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林小耳诗歌11首

2013-03-16 11:03:58 本文行家:苍劲

林小耳,真实姓名:林芳。福建省作协会员,已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百万字。林小耳诗歌11首林小耳,真实姓名:林芳。福建省作协会员,已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百万字。有诗作发表于《绿风》《青年文学》《中国诗歌》等诗刊,并有作品入选《2010-2011年福建优秀诗歌选》《读者》《青年文摘》《微型小说选刊》等二十余本畅销丛书。冷香(组诗)文:林小耳荷那些修辞都被用旧了去年的荷花和前年的荷花谁都没有读出不同而日子也是这样

林小耳,真实姓名:林芳。福建省作协会员,已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百万字。林小耳,真实姓名:林芳。福建省作协会员,已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百万字。

             林小耳诗歌11首

 

林小耳,真实姓名:林芳。福建省作协会员,已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百万字。有诗作发表于《绿风》《青年文学》《中国诗歌》等诗刊,并有作品入选《2010-2011年福建优秀诗歌选》《读者》《青年文摘》《微型小说选刊》等二十余本畅销丛书。

 

冷香(组诗)

文:林小耳

 

 

那些修辞都被用旧了

去年的荷花和前年的荷花谁都没有读出不同

而日子也是这样被用旧的

被越来越多尘沙覆盖

我不得不成为一个

在回忆的池塘里翻捞淤泥的人

为苍苍十指,还能

刨出几颗洁净的种子,而庆幸

 

 

枯萎

 

如果没有枯萎

秋天失去它的意义

生命中逐一消逝的

越来越多

一些称谓最后只是用来被祭奠

而有些远方的远,永远无法抵达

所有的花都争先恐后地美

争先恐后地通往枯萎的路途

天地这么大,会不会

有人记得起她曾有过的香

 

 

秋天挺对我的脾气

 

一天比一天凉下去

晨起与日暮要添衣

如果我有点喜欢这个季节

大概是因为,我们有相似的脾气

爱憎分明

日头刚好,是抱着爱人时的暖

风吹起来很劲,有不屈服的小任性

我走在秋天的旷野上

嗅见野菊的香

看苇草结伴疯长,遗忘孤单

我望着天空努力地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变成了秋天一般的女子

心里面会有这样的天高云淡

 

 

冷香

——有感于画家李辉先生之瓷上画荷

 

起初,只是一团软泥的肉身

与水有过缠绵,再投入火的胸膛

水深火热地痛过,才长出傲骨

 

起初,只是一滩浅墨

你丢入花种,沼洼中的珠玑

吞吐月华,谋动暗涌的香

 

这世间很多不可言喻的美

恰如一朵墨荷,它咬合住瓷白

 

 

如果你爱我,我就是发光体

 

 

如果你爱我,我就是发光体

宇宙再辽阔,我也是最耀眼的星球

如果我爱你,我就是发光体

世界再黯淡,我给你温热的火光

 

我的爱,要相信这样的安排

上帝一定自有他的道理

就像春天花会开,冬天飞雪扑满怀

 

暗夜里的耳朵就是眼睛

窗外的雨声开出小碎花

而你说出每一字,都像彩虹天边挂

我躺在我自己的水中发光

一枚饱满的月亮

要诱你来打捞,你必须用力啊

 

 

 

我遇见过像你的人

 

我遇见过像你的人

在清晨豆浆冒着热气的桌旁呼呼吹气

鼻尖出汗,大口大口消灭早餐

 

我遇见过像你的人

在午后的樱花树下,独自惆怅

用纸和笔祭奠即将过期的花香

 

我遇见过像你的人,零点时分不肯睡去

红着眼也要读完一本书

或者,写下几句惊动的诗行

 

我遇见过像你的人,笑容腼腆

但喜欢把湿漉漉的眼神拍打在我的脸上

我遇见过像你的人,拥抱和亲吻的力度

刚刚好,情话说得不多不少

 

我遇见过像你的人,在街头,在广场

在饭局上,在朋友圈子里,在山水间

也在枕边,还有的时候是在梦里

他们多么像你,但谁也不是你!

 

刊发《丑石》诗刊

 

 

  请容许我在春天沉默(外二首)

 

   林小耳

 

  已经足够热闹,各种声响嫁接出又一个

  春天。被冰雪冻结的喉咙

  咳出一滴血,染红第一朵梅

 

  这个时候我想去霍童溪畔走一走

  溪畔的苇草一定又长长了头发

  竹林里依旧有风声回荡

  而那些被卷入溪水的鸟鸣,流向远方

 

  想在溪畔的石头上坐下,静静看一会儿

  日落。在踩疼了那么多季节之后

  面对一棵含苞的桃树,我要忍住惊呼

  我沉默着,数了数越来越少的春天

 

 

   

 

  数不过来,那些遍野撒欢的绿

  比鸟雀儿还叫得紧。必须

  用竹枝挑破雾霭,让远山亮出饱满额头

  再交出私藏的云朵,和温软怀抱

  芭蕉硕大的梳子恰好梳理村庄的呵欠

  听流水,把古老情歌一再翻唱

  而桃花羞涩依旧,不说出她

  望眼欲穿的等。云游的风倦了

  会寻着第一声牧笛的音阶踏上归途

 

 

   万物生

 

  让墨色吞下最后一盏灯

  把睡神放逐。此时

  我有周云蓬的耳朵

  和手指。听风雨与蕉叶吻别

  听月色叩响霍童溪

  伸手,仿佛可以触及天际

  拥住北国一场雪的羽翅

  燃起小步舞曲。行吟

  于梦境,容许岁月收割悲喜

  在就要上涨的春水里

  有蛰伏的蝉鸣与香气

  正一点一点,啄土而出

 

发《福建日报》

 

 2013年2月,小耳在塔山

 

 

我妹妹叫芦花

文:林小耳

 

这样与你对望的时候

我们认出了彼此

诗经里走出的旧物

点亮这个春天第一抹晴空

 

这荒寥的山岭

适合你明媚得肆无忌惮

适合我,欢喜得莫可名状

“我妹妹叫芦花,我妹妹很美丽”

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表达

 

看着一片耀眼的白

忽然想把自己藏进水中央。如果

你是我前世失散的郎,你会吟诵着

“蒹葭苍苍”,被我草本的至亲

引领到,我隐居的地方

 

 

我在黑夜里是完整的

文:林小耳

 

黑夜是完整的

星光太微弱

跌在湖水中也溅不起一丝涟漪

 

月色是完整的

没有任何一种喧嚣

打破它,守之千年的沉寂

 

我在黑夜里是完整的

肉身是完整的

当她隐没在完整的黑中

灵魂会渐渐,泛出月色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