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瘦西鸿2012作品:《痩诗》诗14首

2013-02-19 12:42:13 本文行家:苍劲

瘦西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集《只手之音》《方块字》《客骚》《瘦行书》和散文集《如此干净的身体》。瘦西鸿2012作品:《痩诗》诗14首瘦西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集《只手之音》《方块字》《客骚》《瘦行书》和散文集《如此干净的身体》。始终坚信一个优秀的诗人是一部品质优良的“诗歌接收器”,他收听并传达出自然生命中最真实的声音。现居四川南充。鸿2012作品:《痩诗》一个词从人间走过它必须穿过

瘦西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集《只手之音》《方块字》《客骚》《瘦行书》和散文集《如此干净的身体》。瘦西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集《只手之音》《方块字》《客骚》《瘦行书》和散文集《如此干净的身体》。

 

    瘦西鸿2012作品:《痩诗》诗14

 

      瘦西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集《只手之音》《方块字》《客骚》《瘦行书》和散文集《如此干净的身体》。始终坚信一个优秀的诗人是一部品质优良的“诗歌接收器”,他收听并传达出自然生命中最真实的声音。现居四川南充。鸿2012作品:《痩诗》

 

 

 一个词从人间走过

 

它必须穿过心眼  才能从眼睛里爬上来

此刻  人间盛传末日的预言

它趴在眼眶里

像极了一只胆小的老鼠

 

人群熙熙攘攘  尘世风雨大作

一束光牵引着人们

在自己的命运里摸索

一个词  当是被风鼓起的诺大的行囊

 

它装下深深的叹息

比内涵含蓄  比外延外向

蛰居人们咬紧的牙关

偶尔绽开颤抖的梦呓之花

 

一个词从人间走过

浑身沾满目光的暗斑

和舌尖的潮汐  它孤单的背影

在喉结的深巷里越陷越深

2012.12.22

 

 

末日与重生

 

昨夜我用自己身体的余温

浪及了遇见的场景  仿佛用一些零钞

赎回了一朵朵黯去的虹霓

 

一袭冷风  像盗贼背后的刀锋

悄悄逼近我骨骼的缝隙

我依然麻木地沉醉于生存游戏

深醉于自我的无形

 

当命与时光  走到预见的悬崖

我已无意转身  那么多憧憬与遗憾

都是身外渐落的尘土  像生锈的铜钱

慢慢收拢了夜色宽大的口袋

即将窒息的  是我与周围的世界

 

在梦中  我依次造访了神与上帝

他们依旧高高在上  一层层剥掉我的皮肤与骨肉

 

今晨醒来  我像一个婴儿

世界也刚刚苏醒  还未被命名

2012.12.22

 

 

岁末的河流

 

流水越来越瘦  趴在丰腴的河床

十二月用十二根僵硬的手指

在调整它的睡姿

 

一只乌鸦嗖的一声  就把世界飞没了

两片散落的羽毛拖着传说

轻轻啄食着水面上结冰的天空

 

流水流进钟声  一滴滴侵蚀着

岁月的脊梁  惊起的满天大雾

慢慢把面孔俯向铁灰的凝霜

 

盘点既往的涛声  仍有几枚卵石

敲打着岁月的内壁  颓废的馈疡

又丛生出淡薄的月光

 

流水正在转弯独自悄然而去  剩下的岸

像两片无法触碰的嘴唇  那么多的冷

既无法说出  更无法咽下

2012.12.22

 

 

旷野里的一匹马

 

 

它静静站在那里  像一只铁钎

紧紧铆住天空与旷野

 

蹄边蚂蚁的惊叫  喊出它筋脉里的痒

头顶灰鸦的低旋  煽动它眸子里的晕

 

它没有来历和来路  巨大的狂风

使它变成了一匹乌云

 

游走在旷野的额头之上

眼中噙满浮世  幻成一串珍珠

 

它没有去向和去意  沉默的大地

使它变成了一匹浅丘

 

寒潮从鼻息里奔涌而来

结冰的河流  悄悄流进眼睛

 

所有的路在血管里奔跑

天空与大地  凝成一匹僵固的雕塑

 

旷里的一匹马  突然扬起前蹄

那一声长啸  惊飞了满世界的旧路

2012.12.22

 

 

 

重逢

 

那年路过这片树林

我曾将一声咳嗽  吐在树根之下

或许是一颗智齿  或许是一阵胸闷

时已既往  我渐渐淡忘了那一切

 

如今经过这里  我看见满地蘑菇

打着灯笼  在时空里寻找主人

我抬起的脚  仿佛要踩着自己的脑袋

我怎么忍心踩下去

 

此后我走在浮云之上

身体空得透明  偶尔也化身一朵白云

跑到树梢上去眷恋一会儿

 

我看见一个孩童  在林子里穿梭

他漫无目的  不急也不缓

吐出心中块垒  干净得像一阵风

2012.12.22

 

 

 

阳光照在一张白纸上

 

 

 

当所有的黑夜一道醒来

洗干净这一片清晨

 

浑浊的尘世疾疾地转身

遗下这笼朦胧的背影

 

一张白纸  只剩下这些白了

宛如一双眼睛  只剩下盼望

 

倾斜的大地  被这张白纸镇住

阳光像挂在路边的萤火虫

 

一粒粒的光  从白纸上爬出来

像赶路的蚂蚁  头顶晶莹的露珠

 

我俯视着这张白纸  目光开始发痒

一颗一颗的太阳  在自己生长

2012.12.22

 

 

