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诗人与诗百科

广告

桑恒昌简介与诗歌:

2013-01-23 14:41:47 本文行家:苍劲

桑恒昌,男,山东武城人,1941年出生;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原《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编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理事。

桑恒昌,男,山东武城人,1941年出生;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原《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编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理事。桑恒昌,男,山东武城人,1941年出生;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原《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编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理事。

       桑恒昌,男,山东武城人,1941年出生;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原《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编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理事。

  出版中文诗集10部,另有:

  《来自黄河的诗》(中德对照。20057月。德国汉堡wayasbah出版社)

  《桑恒昌短诗选》(中英对照。200610月。香港银河出版社)

  诗作入编380多种选集;178多首()诗作被翻译成英、法、德、韩、越文发表,并在国外结集出版。评论其作品的文章计500多篇。

  另有三部评论专著:

  《桑恒昌论》(马启代著,32万字。19936月,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桑恒昌诗歌欣赏》(马启代编,26万字。199312月。天津人民出版社)

  《桑恒昌一个诗做的人》(王传华编著王川点评,30万字。即出。)

  其代表性著作有:《低垂的太阳》《桑恒昌抒情诗选》《爱之痛》《桑恒昌怀亲诗集》《灵魂的酒与辉煌的泪》《年轮.月轮.日轮》《听听岁月》以及《来自黄河的诗》(中德对照)。

  《山东文学通史》写道:“这表明,百年齐鲁儿女的悲欢岁月,更多的影响诗歌的内容;而在艺术形式的创新,则首推臧克家早期的现代都市诗、贺敬之建国后的政治抒情诗、桑恒昌新时期的意象抒情诗。”

  “山东诗人,以臧克家为代表的第一代,是从意象化新诗到形象化新诗转移的一代;以贺敬之为代表的第二代,是将形象化新诗推向极致的一代;以桑恒昌为代表的第三代,则是探索新诗意象化而卓然有成的一代。”

  “由于不断寻找自己的艺术道路,桑恒昌90年代登上了诗艺的峰巅——说到意象表现手法的娴熟,眼下山东诗坛上已经罕有比肩者……就意象的精美而言,诗人桑恒昌的诗在山东可以说得上数一数二,甚至是无出其右。”

  《山东当代作家》写道:“在当代山东文坛,有一位诗人以其鲜明的个人特色和感人肺腑的怀亲诗享誉海内外。他就是著名诗人桑恒昌。”

  “作为当代文坛新时期意象抒情诗领军人物的桑恒昌,必将以其秉承民族精粹的艺术特质和洋溢人文风采的美学追求吸引更多的人走近他,继而去探求去感悟他那繁丽晶莹的诗的天宇。”

198952日-64日,赴联邦德国出席第6届明斯特国际诗歌节.

  200111月,随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越南。

  200274日-81日,应德国巴登符腾堡州中国关系与合作促进会、凯尔勒诗人协会及索丽特宫科学基金会邀请,再度访问德国。

       20061019日-25日,随中国诗歌学会诗人访问团访问韩国。

 

     桑恒昌的诗歌

 

      塔克拉玛干

  

  弄撒几滴水

  仿佛打碎了

  祖传的古瓶

  痛呼失声

  早晨起来

  阿妈含一口水

  朝孩子的脸上喷去

  就是难得的洗浴了

  驮水的毛驴归来

  羊群缠住它的四蹄

  贪婪地吸着

  那鲜嫩的气息

  所以,塔克拉玛干

  铺成三十二万

  平方公里的大漠

  年年月月天天

  等那几滴神仙泪

  

  大漠

  

  搜遍天空

  也没找到

  一朵

  怀孕的云

  莫非只有男性

  才敢来大漠上空

  走一圈

  

  蒲公英

  

  拽着秋风的尾巴

  急三火四地飞了

  母亲在后面喊

  你的鞋子

  

  太阳能热水器

  

  我是

  开采阳光

  和太阳能

  一样有能的巨人

  

  海

  

  最古老的是海

  汹涌着

  最年轻的是浪

  汹涌着

  地球呵

  那都是谁的泪呀

  

  夕阳

  

  收回所有的光线

  结成金色的茧

  等待,兑现那个

  焦灼的诺言

  

  关于牙的对话

  

  外公,我的牙

  怎么掉啦?

