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邓诗鸿诗选12首

2013-02-07 11:18:22 本文行家:苍劲

邓诗鸿,曾用名邓大群,七十年代生于江西瑞金,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参加《诗刊》社第21届“青春诗会”,江西省赣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诗歌学会会长。 邓诗鸿诗选12首邓诗鸿,曾用名邓大群,七十年代生于江西瑞金,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参加《诗刊》社第21届“青春诗会”,江西省赣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诗歌学会会长。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收获》《中国作

邓诗鸿,曾用名邓大群,七十年代生于江西瑞金,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参加《诗刊》社第21届“青春诗会”, 江西省赣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诗歌学会会长。邓诗鸿,曾用名邓大群,七十年代生于江西瑞金,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参加《诗刊》社第21届“青春诗会”, 江西省赣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诗歌学会会长。

 

                                              邓诗鸿诗选12

 

       邓诗鸿,曾用名邓大群,七十年代生于江西瑞金,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参加《诗刊》社第21青春诗会 江西省赣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诗歌学会会长。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收获》《中国作家》等海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600余件,作品入选《新华文摘》《读者》《青年文摘》等国内外几十种选本,并获《人民文学》《诗刊》《散文》及公安部征文一等奖等奖励数十次。作品译介到美国、英国、德国、法国、荷兰、丹麦等国。

      出版诗集《青藏诗篇》、《一滴水也会疼痛》、《一滴红尘》、散文集《从故乡出发的雪》。

 

 

阳光下的建筑工地

 

 

一群脊背油亮的民工,一群细小而

忽略不计的蚂蚁,甚至在六层楼高的窗外

依然能够听见他们喘息

粗重、肥大而又小心翼翼

 

此刻,阳光照耀下的工地

黝黑而沉郁的目光,沾满了生活的草屑,

凌乱、嘈杂、深藏恐惧,恰好与钢筋的硬度

成为对比;他们在打桩,给信念打桩;

他们在浇铸,浇铸生活;而那些

享受生活的人未必记挂他们,惟有我

默默凝视着他黝黑而又沉重的身影

依稀分辨着童年时若隐若现的乡音

这此,带血而又嘶哑的声音

加深了商业的误解与仇视

 

阳光下的建筑工地,一群群脊背油亮的民工

三三两两地搬运着生活的瓦砾,他们

用汗水洗濯了美,让我清白

用隐忍克制着遗弃,令我觉醒

 

 

风中的灯盏

 

 

狂风吹熄了旷野,和大地上

那些,那些,多余的一切

 

风中的灯盏,它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又要去什么地方,我无法再想

 

对于它无限伸展的意义,诗人们已经说出

如果他们还未曾说出,那便是言辞所无法表述

 

多年以后,我依然回忆起

风中的灯盏和风雨中点灯的人

 

我只是想∶一生中只要坚持着亮下去,亮下去

那么风中的灯盏,它的莅临

 

不多不少,不前不后

正好拧亮了一个人心中的黑暗

 

 

忧伤的雪

 

 

我是不是过于拘泥于一些小节

比如说一只孱弱的蚂蚁一朵凋谢的小花

甚至于一道稍纵即逝的闪电

和一个个无端消亡的爱情

都牵动着我的灵魂与言辞

 

这么说,我是否过于自虐

多年以来,我试图努力对一切都满不在乎

甚至思想、灵魂、真情和爱

但是我永远无法放弃,也永远无法回避

一个千百年来司空见惯,

却又熟视无睹的事实∶

 

让一粒圣洁的雪,回到一滴污浊的水,

这算不算一种犯罪。

 

 

干草垛

 

 

干草垛,风中的干草垛

月光的瓦片,黄金的骨朵

 

干草垛,沉默的干草垛

月光的栅栏,被春天的马蹄轻轻击破

 

干草垛。童年的干草垛

晨曦初露,"一朵桃花加速了它的开放"

 

干草垛。梦中的干草垛

故乡的灯盏,为八百里外流浪的桃花无言感伤

 

干草垛。月光下的干草垛

大地的乳房,克制着一曲风中的献歌

 

干草垛。灵魂的干草垛

五千年的疼痛,能否放下它风雪弥漫无边际的脚步

 

干草垛。风中的干草垛

月光的瓦片,黄金的骨朵

 

 

《一条河流的前世今生》(组诗)

 

 

《一条河流的前世今生》

 

一条河流,独自在尘世中走着

奔波、腾挪、闪躲……命运不济

在城市的暗处,作一次短暂的驻足

此刻,我看见它的疲惫、惊惶和无助

有着与我们共同的命运,和悲苦

我和它挥一挥手,不说一句话

它犹豫了片刻,礼貌地呆在一边

在我的内心拐了一个弯

又一个弯

深一脚浅一脚地

奔向看不见的远方

 

在繁华的京畿之地

我一直不知道它的级别

是否能够享受,带括号的待遇

它流经这里,喘息,饥渴,颤栗

跌跌撞撞

泄露出目光中的微凉

然后,带着咳嗽

开始了又一次背井离乡

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

它曾经热爱过的云彩、落花

和一首猝不及防的小诗

但河流,它不回望我一眼

那怕是一瞥惊鸿

没有,我还未及献上微温的小诗

和内心的祈祷,与祝福:

