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非飞马诗选16首

2013-02-13 10:49:17 本文行家:苍劲

非飞马,男,土家族,本名马结华,1982年4月生于贵州印江。贵州省作协会员,著有诗集《爱的咒语》。 非飞马诗选16首非飞马,男,土家族,本名马结华,1982年4月生于贵州印江。作品入选《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歌》、《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11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年度选(诗歌卷)》、《新世纪贵州作家作品精选》等,贵州省作协会员,现居贵州铜仁,著有诗集《爱的咒语》。门外的世界

非飞马,男,土家族,本名马结华,1982年4月生于贵州印江。贵州省作协会员,著有诗集《爱的咒语》。非飞马,男,土家族,本名马结华,1982年4月生于贵州印江。贵州省作协会员,著有诗集《爱的咒语》。

                                       

  非飞马诗选16

 

    非飞马,男,土家族,本名马结华,19824月生于贵州印江。作品入选《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歌》、《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11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年度选(诗歌卷)》、《新世纪贵州作家作品精选》等,贵州省作协会员,现居贵州铜仁,著有诗集《爱的咒语》。

 

门外的世界

 

门外的世界

总是比门内的要美得多

这是坐在门内的人

的真实想法

门外有山有水,有草有花

门外天高云淡,蜂飞蝶舞

门内的人想,要是去门外多好啊

有一天,门内的人到了门外

他感到门外的世界真大

他想到了无边无际

他想到了海阔天空

他想,这个世界

原本就该把门拆下来

把一座座房顶拆下来

他知道他的想法多么幼稚

但他坚持认为,幼稚其实没什么不好

 

2013/2/3

 

 

爱着,真好

 

他感到生活了无生气

因为爱在他的心中

越来越少

年轻的时候

他的爱有如大海

他相信,他的爱永不枯竭

而今,他发现自己错了

很遗憾,当他刚刚懂得了何为年少轻狂的时候

就已经老了

他的爱越来越少

就像他的生命一样

被他一把把地大肆挥霍

每天,他都坐在一把藤椅上

回顾自己的一生

酸甜苦辣咸,样样都尝过了

他知道,他可以走了

 

2013/2/3

 

 

那条狗在汪汪地叫

 

最近,它总是汪汪地叫

风吹的时候叫

草动的时候叫

远处,落叶轻微地响动

那是时光老人偷偷离去呢

它侧耳听了听

然后继续叫了几声

汪汪、汪汪、汪汪

它为什么变成这样

终日疑神疑鬼

它不知道

也不会去想

它只管汪汪地叫着

它有时候叫一声

汪。有时候叫两声

汪汪。有时候不停地叫

汪汪汪汪……它停下了许久

对面空旷的夜里

还荡漾着回声

 

2013/2/3

 

我羡慕那只灰麻雀

 

它不怕冷

它从冬天到春天

一直在枝头飞舞,在风中跳跃

它的巣就安在最大的那棵松树上

松枝浓密,但随时可以享受阳光沐浴

雨水浸润。它懂得风餐露宿的美

我羡慕那只灰麻雀

它一年四季只唱单调的歌曲

唧唧,唧唧,唧唧

它的歌声仿佛没有悲喜

它在枝头上串下跳

在每一个早晨、正午和黄昏

留下一个个俏丽的身影

它偶尔也飞出丛林

在不远处的另一个丛林里

有另外一只灰麻雀

我不知道那是它的兄弟,还是情人或知音

我只知道它们一起飞来飞去,一起捉虫子

累了,就一起落在风中的枝头上,用小喙梳理纷乱的羽翼

 

2013/2/3

 

 

爱都是伤人的

 

爱都是伤人的

尽管,心藏在你心窝的中心

但,爱都是伤人的

爱就是一支箭,无影,无形

它射过来,从一个眼神里射过来

从一句话里射过来,从个温柔的陷阱里

射过来。你躲不掉它

它像花朵一样芬芳

像露水一样纯净

像蜜一样甘甜

但它的后面,有一支长长的箭

可以穿云透月,可以横贯古今

可以伤人于无影无形

你看不见伤口,看不见血滴,看不见泪水

你只有痛,那迷人的蚀骨的销魂的痛

那种痛,爱着的人才能体味

 

2012/12/4

 

 

冬雨

 

我想对你说

我爱你

从昨夜到今天

你和大地交谈了一夜

我听到你们在午夜窃窃私语

偶尔还发出了一阵阵呻吟

今早起床的时候

我在窗前拾到一枚金黄的落叶

它有着心的形状

和风霜的纹理

我拾起了它

如果它的纹理是一条条铁轨

那么,从我面前拂过的风

就是时光呼啸而过的列车

我将目光投向窗外

由此看到了流泪的大地

 

2012/11/29

 

那个比我起得更早的人

 

那个比我起得更早的人

比我对生活的爱更多一些

你看,天刚麻麻亮

她就挥动扫帚,把大地打扫得干干净净

等我起床的时候,只是看到她臃肿的背影

在渐渐地走远。她背着一背垃圾

这是她在扫地的时候捡起的

因为爱,她从这些废弃物里

看到了金子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是可敬的

尤其是

当我看到一阵雪白的风霜

就要重重地压过她的头顶

 

2012/11/29

 

 

深夜,想起五个孩子

 

