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陈东东《春天:场景和独白》12首

2013-02-23 17:27:38 本文行家:苍劲

陈东东,男,1961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和王寅、陆忆敏等是第三代诗人代表;1996年~1998年刘丽安诗歌奖评委,1999年~2000年安高诗歌奖评委。第二届张枣诗歌奖获奖者。陈东东《春天:场景和独白》12首陈东东,男,1961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和王寅、陆忆敏等是第三代诗人代表;1981年开始写诗,陈东东是民间诗刊《作品》(1982—1984),《倾向》(1988—1991)

 陈东东,男,1961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和王寅、陆忆敏等是第三代诗人代表;1996年~1998年刘丽安诗歌奖评委,1999年~2000年安高诗歌奖评委。第二届张枣诗歌奖获奖者。 陈东东,男,1961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和王寅、陆忆敏等是第三代诗人代表;1996年~1998年刘丽安诗歌奖评委,1999年~2000年安高诗歌奖评委。第二届张枣诗歌奖获奖者。

           陈东东《春天:场景和独白》12首

 

       陈东东,男,1961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和王寅、陆忆敏等是第三代诗人代表;1981年开始写诗,陈东东是民间诗刊《作品》(1982—1984),《倾向》(1988—1991)和《南方诗志》(1992—1993)的主要编者。曾任海外文学人文杂志《倾向》的诗歌编辑(1994—1997);1992年~1993年主编《南方诗志》诗刊;1994年~1998年任《倾向》文学人文杂志诗歌编辑;1996年~1998年刘丽安诗歌奖评委,1999年~2000年安高诗歌奖评委。第二届张枣诗歌奖获奖者。

 

部落

 

蓝色恐龙的一季已结束

翼龙飞翔的黄昏在蔓延

黑夜粗砺,植物丰硕

说话的鱼群一天天进化

 

幸存的潜入最绿的湖底

躲避直升飞机的光芒

乳汁充盈的妇女和橡胶

喂养各自的儿子、情人

 

以及瞭望和斋戒的酋长

用花环装饰阴茎的少年

他有权听懂史前话语

他有权下湖,访问和祝愿

 

完美的肩胛朝向二月

完美的仪仗队引导众鸟

蓝色恐龙的一季已结束

幸存的蛇颈龙

 

            在最绿的

湖底等待着死

这时候春风吹遍了部落

族胞们知道,谁会来领唱

 

 

公园

 

初春。初春。初春

带灰尘的树

雾气蒸腾的街

狗眼虹膜上弯曲的情侣

 

初春。初春。初春

湖上的避孕套。开花的

笔记本。天鹅。浮萍

恭谦的马,供歌星拍照

 

初春。初春。初春

阴影之中草正肥美

阴影之中嘴正亲吻

一场雨淋透了塑料游艇

 

初春。初春。初春

笛子吹奏太阳,钟声播撒群鸟

一个老人亭子里咳嗽

一个老人,他回忆初春

 

 

铁桥

 

皮包骨头的一夜已流逝。沿着黑河

鳕鱼露出了白色的鳞

水草。尾翼。开花的乳房

那细瘦的人儿歌唱过

 

那细瘦的人儿歌唱过,骑车飞掠

          或伫足凝望

那细瘦的人儿呕心沥血

变成了风景多余的部分

 

变成了风景多余的部分,那细瘦的

人儿,铁桥上迷失

鳕鱼隐藏词语的梦境

黑河爱上了诗篇的光

 

黑河爱上了诗篇的光,开花的乳房

          黄昏里重现

星宿合唱团汇聚于铁桥

那细瘦的人儿又得以返回

 

那细瘦的人儿又得以返回

被手触摸,被嘴亲吻

开花的乳房铁桥上狂奔

皮包骨头的一夜已流逝

 

 

市镇

 

火焰向上的杜鹃正红,盐粒开始溶于河水

马车夫的小女儿,估衣商的小女儿

她们拐向诗篇和我

 

幻想的诗篇上升的火焰

太阳照耀和遗弃的女儿,她率领五月

拐向了我,她唤起明黄和金黄的葵花

 

母亲的市镇门户大开

母亲的窗口灯光在收缩

我凭着激情幽闭于中心,我看见他们

 

在我的河上

          黑色的洪钟跟随落日

命令赤裸的姑娘们出浴。鹳鸟飞过

 

石头城垛,腰肢柔韧的诗神上升

腰肢柔韧的诗神又抚慰

琴声扩展茫茫黑夜

 

琴声扩展黎明和清晨,我的激情

凝结于幽闭。诗篇燃烧上午的

宁静,母亲的市镇

 

                门户大开

管风琴师的小女儿,河流春天风景的新娘

她们拐向太阳和我,她们银色的火焰在歌唱

 

 

仓库

 

在一个空旷的世代里,我枯坐于

同样荒寂和陈旧的仓库

那正午高悬的玻璃吊灯

足够回想起户外的大雨

 

在一个空旷的世代里,我枯坐于

镶花和彩画的长窗之下

守护这么多前朝的机器

我看见一棵树

 

            在窄小的门廊外

被雨洗净。仓库纪念往昔的巍峨

殿堂里曾经曼舞妙音,而当我

枯坐,塔尖上不见了神鸟们围拢

 

