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红莲2013年诗选10首

2013-03-02 13:32:04 本文行家:苍劲

红莲:河北诗人。女,本名梁文昆,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现居石家庄,近年有作品发在《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诗潮》《中西诗歌》等刊物。红莲2013年诗选10首红莲:河北诗人。女,本名梁文昆,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现居石家庄,近年有作品发在《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诗潮》《中西诗歌》等刊物。《我们应时刻警惕那些有用的东西》我们应时刻警惕那些有用的东西无用的都在角落里

红莲:河北诗人。女,本名梁文昆,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现居石家庄,近年有作品发在《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诗潮》《中西诗歌》等刊物。红莲:河北诗人。女,本名梁文昆,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现居石家庄,近年有作品发在《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诗潮》《中西诗歌》等刊物。

                                                 红莲2013年诗选10

      红莲:河北诗人。女,本名梁文昆,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现居石家庄,近年有作品发在《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诗潮》《中西诗歌》等刊物。

 

《我们应时刻警惕那些有用的东西》  

 

我们应时刻警惕那些有用的东西

无用的都在角落里。

 

我们警惕一朵花的香味

要甚于一朵花,警惕一片云的发源地而不是

抱怨雨淋到了脖子

 

要警惕一个人的内心甚于一个人

他的迅猛和懦弱

不在脸上挂着,也不在支起的厚厚衣领里

 

我们要警惕张大的嘴巴

它把能给你看的,放到了舌尖,慷慨展出

 

更深,更恐怖的

则藏了在事物的盖子下面

 

我们不能因为盖子光滑漂亮

而忽视它天生的敌意和形状

 

不能因为死的容易,就不考虑生的艰难

我们要多点耐心警惕时光的野心

 

2013.2.2

 

 

《王老太太》

 

他们就想她早点死。

好吧,王老太太,那就

死一个。绝食

拔尿管,扔出良心

给他们看。活了79

早值了。大女儿不是在偷偷地

索要账号密码吗?二儿子刚刚完成了

老房子的过户手续,三儿子

没东西可要,就发脾气

要一尊佛像,要你手上仅有的一对

银镯。给他们,王老太太

统统给他们,你死吧,老灵魂睁眼一生了

还有什么不懂?一具无用的身体

老了栽在病榻上,不如荒地里的草

那就死。相信你拜过的神

菩萨,上帝。无非是由一把土

变成更为广大的土

无非是由在地上说话换成

在天上说话。无非是这一世

潦草地过了,下辈子

不会再来。死吧

死吧,死后就能

与时间同行,和老伴唠嗑

不用再认真思考:死后怎么办?

关键是再没有“生活”

这人间的鬼名堂。

 

2013.1.26

 

 

《难过》

 

不是为了城市。

不是为这雾太重,人太小,北风不来而太阳

还没有苏醒的消息

不是为一个人的缘故,也不是冷清

不是为阳台上的米兰,它该开不开

浪费了我诸多心神

不是痛恨,不是悲伤

不是为刚刚看过的一部纪录片,那里面

黑色的尸体遍布,我没流下一滴泪

不是为有过的,无限多的想象

也不是为不多的,无处不在的障碍

它们不会无端存在,亦没有奇迹发生。

不是为那长久的和易逝的。

不是为新鲜的和带了霉味儿的。

不是为告别的躯体,离开的人

哦,他们都有一个家。我该去哪儿?

不是为抱歉,不是为不理智

不是为嘴里的话,纸上的字

不是为桌子上的书,它刚被茶水泡过,现在

它还在哭?不是为它无形中的伤损

我鲁莽的大意,令它

揭不开,提不起,留下了

终身的小口。不是为我灰色的眼神,萎缩的意志

不是为糟糕的昨天和前天

也不是为未知的明天和后天

我似乎什么都不为,但就是难过

难过,难过。你知道我为何难过。

 

2013.1.3

 

 

《疑问》

 

需要用多大力量

才能把这些拼命挣扎过的水

挂在峭壁上,固定

驯服,死死不放

成为冬天里

最危险的思想

 

