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陈小蘩:豹与丛林梦境诸象(七首)

2013-02-07 10:48:44 本文行家:苍劲

陈小蘩,女,先锋诗人。非非主义代表诗人 陈小蘩:豹与丛林梦境诸象(七首)陈小蘩,女,先锋诗人。非非主义代表诗人。80年代开始写作,1990年出版第一本诗集《夏天葡萄的浓荫里》。诗作发表在《诗刊》、《诗歌月刊》、《花城》等国内外大量文学刊物上。诗作入选《第三代探索诗集》、《青年诗选》、《打开肉体之门——非非主义:从理论到作品》、《亵渎中的第三朵语言花——后现代主义诗歌》、《中国新诗白皮书1999——

陈小蘩,女,先锋诗人。非非主义代表诗人陈小蘩,女,先锋诗人。非非主义代表诗人

                                           

陈小蘩:豹与丛林梦境诸象(七首)

 

    陈小蘩,女,先锋诗人。非非主义代表诗人。80年代开始写作,1990年出版第一本诗集《夏天葡萄的浓荫里》。诗作发表在《诗刊》、《诗歌月刊》、《花城》等国内外大量文学刊物上。诗作入选《第三代探索诗集》、《青年诗选》、《打开肉体之门——非非主义:从理论到作品》、《亵渎中的第三朵语言花——后现代主义诗歌》、《中国新诗白皮书1999——2002》、《2001中国最佳诗歌》、《中国新诗选》、《中国诗典》、《中国诗歌精选》、《2007中国最佳诗歌》、《中国诗歌双年选》、等国内外多种选本。主要作品有:《在水中》、《精神镜象》、《正午的黑暗》、《燃烧的夏天》等。现居成都,静心写作。

 

 

      漂泊
  
  是谁将我放逐?从一开始生命来到世上就注定,漂泊
  一颗种子的绒毛随风飘流,穿透岁月的目光
  深入虚惘。我不能触及隐匿其中的秘密
  重复着同样的轮回。四季更换
  脆弱的青春,瞬间黯淡下来
  更长的夜,在摸索中唯有静默与祈祷
  雪原在夜里反射出更加沉静醒目的白,把纯洁夸张到
  耀眼眩目的极致。深藏于雪下的土地
  归于平静。生命的灯,可以熄灭、可以闪烁
  在暗中悄然走近又悄然离去的
  记载着我们一生的重要时刻的文字
  和建筑,正被时间锈蚀
  生命被风吹走,无影无踪
  
  在成都、白雪覆盖下的高楼与诸多社区
  睡眠正深深袭入多数人的夜晚
  我为上个世纪在命运中抗争的人们所感动
  他们流出的血已经结成黑痂,埋入土地
  活着,开始变得艰辛和不易
  在这个和平的年代里,奢谈苦难是对死者的不敬
  唯有承受;和一株草一样心平气和的承受
  阳光和痛苦
  背离故乡的心永远存活在草根里
  它深植于体内,来自血液
  漂泊,也许从我祖先的精血中,早已植下基因
  注定他的子孙,灵魂一生都在漂泊
  夜晚撒开肥大的黑裙,皱褶里深埋我的疲倦
  我被卷裹着,进入夜疯狂的旋涡
  那中心是一片浓浓的黑
  寂静,陷落其中


  
  时间困兽
  
  悄无声息的进入、蔓延、渗透,直至内视的空间
  厚而空绵的黑。微弱的光照,我们失去最后能见的目标
  远方只剩下无,从上至下的无。脚下的土地
  最后的依托,在失去。无边的恐惧袭来
  没有人能与黑暗对话
  全部声音消逝在黑暗里不再折返
  失去的声音,声的波一层层扩散,没有物体可以反射让声音回来
  降临或又一次割裂。在此之前,在此之后
  夜浓浓地滋生。结束和开始都正渐渐临近
  南山之豹,深藏于山。它进入我的体内
  目光炯炯有神。今夜渴望一次出击,准确无误的获取猎物
  豹的速度和豹在黑暗中警觉、穿透事物的眼力
  引我深入到伤口,每一次撕心裂肺的痛中
  在夜晚的清凉里、逐渐平息退热的都市,我们在你的街道游荡
  街灯照耀下翠绿的树木、街心花园,穿过城市的河流
  传递出遥远的自然气息。倾听瞬息中跌落的声音
  幼芽生长。风掠过城市,卷起一阵尘暴
  一步步走向黑暗深处,我所能记起的是这座城市
  落日映照下的金色和更晚时刻朦胧的轮廓
  不可琢磨的事物从眼皮下滑过,被忽略
  豹行于山野。星光流泄永恒


