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沈彩初2013年新诗选9首

2013-02-14 11:55:49 本文行家:苍劲

沈彩初:60年代生,黑龙江省海伦市人。2010年被《海外诗刊》评为首届年度男诗人奖;2013年获“首届白天鹅全国诗歌大赛”特等奖。名字与简介被收录《中国诗人大典》。 沈彩初2013年新诗选9首沈彩初:60年代生,黑龙江省海伦市人。8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有诗与评论散见于《人民文学》、《海外诗刊》(加拿大)、《诗天空》(美国)、《岁月》、《新青年》、《中国诗歌》、《诗林》、《诗文杂志》、《中国诗歌

沈彩初:60年代生,黑龙江省海伦市人。2010年被《海外诗刊》评为首届年度男诗人奖;2013年获“首届白天鹅全国诗歌大赛”特等奖。名字与简介被收录《中国诗人大典》。沈彩初:60年代生,黑龙江省海伦市人。2010年被《海外诗刊》评为首届年度男诗人奖;2013年获“首届白天鹅全国诗歌大赛”特等奖。名字与简介被收录《中国诗人大典》。

      

                                               沈彩初2013年新诗选9

 

      沈彩初:60年代生,黑龙江省海伦市人。8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有诗与评论散见于《人民文学》、《海外诗刊》(加拿大)、《诗天空》(美国)、《岁月》、《新青年》、《中国诗歌》、《诗林》、《诗文杂志》、《中国诗歌在线》、《新世界》诗刊、《杯水》诗刊、《黄河诗报》等多种报刊和诗歌选本中。2010年被《海外诗刊》评为首届年度男诗人奖;2013年获“首届白天鹅全国诗歌大赛”特等奖。名字与简介被收录《中国诗人大典》。著有诗集《岁月穿过忧伤的田野》(在首届“中诗文库”评比中获奖)、《失落的琴声》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通肯河》杂志编委、《中国诗歌在线》诗刊主任编辑。2011年任《海外诗刊》编委。曾任读者论坛、诗歌报论坛等诗歌版版主,岁月、潮流、诗文杂志、365文学论坛评论版版主。

 

      诗观:我认为写诗的最高境界,就是用最简单的形象语言,把微妙的心里感受最先说出来。

 

◎     夜晚,一块被打碎的镜子

 

夜晚,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天空被掰开。一块被打碎的镜子格外耀眼

 

我蹲下来对着镜子弹烟灰

每弹一下,天空就多一片乌云

星星是烧出的窟窿

 

起身,当我面向昏暗的生活时

感觉现代人,不是物的越来越多了

因为他们失去了做人的棱角

 

我的心隐隐作痛,好像被某种

不是东西的东西划伤

 

 

 

◎一片叶子

 

 

一辆轿车过去了

一片叶子,被尾气高高卷起

它旋转、旋转。旋转

而后稍一停顿,便扑向我的前胸

 

它好像,一只濒临死亡的蝴蝶

在与命运挣扎

比鹅毛就重那么一点点

 

离开马路,我走在另一种气流里

感悟着生命

心,一直无法着陆

 

 

 

  ◎清晨,一条小黑狗在白雪这张纸上作画

 

几株树,手提一盏灯笼来了

楼房的暗影

给这个刚刚睡醒的城市

切割成一张张白纸

 

小黑狗,这昨夜未干的墨汁

它在缓慢流淌中作画

它画着梅花,画着梨花

画着冬春之交的断层

寒气,抽空了梅瓣的最后几滴血

 

它的画,黑白分明

它用画为人类

寻找着一根根丢失的骨骼

    

 

◎在雪乡,我想起一位伟人

 

 

在二十世纪,一个世纪伟人

曾收拢天公重抖擞的羽毛

他用一首《沁园春.雪》

将一张厚厚的白纸,铺在这里

在这里指点江山

在这里抒发着壮志与豪情

 

从此,那些大山

便伸出了遒劲的手臂

舞动银蛇

从此,那些蜡象

便有了骨头。它们开始

在原野上奔跑东方巨人的雄风

 

如今,我坐在冬天的脊背上

看屋檐的冰凌

依然在为一个积贫积弱的民族注入气节

是他,让一盘散沙似的雪抱在了一起

是他让我们在文字里

又听到了大河上下顿失的涛声

 

 

◎我所看到的暗影

 

黑夜,将一只手举起来

我看到的暗影

只有巴掌那么大

 

无聊时,我对着窗户

一次次把井搬倒、放平

其实,我们都是坐井观天的人

也都在做着自欺欺人的傻事

 

我沉浸在一段往事里

天空被海鸥的翅膀搅乱

阳光,将我们的影子摁在地下

这把灰黑的剪刀

无数次剪断了我写诗的指头

 

 

◎吸烟,我把自己逼到了死角

 

一支烟,躺在烟盒里

它何等的孤独

我是家中唯一青睐它的人

为他人,为自己那口瘾

我把自己逼到了死角

我躲进厨房一隅

 

我听不见时间坠落的声音

总感觉,一些人拿脚趾甲当牙齿

咬断了所有的路

当气管这根不会蠕动的肠子

被尘世的物欲洗劫一空

我更需要一种填补

 

我庆幸我还活着

我还能制造:一朵朵心中的白云

我从没后悔我学会了吸烟

因为我这被熏黑的肺

它的颜色与这个焦油含量极高的世界

恰好吻合

 

 

◎整   

 

 

世界被化妆,胎记没了

她不再是父母所生

只是他们所养

我不知道

她是整容师

的第多少个孩子

 

她用金钱将自己脱胎换骨

为了爱,她已不要

那张脸了

她将自己整成了

他或他们喜欢的样子

从此,夜夜她可以和爱私奔

 

梦中,当我在血色中

睁开眼睛

依稀能听见

从坟茔的那边

无数次传来

她父母的叹息声

 

 

◎风不在了

 

 

关上门,关上窗

风,已被一朵云卷走

往事苍茫,当落雪的地面蓄满牵挂

我常用虚构方式揉皱心底的涟漪

风,有双隐形的翅膀

它常常改变行走的路径

 

此时,我正斜倚床头

坐在白色的褥单上

仿佛禅坐在一朵云里

我神情恍惚,身体轻飘飘的

赶不上它奔跑的速度

只能把思念插进一首诗里

 

记忆中,我又回到了那个小屋

回到了开满樱花的路上

遗憾的是:风不在了

再也不能在我生命的历程里

捡拾几片落花

放飞我梦中的蝴蝶

 

 

◎吹风机,让我想起一种冷却的暖

 

我用枪,对准自己的头部

子弹     

我一次次谋杀自己

不!真正的凶手是时间

往事越来越热

而我,却心乱如麻

 

当我独坐在情感的冰窖

越来越怀想那个走远的秋天

人造的风被人为断送

我又回归一种冷

面对窗外厚厚的积雪

春,总与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细瞧自己霜染的鬓角

我不知道白发为谁而生

谁能理解我此时的心情呢

有种谜,没有谜底

经吹过的头发是顺序了

可心,却常常被记忆扎伤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人 现代诗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hxol.html
[2] 码文字取暖(3段18行) http://blog.sina.com.cn/wolf20080225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