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陈崇正诗选15首

2013-02-19 12:50:57 本文行家:苍劲

陈崇正:曾用笔名且东、傻正,1983年生于广东潮州;出版有小说集《宿命飘摇的裙摆》《此外无他》、诗集《只能如此》;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领悟》杂志执行主编;现居东莞。陈崇正诗选15首陈崇正:曾用笔名且东、傻正,1983年生于广东潮州;出版有小说集《宿命飘摇的裙摆》《此外无他》、诗集《只能如此》;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领悟》杂志执行主编;现居东莞。第三棵树的倒影我要全部的树在风中站立我要吹来的风继续

陈崇正:曾用笔名且东、傻正,1983年生于广东潮州;出版有小说集《宿命飘摇的裙摆》《此外无他》、诗集《只能如此》;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领悟》杂志执行主编;现居东莞。陈崇正:曾用笔名且东、傻正,1983年生于广东潮州;出版有小说集《宿命飘摇的裙摆》《此外无他》、诗集《只能如此》;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领悟》杂志执行主编;现居东莞。

                                        陈崇正诗选15

 

       陈崇正:曾用笔名且东、傻正,1983年生于广东潮州;出版有小说集《宿命飘摇的裙摆》《此外无他》、诗集《只能如此》;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领悟》杂志执行主编;现居东莞。

 

第三棵树的倒影

 

我要全部的树在风中站立

我要吹来的风继续向东

我要所有的树朝向所有方向

所有自信满满的火车横渡

大海。所有的大树在海浪上生长

 

他们只是影子

经过和自己商讨,影子决定成为一棵树

 

很感人

影子做成的树上挂满了固执的果子

会碎吗?不会的!这刚好是第三棵——

第三朵哗啦啦的浪花打在岩石上

 

影子用自己的身体穿过她自己

她来不及使用眼泪

所以根脉上布满了各种祝福

一列火车刚好从海边经过

他憋足全身的重量擒住了方向

因为这一次耗尽了他一生的错误

 

 

你所不知道的水

 

磁带A

 

假如你在汽车里

汽车在水中

你就是在水中,永远在水中

陌生的水咬紧了车门,咬紧了空气

你只能用头盖骨去顶撞玻璃

陌生的玻璃也和水勾结在一起

一起透明,一起变硬

危急时刻你不忘倒抽一口气

但没有空气,没有空气,没有空气

空气只是另一种玻璃

和作为水的血液勾结在一起

对于拳打脚踹气势汹汹的所有呼告申诉

水都平静地镇压了一切

只有水知道你最终也会平静下来的

你在水中

你和你一生的故事,全部都在水中

 

磁带B

 

你只能相信水

就如同早晨起床你喝一杯水

你的喉咙咕咚一声,等于郑重其事使用了相信

你端坐在马桶上,又一次使用了相信

你流泪,对着窗户歌颂雨

支付出去的信任显得理所当然

在水中活着,或者,在水中死去

直到水覆盖了汽车,裹住了铁皮棺木

你才知道滋养生命的地方也滋养了杀手

水设置了这个世界

控制了草木、沙土、牛羊和女人的形态

渗透进了每个人的身体,充满每一个脑细胞

只有天空偶尔狐疑的冰雪

也只是在无风的夜晚惨淡地飘飞

然后就汇入河流的大合唱之中,变成春天

 

2012/7/26

 

 

慢火车上的皱纹

 

A

 

我可爱的老邻居出门了

他把他的黑猫送给我

他要去寻找一列慢火车

将自己邮寄到远方

他说他带走了拐杖,他需要

嘟哒嘟哒的节奏,他说,嘟哒嘟哒

还有古旧的藤条箱

装着老情书、小人书和玩具熊

我只记住他的脸

八字胡:夜里咳嗽的老绅士

皱纹:另一种时间刻度

 

B

 

黑猫生了一窝孩子,是白色的

我只有一个女儿,其他都进了圈套

一个男孩牵着一个女孩被贴进了宣传栏

扮演着种子、挑夫和栋梁

孩子们那么小,却那么苍老

皱纹:一部机器的纹理

 

C

 

我的女儿长大了,在虚拟的未来

我蓄着八字胡,做了老绅士

我的猫排成一个方阵,它们是我的拐杖和英雄

所有的火车都太快

所有的情书都在屏幕上

我和我的老伙伴们围成一个圆圈,谈着小人书

一个孩子坐在圆心

太阳刚刚升起,我们是他的慢火车

嘟哒嘟哒,嘟哒嘟哒

皱纹:向下滑动的力

 

 

中秋

 

漫天的孔明灯像萤火虫

小岛倒影在湖面

孩子的欢笑时远时近

新情侣在桥上相互依偎

歌声歇了,半罐啤酒还没喝完

老朋友的电话非常空洞

祝福短信总显得多余

能想起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少

看月亮,也只是看一眼

亲人在路上错过了欢聚的时辰

吃了一块月饼,看无聊的电视节目

“最近怎样?”“还行吧。”

说一些差不多的话

在深夜独自看完一部凶杀电影

洗澡,睡觉

躺在床上,想不起寂寞一类的词语

知道明天醒来,总是心满意足

 

2012-09-30

 

 

意外

 