 

圣诞夜,看盛中国拉《梁祝》

 

今夜  怀抱巨大的舞台

灯光熄灭了我的眼睛

空旷的大厅也塞满我的耳廓

在大师面前  我原本是个失聪的孩子

 

只看见他站在众多的弓弦之上

苍老的身子  像那只饱经风霜的琴箱

又与所有的音符  洒落一地

 

我注意到他的身体又弯成一道弓

鼻息汇成两股亮铮铮的弦

在传说上反复  拉出两只蝴蝶

颤抖的翅膀  划伤了这个夜晚

呆坐的人群  像一群失去嗅觉的盲蜂

 

最后灯光熄灭了  大厅静止了

他举起空落落的双手  像一个巨大的括号

我们和座椅一齐被编号

他抱着这些数字  独自离去

2012.12.24

 

 

一粒被拉破的音符

 

这个先天得了绝症的孩子

坚持在一群孩子中奔跑

跑得比好孩子还好

 

其实也不知道上帝开了个小差

其实他不知道手艺遭遇败着

其实他不知道工具露出了破绽

 

这个先天得了绝症的孩子

仍然在一群孩子中奔跑

跑得比好孩子还好

 

其实他知道有的耳朵也是聋的

其实他知道有的身份也是应酬

其实他知道有的神情也是绝症

 

这个先天得了绝症的孩子

故意在一群孩子中奔跑

跑得比好孩子还好

2012.12.25

 

 

一只蚂蚁认出了我

 

谁知道蚂蚁家族  居然有那么精准的遗传基因

和如此严密的分工  一代代繁衍于同一个使命

 

它们盯上了我的家族  如此上溯五百年

我的祖先穷困潦倒  仅凭一根白骨

喂养着它们祖先庞大的胃

 

小时候  我老是迷惑为什么一只小蚂蚁

总是跟着我  我看见它眼睛里的我

躲躲闪闪像一个逃兵  被追得四处奔波

 

到现在  这只蚂蚁已有些老了

仿佛我在它的心里  曾经的仇恨已转为亲情

如此的形影不离  它随时能摸到我骨头的痒

 

终有一天  它会抱着我的骨头痛哭良久

然后从泥土里走出来  爬到一块石碑上

让我的子孙  认清这句醒目的墓志铭

2012.12.23

 

 

那双被寂寞捆住的手

 

曾经的抚摸  收缩成蚯蚓状

几粒还没来得及化掉的沙粒

铺成一个漩涡  紧紧咬住指纹

 

时光从指缝间流走

回音绕指  迟迟不肯散去

微微的颤栗  波及遥远的呼吸

 

现在它停留在冬天的浓雾里

众多的蚯蚓凸起  运送着不相干的血液

仿佛一根枯枝  剩在时间的悬崖

 

静止如暗室里渐渐显形的影像

停留于水的浸染  又丛生出重生的念头

狂风偷走了一生的雪片

 

仿佛一根香烟在自燃

麻木的烟缕  往事般飘散

那双被寂寞捆住的手  缓缓摸到自己

2012.12.23

 

 

雨过后云还在

 

云那么痛  怀抱的雨

一粒一粒地夭折

仿佛整个天空塌陷

仿佛内心的血液即将滴完

 

一个空心的老妪

哭完一生的泪水

独自坐在蓝天下

细数记忆中的儿女

2012.12.23

 

 

夕光

 

在众多的眼瞳上

它像神  拖着宽大的长袍

渐渐隐进教堂的夜色

 

而十二月的夜雾  漫上每一个头顶

钟声踩着落叶  又在睫毛边

挂出几颗若有若无的星星

 

人群都在走向归处

只是他们仍背着巨大的包袱

只是他们  还有更多的东西

没有来得及背负

 

比如转瞬即逝的夕光

比如如影随形的灵魂

比如无望之望  竹篮子装着满满的水

 

在每一座身体的教堂里

它是神  早早地清扫干净院子

然后肃穆静候  每一朵等待熄灭的火苗

2012.12.29

 

 

 

词语的禁忌

 

还记得石头上生长的笔划  被雨打湿

它们很旧  守着自己的鸿沟

像原始人  守着黑夜和一堆篝火

 

后来它移居到一块泥团上  修身养性

衣冠正派领扣俨然  只是偶尔

用余光斜睨身旁另一副冰冷的面孔

 

然后它正襟危坐  在一块铅字钉上

无论怎样复印  它的面孔都是新鲜的

内心的奥秘  钉得比钉子还深

 

现在它在一张纸上  遇光即黑

人类张开所有的嘴去劝说

它如一排排牙齿  咬住距离

 

当我们最终投降一个词语

这个独裁的暴君  又迅速从我们的眼睛

隐入无边的寂静

2012.12.29

 

 

风的耳语

 

它先串通那些树叶

把月光翻译成沙沙沙的波浪

然后化身为一片雪

夜晚透明起来  并用透明看守着我

 

我的耳垂  如两粒露珠

在丘陵缓缓延续的寂静上

凝聚了所有生物的奥秘

 

长长的耳廓  长长的月光长廊

只有风拖着巨大的阴影

像一个老妪  身背身世与传说

在翻动藏在走廊里的石头

 

我是生存的绝望者  守着盗汗

渐渐冰凉的身体  任风揭开皮肤

也无法用它的耳语  舔走我的两道棚栏

2012.12.29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歌 文学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i0pb.html
[2] 瘦西鸿〆。方块字〆写作者 http://blog.sina.com.cn/shxh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