我发觉自己日益变得麻木

每天,网络和报纸传递着铺天盖地的幸福

新闻唱着宏大的颂歌

良知躲在广告的后面

 

破天荒地,五个孩子上了网络和报纸的头版头条

换下了旗手肥大的脸和臃肿的身子

他们终于引起了轰动效应

以死的方式

 

他们衣衫褴褛地,躲进城市的垃圾箱里

那里有神温暖而幸福的眼神

神哈出一口气,他们就闭上眼睛

从没发现,垃圾箱居然可以成为开往天堂的火车

他们感觉自己在起飞,飞起来

甩掉饥饿和寒冷,甩掉冷漠的尘世

 

几个官员哭丧着脸,他们的乌纱帽丢了

这几个流浪的小鬼,你们只顾自己脱离苦海

却让他们遭受连累。你们这群小兔崽子

你们以为依靠死去就能唤醒这个世界的良知吗

过不了几天,头版头条又将被别人占据

而你们五个小崽子,就是五粒渺小的尘埃而已

 

但历史的耻辱柱会记住你们,良知会记住你们

记住你们和垃圾桶一起,撞伤了这个世界

让这个世界再次露出了残忍和狰狞的一面

让冷空气,再次对人民进行一次悲剧的洗劫

 

垃圾箱已经运走,而寒冷还在

每个城市,都有一些露出骨头的人

在街上行走。他们像一些移动的垃圾箱

吸引着苍蝇和蚊子

 

匆匆而过的人啊,请你移开那双捂住鼻子手

请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上这些活着的苦难

然后轻轻地,摸一摸自己余温尚存的心

 

 

每个人都有责任代表良知发言

 

每个人

都有责任

代表良知发言

有时候

我只是冷冷地

看着,那高高在上的发言人

他热情洋溢

措辞得当

频频地向我们发出了

杀人的号召

 

 

阅报栏

 

每次路过

我都怀疑那些报纸

在向路人招手

像个热情的贩子

每次路过

我都看到阅报栏里

报纸换上了彩色的新衣

昨天,报纸上的黑体大字

吆喝着小康

今天,报纸的黑体大字

叫卖着幸福

 

我想看看小康的样子

我想体会幸福的滋味

所以,我就在阅报栏前

一次次地停了下来

 

 

想象东山寺

 

不能上山,就想一想

东山寺。佛光普照

沐浴着那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根草

那里的每一尊菩萨,都含着笑

让人看一眼,就怀着向善之心

那里的和尚,心怀善念,无事就打坐,念经

让每一寸时光都静到极致

早晨和暮晚,就敲一敲钟,让浩荡的佛音

滴落红尘。但佛法无边无际。红尘之中

善念总会找到它的一块净地

好比佛,总能度化有缘人

 

 

生活是一场充满遗憾的游戏

 

我们表演着君臣父子兄弟

表演着善恶美丑爱恨

我们从呱呱坠地开始

表演了许许多多的角色

多到连我们自己也无法数清

多到我们浑然不觉中

被光阴一寸一寸地杀死

 

 

红灯区

 

每天晚上加班回家

都要经过那排红灯区

那时候,整条街

都冷冷清清的

只有红灯区的霓虹

依旧热闹地闪烁

看上去红红火火的样子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承认

有时候,我会卑鄙地让眼睛的余光

透过半开半闭的门帘

偷窥里面的风景

有一次,我震惊了

一排排妖精一般的女子

有的在绣十字绣

有的在打毛线衣

居然是那么的投入和虔诚

在一瞬间

我突然不再鄙视她们

我想那时,我肯定对我们国家

这群未来的母亲

充满了敬意

 

 

月亮已经很旧很旧了

 

无论是圆

还是缺

月亮都已经很旧很旧了

因此,今年中秋

我要准备一块抹布

和一盆水

我要把月亮放在盆子里

洗一洗

洗掉唐诗的气息

洗掉宋词的气息

洗掉元曲的气息

洗掉古典和现代的气息

洗掉爱和忧伤的气息

我要把月亮洗干净

然后放在天上

我要诏告天下的文人墨客

请不要为月亮写诗

请不要用诗的名义

骚扰她,糟蹋她,霸占她

让她自然地挂在天上

让她本色地发光

让她做一个真正的月亮

 

 

外面有个孩子在喊

 

外面有个孩子在喊

我听不清他在喊什么

我看见他把手卷成喇叭状

上身倾斜着

显得有些声嘶力竭

我看到孩子的嘴巴

一张一合

我不知道他在喊些什么

周围的空气是那么透明

仿佛在我和孩子之间

安装了一块玻璃隔板

 

 

一个农民的哭声

 

一个农民的哭声

隐忍,低微

一个农民的眼泪

浑浊,粘稠

一个农民的身子

满是汗臭,臭烘烘的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我是一个农民

用眼泪和汗水喂大的

因此,他们的哭声

牵动着我的心

我是在一个农民的汗臭中

长大成人的

因此,我闻不惯城市里的

各种各样的香味

每天,我都会见到很多农民

他们的衣衫

开满了口子

我知道,那是疲惫撑破的

那是满身的汗臭撑破的

那是生活中的苦难撑破的

我看到在劳动的间隙

他们不时地把破衣服

紧了紧

把松松垮垮的日子

紧了紧

 

 

 

选编:苍劲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人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