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黄礼孩诗歌26首

2013-01-24 12:27:12 本文行家:苍劲

黄礼孩:七○后诗人。生于广东省徐闻县。戏剧创作专业毕业。曾在中山大学、北京大学读书。现居广州。出版诗集《我对命运所知甚少》》等多部。诗歌作品被译成多种外文介绍到国外。主编的诗歌选本有《70后诗人诗选》、《70后诗集》(与康城等合编)、《中间代诗全集》(与安琪、远村合编)、《新女性新诗歌》等。1999年年底创办《诗歌与人》诗刊,与朋友们推出“70后”“中间代”“女性诗歌写作”“完整性写作”等诗歌概念

 黄礼孩:七○后诗人。生于广东省徐闻县。戏剧创作专业毕业。曾在中山大学、北京大学读书。现居广州。出版诗集《我对命运所知甚少》》、《一个人的好天气》等多部。诗歌作品被译成多种外文介绍到国外。主编的诗歌选本有《70后诗人诗选》、《70后诗集》(与康城等合编)、《中间代诗全集》(与安琪、远村合编)、《新女性新诗歌》等。1999年年底创办《诗歌与人》诗刊,相继与朋友们推出“70后”“中间代”“女性诗歌写作”“完整性写作”等诗歌概念。 黄礼孩:七○后诗人。生于广东省徐闻县。戏剧创作专业毕业。曾在中山大学、北京大学读书。现居广州。出版诗集《我对命运所知甚少》》、《一个人的好天气》等多部。诗歌作品被译成多种外文介绍到国外。主编的诗歌选本有《70后诗人诗选》、《70后诗集》(与康城等合编)、《中间代诗全集》(与安琪、远村合编)、《新女性新诗歌》等。1999年年底创办《诗歌与人》诗刊,相继与朋友们推出“70后”“中间代”“女性诗歌写作”“完整性写作”等诗歌概念。

                                                             黄礼孩

诗歌26

 

 

     黄礼孩:七○后诗人。生于广东省徐闻县。戏剧创作专业毕业。曾在中山大学、北京大学读书。现居广州。诗歌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上海文学》、《青年文学》、《大家》等刊发表。作品入选几十种诗歌选本。出版诗集《我对命运所知甚少》》、《一个人的好天气》等多部。诗歌作品被译成多种外文介绍到国外。主编的诗歌选本有《70后诗人诗选》、《70后诗集》(与康城等合编)、《中间代诗全集》(与安琪、远村合编)、《新女性新诗歌》等。1999年年底创办《诗歌与人》诗刊,相继与朋友们推出“70后”“中间代”“女性诗歌写作”“完整性写作”等诗歌概念。

    诗观:写作是采集光的过程,我用光照亮自己。

 

 

《一些事物被重新安排》

 

 

 

世界潜藏在细微的变化里

早上咖啡飘出香味,如从巢房里射出霞光

窗外低矮的橄榄树,还保持着凌晨以来的潮气

细碎的脚步声把听觉带到远处

而出海归来的渔人,他坐在院子里

看一只在树上寻找食物的小鸟。他写信回国

在自己的梦里。海洋遗忘,冰山坍塌

就在此时,神所珍爱的事物,被重新安排

 

 

 

《风中谈话》

 

 

风中谈话,岸边看水

两个界限,静谧带来冷的记忆

去爱这黑暗和死亡,又穿过它们

把不安而闪烁的对称

带到尘埃之上。这一定就是那个

被叫做命运的词,纠集一群暴动的文字

将岁月戳穿

 

 

 

《胡杨》

 

 

秋日,闪光的歌声倾出它们的秘密

绝望事物的耳朵被重新召唤

星星的窟窿也会填满蓝色的海水

一朵花也有它递给天空的骨头

如果一棵树里藏着自然永无止境的通道

那么从那里出发,穿越没有河岸的沙漠

再枯萎的年轮,也会唱出春天的颂歌

 

 

 

《大地》

 

 

银色的芍药在梦里。黑色的岩石将透出光

芳香之雾将笼罩,大地只做逍遥游

与戈壁上的花朵,与紫色的山

与天空和流泉一起渗透四季……

但这些都不发生在平淡的日子,而在牧羊人眼里

只是无所事事地放牧,或漫不经心地数着云朵和羔羊

他不愿看见

种籽的腐败和天鹅的死亡

大地啊,没有人询问这些自生自灭的事物

一个路过的旅人小小的忧伤

 

 

 

《生命》

 

 