愿流水早日回归大海,愿兄弟

早日洗却红尘的脉象,和欲念

返回自身

灵魂;永定———

 

2011.10.30日晨七时于北京鲁迅文学院永定河畔

 

 

《踏上铺满落叶和松果的小径》

 

这些松木、水杉、白杨、银杏

这些小草、野花、松果和落叶

我先替你一一照看

这流水、小桥、山冈、丛林

和夕阳下,所剩无几的时光

我已经不能替你独自占有,和守候

这杂草丛生,又按捺不住的欲望

和荫郁的树林中,稀疏滴落的鸟鸣

潦乱了内心的寂静,和秋色

让我深陷于一种绝望的美

 

祈求天空飞过的鸟群

告诉迟来的归人,你不来

我已经繁花落烬,独木难支

也不敢将秋天的小径,轻轻合上

 

千年之后,当你踏上

铺满落叶和松果的小径

林间,一座长满青苔和荒草的坟茔

沉睡着一个爱干净,偏偏又被弄脏的人

 

2011.10.19日下午四时于北京鲁迅文学院

 

 

《秋风谣》

 

用一首诗,来描述一阵秋风是危险的

这约等于用一场爱,喂养一缕月光

用一缕月光喂养一片叶子,同样值得怀疑

你看那轻叶,在霜染的秋风中,簌簌飘落……

这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又不能承受之重的

一场秋风,在目光中渐行渐远,欲说还休———

 

恍若那一场昙花的邂逅,瞬间芳华

又缤纷眩目,消失于一片幻影,和虚无

独留下一首形销骨立的小诗,抑郁、喑哑

不留痕迹,又不无痕迹地,为爱守灵———

 

2011917于北京鲁迅文学院

 

 

《生日书》

———献给邓毅韬

 

秋风吹送,这正好有利于传递

大地上弥漫的牵挂,与幸福

顺着落叶的方向,我看清了一丛小草

手拉着手,瞬间就越过了诗歌料峭的斜坡

草叶上一些动词在轻轻召唤,聚集

我惊诧于大地微微的悸动

 

落日将落,当我再次顺着落叶的方向

目睹了一只大雁,奋力穿过黄昏的祖国

一瞬之间,这触目惊心的美

是我今生唯一的牵挂,与惦念

是我血管里,轻轻跳动的的祖国

我愿意躺下,推迟落日的温暖,和继续

 

2011928日于北京鲁迅文学院

 

 

《木樨地的秋天》

 

顺着北风呼啸的方向,我看见

木樨地的秋天,仅剩半个夕阳

除了一些忽略不计的浮尘、草屑和落叶

还能拿什么阻止,所剩无几的秋天

和它转瞬即逝的一生

 

对此,我感到自卑和羞愧

当我再次把头压得更低

就传来夕阳坠落时的喘息、挣扎

以及一首诗,轻轻的抵抗,微澜

———除此之外,我真的无能为力

 

2011.10.9于北京鲁迅文学院

 

 

《暗  疾》

 

一群细小的蚂蚁,我请求你们停下来

把每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

每个清晨,切记与爱人做一次短暂的吻别

呼啸而过的洒水车,别打湿蝴蝶的花裙子

它们的美,煽动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浪漫

还有去年的那朵桃花,即便是青山依旧

但人事已非;我担心那颗爬火车的红豆

和她们骨折的爱情,如今却濒临下岗

我更担心草叶上的那颗露珠

它的破碎,即是一种美

它每一次轻轻的晃动,一颗心

———便瞬间老去三分

 

我的担心有些细碎,多余

这潜藏多年的暗疾,我一直羞于说出

 

2011.10.9于北京鲁迅文学院

 

 

《突然爱上一枚落叶的忧伤》

 

一枚愿意为我遮风挡雨的红叶

此刻,在清风和明月之间

簌簌飘落;叶片上露珠轻晃

令我猝不及防,一个世界就此碎了———

 

一枚落叶,曾经容纳一个写诗的青年

在红尘中犯下的所有过失,和错误

比如:借明月酿酒,沾寒霜写诗。

提醒我走路时关心脚下的蚂蚁

学习白云的高洁,和炊烟的亲情

重点要心存谦卑、宽容和感恩

同时,努力学做巉岩上的一朵小花

身处逆境,却荣辱不惊

 

一枚落叶,一寸一寸地燃烧

它细小的火焰,阻止着空旷的落日、

孤独和寒冷,让我的内心

始终保持足够的温度,和热情

 

2011.10.14日凌晨四时于北京鲁迅文学院

 

 

《落叶是灵魂最后的故乡》

 

多年以后,当我回到这里

一枚曾经喂养过我的落叶

我再也不能独自占有它的馈赠,和感恩

年复一年,它喂养着一丛丛的小草

这些渺小的生命,从不抱怨,和自弃

你看他们手拉着手,从不分离

构成了辽阔的祖国,和大地

 

当我写下:落叶是灵魂最后的故乡

顿时觉得有些做作,和矫情

此刻,一颗小草轻轻抬起头

微笑着,与我对视———

 

2011.10.14日凌晨五时于北京鲁迅文学院

 

 

 

 

 

 

 

分享:
标签: 中外诗文荟萃 诗人与诗 现代诗选粹 诗人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hicn.html
[2] 青藏诗篇—邓诗鸿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engsh6666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