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朵渔诗歌作品

2013-01-24 11:57:16 本文行家:苍劲

朵渔:(1973-),原名高照亮,诗人,学者,自由撰稿人。1973年出生于山东单县,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2000年与友人发起“下半身”诗歌运动。现居天津,主编《诗歌现场》。曾获得华语传媒年度诗人奖、柔刚诗歌奖等多项诗歌奖。著有诗集《追蝴蝶》《暗街》《高原上》《非常爱》等;文史随笔集《史间道》《禅机》《十张脸》和评论集等。

朵渔:(1973-),原名高照亮,诗人,学者,自由撰稿人。1973年出生于山东单县,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2000年与友人发起“下半身”诗歌运动。现居天津,主编《诗歌现场》。曾获得华语传媒年度诗人奖、柔刚诗歌奖等多项诗歌奖。著有诗集《追蝴蝶》《暗街》《高原上》《非常爱》等;文史随笔集《史间道》《禅机》《十张脸》和评论集等。朵渔:(1973-),原名高照亮,诗人,学者,自由撰稿人。1973年出生于山东单县,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2000年与友人发起“下半身”诗歌运动。现居天津,主编《诗歌现场》。曾获得华语传媒年度诗人奖、柔刚诗歌奖等多项诗歌奖。著有诗集《追蝴蝶》《暗街》《高原上》《非常爱》等;文史随笔集《史间道》《禅机》《十张脸》和评论集等。

                                                                    朵渔诗歌作品

 

       朵渔:(1973-),原名高照亮,诗人,学者,自由撰稿人。1973年出生于山东单县,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2000年与友人发起“下半身”诗歌运动。现居天津,主编《诗歌现场》。曾获得华语传媒年度诗人奖、柔刚诗歌奖等多项诗歌奖。著有诗集《追蝴蝶》《暗街》《高原上》《非常爱》等;文史随笔集《史间道》《禅机》《十张脸》和评论集等。

 

夜行

手心冰凉。真想哭,真想爱。

——托尔斯泰1896年圣诞日记

 

夜被倒空了

遍地野生的制度

一只羊在默默吃雪。

 

我看到一张周游世界的脸

一个集礼义廉耻于一身的人

生活在甲乙丙丁四个角色里。

 

我们依然没有绝望

盲人将盲杖赐予路人

最寒冷的茅舍里也有暖人心的宴席。

 

放我进去,我要坐坐这黎明前的牢底。

           

                  2012春)

 

 

细雨

 

黎明。一只羊在雨中啃食绿荫。

梧桐低垂着,木槿花落了一地,满眼让人颤抖的绿!

雨沙沙地落在园中,它讲的是何种外语?

一只红嘴的鸟儿,从树丛里飞出来,像一只可爱的手套

落在晾衣架上。

读了几页书,出来抽烟,天空低沉,云也和书里写的一样:

“他们漫步到黄昏,后面跟着他们的马……”

——然而一把刀!它滴着冰,有一副盲人的深瞳,盯着我。

一个人,要吞下多少光明,才会变得美好起来?

我拉起你的手——我们不被祝福,但有天使在歌唱。

一声哭的和弦,那是上帝带来的钟

在为我们称量稻米……

         2011

 

 

最后的黑暗

 

走了这么久

我们是该坐在黑暗里

好好谈谈了

那亮着灯光的地方

就是神的村落,但要抵达那里

还要穿过一片林地

你愿意跟我一起

穿过这最后的黑暗吗?

仅仅愿意

还不够,因为时代的野猪林里

布满了猎手和暗哨

你要时刻准备着

把我的尸体运出去

光明爱上灯

火星爱上死灰

只有伟大的爱情

才会爱上灾难。

 

 

下雪了

 

一场大雪之后,世界终于大白

而冬季的秘密依然深藏不露

 

只有雪是免费的,希望雪不要落在

坏人的屋顶上,要落就落在鸽子的眼睛里

 

看,时代的清洁工又开始扫雪

要为我们扫出一条黑暗的通道。

 

 

提灯人

——献给A

 

他举着灯,匆匆走在无面孔的人群里

太阳像一束追光,追着他不测的命运

当所有人都看到光明时他却只能看到黑暗

当所有人都替他捏把汗时他却在日落之前

被一把拽进黑暗里……

              2011春夏之交)

 

 

夜行

 

手心冰凉。真想哭,真想爱。

——托尔斯泰1896年圣诞日记

 

夜被倒空了

遍地野生的制度

一只羊在默默吃雪。

 

我看到一张周游世界的脸

一个集礼义廉耻于一身的人

生活在甲乙丙丁四个角色里。

 

我们依然没有绝望

盲人将盲杖赐予路人

最寒冷的茅舍里也有暖人心的宴席。

 

放我进去,我要坐坐这黎明前的牢底。

 

 

我在春风中睡去

 

我在春风中睡去

在噩梦中醒来

一些词自黑暗中跃出

一个人在梦中

打探我的消息

醒来,一种孤枕无边的冷

落花飘散在窗台上

一些消息在屏幕上

消失又重现,一群人

在贝壳里表演大海

如今我已安静下来

像沉于公海的船

每天都失去一点记忆

每天再独自回忆起来

让我们来谈谈诗吧,老朋友

这春风凛冽的时刻

适合谈论一切美好的虚无。

 

 

怀念

 

突然想起那些早逝的诗人

他们的诗集就放在手边

他们的音容还留在记忆里

他们的邮件还躺在信箱里

他们喝过的酒、唱过的歌、骂过的人

还一样清白、愤怒、无耻地活在世上

而他们

也真的跟活着时没什么两样

只是安静了许多

只是不再讲话

而我们这个世界

又多么需要安静一小会儿啊!

