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作二 2012年新诗选12首

2013-02-01 23:05:00 本文行家:苍劲

作二,诗人,姓陈。1962年出生,福建省惠安县人。1981年泉州师院中文系毕业。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惠安作家协会副主席。惠安钱山诗社社长,《净峰诗歌》主编。作二2012年新诗选12首作二,诗人,姓陈。1962年出生于福建省惠安县净峰镇洋边村新厝刊。1981年泉州师院中文系毕业。现在惠安净峰中学任职。1979年开始写诗。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离开写作,2004年归来。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作二,诗人,姓陈。1962年出生,福建省惠安县人。1981年泉州师院中文系毕业。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惠安作家协会副主席。惠安钱山诗社社长,《净峰诗歌》主编。 作二,诗人,姓陈。1962年出生,福建省惠安县人。1981年泉州师院中文系毕业。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惠安作家协会副主席。惠安钱山诗社社长,《净峰诗歌》主编。

                                           作二 2012年新诗选12

 

    作二,诗人,姓陈。1962年出生于福建省惠安县净峰镇洋边村新厝刊。1981年泉州师院中文系毕业。现在惠安净峰中学任职。1979年开始写诗。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离开写作,2004年归来。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惠安作家协会副主席。惠安钱山诗社社长,《净峰诗歌》主编。已出版诗集《与海同行》《新厝刊》。已在《诗刊》《星星》诗刊《诗人》诗刊《福建文学》《诗选刊》《中国诗人》《诗歌月刊》《诗歌报月刊》《文学青年》《泉州文学》《厦门文学》《巴山文学》《诗》《潮流岛》诗刊《潮》诗刊《燕赵诗刊》《常春藤》诗刊(美国)《泉州晚报》《厦门日报》《三明日报》《闽北日报》《自贡日报》《世界日报》(菲律宾)《菲华时报》(菲律宾)等海内外公开报刊以及数十种内刊民刊发表诗作。诗作入选《当代青年新诗一千家》《青年爱情诗》《神奇的土地》《坚韧的创造》《五月的祈祷》《力量》《当代世界华人诗文精选》《福建文艺创作60年选•诗歌》《1949-1999泉州文学作品选•诗歌卷》等选本。

 

01■手语

 

 

吾生不幸,已过几十个的冷,仍未见一缕雪光

那不能怪我,也不能怪你,哪怪何方神明

怪江南无雪。不能怪江南,只能怪雪

雪怪江南不够冷,不够白,不够悲凉

我比江南更南,我的雪比江南雪更渺无音信

我一样,看不到江南的梦里水乡

我比雪更冷,你更看不到我

所以雪降落在你的眼前,所以雪降落在你的背后

而背后是一万八千里,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茫茫

2012.01.08.16:21

 

 

09■五年存期

 

 

一本存折,薄薄的,轻轻一摸

就能摸到坚硬的排骨。铁红色

有时也是浅绿的,净重历来不足百斤

钱包太小,装不下他

口袋大了好几号,没有他的位置

可只要你想起他,不用钥匙和密码

什么手都可以打开他,甚至你忘记时

内里干净,规整,一行行数字

读不出,也算不出他的市值

像语言,这样的话,诗意也是可以领取

合拢起来,就是一本小诗集

你给的五年存期,谁都以为是活期

但哪家银行或哪只手,为了一点利息

说不定存的就是死期

只是不知道存折有没有死期

一行行阿拉伯数字,有没有活期

2012.04.04.08:10

 

 

12■二进宫

 

 

五年前是懵懂的初犯,前一晚借空军的宿营地

大摆筵席,宴请刀们和针们

第二天上班时间,把自己投入

闽省最北的一间部队监狱,大醉一回

结案后,本质上的保外就医

五年来一直在北上复查罪行,交代身体工作

五年刑期就差一个月正式释放

黎明前真的最黑暗,五年的改造晚节不保

咽喉地带增厚,表面高低不平

经军医和法医会诊:老毛病又犯了

闽省的刀全部失窃,监狱拒收,治疗不了重犯

飞入了最北最高最贵的一间监狱

在首都,把自己肥猪一样,瘦狗一样

呈献给一只更年轻的手,一把更锋利的刀

一场更深的醉

一台见血封喉的徒刑

2012.05.11.20:45

 

 

18■超生

 

 