  
  小磨房:水与转轮
  
  小磨房和一位老人
  长年地居于河流之上
  木头的房子侵满水渍
  被风刷得黢黑发亮的脸
  有牦牛与马群奔过的印痕
  老人与河水同住
  
  水的能量、水的韧性
  转轮被水击打、推拥
  旋转不已
  很多年,老人与水磨
  如同一匹蒙上眼睛的马
  没有止境的走着
  小麦和炒熟的青稞在水磨中
  碾压成粉末
  
  荒凉的风吹过小磨房
  漫天的雪笼罩小磨房
  老人的目光和水下旋转的木轮
  怡然自得
  庙里的喇嘛说:生命与流水同在


  
  扎嘎后寺:经幡和转经筒
  
  雪地中空无一人
  零星的乌鸦飞过石头和土堆砌的寺庙
  僧人们紧掩寺庙的大门
  门缝里传出阵阵颂经的声音
  
  用手推动每一个转经筒
  手指触及冰凉的金属
  旋转着金属与木头摩擦的声音
  长长的一排转经筒
  被很多双手抚摸
  这些手在低声吟唱着经文
  
  风吹过长长的经幡
  每一阵风吹过
  都将经幡上写着的经文诵咏一遍
  白色的黑色的各种颜色的经文
  被风一遍遍低吟
  又随风飘向群山 
  飘入空谷


  
  一个人和马和乌鸦
  
  乌鸦黑亮的羽毛展示出女性的妩媚
  它的尾部被主人拔掉了几匹羽毛
  它不能飞
  但仍不失优雅的在空地上度步
  
  骑士般的人伸出一只手
  在马的鼻前 
  试探或者表达一种亲昵
  这匹马不认识他
  用一种戒备的目光斜睨着人的手
  人向前伸了伸手  
  马敏捷地抬起前腿
  绕过他的手
  
  乌鸦在马的后腿旁 
  用淡黄的嘴壳啄食泥土里的虫子 
  它跨出一只脚踩住泥和食物
  嘴用劲地撕咬
  全然无视这匹马与人的对峙
  
  马发出大声的响鼻
  人迅速地跳在了一旁
  马甩了甩尾巴 
  抖动全身油亮的鬃毛
  一阵小跑
  潇洒地扔下了人与乌鸦
  
  乌鸦终于吃到了它的食物
  轻快地一路跳着回到主人的木屋
  留下孤独的人
  在空地上站了许久
  他想着那匹跑走的马


  
  寒冷的川西北高原
  
  十二月的风刷过丘陵和山谷
  荆棘是火焰的灰烬
  疮痍般滋生在赤裸的荒野
  寒冷的川西北高原没有绿色
  荒凉的土地, 一种悲哀沿着枯藤攀援而上
  抵达我们的内心
  
  没有森林的群山
  没有流水的河床
  冬的衰败被高原展示无余
  冰刀锥刺我们曝露在外的皮肤
  直达内心的冷 
  在这个冬天,一些东西失去了永不再有
  
  寒冷的川西北高原
  每个人的脸
  挂着风霜和冰凌
  时间减缓了的脚步被风撕咬
  疲惫的灵魂渴望宁静
  风雪覆盖的泥土里
  隐藏着草种与生俱有的韧性
  它冬眠于地下
  
  穿透云层是鹰的翅膀
  苍凉的呼唤
  划破高原的沉寂
  玛尼堆上的石头渐渐增多
  一次次背井离乡仅只是迫于无奈
  或者是生命的又一次冲动
  
  优雅的马群
  阳光下毛色闪亮的骏马
  高原上飞奔而过的马队
  整整一个冬天成为我的梦想 
  生命的张扬
  在冰峰
  在马背上
  凝止的血重新沸腾


  
  马群与我
  
  马群分解成若干奔跑的姿势
  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被定格,放大
  从中窥见
  真实到无可比拟的细节
  于是产生荒诞,似马非马的幻觉
  
  对着镜子里扩张变形的脸 
  不置可否的一笑
  我承认镜中的人就是自己
  隔着玻璃冰凉的表面里面的人
  被光线折射变形的脸
  它已不是我的脸
  
  马群狂奔无法扼止的
  飞进。马蹄之下
  草被踏碎。镜子已经
  碎了很多面
  在时间的某个瞬间
  镜中的影像消失不复存在
  镜子之内照镜子的人
  不复存在日子还很漫长
  天开始下雨
  
  第一天我梦见马群与我白发竖立
  第二天我梦见马群与我发丝落尽
  
  (陈小蘩诗集《精神镜象》选章)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诗歌 诗人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