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谢长安诗选13首

2013-02-07 14:13:54 本文行家:苍劲

谢长安:曾用笔名南方狼,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诗代》诗刊执行主编。谢长安诗选13首谢长安:曾用笔名南方狼,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诗代》诗刊执行主编。从1996年以来,一直坚持独立创作。出版有诗集《少年乔的理想》(大众文艺出版社1999年11月版)、《狼的爪痕》(学苑音像出版社2004年9月版)、《逐鹿者》(华龄出版社2006年12月版)、《青铜调》(新世界出版社2009年7月版)、《大梦依稀》

谢长安:曾用笔名南方狼,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诗代》诗刊执行主编。谢长安:曾用笔名南方狼,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诗代》诗刊执行主编。

                                               谢长安诗选13

 

      谢长安:曾用笔名南方狼,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诗代》诗刊执行主编。从1996年以来,一直坚持独立创作。出版有诗集《少年乔的理想》(大众文艺出版社199911月版)、《狼的爪痕》(学苑音像出版社20049月版)、《逐鹿者》(华龄出版社200612月版)、《青铜调》(新世界出版社20097月版)、《大梦依稀》(20105月印刷),并著有长篇小说、电影剧本多部,主编有诗集《大爱无疆》等。代表作品有短诗《故宫钟表展》、《双鱼》,组诗《出巫峡记》、《仰望星空》,文化史诗《青铜调》等。部分诗作被翻译成多国文字。2007年秋天曾应邀赴印度参加第27届世界诗人大会。现居北京

 

 

《人民地铁》

 

四壁银屏华光翻涌

港湾里憩泊盛妆航母

舞台般炫目

大家不敢抬头仰睹

只顾垂眸,夜行秉烛

一个抱孩子的躬腰低颜的弱妇

依然被拦截,空袭警报之后

从她的蛇皮包里检出菜刀一口

检出关刀一车,导弹十斗

众差如临大敌,厉声审讯

 

 

何往?

——回家

蜗居很好辨认

烟囱旁边飘着一面锦缎

幸福拆迁

何为?

——切割注水肉、毒韭菜、甲醛蘑菇

以及春夜似的墨汁木耳月亮般的硫磺土豆

早先被锁拿的一个“神经病”停止哭闹

反复吟哦一句诗

将断佞臣头,将断……

 

2012-11-1

 

 

《观雁记》

 

昔日我们惟有仰望

航经长城与山岳的高影

那时,汝辈是天空苍蓝之色

任风云冲洗猎猎翼旗

渡海时,整个洋面成为它们的青镜

返照最高远不羁之歌音

鱼龙延颈,在万里之下嘶吼相应

六百年后身下是一池污水

浑身插满红红绿绿的标记

肥胖,慵懒,市侩的笑意

与囚笼的色彩融为一体

或小心谨慎,摇动两翼

生怕撞上坚冷的笼壁

或蹒跚而行

与肮脏的土鸭争夺盆中嗟食

其中仅有一羽独立

向夹隙之间的霄汉奋力掷去

长空拥挤,骨骼与铁条之间

响起远古的雷声

必先绝食

让自己缩小

如一只学语的鹦鹉

顺眉的麻雀,从此拒绝

菜叶,饲料,游客的面包

它怀念绝壁雪莲上的露滴

银河里的双鱼

它双眸的表情

闪过对一类种群灭绝的悲悯

 

2012-10-11

 

 

《我们依然活在大清》

 

 

他从枯败的木棺里坐起

 略扶了扶褪色的花翎

便向围观的民众

喷出一嘴迤逦的鸦片

并告诉我们

这便是盛世的烟云

让它驱散那些绝望与朽烂的谣音

我多如繁星的子民

尽请闭目安享太平

 

世界依然在天朝的掌心

太后侧卧她的暖床筹谋寿礼、筵席

东方沧溟不过一小杯侍女捧奉之美醴

水师勿需分组演习

碧玉盆里两尾斗鱼足以顶替

十里海疆不过癣疥之虑

 皆无暇顾及

何况北方王土早入熊罴腹底

 

