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黄河诗选21首

2013-01-31 22:21:33 本文行家:苍劲

黄河:本名凌金祚,山东平阴人,曾就读于南京大学哲学专业。黄河诗选21首黄河:本名凌金祚,山东平阴人,曾就读于南京大学哲学专业。箥箕母亲,走完了箥箕的一生留下播春的种子飞扬的副产品落下肥沃了土壤,壮了苗箥箕还在,挂上墙上时不时地取下,用它箥箕我的文字跳跃的是一阙阙宋词扬起的是汉字的乱码潮水般的分行汽化的音节有太多的尾气箥箕泛滥成灾地下枯竭,空气已经饱和庞杂沉重的汉字挤在人行道上不敢喘气手的意象开始运

黄河:本名凌金祚,山东平阴人,曾就读于南京大学哲学专业。黄河:本名凌金祚,山东平阴人,曾就读于南京大学哲学专业。

                                                    黄河诗选21

   黄河:本名凌金祚,山东平阴人,曾就读于南京大学哲学专业。

 

箥箕

 

母亲,走完了箥箕的一生

留下播春的种子

飞扬的副产品落下

肥沃了土壤,壮了苗

箥箕还在,挂上墙上

时不时地取下,用它

箥箕我的文字

跳跃的是一阙阙宋词

扬起的是汉字的乱码

潮水般的分行

汽化的音节有太多的尾气

箥箕泛滥成灾

地下枯竭,空气已经饱和

庞杂沉重的汉字

挤在人行道上不敢喘气

 

 

手的意象

 

开始运作

白手起家的双手

一只,攥紧意志

另一只,分为二个动作

挺起五指山

推出波澜长城万里

昂起五行之手

一架新型战机进入轨道

每一指,代表一个意向

选项在人民心中

而我的创作

一个完美的侧身

张长弓的东方巨塑

 

土地分成

土地种了多年的梦

三七开,或者四六分

认帐,不认帐,或者赖帐

只见认帐的排着队

 

 

打虎拍蝇

 

不知何时

失踪的虎患出现在村庄

灭绝的苍蝇飞进屋子

不情愿的森林村庄落入虎口

一路滴漏的腥

招来营营飞蝇

心寒,厌恶

叱而无力,挥之不去

景阳洒店没有设防

武松软了手脚

东海黄公不见了

时日在过程中徘徊

那一日,吹来一阵清风

山林响起打虎声,寻找

虎踪,一群闻讯逃遁的血蝇

 

 

腊梅

 

有一种花叫腊梅

只为严冬散发清香

凌寒天,一树冰洁

没有绿的陪衬

掠空而过的鸟儿

只留下冷清一声

前方不是尽头

它离春天最近

五彩缤纷跟在其后

待到春意融融日

绿色世界成为它的憧憬

 

 

冬青

 

冬青,并不高大

以其葱郁和累累果实

足以让人驻足

喜欢它

最好的理由

缘自四季常春的精神

绿化,采集,不择地而生

谁说不是从儿童时代开始

 

 

脐带

 

呱呱落地

一把剪刀剪断

母体与孩子

唯一的,也是最后的

营养传送带

空气隔离了母与子

传递,总是失真

母亲需要儿女真实

儿女更需母亲温暖

在世界理念更新的时代

拾起加密的黑盒子

读解一条新脐带刻下的密码

 

 

口臭

 

为了一个编制

那个女人

一张口,拉了一地稀

清扫,不用博士文凭

 

 

鸽子

 

信鸽关在笼里

成天喂着上好的饲料

一代代繁殖

成了屠刀下的肉鸽

望着,乌云下

一地的残羽

再也喊不出

放飞,我喜爱的哨音

雷声,闪电,接踵而至

 

读名著

重读《战争与和平》

我想到了

一个永不消失的灵魂

 

 

儿女们

 

一张告白傻了眼

不要母亲,只要过年。

塞外,拨快了秒钟

早早点燃了炮仗的引线

母亲的心吊到了嗓子口

“年”来了

过年,我的儿女

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

儿女们齐刷刷地站在母亲前面

 

 

 

