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周瑟瑟诗选8首

2013-01-24 14:06:38 本文行家:苍劲

周瑟瑟,男,生于湖南,诗人、小说家、纪录片导演。现居北京。曾获首届博客汉语诗歌大赛一等奖、第十八届柔刚诗歌奖、2009年度中国最有影响力十大诗人、2008年度十大诗人博客、首届《诗参考》归来诗人奖、第二届《诗参考》经典诗歌奖。

 

周瑟瑟,男,生于湖南,诗人、小说家、纪录片导演。现居北京。曾获首届博客汉语诗歌大赛一等奖、第十八届柔刚诗歌奖、2009年度中国最有影响力十大诗人、2008年度十大诗人博客、首届《诗参考》归来诗人奖、第二届《诗参考》经典诗歌奖。周瑟瑟,男,生于湖南,诗人、小说家、纪录片导演。现居北京。曾获首届博客汉语诗歌大赛一等奖、第十八届柔刚诗歌奖、2009年度中国最有影响力十大诗人、2008年度十大诗人博客、首届《诗参考》归来诗人奖、第二届《诗参考》经典诗歌奖。

                                                                 周瑟瑟诗选8

 

        周瑟瑟,男,生于湖南,诗人、小说家、纪录片导演。现居北京。主要著作有诗集《17年——周瑟瑟诗选》、《松树下:周瑟瑟编年诗选》、《尘世的礼物》、《披着语言飞翔》、《卡丘卡丘》、《缪斯的情人》、《私有制》等7部;作品评论集《批评的盛宴》;长篇小说《暧昧大街》、《原汁原味》、《野花》、《苹果》、《中关村的乌鸦》等5部,以及三十集战争电视连续剧《中国兄弟连》(小说创作)等500多万字。作品收入国内外一百多家选本,其长篇小说多次进入文学图书排行榜。曾获首届博客汉语诗歌大赛一等奖、第十八届柔刚诗歌奖、2009年度中国最有影响力十大诗人、2008年度十大诗人博客、首届《诗参考》归来诗人奖、第二届《诗参考》经典诗歌奖。

 

 

暴雨如泪

 

黑呀,乌云压在我的额头

压在我的书页上,索尔仁尼琴死了

北岛低头行走在他的演讲里

 

暴雨如泪,打湿了书页

也打湿了光鲜如狗屎的致辞

听众躲在时代的屋檐下

 

点头与哈腰成了几代人一辈子的事业

奴才与媚笑成了人民的护身符

 

顶着雷在暴雨中奔跑的人

推开窗拥抱闪电的人,投入到监狱

只有在那里才能获得内心的安宁

 

到处都是献媚者

到处都是告密者

 

惟有暴雨如泪浇湿黑夜

也浇湿了白发苍苍的母亲,母亲难道也要

投入到监狱?难道不允许母爱

献给他的儿子?

 

暴雨的铁窗里囚禁着一张脸

那是我的脸,母亲的脸,所有忧伤的脸

 

七月的死亡,八月的冰雹

一个流亡者回到了祖国

一颗流星划过漆黑的夜

一个诗人死了,世界悄无声息

一个人民死了,母亲的哭暴雨如注

 

2011.8.21.

 

 

腐朽

 

我们都是要腐烂掉的。先从倔强的性格

――父亲遗传的火药气质,一点点烂掉!

再从一颗善良的心,那是母亲的心

这么多年蒙上了一层阴影,也要烂掉。

清晨我跑步到树林里,对着上吊的秋虫

――它瘦得只披一件黑皮衣――吼叫三声

它惊醒了,扑闪着消失在北京的晨雾里,

那飞的动作如同一个人羞怯于这个时代,

就要天亮了,也就是到了该逃跑的时刻。

我抬头所见的除了人类的早晨,一枚压偏的

粉色太阳,包裹太阳的晨雾,以及消失的秋虫,

还有树林里父亲腐烂的性格。

我呆立于此,

不是害怕腐朽,而是害怕秋虫又会飞回来。

 

2011.9.22.

 

 

一棵树

 

我曾经给它浇水,给它搬来最好的土,

那北方少有的黄色的土――在我家乡,

那是黄金土,祖宗们吞吃。

我与一棵树日夜相伴,天凉了,

我吞吃它,吞吃树冠,吃每一片叶子。

我不是老虎,我是秋天的独裁者,

我不是树下散步的梭罗,我是手持斧柄的

怀揣十月的独裁者。

风吹树叶,我的心微微颤抖,同时我抚摸

肚子光滑的蛇,它冻得像另一个独裁者。

它缠着我的过去,脱下一层历史的皮。

一棵树与一条冻得发紫的蛇,

一个独裁者与另一个独裁者,拥抱在一起

相互吞吃,相互纠缠,

近视眼,怀揣胆汁,

摇晃三角头,蛇信子如美妙诱饵。

我保持少年的身材与对未来的幻想,

盘坐树下,望故乡。

 

2011.10.1.

