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王恩乾诗歌10首

2013-02-07 11:05:47 本文行家:苍劲

王恩乾,笔名多恩、一棵树;安徽省作家协会、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协会员、岳西县作协理事。王恩乾诗歌10首王恩乾,笔名多恩、一棵树;安徽省作家协会、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协会员、岳西县作协理事。有散文、诗歌三百余篇(首)在《诗歌月刊》、《华夏诗词》、《南方诗报》、《黄河诗报》、《青春诗歌》、《安徽文学》、《皖江博览》、《安庆日报》及《安庆晚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入选《当代诗人实力》、《跨世纪诗人诗选》

 

王恩乾,笔名多恩、一棵树;安徽省作家协会、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协会员、岳西县作协理事。王恩乾,笔名多恩、一棵树;安徽省作家协会、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协会员、岳西县作协理事。

                                          王恩乾诗歌10

 

      王恩乾,笔名多恩、一棵树;安徽省作家协会、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协会员、岳西县作协理事。有散文、诗歌三百余篇(首)在《诗歌月刊》、《华夏诗词》、《南方诗报》、《黄河诗报》、《青春诗歌》、《安徽文学》、《皖江博览》、《安庆日报》及《安庆晚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入选《当代诗人实力》、《跨世纪诗人诗选》、《中国诗歌:二十一世纪十年精品集》、《海子纪念文集》、《安徽教师散文百家》、《安庆六十年文学精品集》等书。

 

立春

 

大地默默运行  今天的风

突然改变了方向

大雁也是  子夜的冰凌

在它的鸣叫声中碎裂

 

河流敞亮

鸟儿在枝头寻觅  扑腾

不断交换位置

她临窗而立  眺望

雨水中的远山

洗一次  鲜亮一次

 

风衣上二十四粒纽扣

已解开第一粒

 

 

天堂

 

一个词敞亮

滴血的疼痛  一滴露水

仿佛一滴蜜流进了春天

 

要攀越多高的梯子

才能说出——天堂

而我总是俯身

一朵花在我的俯身中

梦见天堂

 

极目眺望

两条河流交汇处

只有光在流淌

 

 

平衡术

 

一个人缓慢地走进

夜的尽头

在彼此的呼与吸里

万物相安无事

 

一只蝴蝶落在

天平上   另一端

是它的梦

越来越深沉

如果它起身  飞翔

梦必然破碎

 

这不仅仅是力学原理

 

一切在拂晓前完成

梦的碎片被日光清扫

作为早客的你也有所不知

 

 

世界

 

春天已把江山绿遍

幅员辽阔  但还不够

大时代不仅仅是宽度

它更需要的是 

——高度

 

暖风因此不停地吹

天空像热气球一样膨胀

飘升  人也一样

五颜六色

 

在各种类型人中

我只愿作植物型——

即使不能成为高大乔木

作一株矮小的灌木也心满

意足  但一定是常绿的

无论什么风吹也不飘落

色泽越来越凝重

就像一个男人的忧伤

让这个世界有些重量

 

 

剑气引

——读《黑夜笔记》

 

进入黑夜的姿势可以有多种

唯有诗人

用一把脱鞘的剑唤醒

 

挑灯看剑  而你

用剑挑开了黑夜

一页页翻阅

灵魂深处富丽的金矿

爱与恨的情节

倾听天梯上的夜歌

这绝世的清唱

 

需要多少肋骨喂养

需要多少灵光锻铸

一柄剑  寒光耀目

孤独而锐利

在人心渐暗的年代

它不只是要照亮什么

它一定还要割断什么

 

 

天鹅

 

不只是我的嫉妒  不仅仅是

我的自卑 

上帝用泥土造人  用光

孵出天鹅

 

为了看见你  必须熄灭

所有的灯盏

“诗人倾听内心的洞穴”

——拥抱你

只有维纳斯的手臂配得上

 

还会驻留多久

阳光辉映的湖泊  瑶池

反复濯洗  哪儿也不去

直至羽毛长出翅膀

 

什么也不需要  唯用歌声

掠走人世的骄傲

 

 

胡杨

 

三千年时光织就的肌肤

三千吨铁骨钢筋

一阵风吹来  你的根

就向大地深入一寸

 

一千年  什么可以撼动你

时光在时光中锈蚀

一切都将败下阵来 

水和土提前撤退  剩下你

坚强的身躯为它们断后

 

仿佛一座战火中的教堂

暗自疗伤

时光的绞肉机

壮士轰然倒下  一滴泪水

足以让我劫度余生 

足以让你的灵魂保鲜千年

 

 

本色

 

群山缓慢进入黑夜

它开始放下心来

回到自己的本色

风不停地吹拂 

会不会被黑夜染黑

还有那些热爱夜生活的人

他们在黎明前濯洗

无所谓是不是

本真的自己

 

 

晨曦

 

清晨  她喝完一杯牛奶

接着又用奶将自己

梳洗一遍

昨夜的梦浮现

晨曦般喜悦

 

一阵风吹来

晾衣绳上的连衣裙在风中

来回摆动

就像少妇自己荡着秋千

甩掉体内多余的水分

 

 

园丁

 

公园里游人很少  张师傅

双手举着亮晃晃的剪刀

对着那昂立的枝条

——咔嚓  咔嚓

然后一遍遍抚摸  圆墩墩的

树丛  剪刀的吻

如同丰乳肥臀的尖叫

 

他一边干  一边打量身边的我

那剪刀似的目光

令我身体某个部位颤栗不止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现代诗 诗人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