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丑乙《行走在故乡的春天》(组诗)外三首

2013-03-14 00:36:33 本文行家:苍劲

丑乙:原名张建,梦得阁主人。七十年代初生于苏北沭水之畔,汉留候张良后裔。现为大庆作协会员、徐州作协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学会理事、《苏北》杂志副主编,诗园文学网站长。丑乙《行走在故乡的春天》(组诗)外三首丑乙:原名张建,梦得阁主人。七十年代初生于苏北沭水之畔,汉留候张良后裔。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级刊物,著有诗集《雪落的季节》、《槐树林》,杂文集《那年那月》等。现为大庆作协会员、徐州作协会员、中国网络诗歌

 

丑乙:原名张建,梦得阁主人。七十年代初生于苏北沭水之畔,汉留候张良后裔。现为大庆作协会员、徐州作协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学会理事、《苏北》杂志副主编,诗园文学网站长。

丑乙:原名张建,梦得阁主人。七十年代初生于苏北沭水之畔,汉留候张良后裔。现为大庆作协会员、徐州作协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学会理事、《苏北》杂志副主编,诗园文学网站长。

  丑乙《行走在故乡的春天》(组诗)外三首

                    

   丑乙:原名张建,梦得阁主人。七十年代初生于苏北沭水之畔,汉留候张良后裔。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级刊物,著有诗集《雪落的季节》、《槐树林》,杂文集《那年那月》等。现为大庆作协会员、徐州作协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学会理事、《苏北》杂志副主编,诗园文学网站长。

 

   题语:思念故乡的春天,就是思念故乡的童年。

 

 

《行走在故乡的春天》(组诗)

 

 

  引导

 

闭上眼,给春景排上队,让它们

行走于我的诗行。当我把故乡的每个

角落都温情地抚摸一遍后

触及的,不仅仅只是想象中的形状

 

那是一个拼凑起来的风景

麦田、炊烟、野草以及长短不一的阳光

还有那片泛绿的土地,正逆着河流

延伸向远方,走在一个慢慢消失的方向上

 

无法拼凑的,是朦胧的柳枝

这才三月,它们便轻摆于天地间了

何必多言呢,那是如我一般的心境

被微风举起,杂乱且高扬

 

最终,被记忆所逼,我只能

把心里残留的一些想象当作春的引导

并说:瞧!

那一片肥硕的土地,我未曾遗忘

 

 

  三月的麦田

 

那一大片的麦田喝醉了

铺陈在我的脚下,睁着惺忪的眼

瞟着头顶的几片云,轻声说:

嘘,不许喧哗!前方有村庄

 

 

 炊烟

 

以锅灶为砚,柴草为笔

蘸火为墨,天空为笺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风雨无阻,一篇三段

 

风和日丽的时候,写的是楷书

一笔一画,且直且慢

风狂雨横的时候,则用行草

笔画随意,勾连不断

 

其实,那只是一本流水帐

记录着日薄西山的村庄

 

 

  野草

 

你有浓厚的乡土情节

乡情的冲动,使得你浓郁的

情怀,不可遏制地萌生

 

幻想,给了你重染和暗示

没有理由说,你的生生不息

只是轮回的附体

 

但现实毕竟是残酷的

面对春天带来的生机,你只能

用柔情感动土地

 

 

 尾语

 

我知道,我拙笨的表达愧对故乡的春景

我也知道,胡乱的涂鸦会破坏故乡的春情

我只是想趁着万物苏醒,将诗意长出的

那些句子,拼凑成更茂盛的心境

 

不知为甚么,许多年了

记忆中,故乡的田野仍是半青半黄

那儿的天空,总是万里无云。后来我才知道

唯有这样的方式返乡,情感才能丰盈

 

 

 《梵高的麦田》

 

有一位画家,名叫梵高

他有一幅作品是在麦田里画的

那是他一生最后的杰作

而他却在麦田里举枪自杀

 

我猜想,定是炫目的金黄色

把他的灵感推到了顶峰。当麦田

大片的阳光照临他的心灵

千感万叹的他,终于失控

 

其实,这个世界上

诗意越高的人越是无法与世俗合作

这种不合作的态度,与我的

情感很相似

 

 

《农民兄弟》

 

庄稼地里,跪着一片农民

很多人在哭,他们一手拍打着土地

一手高举着镰刀。流氓则叫嚷着:

不换,我就扒了你的裤子

 

后来,一位诗人写了首诗

开头几句,我至今记忆犹新:

为了尊严,我们

只能用五星红旗来包裹身体

 

 

《工人兄弟》

 

这些年,我接触到一些工人兄弟

他们不再是企业的主人,而是

以旁观者的态度谈论着别人家的事

一位朋友刚说了句:“何时查处腐败”

便被另一朋友粗暴打断:

不要谈政治,喝酒!

说完,他用劲地抹了下嘴

然后将嘴巴上的酒和泪,一起吞下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