总是这样

这些美丽让人猝不及防

若不是她转过脸去

若不是站在同一棵凤凰树下

那遥远而醉人的红

也许可以来得慢些,再慢些

就好像搭乘同一架电梯

缓缓落到地面上

就好像只是站在空气里

看到了在另一些空气里的你

阳光总是挑破谎言的纸,就如

在窗口看见另一扇没有遮掩的窗口

天亮时,他们注定在街口相遇

那时,我在心里预留了意外

甜蜜也如同绝望一样伤筋动骨

 

 

 

以爱的名义

浇花者用清水行凶

黑暗的地底下根脉幸福爬行

灿烂的盛放就如一个哈欠

笼罩所有的蓝天,仿佛一个阴谋

 

你的眼泪,拨不响琴弦

误入歧途不等于谬误

勇往直前并不等于心甘情愿

就如一群飞鸟如此清晰

只因一无所有的天空,本是毒药

 

 

 

你在想一个人

用一生储蓄的能量

在心里,模拟她的唇,她的笑

假如你爱一个人

那就是爱一个人

没有假如,没有逃避风险的侥幸和犹豫

你要去,前往勇敢之地

此生你只活一次

只要此刻在,就是永远在

怀里的,温暖的,光芒笼罩的

你要不顾一切去完成一种想象

去驱逐羊群,去做马蹄之下的野草

爱着,就是赦免

 

 

遗照

 

隔着镜框看你的照片

就像我们又在一起

谈起一些遥远的梦想,

谈着上帝、故土、爱情、星空

以及诸如此类纯粹的东西

其实我是这所监狱里做得最得体的犯人

我对所有的绝望都保持克制

以此来产生粘合伤口所需要的力

镜框里笑容是热的,玻璃是冷的

所有我们遍历过的那些话题

周而复始,与时光同行

 

20122月,9月改定

 

 

铁器为何如此安静

 

 

一块孤独的石头在寻找清洗它的河流

今夜铁器为何如此安静,空空的杯盏

装不下被幸福圈养的脊骨

 

月光并不澄澈。恶狗的叫声照亮蚁穴

山谷树木伐尽,雌蚁抱着琴,雄蚁拎起刀

风吹河岸,是谁埋下火种又挖掘坟墓

 

捕梦者涉水而行,影子入侵眼眸,每个人

都在破碎坍塌中认出自己,每个人都缩回内心

安居在水草丰美的地图上。此刻铁器为何如此安静

 

我的兄弟姐妹站在布满血管的土地上

脚下的路口里的歌皆不可涂抹,机器庞大不可

救赎。白色霞光照入天灵盖,那是神的意志

 

夜雾浮动,贫穷难以触摸。虚拟的火光中

诞生了悲哀、颤栗、翅膀、歌声和义无反顾

谁愿安坐于幽暗深处,静待死神摘取魂命

 

 

海瓜子

 

她终于逃离男人的嘴唇

重重地摔到桌子上

她听到自己哐当一声摔下来

哐当,她知道自己都空了

被掏空了

 

薄如蝉翼的贝壳

还能像少女那样飞翔吗

她曾被温热的舌头引诱

她就那样被打开

她幸福的歌唱着剥离

然后——

哐当!她趴在桌子上变冷

变成坚硬的骨头

 

 

次要

 

 

金色的飓风卷过同样金色的沙地

翻转的柱子,飞舞的铁石誓言

在暗处的起义和燃烧

这对你我都是次要之事

 

天上的马舒开了翅膀

一个胆小的男生抿紧了他的嘴唇

十名汉子在浇铸帝王的名号

只要有阳光

这同样是次要的

 

只是你

一直在跟不存在的鹰说话

喃喃不绝,喃喃不绝

用恐惧驱逐恐惧

无端迷恋绝望的飞翔

我更愿意你只是走进另一种人生

我更愿意这只是次要之事

 

 

 

莲花

 

开始总是好的

那些秘密都层层叠叠包裹起来

响当当笑着,谈起书信和咖啡豆

忽略秋风所带来的祸事

 

结局总是可以忍受的

即使将红色哐当一声扑在水面上

也可以栽赃给夕阳

让一切的衰败显得理所当然

 

 

葵花

 

你要藏住光,这些射向太阳的枪

死亡无非是一件陈旧的器物

能度过这一切困厄的是你无邪的眼睛

坐着马车从远处归来吧

这金灿灿的梦想已经远离了喧嚣

 

 

 

意外

 

 

 

总是这样

这些美丽让人猝不及防

若不是她转过脸去

若不是站在同一棵凤凰树下

那遥远而醉人的红

也许可以来得慢些,再慢些

就好像搭乘同一架电梯

缓缓落到地面上

就好像只是站在空气里

看到了在另一些空气里的你

阳光总是挑破谎言的纸,就如

在窗口看见另一扇没有遮掩的窗口

天亮时,他们注定在街口相遇

那时,我在心里预留了意外

甜蜜也如同绝望一样伤筋动骨

 

 

院落黄昏

 

你所需要的光都纺进棉线里

你所惦念的安宁

就在这里,只在这里

深埋于故土的根系,甜甜的睡眠

属于鸡犬相闻的梦境

太多婉转的祝福在这庭院里生长

无须遍历祖辈赤足走过的艰辛

古树知道一切

它们熟悉时间流转的气息

熟悉兵匪战乱和后世崛起的史诗

就如记忆中老祖母成颂的句子

一字一句都纺进了棉线里

 

2012.08.27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歌 文学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