂一样突然落下,死亡不仅

透明,而且不朽,我们在想什么?寂静

就变得比骷髅翻身坐起索取生存权

的呼叫,更让人恐怖。很难想象

几千万人的死亡也变成饰品

很难想象,一个死去又活过来的国家

它是如此的寂静。星期天早晨

人们奔跑向教堂,仿佛需要洗礼和忏悔的

是生存而不是死亡。我已经不想

把话题从寂静延伸到无辜

作为诗人,苦难的迟到者,此时

在圣歌声里,那些住在灵柩里的修士

或许才是我的知音或战友

 

 

在日拉尔夫镇

 

早年欧洲的怪兽

在森林中,专事于喘息

向日新月异的世界诉苦

声音已经苍灰,越不过森林

和断代史。以宫廷模式建造的厂房

改造成了民居,机器替换机器

铁锈垒起丘陵,苦力的命数中

刚刚露出皇家的一丝气象

手握野花的死神,就将一切

换成噩梦的接力游戏

只有那座高高的教堂

一旧再旧,天天举办着婚礼

 

 

华沙街边

 

“波兰人还在恶梦里挣扎,死去时

身上的汗水还没有结冰,热气腾腾。”

——对此观点,在华沙街边

我可以找到众多的支持者:“子弹射入

骨肉,烫烫的,痒痒的

还没有抵达心脏。”一切正在发生

谁都不知道,恶梦的边界在哪里

我绘声绘色,往伤口上撒盐。同意的人

个个银发,一有机会,就在酒后

怀念社会主义。“子弹穿越了心脏

正往身体外面飞。”为了打动年轻一代

我用铁钉,钉穿了广场上的

一只想象中的鸽子,人们大惊失色

在胸前划十字。“子弹飞走了

死亡留了下来!”原本我还想描述

灵魂之死,但还是忍住了

在他们眼中,我比纳粹还残忍

纳粹让他们死了一次

我让他们在复活前,又死了一次

他们都想好好地活着,不想因为仇恨

永无休止地,一次接一次地死下去

 

 

致米沃什

 

我一直敬佩切斯拉夫•米沃什

不是因为他的诗篇

仅仅基于他一生都把自己

放在这个国家的外面

写出的诗稿,却是这个国家的碎片

这个国家,至今还在伤口里种土豆

疼吗?他让这个国家

永远疼着,疼给整个世界看

有点像十字架上挂着的圣人

几颗钉子,就能将信仰

钉死,永远挂起来

 

 

在华沙,与胡佩方女士交谈

 

我亲切地叫她老外婆

不是因为年龄。她为我炒回锅肉

辣子鸡,还准备了半斤四川酒

仿佛我就是她失散多年的外孙

现在终于回到华沙,掉进了

她满屋子干花、书籍和绘画组成的陷阱

她常坐的沙发,皮革磨出了洞

但形形色色的旅行箱,又供出了她

八十岁仍在剧烈奔波的魂魄

在波兰,她翻译的《金瓶梅》

出到了第五版,神示的结构

妙不可言的闲笔,每个有情有义的汉字

她说,这本书让她一生享有

一颗怀春少女的心灵:“就是现在,每次

出门,我都会精心打扮自己……”

驼着背,手有些抖,她从红色塑料匣中

翻出十二岁时发表的一篇散文

六十八年的光阴隔着,多数的汉字

像一颗颗石粒儿,被铁锤敲碎了

但她从任何一个字的任何一个笔划

都还能找到入口,回到罗泊江

她保持了有限度的爱,人生如寄

却拒绝以亡命的口吻谈论得与失

尊严和苦难。回去?她摇头:“我回去

干什么?在波兰我还有多少事没做完!”

仿佛刚做的心脏手术,医生为她

换上了一台马达。我小心翼翼

向她打听波兰人眼里的中国、乌鸦

和整个欧洲的寂静,假想中的真理

像掉进大海的一根绣花针

我无意将它捞起,她一边吃着坚果

一边撕开大海的皮,拿出的则是

波涛、暗流和岛屿。有些世相谁都难以

辩白和剖析,就像绣花针,在鱼体中

一一变成了刺,锋利包裹在血肉里

不能比拟天空中劈下的闪电和雷霆

我们隔着大海说话,声音断断续续

她在呼唤她莫须有的外孙子

我在寻找坐在海面上抽烟的老外婆

不过,在灯塔上相遇并共进晚餐的

肯定不是我们,那是两个孤魂

再次迷上了塞壬的歌声。我们仍然

坐在她逼仄的博物馆之家

吃着湖南姜糖,喝着黄山毛峰

感觉哪儿也没去过。夜深了,我离开

走出了很远,回头一看,她还在阳台上

挥手。华沙的灯光,犹如中国秋天的月色

 

 

笑  声

 

凌晨三点,我听见一阵接一阵的

女人的狂笑。不知是来自

旅馆的走廊,还是窗外的广场

这深夜的笑是怎样的一种笑?

