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谢虹诗选15首

2013-02-08 12:31:10 本文行家:苍劲

谢虹女河北省保定市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河北大学作家班谢虹诗选15首谢虹女河北省保定市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河北大学作家班作品见于《诗选刊》《作家导刊》《洪流》《诗神》《三峡诗刊》《河北文学》等多家刊物诗歌入选多种文集组诗《向日葵掉落在八月末的黄昏》获2011年《中国情诗》大赛二等奖曾在全国省市获各种奖励现任河北某电视台综艺频道栏目总策划。隔着九朵玫瑰的距离前半生凌乱后半生热腾腾地窝藏着满

 

 谢虹   女 河北省保定市人  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毕业于河北大学作家班 谢虹 女 河北省保定市人 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毕业于河北大学作家班

                                               谢虹诗选15

 

    谢虹   河北省保定市人  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毕业于河北大学作家班  作品见于《诗选刊》《作家导刊》《洪流》《诗神》《三峡诗刊》《河北文学》等多家刊物  诗歌入选多种文集   组诗《向日葵掉落在八月末的黄昏》获2011年《中国情诗》大赛二等奖  曾在全国市获各种奖励  现任河北某电视台综艺频道栏目总策划。

 

隔着九朵玫瑰的距离

 

 前半生凌乱

 后半生热腾腾地窝藏着

 满面的沧桑

 还有绝口不敢再提的陈年旧账

 我紧咬着冷冷的牙齿

 隔着九朵玫瑰的距离

 为饥饿的泪水贮存过冬的稻谷

 打磨春天绝望的种子

 用忧邑的手指

 数着梅花样的齿痕

 看她一茬去了一茬又来

 无所顾忌地

 忽然就冒出绿来

 我不准备下手打捞了

 干渴了三千年的魂魄

 现在水色生香  蠢蠢欲动

 一腔热血  满把黄沙

 漏下去

 气定神闲的那些话

 冷热交替  屏住呼吸

 那单纯焦渴的眸子里

 是一直歌唱着的小鸟死亡后的美丽

 

 

    

        

 再喝  喝到火炙处

 没有水

 解不了这渴

 我手握经卷却饮下太多的黑暗

 你带走的杯子软玉温香蜜汁四溅

 我独自厮守着梅花疏影横斜水清浅

 喝啊多好  国色天香

 这么好的牡丹  这么好的月圆

 取我诗  舞我剑

 爱着  痛着  缠着  招惹着

 梅花无风簌簌堕  沾点花香

 给我些风情剑骨

 再把零落的梅花瓣换一缕柔肠

 噙在嘴里  看横云破处

 我且歌且舞  爱那清菊爱那寒冷

 爱那天高地远的  爱那不堪谋面的

 爱那凉龛孤被  爱那恍惚的寂寞的愁苦的

 还喝这才刚刚开始

 我以诗入药

   慢慢熬

 

 

   味道

       

 没有人等着我

 没有桃花

 在暗影里蜷缩着

 看摆好的棋局

 我不会走马

 别打扰我

 我刚刚喝了毒药

 看蓝色妖姬自说自话            

 罂粟的汁液白净纯美

 无土无水的艳丽抽抽搭搭

 一招一式都是独创的棋谱

 肆意乱流的才华只围绕着翻来覆去的一句话

 湮灭我吧  那味道

 顺着光阴逆行的方向

 借我六味真火

 泼墨舌尖上飞扬的黄沙

 这是我最为美好的岁月

 我苦涩的样子   我看着

 我不说话

 

  

     白月亮

       

 我要用我的疾病把你点亮

 然后坐在井边用那个陶笛一直吹

 把你从哪朵云中吹出来

 赶在春天之前

 把那一抹白涂在我的唇上

 你毫不掩饰你的企图

 一味地白

 洁白   银白   莹白

 照亮了我的麦子我的油菜花

 还有我没来得及耕种的三分薄地

 在我的陶笛上不悲不喜

 带来一些上古的消息一些人和遗忘的情节

 弯下腰  看我佐生的藤蔓和熟睡时的幻象

 她蓄满了水  把白伸进我的衣袖里

 我就爱上了她造出的白色的果园

 白色的梦境以及白色的有毒的漫不经心的沧桑

 那抹白

 是我一生穷困之后

 蓄在湖底的唯一的月亮

 

 

    在水中

          