已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在这个朗朗明世

我还有另类的子嗣,他们的诞生不违反计划生育

与婚姻无关,与爱情无关,与第三者无关

与一夜情无关,与性无关,与床铺和公园无关

这是单性繁殖,什么时候受孕我没有妊娠反应

什么时候出世我也没有阵痛,人侦和技侦手段查明

他们已经长大,不像我也不像鬼,与神仙相差甚远

盘踞在我的咽喉地带,进口空气、粮食和水分的要塞

吃我的,喝我的,地盘的壮大呈几何倍数

想赶走他们我没有铁腕,想让他们自己离开

历任美国总统都不敢签署命令,锋利而高明的刀剜不干净

核武器消灭不彻底,令人作呕的中西药臭劲不足

这些已经长大成人的我的血脉,我还未老

他们却已是定义准确的啃老族,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我只有加倍的劳动,吃饭,睡眠,熬药

开怀大笑,三不五时找法医取经

把工资卡月月刷光,把信用卡不断换新

再偷税漏税打些零杂工,赚些见不得人的补贴

供养父母一样供养这些饕餮大口,并开始学会控制

他们的体重、身高和性格,每餐只留半碗米汤给自己

保证最后的一腔呼吸,能够苟延残喘

2012.05.25.08:38

 

 

25■衣锦怀乡

 

 

又要从京都返回新厝刊,新厝刊去过京都的并不多

来回都坐飞机的更少,我坐在金字塔尖,在云层之上

穿回来的,还是二十天前带出去的,那两件夏装

红色带豆腐格的T恤,接近白的休闲裤,褐皮鞋

在京的二十天,专心致志行走,在快捷酒店和医院的马路上

路边没有超市和成衣店,或许是我顾不了左右

至于从新厝刊带来京都的,是不是锦衣,我没有生长在杭州

它们已蒙凡尘许多年,已人间烟火许多年

红不再红,白更加白,就像我内里的血液

归程颠簸在山河之上,在雷雨层之上,在正午之上

落地后发动机立即停止呼吸,偃旗息鼓,像鬼子进村

像罪犯回乡挨斗,低着头和眼神,刚在刀下诞生的老哑巴

还没有到年龄,进入学习手语的殿堂,语言刀下只留了嘴型

只有减半的气息,没有声息,对话都在头部

点头是,摇头不是或者不知道,只有我知道像受审的嫌疑人

不学楚霸王,学不了项羽,因为没有锦衣,因为不能夜行

三大袋行囊除了带回来的锅碗瓢盆,多了几十盒保护胃黏膜的

国产西药,医生说吃完了,在当地买,要一直吃下去

2012.07.07.06:20

 

 

34■法宝

 

 

被一枞针打晕之后,遭遇一枞刀行善

半天醒来,浑身什么法宝都还在原位

看法还在眼睛

嗅法还在鼻子

听法还在耳朵

想法还在心底

手法还在手指

走法还在脚趾

做法还在身上

掏遍上下两个半身的锦囊

连嚼法和尝法都还在唇齿间和舌面上,甚至呕吐法

唯独丢了说法,就是再也找不回来说法

201208051305福州江岸名都

 

 

35■抗日问题

 

 

警报已从咽喉空域拉响,继续北上抗日

不选择苏区作为征战起点,在新厝刊秘密誓师出发

不到延安,不到北京,甚至不到瑞金,就在福州

带上双人枕头,刚上岸的小黄花鱼,病书和ipad

在闽江北岸租下地盘,安营扎寨

我的武器在福州,我的指战员在福州

战场就选择在象山隧道口,决战就在福州打响

抗日问题已不是国家战争,也不是民间赔偿金

只是匹夫的存亡之战,我的这场抗战

需要鏖战几个八年?只过去六年

目前是防御还是相持阶段?有没有反攻的牛角等待号手

没有人知道死,也没有人死了还知道倒下去

一袋锦囊错过了一次屠杀,妙计被改编为食疗菜谱

一帖秘方错过了一场大病,药方比病更早火化

201208061758福州江岸名都

 

 

36■旗帜问题

 

 

本来只是一块粗布,天生给主人取暖

一张可以涮洗的薄皮,注定是忠诚的奴仆

却被顺手裁缝成一面旗帜,问题就来了

从今往后,是听风的还是听旗杆的

听风可以飘,听旗杆可以提

不听旗杆的就会失去天线,不听风的就动不了

都听吧?那还是一面旗帜吗

都不听吧?那还是一面旗帜吗

左耳听风右耳听旗杆的吧!那也不是一面旗帜

想想,做什么旗帜呀

还不如点头认命,回去继续做一块粗布

走前辈们走过的老路,做一领没踵的长衫

从一而终,一生一世不换身体

201208070830福州总院放疗科8

 

 

38■声音

 