站在一大片冰瀑前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不知所然

我决定自己试试

先是用手比划,再用脚踢

最后整个身体都匍匐上去了

可还是不能

将它的白,撕下一小块来

 2013.1.29

 

 

《中年爱情》

 

没有羞耻,也没有墙

没有昨天也没有明天

没有什么可说,没有什么不可以

没有你想要的和我能给予的。

 2013.1.28

 

 

《街头卖橘子的男人》

 

一个顾客也没有。此刻

这车橘子埋在最下面的那只成了他

发愁的核心

如果没有行人带走最上面那一只

最下面那只,便是最不幸的那只

便是腐烂,无所得

便是哭不出来

便是想早点回家吃一碗

热乎的土豆炖菜

发现没有炉子没有火柴

没有油

也没有盐

一个顾客也没有。十二月的街头

冷清的概念在小范围的视野里

被无限放大——为什么他们走得

那么急?那么专心

没有人愿意停下来,问问价格

哪怕低低的一句

也是他所需要的。他的疑问

所需要的。

 2013.1.28

 

 

《断指姑娘》

 

这是她第三次哭泣。

海水淹没了她。

 

新婚的爱人

搂着她的腰

她盯着左手。

 

哦,丢了三根手指的

姑娘,每天倒在

盐水里。

 

爱情跟着身体

一起颤抖

 

2013.1.24

 

 

《公公》

 

 

他总是固执地可怕。在我们

还没有长成一头头豹子之前,他是家里

绝对的权威。最高领袖。大部分时候

他是和善的,是可爱的老闫头

他著名的臭脾气,只是偶尔一现,这令我们

都有点怕他。

 

 

他一生只穿了三件衣服,新的,旧的,破旧的。

他养过数不清的儿女,麦子,玉米,第二年的麦子,玉米……

他身材瘦小,据婆婆说,还不到一百斤

62岁那年,我亲眼看到他用不到一百斤的重量

掀翻了胖村长的车子。

他不会抽烟。

不会饮酒。

不会打麻将。

不会圆滑。

不会偷懒。——没有了土地也闲不住,巴掌大的小院

跑满了他得意的杰作——鸡,鸭,猫,兔子,狗,门前的荒地

硬生生被他变成了绿色的菜地

 

 

要过年了

他说要买上一百斤猪肉

做腊肉——过年,不炖肉怎么算过年?

他说每人要买些新衣服,除了他自己。

他说要让大家多吃点好的,除了他自己。

他说一年了,都忙一年了啊,让我们

多去亲戚家走走,见了长辈不要不好意思说话

多给父母留些钱,除了他自己。

 

 

奶奶是他唯一的软肋。

我羡慕那个幸运的老太太,活满了87

生命最后那一个月

在她面前,他有时是儿子

有时又是父亲。

 2013.2.5

 

 

《最后一个字》

 

瞧,我还是

看到了它。刚出生它就——

滑到了悬崖边

它前边的顿号,省略号,问号

像吃惊的傻瓜

都闭上了眼。还有什么比它

更像结束?

它之前的之前,信笺里的

心情,人群,电影和

问候,有了霉味儿它还有何理由

放不下

关不严

在火的灰烬上沉思

它来得太早,还是太晚?

为什么刚出现就消失?

它深沉的面孔

谜一样,覆盖过我无数

难眠之夜。有过一点点苦

还有过一点点甜……

 

 

2013.2.12013.2.13

 

 

《为什么这么写》

 

因为我思考过这么写和那么写的差异

想知道

哪一种方法更正确

 

因为这样能让爱清白

让恨更深,尘世的烟火会浓一些

 

因为我会清醒,对自己的行为有一种

深深的恐惧。因此想知道

 

自己从哪儿来

要到哪儿去,此时该干些什么。

 

因为我觉得我放声大笑不是无故来的。

哀声痛哭也有它走的理由。

 

我想触摸到事物的本质,哪怕一点点。

想做有勇气的实践者

而不是蠢人,而不是木偶,而不是刽子手。

 

2013.2.19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