一簇绿,站在阳光下,微不足道

遥远的国度,蜜蜂在丁香花间起落

没有谎言压在身上,它飞起来轻盈

把自然之音送到洞穴里的耳朵

可是有多少绿活着,便有多少呼唤和绝望

这是陌生土地上虔诚的时刻

漂泊者的脚步停住,抛弃和给予

成全了你的一无所有,却被大地和天空以怜悯

 

 

 

《大地上的光》

 

 

在玫瑰的叶片上,交换湿润的曲线

宛如迁徙的家园

它的苍凉链接了栏栅之外的丛林

这里没有活的赝品

只有新的祈祷,从剥开的坚果里出来

大地上的光线过于纯净

不免有一种遗忘

仿佛岁月,从未映照黑暗的人

 

 

 

《与泥土交谈》

 

 

它的来龙,它的去脉

都裸露伤口,命运曾把刀斧的力量带给森林

在那不可放弃的顶端

日渐陡峭的日子,我听见煤层秘密的合唱

等待风雨之后,回到低处,与泥土交谈

每一道深渊上面,都铺上彩虹

 

 

 

《被命运温柔看见》

 

 

一些事物正在消失,因为光又活过来

春天和草叶经历了火的艰难

泉水重新涌溢,在我们不知道的山谷

爱上旧时的陌生人,就像隔壁的缪斯

在做着青春没有禁忌的游戏,她丰盈的乳房

已被命运温柔地看见

 

 

 

《看不见的鸟》

 

 

时间盗走的没人看见

替时间辩护的赢得了一场梦

宛如葡萄藤葆有触丝的幻觉

小昆虫神游在低矮的灌木丛

一只看不见的鸟掠过。我屏住呼吸

可大地唯有香气不需要储存

 

 

 

《街角》

 

 

拂晓经过墙上的灯,孤独地隐去

树为她所演奏,草叶上的露珠却并未留住

昨夜小鸟的歌声。窗户又明亮起来

有人在说再见,带着由衷的笑意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街角

在你带来新的词语之前,她已转身

 

 

 

《穿越未知的旅程》

 

 

那张忧伤的北欧音乐在路上飘着

它弥漫开之时就不再对着一个人

就像海浪飞起的瞬间,涛声也要脱离海水

草垛、麦地和葡萄园不时隐现,还有蓝天下

失眠的红房子,把人引向陌生之处

异邦不止于纸上,它浮动在记忆出现偏差的午后

穿越未知的旅程,我一次次赎回梦想的爱情

 

 

 

《风吹草叶参差不同》

 

 

挪威的早晨,蓝色浸透,没有慌乱

一日之书敞开,昨夜一只野猫的脚印还清晰可见

光线剪出形态异样的影子,黑绿分明

一树树的梨花晃动,轻柔如微小的白色之虹

如果有云朵飘来,那也是上升的身体

周末适合漫谈,汁液从苜蓿的叶脉里隐退

他们集合时光,看到风吹草叶参差不同

 

 

 

《两只蝴蝶在交谈》

 

 

从瑞典到挪威,一朵云,飘向另一朵云

云朵下的时间漂浮,没有边境,没有哀伤

旋转的湖水,在森林里不停晃荡

在那里,我们从未种下一棵树

从未看护过玫瑰园,却像两只蝴蝶在交谈

 

 

 

《在去挪威的途中》

 

 

阳光倾斜,在树与树的空隙里散乱地书写

隐匿起来的情人,她在两种果实之间纠缠自己

在野草与杂花之间,在国际公路旁,我停下来

看收割后的麦田,而孩子们睡在午间梦的琥珀里

小镇还在雨中,一把伞,一头秀发,如苹果花盛开

我出神地空想,想偷走这些瞬间,在去挪威的途中

 

 

 

《秋天已远》

 

 

离开了居住地,古代的远游生活才得以恢复

变化的是交通工具,或什么形式的东西

他乡的山水,在换季之后,又清流如旧

在挪威,我没有遇见蒙克,也没听见《嚎叫》

但那条忧郁的桥还在延伸,向着阴郁之地

幽灵在漆黑的悬崖舞蹈,冷漠的杀手厌倦这里的平静

沮丧的挪威,森林黑暗,如种族歧视者的机关枪

如群鸦冲向大地的窄门,这个世界永无安宁之地

人们看见悲伤莫名的海水,涌向海岛

你我呼吸急促,雪在四周落下,秋天已远

 

 

 

《喀纳斯》

 

 

