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管一:皮影戏(组诗)14首

2013-02-14 12:13:47 本文行家:苍劲

管一,原名管强,男,现居江苏睢宁,1972年生。曾在连云港消防部队参军,1993年开始发表诗歌。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林》、《文学港》等。管一:皮影戏(组诗)14首管一,原名管强,男,现居江苏睢宁,1972年生。曾在连云港消防部队参军,1993年开始发表诗歌。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林》、《文学港

管一,原名 管强,男,现居江苏睢宁,1972年生。曾在连云港消防部队参军,1993年开始发表诗歌。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林》、《文学港》等。管一,原名 管强,男,现居江苏睢宁,1972年生。曾在连云港消防部队参军,1993年开始发表诗歌。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林》、《文学港》等。

                                        管一:皮影戏(组诗)14首 

 

        管一,原名管强,男,现居江苏睢宁,1972年生。曾在连云港消防部队参军,1993年开始发表诗歌。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林》、《文学港》等。

 

婚姻

 

据说  死亡是一种快感

在接近的一刹那能看到天堂。

一个吸着烟的男人宁可忘记这种幻觉

他的理由是思考。

妻子的幸福感

是在恶梦的悬崖上被拽了回来

然后她愤然张开了剪刀。

日子里最闪亮的金属是诅咒

能换回她年青的记忆

和歇斯底里的幻想。

婚姻向来有冷笑的成分

有时候漠视是一种合理的解释

有时候

需要做的就是无动于衷。

 

 

我身旁的夫妻们

 

他们生活在乡下  或者

跟我一样生活在小县城的郊区

他们白天做工  晚上有时候做爱

但从不亲吻  所以他们熟悉彼此的体味

却不曾熟悉对方的舌头 

他们偶尔用抽打  代替抚摸 

经常懒得在一起说话 

有时候听到他们半夜里激烈地争吵

一个人在那儿嚎啕大哭

这样的时刻多半是女人在哭

有时候也会是男人  不管是谁

次日见到他们的时候

却很很难发现昨夜的影子

 

 

年终考核

 

他们长途跋涉  仿佛来自另外一个星球

他们带来表格与冷漠  拒绝

热切的眼神  他们说开始

然后  一场练习打勾的游戏在岁末

在几乎绝望的人群中蔓延

不会打勾者  一定被淘汰出局

一次革新者的喧哗

不会对整体事件构成威胁

谁的尾巴触到底线  谁就会被

扔进废纸篓  习惯永远不会错

谁制造沙尘暴

谁就会被阳光刺痛眼球

 

 

初冬

 

绿萝开始喜欢上了阳光

一只苍蝇正设法放慢自己的动作

对于这个来日无多的家伙

接受的意义要远远大于适应

 

一大片雨后的法国桐下

金黄的落叶像在为大地加冕

倾听就能证明爱情吗

决别的场景显然多于拥抱

 

初冬的好多事物都在转身

心情不应以光线的强弱而定

 

 

 

更衣记

 

一件衣服才穿上三天 

就有了腐朽的气息 却还不如一句话

才出口就已经老去了大半

酒酣耳热时的茶盏 杯盘狼藉后的

寂静 衣着鲜亮的美人

一台大戏要准备多少套戏装

笑的最夸张的 是一张藏在油彩后的脸

上半场他忘记了究竟是站在舞台上

下半场 他开始对着人群抓狂

穿过脏兮兮的帷幕 灰尘中

沉默者 都在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

那张狂的笑容

大都在配合某种剧情的到来

 

 

 

台阶

 

一生为石头所困的人

在寻找台阶 好让自己的生命

得到喘息的机会。

他的台阶就在脚下 咫尺的地方

须得屏住了呼吸

装成陌生人 用眼神交流

不要流露出惊慌 或者

用触须试探风的方向。

这是在一场行为艺术的表演之后

他就要成为别人眼中的怪物

一张铅笔描出的肖像

很容易被擦掉 被篡改

不以自己的意志为准 这也许就是

生存的秘密 与法则。

 

 

大树

 

大树的方向就是没有方向。

它在地下纠结 在地上没有表情。

有时候它的表情就是轻易地

随风而起。问候每一个

另它动摇的念头 但不相信。

它不相信一位爬着爬着就睡过去的人。

它也不相信躲在背影处亲吻的人。

它不轻易爱上风

但是它允许风从自已的身体内穿行

它不相信撕心裂肺

它只相信万物对它的面无表情。

 

 

秋雨

 

