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鹰之新诗《绿太阳》6首

2013-02-01 23:15:08 本文行家:苍劲

鹰之,(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企业负责人。鹰之新诗《绿太阳》6首鹰之,(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企业负责人。写作,是一场千古之诚的较量,提醒自己每一首诗歌做到的:美、深刻、创新。《绿太阳》习惯看日落的人其实是在等待着,一束绿光从一枚鲜红的太阳体内喷薄而出由此证明,他看到的太阳是绿色的对一枚绿太阳的理解就是对胆汁的理解对胆汁的理解就是对一头一声不吭流淌着胆汁的熊的理解太

鹰之,(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企业负责人。鹰之,(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企业负责人。

                                       鹰之新诗《绿太阳》6

 

      鹰之,(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企业负责人。写作,是一场千古之诚的较量,提醒自己每一首诗歌做到的:美、深刻、创新。

 

《绿太阳》

 

习惯看日落的人

其实是在等待着,一束绿光

从一枚鲜红的太阳体内喷薄而出

由此证明,他看到的太阳是绿色的

对一枚绿太阳的理解

就是对胆汁的理解

对胆汁的理解

就是对一头

一声不吭流淌着胆汁的熊的理解

 

太阳这头被放逐的熊

推磨者、风筝般的监工

一生都在与天帝做着猫捉耗子的游戏

清晨,他躲在一张少不更事的苹果脸下转动

中午,他藏在一张不形于色的曹操脸下转动

傍晚,他隐在一张仗义执言的关公脸下转动

似乎只是为了证明,他热爱这场转动

乐于一种循规蹈矩、无所事事的活法

但,这些莫须有的扮相后面

掩埋的是另一个真相——

透过一根无色透明的导管

他把碧绿的胆汁偷偷播撒在

江河、湖泊、山峦、旷野、林荫路上

直到山绿过、水绿过、草绿过、树绿过

他才在冰雪的耀眼反光中假寐

而对这一切,天帝尚蒙在鼓中

 

从儿时起,我就习惯了这种对视

一个人坐在向晚的一段枯木上

看着一枚大太阳从地平线一点点陨落

但那时候,我不知道这种默契背后的万世缘由

我不知道,那心头一凛的感觉

是被一种“卧薪尝胆的爱”击穿

我不知道,一大蓬绿色的胆汁曾将我濯洗

 

 

《诗是一种远处的响动》

 

二十年前,我把写诗比作养蛊——

一种专门吸食心血的小虫子。

看着一个个细小的魂灵,

从身体的暗处电射而出,

刺破黑乎乎的石头、树木,

让一张张木纳脸孔

焕发出蠢蠢欲动的情志,

我屡屡获得了

“扬眉剑出鞘”般的快意。

 

现在,我只把诗歌当作一种

来自远处的细微的响动——

比如,蚌在壳内蠕动,

一头鹰碰响了云朵下的风铃

……

而此刻,我身体的雷达

正在俘获一串滴答声——

一只输液瓶

就悬挂在月亮旁边第三颗星星上,

一根无色无味的导管与我相连,

那声响就是从排气口下方漏斗处

一下一下传出——

 

我确信,一枚锋利的针头

已预先埋进我波澜不惊的静脉血管里

 

 

《前世的味道》

 

一盘棋  下了五千年

还在下

坐在历史对面的棋手

走两步就卡住

他换了很多名姓想脱困而出

时而姓屈,时而名白

时而自号东坡

但轻松被识破

时代,就喜欢将一个人的不合时宜

一再打磨

一个举手加额的窘态

要被反复反复看

 

五千年太短了

大海不过翻了个身

冲刷了背后的泥垢

山峦只不过生了一个火疖子

挤出点血污后复原

棋盘的经纬尚清晰

棋局尚在胶着处

现在他姓鹰,但一枚棋子落处

看得到必然,看不到偶然

好在,那些哂笑的观众

已远离了身边

 

时代就一个

从头到尾,与它下棋的人

也是一个

无非三个魂领着七个魄——

十个家伙

合伙把一枚旧茧衣咬破

迅疾羽化而出

钻进另一枚

 

整整一下午,我坐在公园旁的石凳上

被两尊对弈石像催眠

眼睛被钉在这盘棋上

魂灵却误入了另一盘

残存的白果树叶

一片一片落着

有着前世的味道

 

 

现在我还是软的......

 

我做不成别人

在每一次回炉之后——

现在我还是软的

纸浆做成的身子,一碰就是一个窟窿

 

为了获得更多出口

我反复冶炼自己

犹如一只蝉

从高高的树梢爬向低低的树根

闭上眼睛在黑暗中观看

届时,周遭将遍布颤动不已的可能性

而每一个方向

都将探见一眼地泉

 

现在  我还要爬回去

和一枚从海洋中破壳的新太阳同步

我将卸掉一顶金色的壳子

露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真身

 

 

《我只是一个监工》

 

先是梦见,在海边的一片废墟上徘徊

接下来,我手中有了镐头、铁锹、扫帚、手推车

我开始清理它,刨出深深的根基

随后,我混在叮叮当当的的工程队伍中

看着一座陌生的建筑一点点长起来……

我确信,那个地方我从未去过,而

那些石头、木料的花纹,那些砖瓦上的图案,

还有那些干活的人,我在人间从未见过

接下来的几个梦,是为那所房子建造一个后花园

我发誓,那些奇花异草以及花草上的昆虫

至今也叫不出名字

 

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那些白天,我从未想过房子、花园的事

之后的日子,也未因此产生这种企图

更奇怪的,昨夜我又梦见了那所房子和花园

只是,树枝上多了几只我从未见过的鸟儿

院中多了几只懒散鸡鸭和一只熟睡的沙皮犬

我只记得,这几天我聚集不起一丁点写作的冲动

把一首已降临人间的诗反复摁回身体里

因为,面对那些人间没有的词句写着我的名字

我感到羞愧,我并不是它们唯一的母亲

面对委身我身体的黑暗中为我工作多年的人

我感到羞愧,我在人间从未奖励过他们

是的,我只是一个监工

 

  记得某个前辈说过,做一个会写作的诗人容易,做一个会停顿的诗人不容易,因为要警惕灵感的重复到来和重复使用,你要停顿下来鉴别它们。写完这首诗时,总感觉很熟悉,检索一遍旧作,真得发现了前几年一首类似的,但两首诗有着截然不同的思想——

 

 

《蛹》

 

当西风扯尽了最后的泡桐叶子

这些棕褐色的睡袋便显露出来

象几滴拉长的墨水,在枝上晃呀晃

却怎么也滴不到地面的纸页上

那里面睡着蛾子们叫蛹的前世

我总是感到迷惑,这些无手无脚的家伙们

是从哪里捕获到了能量

又是凭着怎样的天分

发动了这场匪夷所思的幻化

 

面对一首即将出现的诗作时

更多时候,我也是一只在空中悬着的蛹

我确信  一些不认识的人

在我身体中工作

而一些我不认识的景物

正从我身体长出来

但我不知道怎么能帮上他们

好在这些黑暗世界诞生的精灵

寻找光明是它们的天性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 诗人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1] 浮生百年,呼之欲出时最美 http://blog.sina.com.cn/yingzhiz1969
[2]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hg6d.html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