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高春林诗歌5首

2013-03-14 00:40:53 本文行家:苍劲

高春林,1968年出生于南阳(卧龙区青华镇)。1989年开始写作。创办大河风(大河诗歌)网。 高春林诗歌5首高春林,1968年出生于南阳(卧龙区青华镇)。1989年开始写作。创办大河风(大河诗歌)网。著有诗集《花非花》《时间的外遇》《安良安良》,随笔/散文集《说是又非》等。主编《大河风’中国当代青年诗人诗选评》、《21世纪中国诗歌档案》。在鲁山姥家大锅台与江离续饮在鲁山,我们围着姥家大锅台,北方冬

高春林,1968年出生于南阳(卧龙区青华镇)。1989年开始写作。创办大河风(大河诗歌)网。高春林,1968年出生于南阳(卧龙区青华镇)。1989年开始写作。创办大河风(大河诗歌)网。

 

                                        高春林诗歌5

 

       高春林,1968年出生于南阳(卧龙区青华镇)。1989年开始写作。创办大河风(大河诗歌)网。著有诗集《花非花》《时间的外遇》《安良安良》,随笔/散文集《说是又非》等。主编《大河风’中国当代青年诗人诗选评》、《21世纪中国诗歌档案》。

 

在鲁山姥家大锅台与江离续饮

 

在鲁山,我们围着姥家大锅台,

北方冬天的寒气被炉火和酒精驱散。

我们还在推杯交换孤独。

酒是喝不动了,忍冬花在舌尖上开了再开。

我们说到诗中的父亲,一种隐忍

的话题消弥了江南与北方的冬温差异。

坚定的词抑或就是来自这一束光,

来自父亲,寻常的指间烟。

时间是个鹿群,或许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留住,

我们挚在制造不确定的词性,

这几乎是时间面具之后我们拥有的惟一的神。

有人背诵《宴席之间》,

我们清楚,做一个好信徒并不容易,

有人俯下身子,往灶台里又加了两根木头,

罗羽再次把杯子举起,我们彼此

呼应着,仿佛唯酒在起浪。

干燥的松木在密闭的灶台里劈啪作响,激情

77度橘黄色的光下,跨出身体,

暂且不再受风尘衣夹的扰困。

几步之外的沙河,这时还在它的冰里沉睡,

河沿上那些高耸的白杨,指定是

模糊在霜霄里。有人开门进来,

一阵寒风裹挟着水汽,迷蒙了我的眼睛。

在更多的时候,这之外的时间,

我们还是回到我们的河流,

像不具完整性的词,从别处,到别处。

 

2013-2-7

 

 

逍遥叹

 

在山上我们的车子穿越杨树林,狭窄的土石路

不知道会通往哪里。我们缓慢地颠簸,

也没有什么目的。一排连着一排的杨树被略过,

附近的眼明寺被略过。前边的路能到哪里?

这似乎不再重要。途中,你开始讲故事

——故事中有女人、米粒、和夜间出没的石头精灵,

他们出尘,他们不再有痛苦和质问,

也从未惧怕不远处的墓地,以及那些单行道——

魔鬼是存在的。我们走进我们的单纯,

情节牵引路途,去哪里真的不再是个问题,

该做些什么了吧,干脆被片段掠走,

或別上土星的标志……路在绵延,CD突然响起了

逍遥叹,我们的声音也隐约被山风吹奏,

这时夜幕临降,我们的灯光穿透世界的黑暗。

 

2013-3-4

 

 

荻间雪

 

在一种抽象的水泊痕中集合颓废。

除了冷,还有毛荻影响冬天的供词。

 

我便在这里翻越了断桥。

雪迹看上去有些单薄,像我的身体那样

单薄。在冬天的景象里真实地

与自己相遇。呼吸单一,

 

和褪色的冷。相比

建筑不在,甚至消失了生活,

时间开始滋生透明。像植物的水皮。

 

这也许不好,我们需要生活。

湿雾在目击的尽头,再远有水域的诱惑,

道路出现了很多弧线。

不往前走了。冷,叫人清醒。

 

生活就是一个原本的人在原本的

草木间待一会儿。      

这减法,给我以另外的醒悟。

 

还有背景。它在水色世界里上升,

我在返回的途中遥望。

 

2012-12-16

 

 

具茨背景

 

天心石举着山的器官。

你一时脸热,去吹院子外的风。

不,是把敏感传递给我上溯的血液,

让时间尽快跃入我们望见的很遥远的房舍。

别告诉我若干年前这里是涌动的海,

我们的身体里有绵延的楼梯,

而这会儿是上升的石阶和盘山公路

绕着隐秘,过世外的日子。

 

群山在这时的暖阳下赐予我们安静的午后。

指日针和旧建筑,以及鸣于山谷的

乌鸦全敞开了空山的辽阔。

在这现实之外,我们是另外的现实。

没有片段的引述,也不需编造僵硬的理由,

我们是白石板上的剧情,但又一动不动,

仿佛在等待冬天的到来,

直到下一个冬天,或者更远。

 

如果可能,我们的交谈就无限期地持续下去,

以至于在远方接受降临于我们身上的叙事。

我们真实地往上,空山更空,

几乎听不到彼此的脚步。

不知道还有没有悲苦,你不再是另一个你,

而那些尘俗的偏见,不去管它。

叙事里,有这一天的行人、炒凉粉,

和罩着我们的盛大的立冬日。

 

2012-11-10

 

 

在徐玉诺故居

 

三间草舍沐在下午的阳光下。或者隐在

我们一路的想往里,像一个岛屿。

岛主,一个河南诗人,早在1958年离去,

留下将来之花园,她亲爱的女儿。

或许是到另外的地方教书、修鞋、拾粪去了,

不再管世间的不规则黑洞与烦恼,

以至于我们的列车穿过破败的河山还停不下来。

这个下午,我们在土院子里找世界,

一个人在几个人的话语里,步子很轻。

一棵石榴树结出几颗丰满的石榴而不再孤独。

我们还能想些什么?时间在换取

真实的土墙。旧照片的光亮照着新照片的面影,

像是洗净了一切之后的句子。

我们什么也不想,就在这个岛屿上坐一会,

因为一转身就是大海了,茫茫人烟,

在变冷的世界,连仅存的信念都要消失,

惟一不消失的,或许就是——

徐玉诺说的,歌者。他的声音里的,

指定是将来,指定是一些人还在坚守的秘密。

 

2012-11-3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