这笑,像没有预知的警报,像无辜的

领刑者用声音摹拟子弹的呼啸

当然,它也像开心的笑

我被它吵醒了,一个人坐在

波兰柔软的床榻上,内心五味杂陈

并回忆起昨天的对话:“一场战争带来的

疼痛与悲怆,在杀死一条狗的过程中

也能准确地体现。”笑,也有人

边听边笑,寂然一笑,充满恐惧地笑

像看见地狱出现在会议室之上

——按照日程,今天将去肖邦故里

叫我起床的,将不再是华沙厉叫

的乌鸦,我会坐到天亮,那笑声

刺刀一样戳在了我的骨头上

 

 

肖邦故居,遇雨

 

从天空或栗子树上,掉下来

这么多的泪水。这种比喻意味着

风暴和乌云就是肖邦的钢琴

我已经看透了类似想象的意图

它们具有太多的危险性,令人热血沸腾

但又与死神为邻。在波兰的天空中

人们将肖邦当成了仅次于上帝

的圣灵,这同样让人总是混淆天堂

人间和地狱。丹麦诗人尼尔斯•哈夫

坐在肖邦塑像下的长登上

严肃地问我:“肖邦用过的这种钢琴

是不是每一个中国家庭都有?”

不是每个家庭,是一部分

人们视它为德国生产的豪华家具

锃亮的黑色琴盖,可以用作照妖镜

暗藏其中的天空落下再苦涩的

雨水,都不会被当成孤魂的眼泪

我拍了拍尼尔斯•哈夫的肩膀:“想象,

就像一把梦里的钢刀,总是在

杀死做梦的人!”那一会儿

雨滴把栗子树的黄叶,一再地

送到地上,埋在土里的音箱

似乎在播放《摇篮曲》。给人的感觉

在看不见的另一个世界,肖邦

正在给众多不安的幽灵弹琴

 

 

华沙街头的招贴画

 

枪管伸入酒杯。铁丝网拉直了

变成任何画幅的边框

大树都是骷髅。我住的旅馆墙壁上

一个巨人放着风筝,多如毒蝇的风筝

都是些失控的人。时逢米沃什诞辰

他沉郁的眼眶里,飞出

夷为平地的华沙城,白骨像鸽子

在冲天的硝烟之上四处逃命……

我隐隐感到,死神的血管中,流淌的

其实是未亡者或后来人的血液

死亡与比死亡更可怕的人们对死亡的

恐惧,死去的人,只领走了小小的一部分

 

 

给死去的波兰人写信

 

一直都在下雨,背着十字架

行走的教徒塑像,在窗外

一再地接受洗礼。上帝让它活着

它就让石头的道袍飘飘欲飞,高出死亡

不知多少米。像隔着苍茫的东欧平原

我们不停地喊话,只为消除

彼此强烈的象征性,真实地回归肉体

我从天空来访的那一天

东欧洲的白云,在虚无的地方

仿制了一片流放地,冰块和雪

从德国铺到了波兰,但我还是认出了

云朵纯洁的本质。现在,我却

如坠冰窟,白云下的华沙

犹如墓穴之底,焚尸炉熄灭了

地狱的门外,仍有孤魂排起长队

翻译指着旅馆墙上的一块纪念碑

告诉我:“这幢楼里,曾有

一百多老人和幼儿死于非命!”

每天晚上,梦中我就会回到

死人的世纪,伸着满是血污的手

乞求有人能拉一把,而我的身边

只有这个背着十字架奔跑的教徒的影子

它身上的光,被硝烟染黑了

十字架上有数不清的弹洞

无命可逃的人,眼眶里尽是愤怒

的种子。它比谁都清楚,丧乱发生

杀人者是提前到来的,而它又

无力制止。同样,道成于肉身

人被奉为神灵,也曾有一台搅肉机

提前轰响于黎明的广场,鲜血

被指认为污浊的雨水,骨粉和石灰

被混拌在一块,谁也不准

从里面提炼灵魂。它和我们

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当自己也被

别人的死亡彻底带走了,唯一还能

谈论的只剩下时间的消失、孤独和信仰

离开的那天,整整一个晚上

我站立在窗前,准确地感到,有一个我

将体内的骨头雕成了十字架

发誓要活在未来,也成为塑像

我拒绝了。我已经再不能承受

任何形式的任何理由的致命一击

让死神提前躲在一旁监视自己,我愿

迅速离开波兰,隔着一个国家

给死去的波兰人写


 

编辑: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