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左右自选诗十首

2013-03-06 17:31:58 本文行家:苍劲

左右(真名),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系《华商报》签约专栏作家,陕西文学基金会签约作家。左右自选诗十首左右(真名),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有作品发《诗刊》《诗选刊》《星星》《诗潮》《西北军事文学》《绿风》《阳光》《飞天》《人民文学》(英文版)等刊,作品三次入选伊沙主持的《新世纪诗典》。系《华商报》签约专栏作家,陕西文学基金会签约作家。自印有交流诗集两部,诗集《地下铁》即将正式出版。现居长安大学研

左右(真名),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系《华商报》签约专栏作家,陕西文学基金会签约作家。左右(真名),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系《华商报》签约专栏作家,陕西文学基金会签约作家。

                                                左右自选诗十首

 

        左右(真名),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有作品发《诗刊》《诗选刊》《星星》《诗潮》《西北军事文学》《绿风》《阳光》《飞天》《人民文学》(英文版)等刊,作品三次入选伊沙主持的《新世纪诗典》。系《华商报》签约专栏作家,陕西文学基金会签约作家。自印有交流诗集两部,诗集《地下铁》即将正式出版。现居长安大学研究生院。

 

®我很坏

 

你穿着高跟鞋下楼,缓缓地下。咯噔咯噔

一会儿数着台阶一会儿拂起脸上落下的发髻

紧紧扶住手梯,小心翼翼。我偷偷跟在你的身后

不声不响。真希望你一个踉跄,我刚好抱住你

 

 

 

®听见

 

不止如此,数不清耳朵醒来了多少次

 

在月光的霜冷里

从蛐蛐受伤的身体里

 

村庄的石板屋檐上,青苔召唤

半夜雨鸣,落花的声音变奏为凌晨绝唱

 

次次虚醒,枕边留下两行湿漉漉的信物

惊喜之余发现她刚刚离开,不远

 

我不清楚是哪一个方向发出的暖音

但我知道

我的身体里某个人一直在等我

打开声门

 

 

 ®寻找时间

 

发芽的树木是不是时间,它有绿色的步伐和鸟语花香的约会

时间在码起来的柴垛上睡着了,或者是为了找到积雪融化的声音

一只鸟也是时间,它的歌喉将会婉转整个黄昏

冰冷刺眼的屋檐下也有时间,它告诉我们过去的一切都在准备遗忘地消失

柿子树上也有呼噜声,它是夏眠人打盹最好的证明

如果有一天我老了,我也是时间,我就是那岁月爬上去零落的一生

至少这样可以给亲爱的皱纹一个最好的依靠

 

 

®时光书

 

埋下土地,埋下脸。身体之外的空气有毒

将自己密封在零下十度,大地心脏的深处

书写时,从眼瞳过滤到嘴唇,从嘴唇过滤到耳蜗

不断地舔干十个手指头,开始计时。

从一月跳跃到六月,省略七月和十二月

从不觉得累和冷。躺下写一首诗,带上厚厚的口罩

不带任何声响和颜色

这样,读过我诗歌的路人,全身上下,不论过去现在往后

不仅仅有感动的情愫。

让自己一辈子干净,替诗歌消一辈子的毒

若干年后,自己也能获得一首属于时光真正久久不忘的诗

 

 

®将来

 

将来我要这样活过余生:

简单的房子里只有一把木椅,一张云床。珍惜简单的家具

和简单的人。给理想配上蔚蓝的布

多余的东西不要侵进来,包括阳光和有毒的灰。

不买人情,不欠世故。不许车往人来,风轻不必云淡

养一只蜘蛛,辨别遗老的方向。特别允许:织一张干净的网

一张就好。

藏尽古书,度完光阴。吻够爱人睡眼惺惺的唇

 

 

®树林里

 

夜晚挺拔得寂静,四周葱茏

树林里,枫叶树下

一群蚂蚁静静守着一只蚂蚁的亡灵

大地口吐白霜,露珠颤颤微动

 

一棵树朝另一棵树的肩头,在风幕下慢慢靠拢

 

 

®和声

 

和上一阵轻轻的佛音,一午暖阳

和上石龟背上断裂的古壳,老和尚关门的隙缝

 

和上秋天脱骨的掌纹,大殿外轻捻轻挑的灰烬

和上风,和上你夕阳下眯着的眼睛

 

和上蚂蚁的经文,和上塔尖舍利的年轮

和上高山流水,和上默不作声

 

和上你走后不断回望的头

和上你在我耳畔轻轻说话的回声

 

 

®习惯

 

多年来我有一个习惯

我喜欢将一些弯曲的东西变直

将弯曲的头发拉直

将弯着的腰杆子挺直

将眼睛的方位放直

将嘴巴的样子抿直

将落下来的叶子用脚尖踩直

将走路的势态走直

将无声的生活理直

将一时弯着的人格立马行直

将起伏不定的信念定直

当然有一些东西是我无法变直的

比如头顶的弯月

被路人踩出来的阡陌小路

被钢筋水泥焊弯的图形

以及一些大街上行立不直的人比如小偷

 

 

®比如

 

我喜欢一些比如

比如:当火碰到水时发出嗤嗤嗤的时刻

比如:牵牛脱下蓝苞的清晨

比如:抚摸着乳白色高跟鞋的感觉

比如:流下眼泪之前感动的情愫

再比如:我自己

 

 

®漂在异乡的村庄

 

一个人的村庄就这么简单

有一晨清爽的鸡鸣,有一晚遥远的夜空

有偷来的裙子和一地空空的酒瓶

 

麻雀和灰喜鹊的晴空一定养着各种小鱼

蝴蝶一定在我做梦时的唇边飞过

 

思念的纸笔又一次被风吹起,又轻轻落下

灰尘叹息,安宁栖落

 

偶尔有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女孩,傻傻地看我

她的背心上绣有一朵紫玉兰

  

编辑: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j0ct.html
[2] 左右:蓝的城堡尚未完成 http://blog.sina.com.cn/zuoyou0916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