  噢

  你的牙太嫩了

  怕它嚼不烂生活

  外公,你的牙

  怎么也掉啦?

  哦

  我的牙太老了

  再也啃不动命运

  

  难产

  

  一个怎样的孽种

  让世界如此不能见容

  趁时间打了瞌睡

  他才敢哭出一声

  

  有赠

  

  你是用脚走路的茶农

  你是用手走路的茶工

  你是用脑走路的茶商

  你是用心走路的茶人

  

  地下河漂流

  

  上了橡皮筏

  就由不得你了

  水飞浪溅

  湿足在所难免

  至于湿身嘛

  那是人们

  笑得最开心的事

  这些都是后话

  急雨如瀑

  洞内何来天上之水

  筏子侧身一躲

  正中浪那小子的下怀

  岸趁机连出大脚

  把心跳踢得七扭八歪

  惊呼之声不绝

  伴轻舟蜿蜒飞渡

  令人想起古诗中

  两岸不住的猿啼

  每有失足之感

  命运便

  惊出一身冷汗

  撞破最后一层黑暗

  降临光明

  原来在母亲腹内

  就开始了惊险人生

  

  

  落日时刻

  

  一只寒鸦

  披着自己

  蹲在树杈上

  像诵经的老僧

  偶一启目

  见太阳跌落在天边

  呀的一声

  飞成满天的蝙蝠

  

  遥想大漠

  

  如来佛伸出

  齐天大圣

  十万八千个跟头

  也翻不出去的手掌

  托起

  塔克拉玛干

  又

  轻轻放下

  啊

  一个连佛

  都叹息的角落

  

  秦兵马佣

  尚有大量残片等待修复

  

  断头残躯

  随处可见

  还有折损的矛

  还有扭曲的剑

  令我的心肝

  一阵阵打颤

  我的皇天

  莫非他们

  在地下冥府

  自己和自己

  打了两千多年

  

  晨雪

  

  周天寒气

  逼百会而来

  昨夜留在身上的浊污

  沿十二经络下行

  前——天突、气海

  后——大椎、命门

  汇聚涌泉穴

  次第逃出

  皱里间

  充斥透明的冷

  谢谢上苍

  醉我以雪

  

  黄果树瀑布

  

  之一

  

  一面水做的旗

  涛声是旗语

  无论俗雅

  遑论贤愚

  古往今来

  谁能破译

  

  之二

  

  云贵高原

  胸前

  一块

  通灵宝玉

  

  之三

  

  丢给你一截绝壁

  站起来一个巨人

  春秋泪

  夺眶而飞

  

  你的长躯

  ——赠台湾诗人张国治

  

  你的长驱

  是生命之河的堤岸

  你会知道

  河有多长

  你的长驱

  是灵魂之海的堤岸

  谁能晓得

  海有多深

  

  泰山三美

  

  泰山有三美

  白菜豆腐水

  欲登极顶

  先壮筋骨

  来,喝一碗

  白菜豆腐汤

  白菜脆爽

  豆腐绵香

  这些

  全是水的佐料

  五岳独尊的造化

  独尊于五岳之首

  每一滴都充盈着

  它的风骨

  

  致酒瓶

  

  尽管你守口如你

  又能怎的

  撬开你铁的牙齿

  倾出全部的秘密

  没有人指责你叛逆

  块与废品收购人接好关系

  潜回酒厂,接受洗礼

  再装它一肚子诗情画意

  如若中途碎了

  就跳进池炉重塑自己

  只是不要让我们

  等得太急

  

  行走

  

  抬起

  是诺言

  落下

  是格言

  后脚

  刚踏成历史

  前脚

  又迈向茫然

  

  雁荡山寻觅

  

  李白

  没有到过雁荡山

  也没见过

  高山把大河举过头顶的样子

  怎么会写出

  “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名句

  更有奇甚

  十倍于三千尺的头发

  一夜间

  白成最长最长的瀑布

  我也有

  一腔诗人血

  两行多情泪

  不晓得,最终

  是瀑成三千尺的飞流

  还是湫成三千丈的白发

  