 我回眸露出众生之相

 遇到你

 长年蛰伏在垂满青藤的石屋里

 靠近北面的坡地

 种植着一个钟毓的名字

 支持山川的香草  响应牵牛子的纠缠

 还有白苋齿的爱

 水滴石穿  海无限远

 我着布衣  饮甘露

 借山风坐烛台

 写下迷醉的细节

 把愁苦吟出香味来

 春风旁若无人地吹

 芳草漫不经心地绿

 抓紧从今往后微小的疼痛

 那朵花  再苦也会开啊

 我假装睡着了

 让水懒洋洋围着我的裙裾

 在我的毛孔软软地回旋

 清澈的水  羸弱的水

 天边的水  荡漾的水

 无孔不入的水

 甜甜的水  这么好

 

    

   我净水流深的时间

  

 那条河水深  我绕着走

 梨花却浅  淡淡地白

 绕不过去了我就停下来驻足

 看我净水流深的时间

 每一次失眠都与梅花有关

 两枝梅花层叠冰绡

 一俯一仰  清幽冷艳

 我也绕着走

 走着走着  就从冬天到了春天

 我净水流深的时间

 春来了花开了草绿了

 归途中  难以见到的容颜

 我只想找一个比我更像我的人

 攀爬到最高处享受四月的芳菲五月的榴花似火

 醒来  阳光摇曳素朴和昨天没什么不同

 只有时间泣血

 我净水流深的时间  我绕不过去了

 

 

      向日葵

 

 我前世的幽怨一直怀到今生

 尚未饱满  怎么能够葱茏

 大红紫红都去了哪里

 我只有黄啊

 时间永无止境

 曲有误  上些妩媚的阳光

 腰肢款摆  那朵葵满面通红

 道一句我弹不出的曲调为何如此齐整

 织锦吧籍着这么好的月色

 在我们重新找到流向之前

 织七彩的通天锦  你有流水我有韵

 两双手织出的锦缎

 浩荡着紫色的水晶

 细雨  水草和悱恻的音乐  

 夜阑人静

 在琴断口

 我真想不管不顾掬起一捧

 在每一个不请自来的黎明

 我都要踮起我的足尖

 用尽平生的力气转向你

 隔世的森林太过遥远

 只在今生  我不能比黄更黄了

 

      病身子

 

 细究起来

 我的病是从腊月开始的

 那天我说  下雪了

 雪就纷纷扬扬下了起来

 六月了  雪还没有停住的迹象

 病有些乏了

 乏了的病身子就用木梳子

 有一搭没一搭梳着我散乱的头发

 那些个语言和诗句和病里的心一个样子

 亮晶晶水汪汪鲜活着打滑

 在阳光下劈柴  月亮里种花

 虚构的海水被我宝贝一样地捧着

 安静的时候就滋生出刀子的想法

 夜阑如水  风却无视我的存在

 恣意将暖流从袖口伸了出去

 残酷着一路狂奔一路优雅

 一万年过去了

 我只种下了十万亩桃花

 我知道  我的病好不了了

 

 

      

       

 路边竹篱上的夕颜这些年都不见了

 我只好在纸上大朵大朵地虚构着

 那些无用的诗句帮不了我

 无论我怎样努力

 都画不出她原来的样子

 手头的那本书日夜看护着我

 他唱歌,吹着邻家的调子

 我笨拙  却日夜醉心于此

 写诗跳舞  吹我呋呋的笛子

 除了呆坐  什么都做不好

 就想起蓝汪汪翻飞的发辫

 就一个人俯在我的裙摆里  哭了

 纳兰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我不想哭  我只想画出我的夕颜

 今天是七夕  我说什么节我都不过

 我就一心一意地画我的夕颜

 那朵紫中带粉  被下了咒语的夕颜

 在夜晚的露台上开得灿烂

 可是  我画不出来了

 

 

     深秋叩我窗台

 

 从城南走到城北  在小城之外

 一个腊月出生的女子在十月

 用一朵菊花掐算着自己的前生后世

 宽大的诱惑在枝叶间茂盛

 树尖上的那枚果子  红得妖艳

 白色的菊花瓣在手上旋转还带着昨日的香气

 我踮起脚尖也无法够着  我够不着

 一些鸟儿,躲在树枝深处

 还没弄明白那些落花的余韵

 风已经很凉了

 告诉我那些苦难的高度

 那些冻伤的岁月里我执拗开出的花朵

 内心的疼痛

 在十月  让走失的岁月回到最初

 告诉我我不了解的生命

 还有缓慢流淌的文字

 风已拂过  我只想抓住一个月亮的夜晚

 那年的雪叩击我的窗台

 颤栗还在  清凉还在  温馨还在

 后世已经预约只有前生

 一地的菊花  我算不出来

 