有些人一遇到秋雨就皱起眉

仿佛秋雨是个不祥之物

比起思念 秋雨更能进入骨髓。

越是能引起共鸣的

越是要隐藏 就好像有些交往

不外乎是比赛着进入对方的睡眠。

行动慢腾腾的人 不一定

就不会爱 也不一定就不爱

他只是躲在秋雨中

休息一会 又冲进人群继续泅渡。

他爱秋天所有的。

他交给秋天所有的。

那一刻 所述甚明

相反的倒无从解释 一下子陷入寂静

他的血流停止 表情是大青虫

一点点爬出门外。

他想起寂静是一个人的命运

比起那些茫茫然的幸福

他更容易接受寂静。

 

 

皮影戏

 

快些安静下来吧  在舞台上

当几块皮在飞舞 

当它们替代我们忙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头牲口

在经历怎样的打磨后  才能如此

轻盈。不像那些座位上臃肿不堪的看客

在探头探脑地窥视  他们

向往那幕后的操纵者。

当鼓点暗示高潮到来的刹那间

每个人的手心都攥了一把汗  可怜

击打命运的锣声还未响起

就有人在台下晕眩。皮在飞奔

在上马 抽刀在断头台上转身抽泣

皮啊  影子在紧紧追随

皮啊  在白布上设下陷阱。

快掐灭咳嗽  快让一块皮完成命运

完成崩溃  破碎。据说 

一块皮的华丽转身在于它的腐烂

在于它生前所受的折磨

可这是圈套。有人为它哭泣

给它理想  却没有人拥抱它的冰凉。

 

 

深度

 

想起那位开腔验肺的河南人

他在绝望的边缘

终于想到了打开自己的胸腔

那里还有一点最后的矿藏

那些黑色的金子

那些要命的黑色

点燃了他生命的最后一把火

这是一个疯狂的家伙

他生活在极端的自责中

并因此让我们充满了恐慌

为了说明一件事

他一下子就打开了胸腔

可是我们也有许多说不明白的事

这可是个不好的兆头

我们宁愿不去多想

 

 

日记本

 

夜里听到日记本在尖叫

起初是呻吟  仿佛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在确定我睡熟了以后

它开始发出低沉的抱怨声

它似乎有着巨大的不满  这一点

我心知肚明。

 

就在刚才我差一点就戳痛了它

在上面写着写着

忽然心头就那么凛冽了一下

我不由自主地使出了狠劲

我经常这样的  往往不是因为

某件事  就是因为我对某件事的看法

那一刻我看到日记本痉挛了片刻

又忍而不发

 

它开始尖叫了

它忘记了假寐中的我  在深夜

它第一次失声痛哭

 

我不会起身去安慰它的

它埋怨过后会更加紧紧地闭上嘴

并且我知道  这是仅此一次

它永不再开口

 

 

菊花

 

局机关大门前聚集了一大片菊花

叽叽喳喳的有点吵人

 

她们是一大早从花市上被租来的

准备迎接几位重要的客人

 

这是她们第三次出来接客了

前两次她们都被摆在了一个会场的周围

有好多个姐妹都被掐得不成样了

 

这一次据说是省里来的重要客人

她们忽然地感到了兴奋

 

在秋天  兴奋是易于传染的

这些焗着黄头发的丫头们不需要传染

早就乐不可支了

 

她们听说客人推迟到十点才到

这是一个腆着肚子的保安随口说的

 

于是这些花们就轻松了一会

有几个已经交头接耳地聊上了

 

她们聊将要到来的客人

聊主人数钱时的笑脸

也聊到了她们短暂而迷茫的花期

 

 

大马戏团

 

这一次你们真的带来了老虎和狮子。

而非去年夏天

在县城垃圾场上的蒙古包里

一个背着书包的男孩子落荒而逃

他看到的老虎脱光了衣服

他看到的狮子暴露出硕大的乳房。

这一次你们真的带来了老虎和狮子

你们把它们从丛林中请来

特意给它们穿上西服和领带

尽力显示着外省的尊严。

快对它们温柔些吧

在锣声响起之前

在它们狼狈地被嘘声轰下去之前

在你们最后藏起来的乳房暴露出来之前

快让一个男孩梦见他的妈妈。

 

 

触电死亡者

 

一大早  两张脸铁青着相对

躺在地上的人叫事件  站着发火的人

叫镇长。救护车长叹一口气

警车冷笑着不知所云。

 

镇里的上空早就有一团乌云

在犹豫着

不知是该飘走还是再呆上一阵。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人 现代诗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