每一张嘴

站在自己的角落

机械地嚼着坚果

呓语嚼在梦乡

清清口,刷刷牙

清醒中,嚼碎最后一枚

迷彩服变局的真味

人民,终于果敢

走出迷阵

在长坂坡大吼一声

 

 

腊八遐思

 

悠悠梵钟敲响了黎明

祖印寺,一碗碗腊八粥

流香天下,是一片片吉祥的云

一束佛花,献上心中的虔诚

一枚香,冉冉飘起一朵梦想

来自四面八方

文化牵引,禅意飞起一座春桥

流动的昌国,操着浓重的鲁语

绿丝条下呢呐的越语,抑是辣妹子的变声

祥和的笑声在人群中扬起

陌生,相识,会心语于自由的空间

忽然间,一衣亮眼的旗袍飘然而至

亦诗亦画,写意民国江南的绰约风姿

望着定海古街巷,宁波帮留下的大宅院

想象着远去的,和眼前

一道久违的风景线,重新画出东海第一桥

 

 

留声机

 

砰!发令枪一声震耳

万箭齐发

起跑线涌起奔腾的潮水

一百公里,越野赛

单程线。一路风景

无暇顾及

心里的目标,遥在远方

挥汗如雨,体力不支

单调的脚步,渐渐注入铅液

拔步维艰

催眠的梦一个个醒来

忽然,贻笑大方

磁针绕着圈子,划活了海中碟

溢彩的眸子

飞向擦身而过的风光

单行线上,开始跑出了轻松

 

 

以你的名义

 

一年四季,四个方位

你,始终以你的名义

给土地一种欣喜

用生命的颜色温暖生活

从不计较图报

诺,给天下千姿美丽

让报春的鸟儿为人们抒怀

噢,给人间豪放的夏

让激情荡起蓝海久久的梦想

啊,枝头画上硕果累累

让千家万户露出绽放的笑容

哦,还把心中纯洁,化作飞雪

让喜报送上梅朵

此时的你,一枚开春的种子

默默地,在母亲怀里孕育明天的梦想

这就是你,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号

 

 

 

孩子画了一幅画

一个亠,一个丄

他说,这是爸爸和他自己

 

 

 

谜家说,他的谜语是诗

诗家笑了笑

指着一本诗集:迷宫

 

 

山童

 

风卷飞了头顶

牛皮紧裹着肥硕的山童

几缕摇弋的荒草

套着一条时髦的围脖

风雅走上雪垒的讲台

躾,除了躾,还是躾

拾起一支记忆中的长鞭

 

 

公平

 

不说延安和西安

无论东京与西京

不分左频道和右频道

咱们,只顾拉车不松套

一路走来,回头看

车辙印出的线条

弯成一条黄河古道

多少人在弯角,多少人在直道

多少年的曲折故事

在饭后茶余重新提起

做故事的人走了

说大鼓书的传人增删着情节

听书的后生迷在汉楚界上

一部三国,一部水浒

在众家的嘴唇

流出许多奇异的色彩

亦信亦疑,亦喜又悲

一个个疑窦,一圈圈迷雾

无法公平取经路上的一行苦僧

先行者默默地走了

后觉者挣扎在凹凸起伏中

 

 

大雪

 

一把剪刀

接着又是一把

剪碎了厚厚的云层

云碎了

一场大雪纷纷扬扬

落在森林

树梢顶起了白云

跌落在河流,化了

飘进厂子的烟囱,黑了

有一部小说叫黑雪

不知个中故事,纳闷

 

 

舞者

 

舞者少不了多情

一个媚眼,一个曲线动作

摘走了台下的眼球

老妪带走了老汉

一对,又是一对,无数

在谢幕之前

 

 

北方雪

 

磁场颠倒

自由落下黑幕

罕见的大雪

冰冻了红场

掘墓人被盗墓贼暗算

帝国的阴魂

开始世界秋后算帐

谁说得清

逆流滚滚,阴谋何手

来自何方

 

 

不知趣的乌们

 

锅盖捂着

一锅沸滚的稀饭

一头雾水,气味难辩

想象着没到嘴的味道

揭开头盖骨

乌们低空飞过

一锅倒了胃口

 

 

 

 

 

 

 

 

 

分享:
标签: 诗人与诗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 诗人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