   

        

            

  月光浸湿了城市的鳞片

  菊异常的安静不躁动

  水鸟越过湖面回到很久的那个夜晚

  金色的框架银色的围栏

  满把手划拉出的古文就只有两个字  随缘

  菊在左面种槐花右面种夕颜

  止不住的坏脾气亦步亦趋都是素面朝天

  今晚天高云淡适宜饮酒

  在自家园子里下棋赏月看柳姬云鬓高挽

  一笼一笼的风吹菊动

  圣僧啊,柳下惠着长衫手握折扇

  一簇一簇的菊越过尘世的门槛朝圣而来

  这一杯美酒,看谁够能坐怀不乱

  水流过

  一枝菊试图摆脱小栎树的羁绊

  独自在月光里醒着

  用凌乱的思绪写下粗糙的命运

  在河之侧独立于黑暗

 

 

   我要缓慢的走失            

             

 

 爱上穿风而过的教堂

 教堂里浩浩汤汤的牡丹

 还有南山沼泽里一簇簇彰显的苦菊

 爱上晃动的野草金灿灿的粮食

 几滴露水惊悸之后大片地澎湃

 穿上红舞鞋

 我的软腰肢,一再地痴迷旋转

 开始不着边际缓慢地走失

 一些跳跃后的安适

 蓝汪汪的水在阳光下刷刷地生长

 湮灭我温暖我

 我愿意用我的平生去感知每一个细胞的痛痒

 从此拒绝收割过的田野,空瘪的稻谷

 琐碎的秘密

 爱上我在尘世温润的盛开和破碎的记忆

 有那么一刻,起起落落的羽毛

 借给我的天空和煽动的翅膀

 在清净之源

 我愿意端庄着优雅,优雅着魅惑

 穿越历史,穿越黄杨的树栅

 在十二月大朵的雪花里

 掩藏我的身形和声调,请带上我吧

 在每一寸美妙的旧时光中,安闲缓慢地走失

 

 

      到森林里去

      

 

  想到森林的时候

  树都是绿色的

  比如昨夜,这样想着

  十个手指就渐渐回暖

  笑着流出的泪水

  就悄悄融化在瓦尔登湖的湖水里

  我不侧身不回头

  就低眉垂首山水相依着走

  越过前朝往事不依不饶着走

  触摸漩涡死亡的温暖

  走到水绝路断,我建宫殿修庙堂

  开辟足够的天空,坠入夏天

  在水的源头在游牧之地

  帝王神武,铁骑扬尘

  我素服而立,不能惊慌

  我要与众不同的回眸

  要棉花一样的雪,菊花一样的清淡

  渐次明朗的音乐和笑容

  要太阳一层层在头顶铺展

  烟尘冰霜还有风暴

  在渡口

  牵帝王之手,到森林里去

 

 

   睡眠就像走过瓦垄的猫

               

 

  昨天的梦里没有天蝎座的出现

  这是冬天

  下雪的日子快到了

  去年的雪我用罂粟做引子制成了音乐

  密封在十二月的坛子里

  玫瑰矮小的刺颤动了一年

  在坛子里泡着就有些软了

  软绵绵的还有些甜

  我很后悔昨晚的固执不够坚决

  早早地睡下,梦有些迟缓可还是来了

  却没有耳朵和缠枝

  风也不够刻骨

  这睡眠像极了走过瓦垄的猫

  弓着背潜伏着冲动活跃在夜晚

  一大早我就被阳光下的声音唤醒

  小长诗也没来找我

  在被子里缩成一团,躺了一会儿

  伸出手打个呵欠,学猫的样子伸个小懒腰

  我笑了  对你说

  怎么会没有梦呢,这一夜又白睡了

  

  

   碧萝上的温暖

              

 

 在街巷与阳光之间

 在海边闲下来的时间

 风吹弯我,我们偷偷地溜出来

 种树争吵轻微地咳嗽和出汗

 等待一个月光滔滔的夜晚

 祭五谷的神  我们伐木

 躲开那些虚张声势的流浪者

 远离繁华的生死  阳光缓慢

 题诗读书简  潜行

 找不到的时候就低声呼唤

 你的身子还要避开那些不该有的慈悲

 树林里透出的白雾   执芴我云鬓高挽

 这些都不要太快

 小柴扉微启,外面雪花连绵不断

 我们备下了足够的香樟木

 一朵玫瑰红在水中摇晃

 趁着月朗风清  造船造我们的房子

制造软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人 诗歌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