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彭艺林诗歌十首

2013-02-05 14:56:21 本文行家:苍劲

彭艺林,中国青年作家,知名诗人。山东省临沂人,曾就读湖北民族学院。主编季刊《蔓延》。彭艺林诗歌十首彭艺林,中国青年作家,知名诗人。山东省临沂人,曾就读湖北民族学院。曾在各大报刊杂志上发表三百余篇作品,获国家级作文大赛一等奖二十余次,连续七次参加市“桃源大世界杯”中小学生作文大赛,四次一等奖,三次二等奖,《创新作文》《语文周报》等十余家报刊做过介绍,《调侃座位》、《唢呐声声醉山村》、《母亲和玉米地的

彭艺林,中国青年作家,知名诗人。山东省临沂人,曾就读湖北民族学院。主编季刊《蔓延》。彭艺林,中国青年作家,知名诗人。山东省临沂人,曾就读湖北民族学院。主编季刊《蔓延》。

                                                             彭艺林诗歌十首

 

      彭艺林,中国青年作家,知名诗人。山东省临沂人,曾就读湖北民族学院。曾在各大报刊杂志上发表三百余篇作品,获国家级作文大赛一等奖二十余次,连续七次参加市“桃源大世界杯”中小学生作文大赛,四次一等奖,三次二等奖,《创新作文》《语文周报》等十余家报刊做过介绍,《调侃座位》、《唢呐声声醉山村》、《母亲和玉米地的二十年》等作品入选多种版本文学书籍。大一时出版诗集《冰冻一个世纪》并获湖北省大学生科研项目二等奖,大二出版散文集《长啸如谜》,主编季刊《蔓延》。个人信仰是为苦难而写作。现任北京华文出版社编委,上海作协旗下新创作网散文版版主,蔓延诗社总负责人。

 

 

【其一】

◎疼痛,退化成一堆砖

 

木柴堆落,灰烬在头顶上部拉纤

黑色烟火如同利锯,锯断木柴的躯体

我被这浓烟熏出了混浊的泪

我像一名锈迹斑斑的老引水员

只能沉重望着,用唏嘘打捞沉船

 

占据我整个视野和空间

从凌晨出发,到夜晚,吊唁的经幡席卷

 

倾圮的颓垣,烧红的堤岸和铁鞭

没有容身之地,其他的,头颅,雷,闪电

我好像正被某种气息追赶,抱头鼠窜

 

十五里之外的楼房向我移来

头发在变白,玻璃在旋转

手中没有工具,胸膛内有把泪水激亮的镰

拿起来,握住,慌慌张张,沉钟使夜雾迷漫

 

湿淋淋的沥青,绞断母鸡的脖子和苔藓

不要关闭任何窗户,斑马线,红绿灯,正摇摆,正晕眩

七十层楼的上空,黑衣人,牙齿埋进泛红的炭

隐隐约约,像被刺到了眼,一瞬间

疼痛,退化成一堆砖

 

【其二】

◎变形的椅子

 

 

一把昏暗的椅子

像一座迷宫像酗酒之徒

承受了所有虚掷的荒凉

 

这些荒凉是零碎的

它们即将聚拢了

 

从生长棉花的山脉里

疾驰而过的火车

消耗了泥土最后的平静

 

这些平静是掩埋的

它们即将苏醒了

 

扔下利矛的手攥紧了一串佛珠

这些佛珠是颤抖的

它们即将暴怒了

 

一朵单薄的雪在人群中盛开

这些人群是冷冻的

他们即将柔软了

 

 

一片昏暗的海水

覆没洁净的身躯

像变形后用铁钉修整的椅子

被重新辨识

 

像迫降的飞机压垮了森林

 

呼吸

穿过墙壁后深深迟钝

就像一颗苹果缓慢上升

结在了树的肩膀

 

在光芒深处

心灵即将苍白

在城市建筑拥挤的地方

时光即将断裂了

 

还有跛脚的原始人留下的踪迹

成为医生永远的困惑

他们即将疯狂了

他们即将衰弱了

 

污垢从一本字典的表面脱落

和更细密的污垢缠为一体

像一队蜜蜂回到了蜂房

 

像一片漂浮的海水之上

一把严重变形的椅子

它即将要耸立成一座庞大的船了

 

我坐在这里

仿佛从未出现过

 

【其三】

◎时光里的空白

 

全部的星辰如同扯脱的碎纽扣

寒冷在牙齿的摩擦中

像浓雾一样纷纷骤落

吸尽了大海遥遥远远的湿气

找不到任何一座可以停靠的沙丘

 

把粮食一直望到稀薄的天边

麦田里武断挥刀的收割者

肋骨处滑出断裂的声音

滂沱的大雨,冲破了手

 