  美容

  

  上帝打盹的时候

  造就许多瑕疵的脸

  我们有锦心妙手

  给自己作一回上帝

  

  流萤

  

  一颗永不老去的心

  飞西又飞东

  夜夜在找寻

  囊萤苦读的书生

  

  小小百姓

  

  “没有花香

  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

  无人知道的小草”

  人知道不知道

  有什么重要

  只要疾风知道

  只要野火知道

  

  涨潮

  

  一颗心

  从海里跳出

  千涛万浪地奔来

  到底丢失了什么

  一遍又一遍

  回来寻找

  它当然知晓

  海角就是天涯

  咫尺远于千里

  

  重庆诗会

  

  雾做的城市

  来了一群诗人

  捉摸着

  如何造一颗太阳

  

  赛龙舟

  

  咚咚咚

  就那末几下心跳

  几条小舟

  便飞成兴云布雨的蛟龙

  喊哑嗓子的锣

  一声高过一声

  挤满两岸的青山

  纷纷挽起裤腿

  舟至终点

  鼓手放慢节奏

  若再猛挥几下

  龙腾虎跃的江水

  在欢呼声中

  一定会腾空而起

  

  

  求神

  

  纵然,纵然许天大的心愿

  过程也极其简单

  焚些纸香

  便是最赤诚的奉献

  有人窃笑

  哪路神仙

  如此容易哄骗

  有人赞叹

  到底是仙界

      不似凡俗人间

 

  

  小鸟和猎枪

  

  小鸟和猎枪

  久久对视

  小鸟晃着脑袋

  好奇地问:

  你是什么鸟

  怎么一只眼

  你的翅膀呢

  是不是被该死的猎枪击中了

  好可怜

  眼泪也流干

  一颗心顿时

  死在

  枪膛里

  

  蚂蚁历险

  

  在树叶上行走的蚂蚁

  被狂风刮起

  先是飞行

  后是渡水

  孤独又恐惧

  迷路的它

  寻家而来

  那也是万水千山

  真个是夜宿晓行

  终于累死在

  自家门前

  伙伴们抬着它

  举行盛大的葬礼

  

  我和影子

  

  身子在后

  影子在前

  影子是船

  身子是帆

  影子在后

  身子在前

  影子是船

  身子是纤

  最难忘啊

  在塔克拉玛干

  在尼雅遗址的腹地

  在烫熟半个灵魂的地方

  我的影子

  是清泉

  

  母亲儿子

  

  母亲想念儿子的时候

  儿子可在

  想念他的儿子

  儿子思念母亲的时候

  母亲可在

  思念她的母亲

  

  听诊

  

  大夫,你快听听

  满肚子都在争吵

  肝说心猿意马

  心说胃囊下垂

  胃说肾阴不足

  肾说肺失肃降

  肺说肠肥脑满

  肠说肝气郁结

  心腹内也有一本

  难念的经

  

  鹊桥

  

  你当然知道

  七夕是什么节日

  牛郎织女

  天河相会

  喜鹊用翅膀

  架一座彩桥

  月亮打个照面走了

  不必担心

  桥畔还有七颗

  耿耿不熄的星斗

  初秋的风

  会把天庭

  打扫得干干净净

  令人忧虑的倒是

  喜鹊锐减

  鹊桥若成断桥

  我们怎对得起天空

  惟

  长夜怅望长天

  听

  银河涉水之声

  

  梦

  

  年轻的时候

  总想给梦

  设计个好的结局

  现如今

  只想有一个

  什么结局都成的梦

  梦的入口

  最好设个密码

  意念的鼠标一点

  便可云游天上人间

  

  值更的钟表

  

  在夜的隧道里

  我听见

  一下一下

  夯在心上的声音

  那是值更的钟表

  在提醒时间

  怕它偶尔打个瞌睡

  让世界不知如何

  落下那只脚

  

  南海边行走

  