而夷族更纵鳄驱鲨,啸聚如雨

吮血食肉,其声隔海相闻

中堂大人锁舟垂纶,静候和议与调停

并昭告天下文士、布衣

把你们经年的疼痛、厌倦、哀怨连同愤恨

 纷纷掷向东瀛

 而义和团兄弟大刀缴官,拳术遭禁

 惟有被龙旗征调的渔家前赴后继

用虾网、船桨与舵把

 对阵戎舰和炮艇

壮哉吾民!悲哉吾民!!

 

 

        2012-9-18

 

 

《京师大雨》

 

最高金銮殿上的镜子一朝碎裂

哗啦唏嘘如恸哭不绝

从此无法正衣冠、知晦明

繁衍又一堆盛世与太平

正是沉睡长眠的时节

帝都高悬寒冰残璃

却有璀璀电光迫出梦相

赤足之民一声不响

任由雨涛雷波漫过骨血与桑井

漫过三千昔日翌年

他们早已习惯赴汤蹈火

朝祭大禹王、夕悲招魂歌

山寺尽日鸣钟超生

回音淹没回音

众僧对月合什

而府上的灯笼整夜辉煌

他们摇艇传檄

防川大任未了

父母官因操劳双目失明

无力看见浊流、残垣

我们雨中走失的兄妹

一些人保持微笑端庄

以黑云暗夜铸成另一面巨镜

告曰,虹桥万架,瑞霭千顷

 

 

2012/7/21深夜

 

 

《自由》

 

蝴蝶振动双翼

在屋檐起起落落

逃避蛛网的猎食

你们仰头看到另一些

在落日下奋翅翱翔

它们头顶还盘旋麻雀和蝙蝠

惟有乘风到云霄之上,星月之上

抵达天堂的神树

或是向下

尾随凋零的气流

依次回避灌木里的蜥蜴

穴中的老鼠与蚁群

沉入地平线以下

降落到地狱的枯木

 

 

2012年端午节作

201271日修订

 

 

《蜃景北平》

 

仰首不见星座辉映鸟群

低头难睹江水携行游鱼

贴面不识亲人师友

棋盘上礼仪大乱,迷径纷繁

拼图失去它们的序列

众生举步维艰

可以困顿,可以萎靡

可以罩上一副白骨假面

恐吓走肉与飞魂

请用积雪埋葬舌泪和心灯吧

天河壅塞枯败,西街东市

处处是停滞的生计

被阻断的思想

谁在盐腌的空气里昏睡窒息

总有人蒙头呓语,说旷绝天象

诚如倾城美人银面皓腕

枕远烟仙岚以甘眠

而帝王,因宫廷侏儒的笑话

喷洒满案龙涎

苍白的长幔席卷了遍地楼台

这寿幡遂遮掩重重真相

 

万姓茫然疑惑

尔后翘首以期

守望过往雁群

向下吹袭的风

 

 

 

写于公元 2011-12-6幽州大雾

修订于公元2012-1-7范阳瑞雪

 

 

《大梦隐入苍穹》

 

鸡啼,审讯室里挤满穿睡衣的市民

他们被传唤,在强光灯下做笔录

旁侧的画师依言绘出那些梦境

一轴巨卷漫无边际

大大小小的铁柙关满了

蝴蝶,天鹅,行云和飞旌

或是让钢丝绑紧的蝉

一头幽蓝蜻蜓被迫长出獠牙

忿然戳入锁孔

赤红囚链的空隙迸出电火

那人戟指这些梦的主人,宣称

尔等需要被严加看管,务必学会

编织鹰笼,豢养风筝

从此,人们惟有相约在夜半

集体醒来。其时孤星陨落

流萤没入鸱鸺咽口

他们挥舞砖头与冰块

砸碎彼此脑中的影像

将刚才伸手可触的羽族与光芒

彻底遗忘

 