 

 

现实

 

果实,散发肉欲气息的果实

深深地卡在你的咽喉

如果不在冷天咳出,这个人

这个面容浮肿的人,就会窒息而死

 

他正一点点死去

他正一点点感受果实在他体内膨胀

在他体内腐烂

 

他的脸因为果实,因为要吞下果实

已经通红,开始发紫

 

现实需要吞下

咽喉需要一阵猛咳

 

没有死去的人等待死去

现实的庭院里堆满果实

到夜里果香四溢

这是灵魂在升天

 

这是果实与肉体同时在升天

祝贺升天的你

 

2011.11.2.

 

 

春雷还没到来

 

三月过了一半,世道就变了

残冬变成早春,故人变成灰

 

出门我碰见残雪

我只能叫它春雪

 

草木发新芽

灰头灰脑的,如旧时代的怨妇

但我还是叫它新芽

 

我以为它死了

路边的枯树拥有豁免权

石灰脸换了一幅仁慈的脸

所谓爱,在人世便是另一种伤害

 

雷声在南方漆黑的夜里叫醒了

与世隔绝的故乡

京城残雪如侮辱后的哭泣

等待春雷惊醒的那一刻

 

我穿着笨重的冬衣

写诗,饮酒,须发乱舞

我就是那个渴望春雷的人

也是那个在春酒里对天发誓的人

 

2012.320.夜

 

 

雨夜雷无声

 

雨水淋湿露宿的人,他抱紧妻儿

他翻身时骨骼像仇恨发出断裂声

 

我熄灭灯,静坐雨夜

被黑暗包围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想起那一年我冲进雨夜

从此爱上了闪电,爱上了深一脚浅一脚

 

像孩子惊慌的奔跑,义无返顾地扑倒

从此爱上了吞吃闪电,爱上了踩玻璃

 

我不是革命者,我没有背负耻辱的准备

我只是感觉黑暗越来越黑,越来越逼近

 

我听到了黑暗的敲门声

我听到了刽子手的冷笑

 

我渴望雷声滚滚来清洗这场杀人的口水

我拧亮灯,我发现脸上布满了白色的鸟屎

 

2012.411.

 

 

幽灵

 

幽灵是自己人,我踩着他的影子前行

呕吐、哭泣、愤怒的幽灵在我体内徘徊

 

请你来是要你吃掉黑暗

我的嘴里塞满了纸张与网络

 

请你来是要你代替我

吃掉腐烂的制度,吃掉亢奋的工具

 

他们走在光天化日之下

穿着天鹅绒,戴着狗粪一样的墨镜

 

幽灵的脚走成了顺时针

制度的方向乌云涌动热泪

 

请你来是要你挥笔,写下暴雨的忏悔书

历史的大字报却覆盖了幽灵的脸

 

幽灵在申诉,他比我更惨,嘴里

满是泥,满是谎言的社论

 

社论的牙齿武装到了幽灵的嘴里

他吐出的一声叹息变成了美妙的赞歌

 

幽灵,只有在黑暗里他才变为一个

可以信任的幽灵,白天他只是亢奋的工具

 

自己人死于白天

在黑暗里现身为幽灵,发光的幽灵

 

2012.425

 

 

没有人了

 

鸟叫声,地底下发出来的怦怦的心跳

沉睡的人像枯树,小区绿化工人的水枪击中了你

 

没有人了,黎明的人头,一颗颗迎向太阳的铡刀

邮差脚蹬自行车,投下一份党报,一份生活的起诉书

 

他曾是幼稚的右派,代表不忠的人,吞下爱情的毒药

他曾是亢奋的左派,代表忠诚的人,爱情全等于情欲

 

我可怜混在公园的群众里打拍子的右派,他心中的红歌

在左派老头掉光了牙齿的嘴里翻唱,一群训服的人被遗忘

 

死亡在围观,看老人们如何疯狂混入时代的洪流

我从不认为他们的骨头曾经硬过,现在软了,混入合唱

 

等待火葬场来布置人生的盛宴,权力交给戴白手套的工人

等待自由的大海埋葬屈辱的争斗,太阳的铡刀擦亮了脖子

 

 2012.52

分享:
标签: 诗人 文学 现代诗 文化 诗歌 | 收藏
参考资料:
[1] 卡丘CULTURE主义:周瑟瑟 http://blog.sina.com.cn/zhousese
[2]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h065.html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