于是在一个空旷的春天,我枯坐于

仓库表述的废弃事物间

门廊外被雨洗净的一棵树,清新如

美人,胸前投栖着两只鸽子

 

 

码头

 

码头空旷的又一个黄昏

什么样的落日平息了声音

什么样的鸥鸟向你祝愿

写在天上的青铜,舞蹈食盐和词

 

他会在另一座码头守望

另外的鸥鸟围拢相思

钻石刻画内心的翅膀,在镀银的

日子,传递谁的渴望或拒绝

 

红色巨轮夜半变色

再次驰离抒情的青春

码头空旷的又一场魔术

什么样的月光映照着你

 

什么样的恋爱化作春梦

精卫发辫粗大,桌布上面包

打开。他会在另外的早晨看到

什么样的女朋友随太阳上升

 

 

院落

 

歇息时我坐下来卷烟

院落浮阳,栀子花肥艳

直尺边上光滑着木板

鸟儿争鸣,在上午十点

 

雇主的堂客客堂里搓澡

水汽弥蒙窗户,腰窝和双奶

生辉。墙头上指针迟延、催促

我的手边,有称心的斧锯

 

在上午十点,鸟儿聚拢

院落里白胶水散布异香

我那小儿子却在乡下

从谷仓出来,正走进亮光

 

而我闻到了刺鼻的爽身粉

正当我做好春日的镜架

我那小儿子却在乡下,拿块

玻璃,映照另一个出浴的人

 

 

寺庙

 

青年出家人夜半到达

觉悟的诗,本然之河

惟一的水流供养着月亮

 

青年出家人推门入寺

战后。初春。银色的

雾汽上升到树冠

 

尘埃被拒,明灯初照

青年出家人风中缄默

一领僧袍,要迎他入内

 

晨钟接暮鼓缓慢又激越

收回季节四散的声音

青年出家人挥帚扫洒

 

用一把快刀砍瓜切菜

当白腰雨燕们聚于堂上

他仿佛躲避了自身的风雨

 

他真的躲避了自身的风雨

战后。初春。河以及诗

青年出家人一隅侧立

 

白内障师父。废弃之书

青年出家人懊悔于恨

一领僧袍,要由他传承

 

 

废园

 

风暴到来以前,店铺关门的黄昏

追悔的心情像这座废园

寂寞的女子临窗远眺

她知道那个人

已骑驴进入雨中的剑门

 

每个夜晚有一次期待。鹰的栖息

瘦小的街景和雷霆之怒

春天的女子在暗影深处

她手边一封信

泛黄了灯光

 

这时候一匹马突围又突围,有如

羽箭,从驿站向下一个驿站

飞射——它想要击中那

缟素的心——在黄昏过后

被传递的词章已扩散开来

 

她甚至分辩了最弱的音节,这

废园的耳朵,这废园的相思

她唱和的笔端伴以残酒

她知道那个人在同样的灯下

在倾听同样的风暴灌满

 

 

大街

 

春天金黄透澈的蜜

她在白天又一次来临

她在白天催生众花

也催生集市和自由的空气

 

春天金黄透澈的蜜

夜半的情人挑选着素馨

绿色的木窗高悬在树上

我俯身挥动胜利的手

 

我俯身挥动胜利的手

玻璃玫瑰,极乐鸟月亮

乳沟深邃的慧慧或小水

她们响应了我的欢乐

 

她们在光中,甚于金黄

透澈的蜜。当夜半的情人

双臂抱满,当春天的情人

因自由而舒展,我知道她们

 

是我的佳音。另外还有

酸橙的佳音,还有另外的

庆典和热爱。我从树上俯身召唤

另一条大街的革命正涌来

 

 

老城

 

一封信来自另一个黄昏

            绿衣邮差

从树荫到树荫

音乐晦暗了老城的天空

 

在老城的天空,玻璃塔尖

再隐于群星

猎猎而来了众鸟和坏消息

那春天的音乐

 

            邮差的音乐

通过门缝又攀登到餐桌

迅速在白皙的手指间

漫延

 

    在白皙的手指间迅速

漫延,葡萄酒已经溢出

老城的六月覆没于潮水

一个上涨的女子

 

一片逐浪高的心情

她泣哭直到第四个黄昏

她有如使她迷失的老城

被一个坏消息埋葬进夤夜

 

 

金顶

 

雪山最为宁静的高处

那被人称作天堂的集市

花朵是火焰的阴唇和嘴唇

沉思默想的菩提已充满

谁的手一翻,手指轻弹

智慧的微笑在春天被领悟

 

出门的黄金眼睑的女儿

顺着坡道接近了正午

她驻足、侧耳,她听懂了

太阳无声的训诫

身影收缩成圆满的一轮

她周围的雪山生长、凋谢

银色的屋顶。飞鸟。光

 

花朵是火焰的阴唇和嘴唇

蜥蜴们等待炼金的夏季

雪山最为宁静的高处

天堂的女儿到达了正午

那作为背景的钟声传诵

那作为文字的苍鹰长鸣

谁的心安详、洞明

并为她打开了第一扇门

 

(1989, 2012)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文学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