       2010冬)

 

 

绿天使

 

南方的雨时下时息

我在一间湖畔旅店

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诗

他写前线,写风暴,写冰雪消融

他将自己漫长的一生

压进一部薄薄的诗集

安静应和着鸟鸣

悲歌对应着细雨

历史出场时,雨下得更大了

当他写到爱情

一生不曾出现败笔的大师

突然现出一丝犹疑

哦,那是绿天使就要降临

来为我填满这寂寞人间。

 

 

下弦月

 

下弦月挂在寂寞街头

一群人在酒中展翅飞翔

只有她在安静地抽烟、饮酒

侧脸的光辉勾勒着下弦月

哦,安静最动我心,

安静一直都是我的好榜样

就像这轮下弦月,带着薄恨

在我的肩头轻轻地咬,轻轻地咬。

 

 

一颗子弹在天上飞

 

一颗子弹在天上飞

一颗铜质子弹,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在天上飞

像静止一样,那样迅疾

在芝诺的直线上

是什么样的基础、什么样的情仇

什么样的抛物线

将它送上了天

一颗子弹

一刻不停地

在天上飞

抬头张望的人

张大了嘴巴

无人知晓

这颗子弹

它到底

意欲何为

它在飞。

 

 

无题

 

什么会

毁掉我们

这实在太神秘

窗外的一阵风

昨夜的一片云

脸上的一行泪

内心的一个坑

以及

那下呀下呀总也不停的

细雨

与你相爱已深的

那个人。

 

 

听巴赫,突然下起了雨

 

听巴赫,突然下起了雨

路灯的碎银撒在水洼里

鸟儿缩在檐下,空巷里

几只狗追逐着情欲

悲哀来得恰到好处

有那么一刻,我仿佛

看见了狱中人的面孔

抬起头,乌云已布置好幕布

乌云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雷声重新为巴赫定了调子

我听——世界只剩下一只耳朵

却有无数张嘴巴!

远处,雨雾的码头上

那踯躅于途者,正背着一袋判决书

要来与我分享……

 

 

更早地醒来

 

早起。雾还没散,阳台上的花

还没来得及开,空巷被一夜秋风

吹得像镜面。没有人走动

一架高速列车无声驶过——

 

没有风。没有云。尼采作为一盒火柴

静静地躺在桌面上。

风静下来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云有没有衣裳?如此乏味的真理,

不被发现又如何?

 

每天顶着牢狱的冠冕去写作

何如将爱情当做世界的尽头

将梦想置于老年之膝,却不去实现它

——身后,一阵冲水马桶的声音

她醒来了,微笑里尚有梦的残余。

 

 

无题

 

太喧嚣了,歌声缠绕着哭声

太黑暗了,逼迫盲人打开了台灯

 

需要一种将自己架上刑具的价值观

需要一个病句,以对抗集体的语法

 

下笔,十个手指指挥着道德

每个字都被拆散了重新消毒

 

思想的行刑队正准备伏击爱情

我呼救——我听到自己的回音

 

谁能咽下这口生活的浓痰?

骄傲已为自己赢得足够的敌人

 

我们不配享有道路,只配拥有命运

写作将因失明而变成钥匙和代数

 

带着故乡颁发的良民证

我再次来到大海的中心

 

现在,大海已经安静下来

准备听我小声哭泣——

 

 

无题

 

昨夜风大,酒桌上的政治和美学

在推杯换盏。

 

陌生的客人要为我们上课

来自第一线的盲歌手在描述现场

 

虚无者多死于乐观

乐观者死于天天向上

 

谁在此刻沉默谁就拥有一颗易碎的心

谁在此刻开口必将遭遇政治的强吻

 

空空的楼梯上,一个影子孤单闲坐

悲伤的女人掌灯过来——

 

 

写作将因失明而变成钥匙和代数

 

秋风中,一根蛛丝如此的无邪

而无用,一条蛇在剥皮中自新。

 

候鸟们已准备登机了,一只狗

惬意地舔着自己的生殖器。

 

西风是秋天雇佣的临时收税员,

蝴蝶献上翅膀,鸟儿献上巢穴。

 

是谁将鲜花卖给了十月?

是谁将泪水租给了秋天?

 

必须亲自躺下来做个梦了,

所有的梦想都已被现实击碎。

 

该为鞋匠和药店唱首歌了,

贫穷已将诗人逼成了画家。

 

那剃刀上的溜冰者终于滑出了国界,

写作将因失明而变成钥匙和代数。

 

 

 

 

分享:
标签: 现代诗 诗人 文学 诗人与诗 文化 | 收藏
参考资料:
[1] 追蝴蝶(朵渔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uoyu73
[2] 中外诗文荟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9bf7e50101h31h.html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