  涨潮时喧嚣

  落潮时鸹噪

  涨涨落落之间

  南海睡了

  梦中犹忆

  它曾在

  大洋彼岸

  掀起惊天的波涛

  

  蝴蝶谷一瞥

  

  西伯利亚的寒流

  追着踏雪履霜的脚步

  即将弥漫万种色彩

  在阳光下

  飞舞的蝴蝶谷

  匆匆而来急急而去

  十万精灵

  一朝香殒

  怎忍看遍地都是

  比梁祝还悲壮的故事

  (气温五度以下,蝴蝶将无法生存)

  

  向日葵

  

  被扭断的头颅

  在检点收成

  看明年能发

  几个芽儿

  

  蝈蝈的联想

  

  深冬的蝈蝈

  在葫芦里

  反反复复喊着

  老家

  总有一天

  我将成为

  故宅砖缝中

  用心唱鸣的蛐蛐

  

  夜读

  

  有灯光相伴

  夜再深也不会寂聊

  只是我的视线

  是从忧患中

  捞出的缕缕苍发

  眼睛里又揉进

  不知哪朝哪代

  飞来的沙子

  常常说也常常听说

  死不瞑目

  可半老不老的我

  却要常常瞑目

  心在比夜更暗的地方

  血色阳光汩汩流淌

  也许为了该瞑目时能瞑目吧

  我一次又一次拨亮瞳仁

  

  有赠

  

  -------贺梅派传人京剧大

  师张春秋先生八二华诞

  

  中国京剧的半部春秋

  中华民族的一颗良心

  艺术是你的生命

  青春是你的心灵

  上帝宁肯

  自己去老

  惟独让你

  美一辈子

  

  千年古莲

  

  不知是否为了

  一直活在心中

  被时间牢牢咬住的

  那句誓言

  在暗狱里

  煎熬了千年

  老天终于开眼

  让你

  看到

  今天的天

  初次见面

  我竟用自己的血

  染黑

  植根于历史中的

  苍苍须发

  

  化蝶

  

  冒着窒息的危险

  和被剿丝的厄运

  化虫为蛹

  禅坐在

  自己的茧房里

  羽化之后

  再看你

  浑身闪烁着

  斑斓的血

  

  脚

  

  在大地上

  飞翔的翅膀

  

  缅怀著名作家郭澄清

  要说没有见过你

  那不是事实

  要说曾经见过你

  也不是事实

  那天,我们

  去医院看你

  站在病房门口

  脚踏阴阳两地

  纵然伸手抱得住你

  也是最远最远的距离

  第一次见你

  竟是你的遗容

  和

  全是骨骼的躯体

  那是宏伟的建筑

  绝不是废墟

  你的儿子咬住眼泪

  为你作最后的装饰

  你是我们心中的山

  你是文学难言的痛

  你走了

  在永远不该走的时候

  你走了

  给历史留下一个伤口

  你就是<大刀记>中的

  那柄刀啊!

  刀身------厚重

  刀锋------锐气

  一页闪光的帆啊

  一面钢铁的旗

  你常常回来

  在亲友不舍的话语中

  你从没有离去

  在时间不甘的记忆里

  只要汉字活着

  你就不会停止呼吸

  

  皱纹

  

  越挤越密

  越密越窄的皱纹

  盛的都是

  老去的时间

  缺氧的青春

  却像鱼在里面

  拼命激活着

  自己

  

  父亲的手

  

  握惯锄头的父亲

  常常向儿子

  举起

  锄头般的手

  并且深信

  旱了

  锄头里有水

  涝了

  锄头里有火

  

  枫树

  

  从不曾着花

  也未曾挂果

  人们只能

  把它一羞再羞的脸

  当作风景

  

  寻梦

  

  有个梦

  沉没在睡里

  多次回去寻找

  都未见到踪迹

  

  日出

  

  是风雪昨夜

  卖火柴的小女孩

  划燃的

  盼望未熄的那一支吗

 

 

 

 

 

分享:
标签: 现代诗 诗人 文学 山东诗人 诗人与诗 | 收藏
参考资料:
[1] 桑恒昌的作品 http://blog.sina.com.cn/u/1262155885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行家更新