与一种特殊的空旷独自面对

苦难和纯净的泪水

回溯,选择别的土地

 

从水中钻出来的艄公的身体

衣衫不整的胸口处

已经堵塞了血和刀口的痕迹

 

把残败的深秋黄叶

顺手扔给一条奔丧的江

惊厥及永远的不适

以波浪的形式向远方放射

 

和文明一水之隔的山坡与坟冢

已经锲满了飞驰的铁钉

几千年,责问不曾中断

寂静,从寂静中,开始变深

……

 

【其四】

◎播种

 

我和一匹白骏马,歇在有泉的山坡

帐蓬里,无穷无尽的昏睡的甲壳虫

 

我无法将泪水像山洪一样投射出去

苍白的脸,浆红的酒,灰灰的烟

这是越冬之后渡过的第二十一天

 

走一条比做梦还短暂的路

尽管我痛恨向前回顾

在冒烟的废墟上空

一块迅猛下落的铁斧

猛击着,清醒过后的反反复复

 

留在地面上的只是些尖锐的面孔

尖锐的,是创造出的繁星

 

山坡的衰草还未返青

胸口处正收割一陈播种的回声

 

【其五】

◎仙女湖的猜想                        

 

作为一个激烈蒸发的诗人

我的生活充满了涔涔的汗。

而你,仙女湖畔垂直耸起的亭台

在群山掩映之中

有苦的莲花和浓得散不去的烟。

那曾是一条倾斜的陆地

我滞于后,你行于前。

 

这中途断裂的岁月

就如我盲目丢失的零碎药片。

“除了寂静,我还需要什么?”

这天真的疑问换来了湖面的片刻波澜。

 

当我仔细聆听你的猜想

你的洗浴和你的宿眠。

我正坐在漏水的小船上

慢慢旋转。

 

【其六】

◎为一个未出生的孩子祈祷

 

早晨一场雾,雾散了

中午一场雨,雨停了

晚上开始下雪

阴晴不定的黑屋子里

一个孩子即将出生

 

没有人听见

他在苏醒前一刹那的呼喊

四周是雪片般的白和沉寂的雷电

 

这一刻

一屋子的人迅速衰老

我是最先白发苍苍的那一个

 

【其七】

◎阵雨前的池塘

 

午后的茶忽而变凉。

在一种天象替代另一种天象之前,

我的惊惶走出房舍,停泊池塘。

 

我在寂静的衰老中胡须蔓长,

苍老如雷电轰鸣于不可观望的远方。

 

我已哑口无言,这沉沉死气,

这揭开地面的蚂蚁。

这茶汤,果汁,牛奶,

墨迹,药液和眼泪。

而虚无,无处不在------

依旧有清澈的池水粼粼荡漾。

 

乌云遮蔽,我一眼就可望穿,

生命的舟楫回溯原始的朝代。

池塘里,一半是夜晚,一半是悲伤。

 

谁都会开始惊惶,在夜里醒来。

这万籁无声的时刻。

这暗藏着无数刀锋的平静池塘。

 

睡梦中的池水立马高高举起,

那些患有臆想症和夜游症的莲花,

抵抗住阵雨来临之前全世界的荒凉。

 

【其八】

◎昙花

 

居所四壁完整。

哪儿还存在裂痕?

或者只能够静视夜间的昙花。

 

璀璨的光亮溢满房间。

处于孤寂和焦虑之际,

宛如皱褶的花瓣片片流转。

 

昙花盛开,与梦毗邻。

我在此刻却似个盲人,

摩挲断裂之处,以喝水为生。

 

【其九】

◎西边的湖

  

西边的湖有白莲花和白娘子。

东边的人有黑羽扇和黑棋子。

 

从来也没有最好的相恋,而

全部的山盟海誓皆长在经不起供奉的湖面。

 

我从不准备摆渡到彼岸,而

长长的橹绳正在将天上的流云静静地搅卷。

 

说起千百年的过往,离愁更白别绪更黑。

仿佛幽怨的湖水正在夺走幽怨。

 

我从湖水中打捞上的那朵晚霞,

像斑驳的铜镜映出仙女垂泪的容颜。

 

【其十】

◎深夜默片

 

我在幕前醒来,

屏幕中的画面错乱不堪。

 

乐器的噪音借助手势奔流如雨。

我在无声处,怀揣着信函两地往返。

 

我篡改那些剧作。

我既是欢乐演员又是悲伤导演。

 

多处险象,一种命运。

在隔壁房间里秘密举行谍战和生死恋。

 

城堡冷而沉寂,

隧道长而柔软。

 

只是我无法入眠,望着光影忽明忽灭,

似莲花佛祖,我默念:孤独百年。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诗人 现代诗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