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杨芳侠诗歌10首

2013-02-19 10:34:14 本文行家:苍劲

杨芳侠,女,陕西省西安市临潼人,1971年生于陕西蓝田,自由职业者、陕西农民诗歌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协会员、骊山诗社副社长,现任《海外诗刊》责任编辑。杨芳侠诗歌10首杨芳侠,女,陕西省西安市临潼人,1971年生于陕西蓝田,自由职业者、陕西农民诗歌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协会员、骊山诗社副社长,现任《海外诗刊》责任编辑。作品散见于《绿风》、《诗潮》、《草原绿色文学》、《西北军事文学》、《第三极》、《诗选刊·

杨芳侠,女,陕西省西安市临潼人,1971年生于陕西蓝田,自由职业者、陕西农民诗歌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协会员、骊山诗社副社长,现任《海外诗刊》责任编辑。杨芳侠,女,陕西省西安市临潼人,1971年生于陕西蓝田,自由职业者、陕西农民诗歌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协会员、骊山诗社副社长,现任《海外诗刊》责任编辑。

                杨芳侠诗歌10

 

    杨芳侠,女,陕西省西安市临潼人,1971年生于陕西蓝田,自由职业者、陕西农民诗歌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协会员、骊山诗社副社长,现任《海外诗刊》责任编辑。作品散见于《绿风》、《诗潮》、《草原绿色文学》、《西北军事文学》、《第三极》、《诗选刊·下半月》、《中国文学》、《诗友》、《超然》、等多种文学刊物。代表作有《在铁炉镇,我愈活愈像一只燕子(组诗)》、《秋天,到处是空地(组诗)》、《我听见沉重的命运交响(组诗)》、《铁炉镇,命运出没的地方(组诗)》、《献诗》等。著诗集《看不见的舞者》、《另一种声音》(待出版)。曾获《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联合湖北希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的首届“希望杯”中国文学创作新人奖、第19柔刚诗歌奖提名、陕西省第四届农民诗歌奖、第二届中国诗歌节临潼赛区二等奖等奖项。

 

 

自语

 

陡峭的白壁有吊兰
垂挂着的笑声愈显冷峻
俯视——

 

在年与年之间
是深渊
万物坠落——
却不觉处境危险


灵魂与肉体决然分离
我等你—— 
在天上,在深渊

 

2013.2.4

 

静物

 

 

房子。杯子。草莓。白纸。

写下这几个词

我再也不想写下去了

唉,静物的命运——

逆来顺受

 

如同杯子无法拒绝毒药

房子不能选择主人

草莓熟透了,却不能

如愿——

从盘子

跳到爱人的舌尖

 

别为一张被玷污的稿纸哭泣

哭泣没用,真的没用

将它烧了吧

只愿它从没看见过

仇恨和恶心——

 

上帝和人忙于新的创造物

事实是

他们从不对身前身后事物负责

谁也不能成为谁的拯救

 

2013.2.2

 

葡萄

 

这里,原来是有葡萄的

可它不属于

普通意义上的葡萄

我将其藏起

于是,关于它的色泽和味道

成了一个谜

 

别打探它的秘密

只有葡萄自己知道

生命的隐喻

它走来,不是乘

口舌之快,而是美

可望不可即

 

诗人游走

于时间藤蔓

像光,闪烁其词

诗,就这样

成了,并存在

获得形而上的意义

 

 

陀螺

 

在呼呼的风声中

陀螺发誓要停下来

喘口气——

厌倦原地狂奔

厌倦头晕目眩

厌倦了模糊

 

可它停不下来

被鞭子抽着旋转

陷入速度,无法自拔

谁的魔咒

真的停下来又会怎样
难道会死——

 

 

向日葵

 

 

葵花开了,太阳为它开光加冕

葵花用仰望承接

然后是长久的沉思冥想

感恩如同露珠,滴进泥土

 

用籽实饱满的头颅回报

因为它知道自己很轻

唯有穿越深不可测的黑暗

默默抵达

 

用燃烧的手指触及爱

瞧,田野广阔,密密的葵花

迎光祈祷,呢喃成另一种辉煌

挺直腰杆,我谦卑而昂扬

 

总是热泪盈眶

神啊,我微不足道

却不可或缺

我是你的葵花啊

 

只要是葵花,总要绽放

从血里抽出花瓣和香气

在秋天垂下籽实饱满的头颅

镰刀——献祭——

这是我要做的

 

2013.1.23

 

绵羊

 

凌晨,我从梦中惊醒

那只绵羊,我小时候放过的那只

被绳索死死缠在悬崖畔的酸枣丛中

我看见羊的泪水滴淌如同屋檐的雨水

找不见砍断绳索的砍刀

我一着急就醒了,浑身冒冷汗

 

拎包出门,走在路上

我看见许多人都有那只羊的面孔

羊不是羊,而是我们自己

无形的绳索陷进肉里

眼望苍天,祈望

被从天而降的悲悯牵走

 

2012.11.1

 

鸽子

黄昏,一只形而上的鸽子
在旅馆的台阶啄食文字
将神的经文当米粒
从饥饿到亚饥饿
这是值得感恩的事啊

对着灰色的天空和大地
忽而赞美忽而诅咒
歌完一曲,它的身体已是臃肿不堪
自此,白鸽将不再叫白鸽
而是祭品,献给绝症患者

2012.5.4

 

火鸟

 

 

我不知道,穿过漆黑的走廊

之后,还有没有白昼

死而复生,这需要时间

可我的拥有极其有限

 

没人被告知生活——

下一刻,它会发生什么

可我已做好准备,承接一切

好的,或是坏的

 

火焰做成的鸟是我最爱

捕捉它灼灼的鸣叫

忍受灼烧,我足够坚硬

为我加冕,就用鸟的尖叫

 

白乌鸦

 

 

一朵花试探着绽放,眨眼又关闭

稍作迟疑之后,消失了痕迹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简直无法想象
可我分明看见一个小人儿低着头

写下一行诗,又飞速抹去
叹息,风一样地拂过空白页面

 

空气里,千万只白乌鸦

发出轻蔑的笑——

否定,如此决绝的否定

扼杀的不只现在,更有未来

喃喃地,我对另一个自己说: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2012.2.25

 

夏燕

 

骤雨过后的花园上空

三只燕子飞舞

分明是抑制不住欢乐

它们欢舞,欢舞

只为释放世俗的快乐

我不能明白的是

子弹般尖啸的另一只

 

它朝我俯冲,像要穿透

我大理石般的额和胸

可这袭击是真的,哀鸣着

一次次,燕子穿我而过

带着浑身的孔,站在晨曦中

我不知道燕子的意图

莫非我是治愈疯狂的冷静

 

2012.5.23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歌 文学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