 

《父亲是架梯子》

 

父亲弯在地上为我清理书卷

西服褶皱照出大巴山的横断面

我分明看到一架楼梯

连着书籍和地板

幼时你把我顶到头上

我是幸福的皇冠

你教我刷牙要上下刷

衬衫上有米老鼠的那面要穿在胸前

你按住浅绿色的渔网

指给我什么是横

什么是竖

什么是点

你为了那袋比炸酱面

还贵的糖果

挑着山城的江水和楼房

用落日烹调了三顿饭

你的头上还有两架梯子

爷爷已被火药和

数十盏电灯烤成焦炭

奶奶呕吐氧气

皮肤如落叶飘零

一片一片

你微笑着继承

纵横家的表演

横可化木筏过险滩

纵可作天梯攀上高原

我踩着你脚趾的梯子

升到肋部

我踩着你肋骨的梯子

上升发端

终于我抵达屋檐

当红色墨水奔涌出笔尖

我扶得稳梯子的时候

父亲已变成为一壶弓箭

弯向那柱最嘹亮的炊烟

      

      选自学苑出版社2006年版《狼的爪痕》

 

 

 《秘密》

 

星星下面飞过的都是什么呀

三岁的穆罕默德大声问他的父亲

回答细如风吟,睡吧孩子

那是春天的蝴蝶与蜻蜓

是地中海的鸥鸟,红树林的夜莺

他坚持不提废墟、担架、尸体

 

起火的风筝,他只字不提

催眠曲恍恍悠悠,断断续续

又一幢积木拔地而起

绿苹果滚满花园与梦境

 

真相是黑色的剑

熠熠的银河断了电

天空坠下幽蓝陨石

今夜,整个古城以血滴照明

 

千万保管好这个秘密

请遮掩天窗与玻璃

并赶在孩子醒来之前

拭去我们闪闪的泪涟

 

 

  烟火

 

这里是新年,孩子们包围

七彩的烟花如歌的炮杖

 

而铁丝网环绕的海畔城

白雾灼热,鼓声苍苍

 

欢乐与悲恸

两种硝烟的味道多么雷同

 

另一群儿童追赶耀眼的光簇

捡起橙红弹片,在街心公园

 

那些花朵,有的还拍着喊着

有的已烫成焦炭

 

20091

 

《双鱼》

 

握住一头山涧的鱼

它扭动,以江水的力量

 

 

我的虎口被重击

捏着一尾缸里的鱼

它沉默,以泪水的力量

我的胸口遭重击

 

 

 

《驾车驰过菜花烂漫之地》

 

如果是在马鞍上

我会醒着

将眼前这尺油画具体到

一角霓裳,一篮橙香

一串金刚铃

或是一篷梦里的蓝辉

千百年前的事儿忽然近了

那时作坊盛行

人畜的脚印比车辙纷繁

而风中游丝单纯晶莹

步子放出去了就是他乡的月

收回此刻,谁把公路网收紧

滤干阳光雨露

囚禁天涯蝶舞

圆形金属盘和我之间

只有经纬盘旋,怀表打转

飞驰的机械可是那匹骏马

焦黄的骸骨

它不倒,远山亦在奔跑

汽笛与马嘶都是悠长,那些起伏

如缰绳之腐朽,经络之锈蚀

甚至血脉之干涸

而我可能的绝望

是青青蔓儿一闪而过

 

 

《卢沟桥》

 

由五百头雄狮到一只

任人宰割的羊,它衔接

这段退化

从秦王虎视到

那人双目无神,失传的

会是什么。天黑

所有胚胎茫然生长,如野草

自生自灭。当年

它高过废墟与激流

将麻木与水生火热直接

联系起来,在它中部,

石拱驮起的还有凹凸不平

旧伤与恨,该如何追抚

有人踏夜歌而行

从荒漠回到浩瀚的典籍

从西岸重返龙出没之地

 

 

选自南方狼诗集《逐鹿者》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人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