我从小一直佩戴在脖子和胸口的声音,丢了好几次

像一枚碧玉,已经拥有我的体温、味道和骨气

有时是被秋后的台风刮走,有时是被我自己藏到丹田

有时,是被大而厚的手掌捂在嘴唇

有两三次最严重,五年前我把它丢在福州西环路

为此我四个月沉默不语,成为西环路的清洁工

才找回来我的一半声音,另一半是我的呐喊和生气

更严重的是今年427日,我把它丢在北京潘家园,或者说

是被持刀抢劫,那里天天人山人海,鱼目混珠,我真不知道

哪幅花鸟鱼虫,哪幅行草隶篆,哪件紫檀家具

或者哪箕畚垃圾,是我的声音,我目不识丁,辩不了真伪

我已身无分文,虽然唇齿犹在,口舌尚存,独缺一腔气息

我垂头丧气,偃旗息鼓,失魂落魄,回到新厝刊

把自己囚禁在二楼的床铺上,三楼的诗和笔墨里

把自己拴在电视和电脑前,聆听键盘的声响,电视的开关声

老婆上班关锁,下班开锁,我的那串叮当响的钥匙

仿佛也丢在潘家园哪个地摊上,今天神泉同学发来微信

让我开门,我从二楼找到三楼,从三楼找到一楼

从书斋找到厨房,都没有找到那串曾经善言善走的钥匙

最后无意的在一张旧报纸底下,一瓶陈年白酒旁

找到了钥匙,可同学走了,我手拿钥匙站在锁边

才恍然大悟,找什么找啊,我不就是那串钥匙?

2012.09.30.07:48中秋节

 

 

45■番薯粥

 

 

或说番薯致癌,或说番薯防癌,清晨醒来我一头雾水

从人间四月天开始,我经常在雷雨层酣睡,在高速公路梦醒

潘家园的烤番薯,我只有瞻仰和垂涎的份

好不容易回到新厝刊,我吃国家粮,没有自留地

只能吃大米和小米熬制的混粥,粥间的那抹黄不是番薯色

南方不种植小米,新厝刊没有淡水喂养大米

大麦和番薯,是我三餐甚至一生的母乳

腹胀、漏屎、放屁,仿佛是首都和省城赠我回乡的金腰带

一直就捆扎在我的腹部,以及腹部以下

我开始怀疑小日本鬼子已经鬼一样转移,正在建筑新的据点

药方更换了三张,药名如过眼云烟,腹肚做药橱

可腹部依然是一面坚挺的鼓,质地比牛皮贵

敲之一样有千军万马,山呼海啸,排山倒海

我用医生都感冒、药房都倒店,来安慰自己

穷则思变,无招出乱招,我用电饭锅熬起了番薯粥

其实番薯粥不用熬,一滚就熟,三滚就烂

我加了一把米,不怕蚀这把米,所以需要五滚

第一天三顿番薯粥吃下来,屎不再漏

第二天吃下来,屁开始气短

第三天吃下来,腹鼓和腰鼓敲打起来,只能指挥游兵散勇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说一方水土也治一方病

2012.10.25.05:35在床

 

 

46■瓷杯

 

 

一点灯火,就能照穿它通体的透亮

轻,薄,不是那种轻薄

圆,滑,不是那种圆滑

头顶一个没有蒂的盖,纹丝合缝

内藏一个镂空的胆

我经常捂着它,它也焐着我

相互取暖已经十一年

杯还是那个杯,盖还是那个盖

像一对厮守的贫贱夫妻,干净,白

就在刚才,我看见一个一模一样的盖

看不见盖遮住的杯,内里的胆

被掀起掀落十一年盖,莫名其妙破了

那可是杯的原配啊,莫非杯

也喜新厌旧

2012.10.31.09:13

 

 

48■申请书

 

 

可以开口,但因为穷怕了,我开始信仰沉默是金

吃过了病从口入的亏,以免祸从口出

还做不到不动声色,还不能心若止水

血管里的暗流更红,骨子里的熔浆更烫

脾气、心气、中气、火气,气象万千

经常腹胀,打嗝,放屁,仿佛养精蓄锐或私语

敲之若战鼓,闻之不臭,无幽兰之气

我在练习意守丹田,气通任督,如果希望我好

不要气我,不要急我,不要逆我

哑巴是怎么起狂的,是怎么死的,因为他只哑不聋

我正在废纸篓里寻找心平气和,专心致志

我的申请书,是一个字一个字,敲打

又冷却才出炉的,拥有铁板甚至钢板的品质

2012.11.15.09:17

 

编辑:cangjing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 诗人 诗歌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