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君儿2013年2月诗歌12首

2013-03-16 10:35:13 本文行家:苍劲

君儿:1968年生于天津。1987-1991年就读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曾当选《新世纪诗典》第一届“十大魅力诗人”。诗歌作品被澳大利亚西敏先生(SimonPatton)译介,并发表于英文世界诗人诗歌网站。君儿2013年2月诗歌12首君儿:1968年生于天津。1987-1991年就读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印有诗集《沉默于喧哗的世界》、《大海与花园》。诗歌作品入选《被遗忘的经典诗歌》、《新世纪诗典(第一季)》

君儿:1968年生于天津。1987-1991年就读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曾当选《新世纪诗典》第一届“十大魅力诗人”。诗歌作品被澳大利亚西敏先生(SimonPatton)译介,并发表于英文世界诗人诗歌网站。君儿:1968年生于天津。1987-1991年就读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曾当选《新世纪诗典》第一届“十大魅力诗人”。诗歌作品被澳大利亚西敏先生(SimonPatton)译介,并发表于英文世界诗人诗歌网站。

                                             君儿2013年2月诗歌12首

 

君儿:1968年生于天津。1987-1991年就读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印有诗集《沉默于喧哗的世界》、《大海与花园》。诗歌作品入选《被遗忘的经典诗歌》、《新世纪诗典(第一季)》等多种选本。曾当选《新世纪诗典》第一届“十大魅力诗人”。诗歌作品被澳大利亚西敏先生(SimonPatton)译介,并发表于英文世界诗人诗歌网站。少量作品入选英文版诗歌选集《中国当代诗歌后浪》《CHE  in  VERSE》。

 

 

《群鸟翔集于故园柳树》

 

柳树上的五十七只鸟

分为三类

麻雀成堆聚集

喜鹊独自站立

另外两只小头鸟呆若木鸡

麻雀叽喳如潮

喜鹊上下跳跃

小头鸟按兵不动

如烟柳树

如剑枣树

红着脸的桃树

它们仍在睡着

众鸟啄着它们多情的肢体

 

 

《旧同事之死》

 

前两天

听说一个认识

20多年的旧同事

死了  四十八岁

属蛇

肌肉萎缩

撇下一个儿子

不,其实是两个

第一次离婚时还有一个

记得她向我介绍过

一种台湾养生秘诀

——吃红薯

不怎么吃菜

吃菜也不怎么放油

是因为这个么

把生命省了下来

人瘦成骨

骨瘦成魂

然后白茫茫大地上

不再有一个把红薯

当肉吃的人

 

 

《冬日黄菊》

 

一个中等大小的皮卡

拉了一车皮的花篮

从我正穿越的小区开出

上面遍布的黄菊花

在冬天的清晨分外

明艳  耀目

死亡的仪仗

零乱的鲜花

我见过它们最后

被像垃圾一样扔在

火葬场的一角

现在我手中

握着捡来的一枚

 

从死亡中遗落的

又将在我的手上枯萎

 

 

《草根说》

 

一个草根诗刊

向我约稿

一个草根诗人

打出了旗号

我理解的草根

是小时候割草喂羊丢弃的部分

我理解的草根

是以自己的废弃支撑满天下的青翠

 

 

《女人,孔雀》

 

晚上读诗

很想喝上一杯

走到阳台

又空手返回

如果必须借助什么

使精神高扬

并不是非要酒精

接下来我看了肖斯塔科维其和斯大林

看了美国女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的

《生存的习惯》

她在美国大陆一角

养鸡,鹅和孔雀

患有狼疮,骨质疏松症

三十岁左右必须借助拐杖

信仰天主教

喜欢西蒙娜-薇依

一次她回信告诉友人

孔雀和狗不能同养

狗若在

孔雀便上树

 

 

《同时供养》

 

一根从根

白到梢的

白头发

挂在我的衣角

取下量了量

1尺1寸长

这么说

我的血已能供黑发

和白发

共同生长

然后逐渐地

黑的变白

白透掉落

一根接一根

直到十万八千根烦恼

终于落

 

 

《梦——大学》

 

那个礼堂真大

灯火通明  人影零乱

演着节目

我和一个年轻的女孩

闪进“偏房”

暧昩得不明所以

趁夜黑人静

返回宿舍

路遇的同学告诉我

毕业考试已在

礼堂完成

刚才是典礼演出

这消息让我一下子

冷汗直冒

毛骨竖起

回忆起已有两年时间

我从未得到过任何书本

也从未参加过任何考试

关键是从未有人通知过我

这证明什么

我仅仅是一个真空  虚无

还是所谓四年大学

不过是一场梦中杜撰

到现在不被识破

也只说明二十六年梦魂

早就成精

 

 

《小狗之鞋》

 

一只小狗

穿着四只小鞋

嗒嗒嗒嗒地

跑在居民小区

水泥路上

我想仔细看看

小鞋的结构

主人在侧

又不便造次

黑白相间的小鞋

也就寸许长

真不知是人间哪家公司

创意和打造

 

 

《迷惘》

 

有一段时间了

发现天气预报越来越准

预报有沙尘暴

或早或晚准会起风扬尘

预报明日有雪

上午或下午雪也会不知不觉飘然而下

最高气温4度

一般便是4度

最低气温降到零下10度

意味着转天就要给孩子

准备零下10度的衣服

只是有一个想法

其实不愿意讲出

如果有一天天气预报

说明日末日降临

我们——也就是说——人

该往地球的哪边跑

 

 

《被推迟的末日》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

恐惧和担心毁灭真的驾到

某一天一觉醒来

世界已像一场洪水远去

留下的残骸里

不再有任何生物寄存

房子  书  家人  器皿

诗稿  梦  鞋子  衬衣

所有的一切荡涤一空

但我此刻却能把这些可怖的场景

大致描绘

 

 

《自己打给自己》

 

因为常常找不到手机

所以我经常自己打给自己

听着清脆的铃声响起

仿佛冥冥中使游离的魂归位

手机里存有很多名字

和很多的号码

可我只能自己打给自己

听如梦的铃声在某处响起

仿佛飘荡的灵又找到了外衣

 

 

《忆蓝》

 

久远之前

你我一定曾经

是蓝的

纯粹  无染

像那雪花一团

 

久远之前

我们一定拥有过

海洋和山川

像鱼虾吐纳它们的

衣食家园

 

久远之前

我们相识于天上还是地下

流水其身

鲜花其面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