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俄)茨维塔耶娃诗七首

2013-02-08 20:30:24 本文行家:苍劲

茨维塔耶娃·玛琳娜·伊万诺夫娜(ЦветаеваМаринаИвановна),1892—1941年,罗斯著名的诗人、小说家、剧作家。茨维塔耶娃的诗以生命和死亡、爱情和艺术、时代和祖国等大事为主题,被誉为不朽的、纪念碑式的诗篇,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俄)茨维塔耶娃诗七首茨维塔耶娃·玛琳娜·伊万诺夫娜(ЦветаеваМаринаИвановн

茨维塔耶娃·玛琳娜·伊万诺夫娜(Цветаева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1892—1941年,罗斯著名的诗人、小说家、剧作家。茨维塔耶娃的诗以生命和死亡、爱情和艺术、时代和祖国等大事为主题,被誉为不朽的、纪念碑式的诗篇,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茨维塔耶娃·玛琳娜·伊万诺夫娜(Цветаева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1892—1941年,罗斯著名的诗人、小说家、剧作家。茨维塔耶娃的诗以生命和死亡、爱情和艺术、时代和祖国等大事为主题,被誉为不朽的、纪念碑式的诗篇,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俄)茨维塔耶娃诗七首

 

    茨维塔耶娃·玛琳娜·伊万诺夫娜(ЦветаеваМаринаИвановна),18921941年,罗斯著名的诗人、小说家、剧作家。茨维塔耶娃的诗以生命和死亡、爱情和艺术、时代和祖国等大事为主题,被誉为不朽的、纪念碑式的诗篇,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我要从所有的时代,从所有的天国夺回你

 

  

我要从所有的时代,从所有的黑夜那里,

从所有金色的旗帜下,从所有的宝剑下夺回你

我要把钥匙扔掉,把狗从石阶上赶去

因为在大地上的黑夜里,我比狗更忠贞不渝

    

我要从所有的其他人那里——从那个女人那里夺回你,

你不会做任何人的新郎,我也不会做任何人的妻,

从黑夜与雅各一起的那个人身边,

我要决一雌雄把你带走——你要屏住呼吸!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茨维塔耶娃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

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

雪,雪,雪。

你会躺成我喜欢的姿势:慵懒,

淡然,冷漠。

一两回点燃火柴的

刺耳声。

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著,颤抖著

短小灰白的烟蒂——连灰烬

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遂飞舞进火中。

 

 

 

致勃洛克

乌兰汗

(一)

 

你的名——手中的鸟

你的名——舌尖的冰。

双唇只需一碰就行。

凌空抓住的飞球,

嘴里衔着的银铃。

 

抛进沉静池塘的石——

溅起的水声如同你的姓名。

黑夜马蹄声碎——

踏出的是你的响亮的名。

扳机对着太阳穴一勾——

响声就是你的姓名。

 

你的名——啊,不能说!——

你的名——眸上的吻

留在眼睑上的冷的温存。

你的名——雪上的吻。

想着你的名字——如同啜饮

冰凉浅蓝色的泉水——梦亦深沉

 

1916415

 

 

脉管里注满了阳光

 

汪剑钊

 

 

脉管里注满了阳光——而不是血液——

在一只深棕色的手臂中。

我独自一人,对自己的灵魂,

满怀着巨大的爱情。

 

我等待着螽斯,从一数到一百,

折断一根草茎,噬咬着……

如此强烈、如此普通地感受生命的短暂,

多么地奇异,——我的生命。

 

1913.5.15

 

 

 

镜子,——飞散成银色的

 

汪剑钊

 

 

镜子,——飞散成银色的

碎片,目光——还在镜中。

我的天鹅们,今天,

天鹅们飞回家!

 

一根羽毛——从高高的云空

向我的胸口落下来。

今天,我在梦中播撒

细碎的银子。

 

银子的呼喊——多么响亮。

我要像银子一般歌唱。

我喂养的小家伙!小天鹅!

你是否飞得舒畅?

 

我即将出发,我不会

对妈妈说,不会对亲人说。

我即将出发,即将走进教堂,

我要向神的侍者祈祷,

为年幼的天鹅祈祷。

 

1916.3.1

 

 

我将迟到约定的会晤

 

汪剑钊译

 

 

约定的会晤,我必将

迟到。抓住附加的春天

——头发灰白的我一定到来。

你已郑重地给出预约。

 

我多年漂泊——奥菲丽亚

对苦涩芸香的兴趣并不放弃!

走过高山——和广场,

走过心灵——和手臂。

 

在大地上生活很久!密林深处——

是血液!而每一滴——都是小河汊。

可是,在靠近河岸的地方,奥菲丽亚的

面孔永远被掩盖在苦涩的草丛下。

 

她饱尝了情欲,全身盖满淤泥!

——像石砺上的一束草穗!

我高尚地爱过你:

我把自己埋葬在天空!

 

1923.6.18

 

 

 

生活

 

汪剑钊译

 

1

 

你无法夺走我的红晕——

它强大——如同泛滥的洪水!

你是猎人,可我不会上当,

你是追逐,但我是逃跑。

 

你无法夺走我活的灵魂!

就这样,在急骤的追逐中——

一匹阿拉伯的骏马,

微微弓起身子,不停地噬咬着

 

脉管。

 

1924.12.25

 

2

 

你无法夺走我活的灵魂,

那不会轻易受骗的灵魂。

生活,你总是与C押韵:虚伪地

啼啭的声音准确无误!

 

我并不是老住户的臆想!

请放开我到彼岸去!

生活,你公然与脂肪押韵。

生活:抓住它!生活:挤压。

 

脚踝上的脚镯多么残酷,

铁锈渗进了骨髓!

生活:刀尖,爱人在上面

跳舞。

——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

 

1924.12.28

 

来自: 西绪福斯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外国诗人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