一片自然的遗产,寂静,在雪原之下

前事醒来,如地籁之翼在上升

松针上覆盖的不是黄金

在雪与光交织之处,遥远之水传诵,没有停歇

生活常出现时差,罂粟分泌白汁,动物凶残

即便如此,临终之物也会充满诱惑,有着秩序和美

灰黯的枝条开白色花,为生活提供远景

她因此也有忧伤的时刻,她放下傲慢,萃取微光

喀纳斯,她不是革命的果园,也没有秘密的哨音越过丛林

她策马而来,她奔驰,像飘逸的母狮子

 

 

 

《骑士之夜》

 

 

喀纳斯缄默,朝向大地一隅

我猜不透她是谁家的女儿

躲进雪的肌肤,唯有风够得着它白色的嘴唇

美的事物过早被泄露,

印刻在十二月之夜,是夜

流星如水袖,尾随着蓝色面孔的骑士

他听到唤呼,他看到旭日,也看到蓝星

仿佛闯入了自己的来世

 

 

 

《多少人把旅途当故乡》

 

 

牲口摇着尾巴,远处是林间隐约的蓝色房舍

那些空虚的日子,并无悲喜

喀纳斯,你许诺一个无人知晓的恋爱

像水波触摸鱼背远游,鸟翼混迹云中飞翔

叶子把风吹进树干的体内,那里有洁白的宝藏

大地的居所多么空茫,没有人愿意怀着旧梦

他们要在时光里种植金色睡莲,不忘把旅途当故乡

 

 

 

《谁在敲我的记忆之门》

 

 

谁在敲我的记忆之门

无名者的问候,心无旁骛

滑雪者纵身一跃,俗人冲向婚床

山峦起伏的瞬间,内心掀起蓝天的细浪

世界边缘一朵迟开的花

喀纳斯,在肋骨之间,那些民间的野果

让吃过的嘴唇变成紫色

 

 

 

《去年在喀纳斯》

 

 

邮差没来,陌生人犹豫,如何盘算

躲过来自寂寞光线的伤害

他忆起去年在喀纳斯

植物的跳舞,走兽的攀谈,以及山川的交欢

聆听天地的分娩,那些美的痕迹,如树里寻花

此身非囚徒,在镜面上盛开

分明的阴影,只落在白色的屋顶上

 

 

 

《喀纳斯的和弦》

 

外省的河岸消逝,唯有手上的水滴保留河流的味道

风的灰烬在迷乱地吹,边界线上的张望,开始倾斜

逃逸难以觉察,如化妆镜上迷离的脸谱

光线停在雪花上,它没能唤醒枯叶下的卷缩

你不能带着暗影来责难,干草也有无辜的时刻

我长久地注目叶片上细小的雪花

也许它们知道,小动物的哀伤也够得着低垂的星星

时间的水滴已完成自己的合唱

喀纳斯,我只要一小片叶子轻轻地穿越

寂静还给你整个大雪原的和弦

 

 

 

 

《白色的灯盏》

 

白色之上,还有白

栏栅上雪的线条悬在草原

蜿蜒如沿途的树林

而你爱着,此刻,便默默凝望

喀纳斯,白色的灯盏

它不为谁照亮,就像花朵从不为谁开放

 

牛马成群,抬头看远山

低头寻干草,满眼都是云朵的味道

在大自然寂寞的手稿上

喀纳斯,白色的灯盏

尚未照见九月的黑莓子

 

 

 

《喀纳斯的新娘》

 

鹅毛雪花里有飞过的云彩

湖水慢慢弥漫出冬日的白烟

那是一对新人,在去年腊月,一个孩子眼中的场景

喀纳斯,你却是今夜的新娘,命运通过你的手

把月亮放在床上,把星星搁在窗外的树上

蓝色的花粉对着紫色花芯

小木屋的柴火明亮,欢乐的果酱迎向蓝色的山颠

 

 

 

《自由的翅膀》

 

谁从自然中康复,谁就拥有植物的欲望

谁就懂得一粒种子的秘密

偶然的忽略,也许是季节的成全

所有播种并非为了大地的收获

喀纳斯的蜜蜂,飞进森林

它自由的翅膀,也有随风的时刻

 

 

 

《在禾木村》

 

正是黄昏时分,禾木村有人点灯

像小小的橘子一一剥开

看见里面疼痛的人。灯光带来疏稀的脚步

雪独自下着,带来宇宙的声群

它们覆盖了春天的抗议

看不到野兽穿过低矮的灌木丛

但我看见图瓦人多了几分惆怅的内心

还有阿勒泰,边境线上秘密的情郎

或许还在点燃偷渡的欲望。下午之后

我一个人看着水渗入石头,听几声狗吠

默想,在繁花盛放、人声鼎沸之前离开

 

(选自《作家》2012.10

分享:
标签: 著名诗人 现代诗 诗歌 文学 文化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